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企业文化 >> 佛教文化论文 >> 正文

新媒体影响下的藏传佛教文化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摘要:近些年,随着第三次科技革命的深化,科学技术呈现高速发展的状态,在传统媒体的基础上出现了以网络电视、微博、微信等为代表的新型网络社交媒体,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巨大的变化。这种新媒体的出现和发展也使中国藏区经历了从原始的生活方式向现代生活方式的转变,而藏区最核心的文化——藏传佛教也在经历着翻天覆地的变化。本文通过对新媒体在藏传佛教文化中渗透的现状以及新媒体对藏传佛教文化影响进行分析,试图找出藏传佛教文化如何在保存传统文化的基础上以适应现代社会变化的方法。

关键词:新媒体;藏传佛教;传播;僧侣

一、新媒体、藏传佛教定义以及相关文献研究

对于“新媒体”产生的时间并没有一个确切的说法,尽管各家说法很不一致,但多数学者普遍将新媒体崛起看作数字化网络技术普遍应用的结果。新媒体是指“以数字媒体为核心的新媒体”,通过数字化交互性的固定或移动的多媒体终端向用户提供信息和服务的传播形态。《中国新媒体发展报告(2014)》蓝皮书指出,新媒体发现将呈现出七大态势:一是移动化趋势明显;二是全面进人微时代;三是微信成为标志性特征;四是新闻客户端成为公众新闻接触新的人口;五是社交媒体成为新的传播平台;六是大数据加速推进应用创新;七是4G时代开始了。现在及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新媒体都将成为信息传播、交流和沟通的重要媒介。藏传佛教是佛教传人西藏以后,结合西藏传统的苯教发展起来的一种新兴宗教。松赞干布在公元7世纪引进佛教,11世纪左右藏传佛教最后形成并且得到巨大的发展,经过西藏社会近千年来的选择、冲突、吸收、融合,藏传佛教文化最终成为在西藏文化中占统治地位的文化。作为封建农奴制上层建筑的宗教文化,藏传佛教文化在历史上对西藏政治、经济、文化以及哲学、道德、法律、文学、艺术、科技、社会心理和思维方式都产生了决定性影响。藏传佛教文化同时也渗透到了藏族人民的伦理道德、风俗习惯和日常生活之中,可以说是整个藏族文化的核心。当前藏传佛教的主要传播区是中国的藏区,主要包括西藏自治区和青海省全部,新疆、甘肃、四川、云南的部分地方,面积达250万平方公里,约占全中国国土面积的四分之一,可见藏传佛教文化传播的广泛性。当前国内对这方面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三类。一是新媒体与佛教传播的关系,比如李一苇(2013)在《信息时代下的佛教传播——新媒体与中国当代佛教传播之道》中指出,新媒体为佛法的传播和普及提供了快速而有效的新途径,借助新媒体传播宗教,或许还会成为一种新的宗教发展模式,同时也给新媒体变革提供了一种新的发展维度,甚至是具有信仰特征的新型媒体。学诚(2015)在《全球化背景下的中国佛教》中指出,中国佛教要想获得一个文化传播的制高点,就必须依靠互联网新媒体的助力。二是媒体与藏传佛教传播的关系。比如李苓、陈昌文、崔茜(2014)在《现代传媒与嘉绒藏区的藏传佛教传播》中指出,现代传媒是西部社会加速发展的最有利的现代性工具之一,藏传佛教的弘扬也需要借助现代传媒的力量。俸裕程(2016)在《藏传佛教在新媒体平台上的发展状态——以新浪微博为例》中指出,以新浪微博为代表的新媒体为藏传佛教的传播提供一个便捷、高效的途径,拉近了藏传佛教与大众之间的距离。藏传佛教与新媒体传播方式的紧密结合对传承我国少数民族历史文化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但我们也要认清微博等平台的内容良莠不齐、真假难辨这一事实,以及微博信息更新快、评论相对自由等特点容易产生的负面影响。如何在新媒体平台上引导藏传佛教良性发展,是国家宗教工作在新媒体时代所面临的一项挑战。三是信息化与藏传佛教文化世俗化的关系。比如昂巴(2013)在《甘肃藏区藏传佛教的区域性特点及发展趋势》中指出,在甘肃藏区,受全球化、信息化的影响,藏传佛教的世俗化和社会化是藏传佛教发展的总体趋势。从当前文献来看,新媒体对佛教传播的影响,媒体对藏传佛教传播的影响,以及信息化对藏传佛教世俗化的影响研究较多,而从新媒体对藏传佛教文化的影响入手的文献较少。本文试图从新媒体对藏传佛教文化传播的影响着手,着重分析新媒体对藏传佛教文化本身的影响。

二、新媒体平台上藏传佛教文化的现状

《中国新媒体发展报告(2014)》指出,新媒体的社会化属性不断增强,正在快速向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各领域延伸。藏传佛教文化是我国宗教文化的一种类型,自然也会受到新媒体的影响。新媒体平台上有关藏传佛教文化的文章、讨论、图片和影像等内容不断增多,人们可以通过新媒体主动或被动地接受有关藏传佛教文化的内容。而藏传佛教也在积极地进行宗教世俗化,以适应现代化的社会的不断变化。随着网络和新媒体形式的不断发展,人们之间的交流不再是面对面的即时交流,而是可以打破时间和空间的束缚,随时随地进行交流。藏传佛教的传播也不再是口耳相传、书本印刷的方式,而是有了更多样性和弹性化的传播方式。在2008年的联合国庆祝卫塞节大会上,与会代表取得共识:网络的发展已经成为佛教僧侣与信众之间、僧侣与非信众之间、信众与信众之间、信众与非信众之间交流思想、对话、搜集资料、查询信息、开展网络教学等的重要工具。?当前,中国典型的基于新媒体的交流模式有两种:

第一种是与大众媒体类似的单向交流的新媒体,主要包括IP电视、网络电视和网络电台等模式。第二种是微博、微信等。这类新媒体主要是属于自媒体?,在这样的新媒体平台上,每个个体都可以成为信息源,个体的言论都可以影响他人,可以说每一个人都是一个媒体,所以相对于第一种单向交流的新媒体模式,自媒体是一种双向交流模式的新媒体。以第一种新媒体形式中的网络电视为例。随着网络的普及和人们生活方式的不断变化,以及人们生活的移动性和不固定性越来越大,空间对于人们的限制越来越小,大众媒体中传统的电视已经不能满足人们的需求。依托于网络的网络电视越来越为人们所喜爱,只要有网络的地方,人们就可以观看各类电视、电影、娱乐节目等。特别是手机技术的革新,使人们依托于手机可以随时随地观看网络电视。截至2015年12月,中国网络视频用户规模达5.04亿,其中,手机视频用户规模为4.05亿。?比达咨询(BigData—Research)数据研究中心数据显示,2015年5月活跃用户数过亿的视频软件有3家,分别为爱奇艺、优酷土豆和腾讯视频。另有8家视频软件的5月活跃用户数在1000万以上,分别为搜狐视频、百度视频、暴风影音、PPTV聚力、乐视视频、360影视大全、风行视频、看片神器。可见当前互联网上各类网络电视软件多样,并且用户量非常庞大。笔者通过爱奇艺视频软件的搜索栏进行了以“藏传佛教”为关键词的搜索,共找到73.3万个视频,大多数是关于藏传佛教的音乐、宗教场所以及纪录片、宣传片等。由于在大多数视频软件里上传视频的方法很简单,并且一般限制条件较少,所以视频软件成了藏传佛教宣传自身文化的方式之一。在藏区寺庙里,随处可见现代化的各种电器,电视、手机都是再平常不过的电器,通过电子产品和网络宣传藏传佛教已经成为一种时髦的手段。

第二种新媒体即是我们所说的自媒体,这种媒体对藏传佛教的影响是巨大的。微博、微信都是中国典型的自媒体。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2015年第36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的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6月,我国微博用户数为2.04亿,其中,手机微博用户数为1.62亿。2015年新浪微博第四季度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12月,新浪微博日均活跃用户数(DAU)为1.07亿,而月活跃用户数(MAU)已经达到2.36亿。?微博即“微型博客”,个体可以在微博平台发表文字、图片以及影像等内容,这些信息通过粉丝的传播而具有较大影响力。笔者分别从微博用户和微博内容两个方面入手对微博上的藏传佛教的相关内容进行了解,笔者这里所指微博主要是指新浪微博。从微博用户来说,新浪微博将用户分为认证和非认证两类,笔者通过对藏传佛教相关用户进行搜索,截至2015年12月,与藏传佛教直接相关的认证用户共有69人。这69人包括各派传承的活佛、堪布等有名的僧侣,与藏文化有关的学者以及一些不出名的僧侣。这类认证用户的粉丝量一般比非认证用户的粉丝量多,而且转发量一般也较多,最多的一位有将近1000万的粉丝,并且其中不乏有名人、明星关注。这些用户的微博内容多以教义经论宣讲、道理感悟、藏文化介绍和问题回复为主,兼有节日纪念、寺院活动、专题讲座和信息发布等。由于非认证用户的影响一般较小,本文就不再赘述。截至2016年第一季度末,微信每月的活跃用户已达到5.49亿,用户覆盖200多个国家、超过20种语言。各品牌的微信公众账号总数已经超过800万个,移动应用对接数量超过85000个。?根据笔者在藏传佛教信仰区对51名藏族同胞所做的访谈来看,其中40人会使用微信,11人不会使用微信,而且其中36人认为微信对他们的生活方式和信仰生活的改变产生了重要的影响。大多数藏传佛教僧侣不仅使用微信作为僧众之间、僧众与信徒之间的交流方式,而且利用微信进行藏传佛教的传播。不仅僧侣成为主动传播者,就连寺庙这样的组织也主动开设微信公众号,运营微信,进行藏传佛教文化传播。可以看出,这两种自媒体的用户量是巨大的,藏传佛教发现并利用自媒体的优势宣传自身,在如此庞大的基数下,藏传佛教文化传播范围也会跨越时空障碍,打破以往口耳相传和书本印刷的传播方式,扩大传播渠道,促进藏传佛教文化的传播与发展。

三、新媒体对藏传佛教文化的影响

藏传佛教作为藏文化的核心,千百年以来一直是藏族人民的精神支柱,并且不断渗透到藏族社会的政治、经济和文化当中,在藏族社会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随着网络和新兴媒介的发展,信息的传播打破了传统的藩篱,信息的传播具有平民化、广泛化、多样化、及时化以及双向化等特点。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第37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藏区所包含的六个省也即西藏自治区、青海省、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甘肃省、四川省和云南省的互联网普及率分别是44.6%、54.5%、54.9%、38.8%、40%和37.4%①,而且网络普及率相对于上一年都有所增长。尽管可能存在一些地区差异,但是也可以看出网络在藏区的普及率在不断提高。在这样一种信息传播快速、即时、限制性小的背景下,藏传佛教文化的传播自然变得更加快速和有效率。这种利用新媒体进行宗教传播的方式也是藏传佛教不断适应现代化生活的一个重要方面,也即现代化下藏传佛教世俗化的一个重要方面。但是,也应该意识到,新媒体是一把双刃剑,信息在传播过程中可能会发生一定的扭曲,传播者和接收者之间因为时空、理解差异等因素的影响,传播者所想传播的信息,在经接收者理解后可能会违背传播者所想达到的目的。再者,基于互联网上的新媒体本身也会对使用者产生一定的消极影响。所以,在看待新媒体对藏传佛教文化的影响时,对其利弊应辩证地看待。

(一)新媒体对藏传佛教文化的正效应

当前,基于互联网的新媒体已经成为人们最常使用的新兴媒体,其影响力遍及全球以及个人的生活。新媒体的发展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便捷,在此基础上也发展出来各种新兴经济,不仅对个人,对整个社会都带来了极大的正效应。藏传佛教作为一种文化,自然也受益于新媒体。

第一,加快了藏传佛教的传播速度,扩大了藏传佛教的传播范围。在互联网未普及到藏区的情况下,僧侣只能通过徒步到其他地方,采用口耳相传、分发书籍的方式进行传教,藏传佛教的传播受到了时空的严格限制,信徒的范围窄,传播速度慢,传播范围限于藏区。在有了互联网后,人与人之间的交流由最初的“人一人”的面对面交流模式转变为“人一手机一人”的媒介交流模式,人与人之间的交流脱离了时空的限制。藏传佛教的传播也脱离了时空的限制,能够更自由地进行传播,特别是基于互联网的新媒体的发展,更加速了藏传佛教的传播。笔者在藏区对51名藏族同胞进行了访谈,其中有13名是僧侣,这13名僧侣表示都有手机。僧众、寺庙可以在网络电视软件上发布一系列有关于藏传佛教的视频,人们通过关键词搜索即可搜索到这些视频。相对于这种倾向于单向交流模式的新媒体,微博、微信这样的自媒体对藏传佛教文化的传播起着更加重要的作用。在新浪微博上,寺院和僧侣可以通过注册获得新浪微博用户的身份,特别是具有一定影响力的寺院和僧侣通过微博增强自身影响力。寺院和僧侣通过新浪微博可以讲解教义、经论,发表感悟,上传照片和视频宣讲藏文化,发布节日活动信息。最重要的是可以与信众进行互动,信众有问题不用专程找到寺院或僧侣进行解惑,只需要在微博中与僧侣进行交流就可以了。各种关于藏传佛教文化的信息通过信众、粉丝的转发,不断扩展信众范围,加快传播速度。微信相对于微博虽然具有较强的封闭性,大多限于“朋友圈”,但是通过微信僧侣与僧侣、僧侣与信众可以脱离时空进行联系,信众的问题可以通过微信询问僧侣而得到解答。而且微信的公众号功能,让许多藏传佛教寺院、僧侣能够通过公众号写文章,发布节日活动信息,上传图片和影像;僧侣、信众通过微信群和朋友圈进行转发,能够扩大公众号的影响力。

第二,新媒体的发展能够提升藏传佛教文化的关注度和影响力。在互联网未普及,新媒体也没发展起来的时候,藏传佛教的传播范围和影响力限于藏区。虽然藏族地区全民信仰藏传佛教,但是其关注度和影响力也只是限于藏区。一般来讲,藏传佛教的佛经教义对于完全没有接触过的人来说,理解起来会有一定的困难度,而且当前社会中人们奋斗于自身的工作岗位,少有时间来研读佛教经典。而工作中的人,特别是年轻人因为忙于工作,精神生活相对缺乏,正好需要宗教来丰富其精神生活和心灵世界。所以网络电视软件上的活佛演讲,特别是贴近生活的演讲,更能吸引工作中的人在茶余饭后或者休息时间观看。基于互联网的微博、微信自媒体以文字、图片、影像等融为一体的方式呈现藏传佛教文化,而且文章比较容易懂,没有接受过藏传佛教训练的信众也能明白,改变了以往口传经文或者书传经文枯燥、单调的特点。所以我们不仅能看到寺院、僧侣、信徒在对有关藏传佛教文化的内容进行转发和评述,而且常年忙于工作的各种明星以及一般信众也在转发和评述。

第三,增强了寺庙的教育功能。在藏区,藏传佛教寺院不仅是宗教活动场所,还承担着教育功能。传统的藏传佛教教育体系是以五明为基础的,然而现实社会瞬息万变,五明的许多知识已经跟不上时代的步伐,僧侣们除了学习基本的藏传佛教知识外,还需要学习现代知识。新媒体的发展,使人们可以通过手机、电脑接收世界各地的先进知识和即时信息。不仅教育知识的来源多样化,教育设备也更加多样化、更加先进,多媒体和网络教学走进寺庙,这相对于以往枯燥的教学内容和方式更容易吸引年轻僧侣的兴趣。笔者在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时观察到,索达吉堪布在讲课时,使用了多媒体、摄像机和话筒进行辅助教学。

(二)新媒体对藏传佛教文化的负效应

新媒体对藏传佛教文化的传播,以及在当代的适应问题上都起着积极的效应。但是不可忽略的是,基于互联网的新媒体在传播过程中信息的扭曲、碎片化不仅对藏传佛教文化会起消极的效应,而且新媒体本身对藏传佛教文化传播、继承的载体也会产生负效应。

第一,新媒体容易使藏传佛教文化碎片化,从而带来信息的扭曲和人们认知的偏差。藏传佛教中的教义、经论、戒律和经典等拥有一套完整、严密、连贯的内容以及相应的背景,然而新媒体所呈现出来的各类符号,不管是文字、图片还是影像都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内容,完整的信息以碎片化的形式展现在人们面前。上文提到的两类新媒体都存在这样的问题,特别是微博、微信呈现的文字形式的藏传佛教,更是存在将完整的信息碎片化的问题。接收者在接收信息的时候往往只看到只言片语,对信息的背景并不了解,根据自身知识储备对信息做出自己的理解,这容易对藏传佛教文化产生认知上的偏差。大多数接收者都是通过网络了解藏传佛教,新媒体对信息的碎片化对于整个藏传佛教文化具有破坏作用。

第二,僧侣的欲望得到释放,对信仰具有潜在的瓦解倾向。藏传佛教文化传播的重要载体之一就是僧侣个人,所以僧侣的思想、行为对藏传佛教文化具有极其重要的作用。通过新媒体人们能了解到外面世界的繁华和丰富多彩的生活,加上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确定,人们的欲望被越来越多地激发出来,他们将更多的精力用来从事经济活动,以及通过手机聊天、看新闻、打游戏的人越来越多。新媒体的发展使世俗物质世界进入藏区并为人们所知,人们的欲望被激发,僧侣的虔诚、苦行、禁欲、利他精神随之受到挑战。由于世俗文化的冲击,不仅学习藏族传统医学、天文历法的人在减少,连僧侣的数量也在减少,这些对于藏族文化和精神财富的保存与继承也都构成了挑战。笔者了解到许多寺庙的僧侣都人手配备有一部手机,而且许多僧侣都会玩微信和微博等自媒体,有些也会通过网络电视软件观看视频。尽管许多僧侣会通过微信、微博来传播自己的信仰和藏传佛教,但是在经历了世俗世界的浸染后,一些僧侣会受不了苦行的生活,而且手机的使用会让僧侣对手机产生依赖,其心思会更多地放在手机聊天和游戏上,修行也不会严苛地遵循藏传佛教的戒律要求。这对于藏传佛教的神秘性、神圣性和纯洁性都是一种挑战。

第三,出现藏传佛教“商业化”问题。历史上藏传佛教寺庙经济实力强大。自“政教分离”“以寺养寺”政策实施以来,藏传佛教寺庙最主要的经济来源于施主供奉,寺庙农牧业、商业活动所得,与之前相比,寺庙经济实力大大减弱。在市场经济和新媒体的双重影响下,青藏高原的地理闭塞性被克服,外界的商品意识、开放意识、竞争意识随着网络的普及逐步渗透到藏区,僧侣、寺庙自然也受到影响。为了支撑寺庙的运营以及藏传佛教文化的传播,寺庙必须拥有强大的财力,藏传佛教寺庙通过将新媒体与近些年兴起的“西藏热”相结合,努力发展世俗经济,响应了国家“以寺养寺”政策的号召,也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寺庙经济的发展。藏传佛教的佛事活动、节日庆典、慈善活动、艺术品等通过新媒体平台宣传出去,但是由于新媒体平台人门门槛低,信息杂乱,认证混乱等因素,很容易给不法分子机会发布虚假信息、谋取暴利。近些年随着“西藏热”,探索藏传佛教的旅游成为热门,寺庙也开始收取门票,各种宗教用品、物象也被当作纪念品来卖,藏传佛教的神秘性、纯洁性受到商业性活动的侵蚀。

四、结论

科学技术的发展使新媒体的发展成为可能,新媒体的发展不仅使人们之间的交流变得更加便捷,而且塑造着当代的社会和文化。新媒体渗透进藏区后,必然会使以藏传佛教为核心的雪域文化发生改变,藏传佛教也必然会改变自身以适应社会的瞬息万变。在新媒体的刺激下,对藏传佛教产生着正负双重效应,藏传佛教在这种背景下要想保持自己文化的传承,就必须吸收当代先进文化,摒弃糟粕,在保护和传承传统藏传佛教文化优秀部分的前提下,响应国家政策号召,积极提倡藏传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改革宗教的仪式和仪轨,教条戒律民主化,信仰观念不断走向开放化和多元化。只有使自身不断适应变化的环境,藏传佛教才能存活,才能对藏族社会的改革及宗教自身的改革带来契机。如何在新媒体迅速发展的今天,引导好藏传佛教文化的良性发展,这对于国家宗教工作也是一种挑战。

参考文献

[1]昂巴.甘肃藏区藏传佛教的区域性特点及发展趋势[J].中央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3(3).

[2]俸裕程.藏传佛教在新媒体平台上的发展状态一一以新浪微博为例[J1新丝路:下旬,2016(3).

[3]罗德尼?斯达克,罗杰尔?芬克.信仰的法则一-解释宗教之人的方面[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4.

[4]李一苇.信息时代下的佛教传播——新媒体与中国当代佛教传播之道[J].世界宗教文化,2013(5).

[5]李苓,陈昌文,崔茜.现代传媒与嘉绒藏区的藏传佛教传播[J].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4(11).

[6]王森.西藏佛教发展史略[M].北京:中国藏学出版社,2006.

[7]学诚.全球化背景下的中国佛教[J].世界宗教研究,2015(5).

[8]张雪梅.四川藏区藏传佛教现状调查[J].西北民族研究,2006(4).

[9]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主编.中国新媒体发展报告[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4.

作者:倪雯

新媒体影响下的藏传佛教文化责任编辑:张雨    阅读: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