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888-7501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企业文化 >> 汉语文学论文 >> 正文

现代汉语词典新义词语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摘要]词语增加新义项是社会发生演变,词汇系统与其所反映的社会生活之间打破原有相对平衡的结果,是词汇系统在增加新词语的同时,充分发挥和利用语言材料表达潜力的体现。对《现代汉语词典》2005年版与1996年版进行比较后,发现有350余个在原义基础上增加新义项的词语。对这些新义词语从词汇学、语义学、社会学的角度进行考察可以发现,它们在词汇类型、音节、词性上各有特点;其产生新义的途径可以分为修辞法和非修辞法两类;当代汉语词语新义从多方面映现出时代特征。

[关键词]词汇;新词义;《现代汉语词典》

Abstract:paredwiththe1996edition,thereareabout350wordsthatacquiresnewmeaningsinTheContemporaryChineseDictionary(2005edition).Asurveyofthesenewmeaningsfromtheanglesoflexicology,semanticsandsociologyshowsthattheyhavetheirownfeaturesintype,syllableandpartsofspeechdistribution.Newmeaningsareproducedthrougheitherrhetoricalmeansornon-rhetoricalmeans.ThenewmeaningsofcontemporaryChinesewordsreflectthefeaturesoftimefromvariousaspects.

Keywords:lexicons;lexicalmeaning;TheContemporaryChineseDictionary

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的改革进入了一个全新阶段,政治、经济、文化各方面的蓬勃发展推动了语言的变化,涌现了一大批新词新语,其中包括为数众多的在原义基础上增加新义项的词语(以下简称新义词语)。词语增加新义项是社会发生演变,词汇与其所反映的社会生活之间打破原有相对平衡的结果,是词汇系统在增加新词语的同时,充分发挥和利用语言材料表达潜力的体现。本文拟对2005年出版的《现代汉语词典》(第5版)中增加新义项的词语进行词汇学、语义学、社会学的多维考察。

通过对《现代汉语词典》(以下简称《现汉》)2005年版与1996年版的比较,我们统计出350余个新义词语,从词汇类型、音节、词性3个方面进行定量分析,力图揭示新义词语的一些规律性特点。

(一)新义词语的词汇类型分析

词汇从使用范围来看,可分为两大类型:一类是全民普遍使用的词语,可称之为“普通词语”;一类是在一定地域或一定范围中使用的词语,如方言词、行业语、隐语、外来词等,可称之为“特殊词语”。从新义词语的分布来看,有的是普通词语产生新义,如“步伐、盘子、顶风”等;还有一部分是特殊词语产生新义,又分为3个小类型:行业语泛化增加新义,方言词产生新义,外来词产生新义。本文主要分析特殊词语产生新义的情况。

1.行业语泛化增加新义,这是新时期以来既有词语增添新义非常突出的现象。据统计,发生语义泛化的行业语有119条,占新义词语总数的34.0%。这部分行业语主要集中在以下领域:(1)医学,如“硬伤、打预防针、脉搏、把脉、放血、暴泻、小儿科、杀毒”等;(2)金融行业,如“本位、翻盘、升值、透支”等;(3)物理学,如“盲区、反弹、驱动、能级、蒸发、触电、含金量、内聚力”等;(4)地质地理学,如“品位、板块、高峰”等;(5)军事航天领域,如“硬着陆、抢滩、登陆、对接、开战、前卫、入侵、主攻、助攻、服役”等;(6)生物学,如“生长点、变态、变异、激活、变性、病毒”等;(7)商业领域,如“兜售、专卖、上市、包装、回头率”等;(8)体育界,如“冲刺、红牌、黄牌、跳水、出局、底线、叫停、开局、摸高、抢点、时间差”等;(9)交通行业,如“站点、首班车、跑偏、通票、客流、全天候、头班车”等;(10)生产建筑业,如“安全系数、打造、构架、防火墙、马赛克、接轨”等;(11)文教艺术领域,如“大手笔、淡入、重头戏、走台、淡出、文件、倾向性”等。

2.方言词产生新义,本文中的方言词是指已进入普通话边缘,但尚不完全具备共同语性质的方言词。这些词在《现汉》一般用“<方>”表示。据统计,产生新义的方言词语有12条,占新义词语总数的3.4%。这包括两种情况:一是方言词自身产生新义,如“生猛、膈应、雪藏、傻帽儿”;一是方言词义以新义项出现在与其同形的普通词语中,如“翻车、男生、女生、非礼、老大、料理、炒、管道”。

3.外来词产生新义,随着外来词的大量借入,部分外来词在汉语环境内产生了新义,还有个别普通词语通过吸收外来词义增加了新义。这些词语有7条,占新义词语总数的2%。它们绝大部分来自英语音译词,也有来自日语的借形词。这包括两种情况:一是外来词自身产生新义,如“拷贝、克隆、马赛克、拜拜、黑客”;一是外来词义以新义项出现在与其同形的普通词语中,如“人气、写真”。

(二)新义词语的音节分布特点分析

据统计,在350个新义词语中,有单音词8个、双音词304个、三音词35个、四音词3个,分别占新义词语总数的0.9%、86.9%、10%、2.3%,符合汉语双音化的总体趋势。汉语双音复合词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在结构上可以利用有限的语素材料,用不同的搭配方式,灵活地组合出大量新的复合词;在词义上,可以充分利用单音词的意义基础,或概括抽象,或比拟形象,使复合词表义鲜明、传意准确、音节和谐、色彩丰富。

(三)新义词语的词性分布特点分析

语法与词汇有着密切关系。词的语法意义进入实词,同实词的词汇意义紧密结合在一起,是词义的一种组成要素,语法对词汇的作用如此重要,研究词语新义就不能不顾及语法,特别是词性。据统计,在具有新义的350个词语中,名词123个,占35.1%;动词124个,占35.4%;形容词6个,占1.7%;兼类词97个,占27.7%。新义词语中名词与动词的数量较多,说明在词的使用方面两者都比较灵活。这与社会生活的发展有着密切关系。随着新事物、新现象的大量涌现,出现许多新的行为方式。为了交际的需要,必须通过创制新的词语或使既有词语派生新义,表事物的新义名词和表动作行为的新义动词便应运而生。新义词语的兼类特征较明显,体现了人们灵活运用语言这一时代语用特征。

词语产生新义的途径,可分为修辞法和非修辞法两大类。通过分析350个新义词语,我们发现:修辞法是本时期词语派生新义的主要途径,并体现出3个特点:(1)产生修辞义的词语数量多,据统计,350个新义词语有186个是通过修辞方式产生的新义,占总数的53.1%;(2)造成新义的修辞手法多,主要有比喻、比拟、借代、委婉、别解等;其中运用比喻产生新义的词语有99个,占修辞法产生新义词语总数的53.2%;(3)修辞新义使用频率高,我们通过人民网对45个增加修辞新义的词语进行检索,发现修辞新义在用例中的使用率均在50%以上,部分词语如“出炉、反弹”等词的修辞新义的使用率高达90%以上。许多修辞新义已成为词语的主要义项,而原义退居次要义项,较少使用或基本不用。

(一)修辞派生法

1.比喻法,指词语通过比喻运用而产生新义的方法。如:“垃圾”,原义是脏土或破烂东西,新义比喻失去价值或有不良作用的事物。再如“旗舰”,原义指某些国家的海军舰队司令所在的军舰,因舰上挂有司令旗所以叫旗舰,新义比喻起带头主导作用的事物。其他如“大手笔、菜单、防火墙、重头戏、晴雨表、筹码、接轨、牵手、试水、封堵、兜售、出局、扳倒、下课、缩水、遥控、把脉”等都有新的比喻义。以往研究者曾指出,给比喻性转移提供特别丰富的词语材料的是有关身体、天象、动物、服装等的名称。现在看来,随着科技的发展,比喻法在单义性为主的行业语中大显身手。据我们考察,在99条通过比喻法产生新义的词语中,行业语有48条,占48.5%。

2.比拟法,指词语通过比拟运用而产生新义的方法。如“服役”,原义是服兵役,也指运动员等在专业岗位上服务,新义比拟武器装备正在使用,也指交通工具、设施等正在使用。再如“磨合”,原义指新组装的机器,通过一定时期的使用,把摩擦面上的加工痕迹磨光而变得更加密合,新义比拟人与人之间在彼此合作的过程中逐渐相互适应、协调。其他如“摸高、跳水、抢滩、充电、分流、透支、杀毒、透明、启动”等都有新的比拟义。

3.借代法,指词语通过借代运用而产生新义的方法。如“帆船”,原义为利用风力张帆行驶的船,新义借指利用风帆力量推动船只在规定距离内比赛的一种体育运动项目,以工具代事物名称,于是产生了“体育运动项目”这个新义。其他如“皮划艇、摩托艇”等都有新的借代义。

4.委婉法,指词语通过委婉运用而产生新义的方法。如“拜拜”,原为客套话,相当于分手时说“再见”,新义婉指结束某种关系(有时含诙谐意)。新义用法比“分手”或“断绝关系”等词要含蓄得多。再如“强暴”一词的新义突出了其字面意义“强迫、凶暴”,回避了“强奸”一词可能带给受害者的语感尴尬。委婉新义的特点是:原义中某些义素(显性义素或隐性义素)在新义里被强化或突出了;同时,在语气、色彩等方面又比所“借代”的词语程度轻,这就使人们在用这些词语指称不宜直说的事物时,可以用新义做掩饰,避免感觉或心理上的不适。

5.别解法,指词语通过别解运用而产生新义的方法。其作用是引发人们联想,获得新颖幽默的语趣。如“触电”,原义为人或动物接触较强的电流,新义为参加拍摄电影、电视片等(多指第一次)。原义的“电”是“电流”之义,新义的“电”作“电影、电视”之解。类似的词语还有“热线、能级、潜能”等。别解法因其俏皮、风趣备受年青一代喜爱,特别是在校园流行语中,别解新义占很大比例。例如时下流行的“奔驰250”(指某人“笨、痴、二百五”),“早恋”(指“早上锻炼身体”),“白骨精”(指“作为骨干和精英的白领”)等。

(二)非修辞派生法

1.特指法,是用原来范围较大的词去指称在这一范围内某一特定的事物,从而产生新义的方法。特指法增加的新义,在《现汉》中一般注以“特指”两字。如“插足”,原义指参与某种活动,新义特指第三者与已婚男女中的一方有暧昧关系。再如“严打”,原义是严厉打击,新义特指严厉打击刑事犯罪活动。其他如“血检、情人、外援、男友、人物”等都有新的特指义。

2.泛指法,是用指称个别领域事物的词,去扩指与其有共同特点的更多类型或各种类型的事物,从而产生新义的方法。泛指法增加的新义,在《现汉》中一般注以“泛指”两字。如“海量”,原比喻很大的酒量,新义泛指极大的数量。再如“对接”,原义指两个或两个以上航行中的航天器靠拢结合成为一体,新义泛指互相接触、沟通。运用泛指法派生新义的词语还有“抢点、屏幕、闭锁、放血、开局、平台、时间差、品位”等。

3.引申法,是指词的新义由原义经过人们的逻辑推理相沿而来,即通过由此推彼的方式产生新义。引申法与修辞派生法的区别在于:前者依据的是事物之间内在逻辑关系,事物的客观性起主要作用;后者则借助修辞手段,人的形象思维起主要作用。如“听证”,原义为法院公开听取当事人的说明与证词,新义为行政机关公开听取公众意见和质询。新义与原义的相通之处是“决策者公开听取”。再如“打印”,原义为打字油印,新义指把计算机中的文字、图像等印到纸张、胶片等上面。“打印”的新义是伴随打印设备的更新而产生的,是以电动打印机和计算机的发明使用为前提的。从初始的油印、针式打印,到喷墨打印、新式激光打印,可以说记录了“打印”一词的词义引申史,也反映出打印技术的进步过程。产生引申义的词语还有“传呼、航测、墨盒、屏蔽、解密、解读、涉猎、锁定”等。

4.减缩法,即通过词组缩略而使某词承担整个词组的意义,从而使该词产生新义的方法。如“笔记本”,原义为用来做笔记的本子,后由于“笔记本式计算机”常常缩略为“笔记本”,因而增加了笔记本式计算机的新义。再如“病毒”,原义为比病菌更小的病原体,后由于“计算机病毒”常常缩略为“病毒”,因而增加了计算机病毒的新义。

当代汉语词语新义从多方面映现出时代特征:修辞新义的大量使用,体现了人们追求高品位的语用心理;经济行业语的泛化,反映出经济建设已成为我国社会生活中的重要主题;科技行业语的泛化,反映了改革开放以来科教进步的事实;新义词对外来词义的吸收,反映了中外文化交流的日益广泛和深化。

(一)修辞派生法的大量使用体现了人们追求高品位的语用心理

在350条新义词中,有53.1%属于修辞新义,说明人们非常注重语言的表现力,越来越讲究词语使用的艺术品位。

修辞是运用语言的艺术,是形象思维的具体表现,通过修辞产生的新义,必然具有艺术的审美功能,蕴涵着丰富的“修辞信息”。一般而言,比喻法、比拟法产生的修辞义多具有生动形象性。如“桌面、菜单、站点、孵化器”等词的比喻义,非常形象地描绘了事物的作用,突出了它们的功能;而“蒸发、反弹、抬头、接轨”等词的比喻义,则动感鲜明,具体形象。有些修辞义,如别解义还能增添幽默色彩。如“海龟”本是一种海洋动物,因为“海龟”与“海归”语音相近,利用谐音双关的方法,用来指“海外留学或工作后归国的人员”,显得风趣别致。此外,修辞义还能够使语言表达简洁、凝练。修辞新义词把原修辞方式凝缩成定型的词语,既承继了原有的修辞信息,又无需扩展符号来表达,体现了语言的经济原则。如“反弹”一词表达了“事物改变发展态势后又恢复到原先的态势”的语义,“聚焦”一词表达了“视线、注意力等集中于某处”的语义。这些新义补充到词义系统中,使得现代汉语的用词品位更高,词义表现力更强。

(二)经济行业语泛化反映出经济建设已成为社会生活中的重要主题

行业语语义泛化具有对社会的反映功能,发展建设的导向、社会观念的变化、文化心态的重塑、价值标准的嬗变等都会在行业语的泛化中留下深刻的印记。改革开放以后,国家重心向经济建设转移,商品经济大潮冲击社会生活的每一个角落,行业语泛化便主要集中到经济类词语上。

经济领域的词语不断普及,扩展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语言中的商业气氛日渐浓厚。市场经济带来了“市场”的流行,凡是待价而沽的都可以进入“市场”进行交易,于是有了“人才市场、技术市场、信息市场”,甚至人与人之间的交际也成了“交际市场”。“兜售”是商家卖货的手段,目的在于有利可图,而现在“兜售观点、兜售主张”已成为某些理论家、说客的重要活动。精美的“包装”可以吸引顾客,获得商业价值,当人们意识到装扮明星与包装商品之间有着相同的目的和企盼时,那么明星装扮与商品包装之间就具备了相通性,“包装明星”也就顺理成章了。

金融行业语因股市的魔力不断通俗化,“潜力股、蓝筹股”既可以指股票也可以指人或企业;“本位”既可以指货币制度的基础或货币价值的计算标准,也可以指“某种理论观点或做法的出发点”;“升值”既可以表示本国货币对外币的比价提高,也可以表示技术、知识、字画、楼盘等用途、价值提高;“翻盘”不但可以描写证券市场的重大变化,而且可以描写体坛或政坛上彻底扭转不利局面。在商品经济大潮的冲击下,人的行为也经常类比成经济活动,人的精力就如同银行的钞票一样,可以提前支出,但如果超出了承受能力,无论是银行还是血肉之躯都无法禁受,于是在这个意义上就有了“透支”的新义“精神、体力过度消耗,超过所能承受的程度”。

(三)科技行业语泛化反映了科教的进步

改革开放以来,知识爆炸,科技日新月异,许多科技词语发生了语义泛化。从这些泛化的科技行业语,我们能够感受到中国科教事业前进的脚步。首先,科技行业语泛化反映出教育普及程度的提高。科技行业语,特别是科技术语所指的事物,对于非专业人士来说,都是陌生的。只有当社会受教育程度普遍提高时,专业性强的行业语才可能为大众所理解、接受,进而提高其在公共生活中的使用率。随着我国教育的普及与发展,作为言语主体的国民知识背景逐渐深广,整体文化素质不断提高,人们敏锐地感受着日渐浓厚的科技氛围,创造性地在各类语境中使用行业语,促使其发生语义泛化。其次,科技行业语的泛化反映出科学技术的进步。促使行业语发生语义泛化的一个因素是词语社会价值的提高,而词语的社会价值取决于它所反映的社会现实。社会价值高的词语由于反映着时代主题,因而运用频率高,语义发生泛化的可能性比一般词语大。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实施科教兴国战略,各项科学技术突飞猛进,表示这些现代科技词语的社会地位也随之提升。借助发达的信息传播技术,它们迅速为大众所了解和熟悉,在一定程度上失去“专用”性,被广泛运用于各个领域,从而转化为全民共享程度很高的词语。例如“软着陆”和“硬着陆”原是航天领域行业语,随着“神舟五号”和“神舟六号”飞船的成功上天进一步为大家所熟识,广泛用于政治经济领域,出现了“避免政策硬着陆”、“实现经济软着陆”等说法。再如“板块”本为地质学术语,指地球上岩石圈的构造单元,如今该词的使用范围不断扩展,已延伸到股票市场、文艺节目、刊物内容等方面。

(四)因外来词吸收的新义反映了中外文化交流的日益广泛和深化

改革开放以来,外来文化和某些强势语言凭借其优势给汉语带来了较大影响。但是与新词相比,既有词语因外来词吸收的新义数量要少得多,原因一方面在于汉语词汇系统的制约性,另一方面在于词语派生新义,注重的是意义的关联,而外来词一般注重的是语音相似,而且也很难从现有词汇中寻找到契合的成员来表示外来词的概念义。不过随着中外文化交流的日益加深和外来词语数量的不断增加,一部分外来词在汉语的环境里逐渐派生了新义,如“克隆”,本是对英语“clone”的音译,最初的使用范围仅限于植物学、动物学和医学等领域,原义为“单亲繁殖”或“无性繁殖”,多作名词用,后来也作动词用。如今,在保留科学术语意义和用法的同时,其使用领域逐渐扩大,又派生出许多普通意义和用法,成为一个充满活力的新词。再如人们十分熟悉的口语词“拜拜”,原是对英语“bye-bye”的音译。20年前的改革开放之初,“拜拜”因音义简单而又带有洋味被城里的年轻人挂在嘴边,现在恐怕已经普及到一些乡村老太太也知道其含义了。另外,“bye-bye”在英语里只是交际双方告别语,而音译词“拜拜”在汉语的使用场合要宽泛得多,不仅表示告别“再见”,还常常用在谈论时尚、天气、婚姻状况、生活习惯、思想心理、商务信息、体育文娱等各种场合。在改革开放的社会环境中,越来越多的外来词义进入我们的生活。这些附带着外国文化色彩的词语,不但填补了汉语词义上的空白,而且为表达增添了域外色彩和时代气息,丰富了汉语表情达意的方式和手段。

[参考文献]

[1]曹炜.现代汉语词汇研究[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3.

[2]符淮青.现代汉语词汇[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85.

[3]葛本仪.现代汉语词汇学[M].济南:山东人民出版社,2001.

[4]郭伏良.新中国成立以来汉语词汇发展变化研究[M].保定:河北大学出版社,2001.

[5]刘叔新.汉语描写词汇学[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0.

[6]苏新春.汉语词义学[M].广州:广东教育出版社,1997.

[7]魏慧萍.汉语词义发展演变研究[M].呼和浩特:内蒙古人民出版社,2005.

[8]武占坤,王勤.现代汉语词汇概要[M].呼和浩特:内蒙古人民出版社,1983.

[9]张永言.词汇学简论[M].武汉:华中工学院出版社,1982.

[10]周荐.汉语词汇结构论[M].北京:中华书局,1980.

现代汉语词典新义词语责任编辑:小胥老师    阅读: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