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企业文化 >> 佛教文化论文 >> 正文

藏传佛教文化元素及光大开发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峨眉山是世界自然与文化双遗产,相传晋代蒲翁在此见普贤示现,遂于山中建白水普贤寺,后经历代经营,渐为汉地佛教普贤之道场,声名遐迩。在佛教中,峨眉山是净土宗道场,但却融摄禅、密、性、相等各宗佛子共住共修。值得关注的是,作为四大佛教名山之一,且临界川西汉藏交汇之处,峨眉山佛教与藏传佛教之间的交往甚多,这与五台山的汉藏佛教共存局面有异曲同工之妙。本文拟在过去研究的基础上,进一步解析峨眉山的藏传佛教元素,并探究在现代旅游中如何对其有效利用。

一、峨眉山在藏传佛教中的地位

在藏文典籍或民间口碑中,峨眉山被称为“大象屹立之山”,简称“象山”。藏藉《赛马称王》认为峨眉山是佛界南赡部四大圣地之一。四圣地的具体形象描述是“像鹫鸟落在原上的山,是印度的灵鹫山;像大象卧在地上的山,是汉地的大象山;一座则具有五峰的山,是汉地的五台山;像白一玻璃瓶安放的山,是藏地的冈底斯。”[1]在《格萨尔王传》著名的玉拉托琚“山赞”中也提及了峨眉山:“将军挥舞战旗是七虎雄踞山,国王登宝座的是念青唐古拉山,空行母托五峰是汉地的五台山,大象走平川是汉地的峨嵋山,美女抱婴儿是忽赞德穆神山。”[2]峨眉山是普贤菩萨道场,普贤菩萨的坐骑是六牙白象,谋合了“象山”之称,这也许是引起藏传佛教青睐峨眉山的重要因素。在雪域西藏和康巴藏区,历代高僧大德,尤其是宁玛派的历代传承祖师,向来重视普贤信仰。与汉地佛教不同,在藏文经典中,普贤有“普贤菩萨”和“普贤如来”两种提法。关于普贤菩萨,在藏文《观自在菩萨说普贤陀罗尼经》和《佛说普贤菩萨陀罗尼经》等经典中有不少论述。作为菩萨,藏区大多数是将普贤归入八大近侍菩萨之列的,并被尊奉在许多寺庙中,如青海玉树县结古镇的大日如来堂(又称“文成公主庙”)、被誉为西藏第一座寺庙的扎囊县桑耶寺等。

关于普贤如来,又称普贤王如来、普贤王佛,藏语称“曲古滚都桑波”,是藏传佛教宁玛派崇奉的本初佛。在《格萨尔王传》第65回“雄狮大王地狱救母”中,格萨尔王曾向诸佛祈祷:“原始救主普贤佛,是否看见这六道的苦?将此血海毒海的众生,请你引渡到解脱路!”普贤如来即法身普贤,按照佛教界的一般说法,佛有法、报、化三身,其中化身佛释迦牟尼佛所传的是显教(小乘、大乘)教法。报身佛金刚萨埵所传的则是密教教法。法身佛普贤王如来所传的是密教中无上密的教法。普贤如来的形象十分特别,为佛的庄严妙好形象,但不穿袈裟,全身裸露,身体呈青色。双身,拥抱一白色明妃,一青一白对比,十分鲜明。在唐卡及壁画中我们可以经常见到。此外,普贤在密宗中享有极为优越的地位,他与金刚界关系十分特殊。密宗称普贤为善摄金刚、真如金刚、如意金刚,还视为金刚萨埵同体。《大正新修大藏经》密部三有“普贤金刚萨埵略瑜伽念诵仪轨”。《净修捷要》说普贤菩萨“化身金刚萨埵,永为密教初祖”。金刚萨埵是金刚界的首领,其坐骑是白象,乃大圣天王的神体,表明普贤神力非常大。据传,第27代吐番赞普拉脱脱日年赞(公元4世纪前后)就是普贤菩萨的化身。拉脱脱日年赞60岁时,在城堡雍布拉康宫上空出现彩虹,花雨纷飞,随即降下一个宝箧,内装肘高金塔一尊、《百拜忏悔经》、《宝箧经》、《佛说大乘庄严宝王经心要六字真言经》等6件宝物。后来学者们将此作为佛教传入西藏之始。拉脱脱日年赞给这些神秘宝物取名为“宁波桑哇”(秘宝之意),并将宝物供祀于宝台上,以金水、蓝宝石供养。这一功德使他又多活了60岁,共120岁,属历代藏王中的最长寿者。

二、藏传佛教与佛教在峨眉的文化交流

在数千年的历史长河里,峨眉佛教与藏传佛教有着频繁的文化交流活动。一方面,藏传佛教的大德高僧到峨眉山礼拜普贤菩萨并弘扬佛法;另一方面,峨眉山僧也经常到藏地学法、弘法。现略举部分重要事例于后:明代,康藏噶玛巴教派中最有影响的高僧之一仲钦喀觉巴•南木喀坚赞大师,在1430年登抵峨眉山朝礼圣迹和修行布道。藏历水牛年(1443年)正月,喀觉巴大师在普贤菩萨像前发愿祈祷,并撰写了峨眉山圣地颂辞道歌。初九之夜,他向八随从施胜海观音之灌顶,然后在万年寺圆寂。[3]据《第六世纪达赖仓央嘉措密传》记载:大约在1709年初,仓央嘉措孑然一身拜访了峨眉山。在山上共待了10天,受到峨眉山和尚的热情款待。之后又独自悄然离去。虽然,由于仓央嘉措的艰难处境,在峨眉山期间没有产生较大影响,但作为至今唯一到达峨眉山的达赖活佛,对增进藏传佛教与峨眉山佛教的相互了解和友好往来,作出了贡献。清咸丰四年(1854年),十世达赖活佛凯珠嘉措赠铜铸普贤骑像于峨眉金顶金殿供奉,影响深远。1932年,七世章嘉•罗森班殿活佛以“净觉辅教大师”的身份,到峨眉山瞻礼普贤愿王。首先,他礼拜了普贤大士,举行了诵经念佛法会,又参观普光殿、化城寺、报国寺、伏虎寺、万年寺等较大寺院。又游览了香炉峰、莲花峰睹佛台等名胜古迹,弘扬了藏传佛教。1948年盛夏,贡嘎活佛在峨眉山金顶讲经说法。

1937年冬,能海法师在成都市郊石羊场的近慈寺开创了当时四川唯一的汉僧密宗道场,弘扬藏传显密教法。为弘佛传教,1949年夏,能海法师率弟子到峨眉山慈圣庵讲授《仁王护国经》、《菩提道次第论》、《普贤行愿品》等经。汉地佛教于清代末年出现衰败,学修之风江河日下,峨眉山也不例外。因此,许多有志大师,诸如金顶永严、初殿永明和钦定、常思、普超等大师,都先后到藏地拜师求法,严格持戒,以振宗风。[4]当代,随着我国宗教旅游事业的发展,峨眉山佛教与藏传佛教的交流更加频繁。如,1961年5月,青海省副省长、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喜饶加措到峨眉山礼佛,并在报国寺举行了有汉藏佛教徒百人参加的大型佛事活动。1962年4月,西藏藏传佛教参观团一行19人,在副团长、中国佛教协会西藏分会副会长江措林活佛,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宗教事务委员会副主任卫璜率领来山礼佛。1994年10月,十一世班禅额尔德尼到峨眉山瞻礼普贤菩萨,并到报国寺、万年寺、金顶华藏寺等寺院巡礼,这是第一个班禅活佛到峨眉山,具有重大影响。2006年6月,香根•多吉巴登活佛、曲批活佛等,出席了在峨眉山举行了“金顶十方普贤开光暨华藏寺恢复落成庆典”,在开光法会上,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香根•多吉巴登活佛还向峨眉山释永寿方丈赠送了西藏藏传佛教珍贵的唐卡。

三、峨眉山的密宗法师和藏传文物

前文已提及藏传佛教与密宗有着密切的联系,在峨眉山佛教界中,也有几位具有影响力的大师与密宗有着密切的渊源。四川密教初祖柳本尊(844~907),唐代嘉州龙游县人。据宋代峨眉山中岩寺祖觉和尚修撰《唐柳本尊传碑》记载,柳本尊承袭了唐金刚顶瑜伽部密教,专持大轮五部密咒,盖瑜伽经中略出念诵仪也,诵数年而成功。后在汉州弥牟镇建立中心教区,在成都、金堂等地设立道场,自创教统,称“唐瑜伽部主总持王”。由于他“修诸苦行,传大法轮,其化盛行”,“后唐明宗赐其院额曰大轮”。由此四川密教盛行且影响深入两宋。[5]普超法师(1903~1983),法号朗性,别号正悟,四川富顺人。普超幼年读私塾,后因家贫缀学务农。1921年在峨眉山万年寺出家,依妙道和尚为师。先后在四川佛学院、南京支那内学院学法。1932年回峨眉山佛学院讲经。1939年依能海法师修学密乘,次年5月,随能海法师去西藏求法。1941年秋运佛经回川,在成都近慈寺金刚院全力于藏文修习及翻译藏文经典。曾著有《佛教基本常识》等书,作为峨眉山僧徒学习之用。1953年圆寂于峨眉山。隆莲法师(1909~2004),自幼聪敏颖悟,精于诗词书画,才学过人,被誉为乐山女才子。1941年在成都爱道堂出家,拜四川佛教会会长昌圆法师为师。后从章嘉活佛受密集、胜乐、威德金刚三部大灌顶;从阿旺堪布听受《大威德生圆次第》;从兴善喇嘛学毗卢法,还曾依止观空法师。1943年随法尊法师学藏文,并根据笔记写成《入中论讲记》,后成为一部重要的佛学著作。赵朴初居士称赞她为“中国当代第一比丘尼”。在峨眉山与藏传佛教之间长期的相互交往、相互促进、共同发展的历史过程中,作为实物见证,峨眉山各个寺庙遗存了许多藏传文物。其后略举一二。今天,在峨眉山博物馆珍藏文物中,有一批藏传佛教造像,如清代的宗喀巴大师像,通高7.5厘米;清代的绿度母像,通高14.7厘米;清代的喇嘛塔,通高53厘米,座宽15.5厘米等等。

在建筑方面,万年寺的无梁穹窿砖殿,是明代万历年间建造的一座仿印度热那寺形式的建筑。1948年修复时,在其殿顶上增建了喇嘛白塔五座,分置东西南北中;四角添塑吉祥神兽,前方二鹿,均高1.85米,后部左象右狮,均高1.56米。这是峨眉山全山唯一的一座既有异国情调,又具汉藏合一建筑风格的寺庙,2006年被列为全国文物保护单位。另外,洪椿坪寺院中保存有一通清代乾隆年间的“正明司碑”,碑刻为汉藏两种文字,是四川唯一的木质汉藏文碑。经过有关人士分析断定,碑文内容是藏历第六饶迥十二月八日(1363年)藏传佛教宁玛派大师隆钦饶绛巴(1308-1363)圆寂后,由其徒弟在此为纪念他而修建的舍利子的灵塔。原来的纪念灵塔已破败,于是在藏历十六饶迥木猴年(1944)由其在传弟子喇哈觉哲等重新修建一座灵塔,并内藏有十万尊隆钦饶绛巴的小泥塑像,一颗舍利子及他的论著。2007年10月15日,峨眉山佛教协会在大佛禅院举行了僧众列班迎请巨幅绢画《普贤菩萨》法会。这幅绢画《普贤菩萨》由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十世班禅画师尼玛泽仁所作,并由十一世班禅用藏文在画上题诗:除疑断惑悟真谛,智深慧广具法身。普贤菩萨圣光明,普天照耀此顶礼。此外,还有一些关于藏传文物的传说。一是清代四大活佛之一的章嘉国师曾在峨眉山造有一座普贤像。二是金顶寺庙早年失火重建时,有人曾发现寺庙的两个大柱上各刻有一行藏文,但后来不知移到何处去了,一直下落不明。

四、充分光大藏传佛教元素,有效促进峨眉山旅游

1、宣传“大象山”形象,拓展峨眉山旅游定位峨眉山是集自然风光与佛教文化为一体的国家级山岳型风景名胜区和世界双遗产地,旅游品牌知名度较高,已形成了较为成熟的旅游市场。佛教文化是峨眉山旅游的灵魂。近年,峨眉山开发了朝圣三日游、新年和平法会、新年祈福、撞钟等佛事旅游活动,起到了很好的效果。但是,藏传佛教元素作为峨眉山旅游文化资源,还是一块未开发的“美玉”,具有极大的旅游开发利用价值。如,在“光明山”形象基础上,以“大象山”形象宣传为切入点,开发峨眉山藏传佛教旅游品牌,提高峨眉山景区高品位的旅游资源体系,使得峨眉山这一佛教名山的旅游文化价值在未来的发展中更上一个台阶。

2、加强对藏族民众促销,增加峨眉山朝圣游客群体峨眉山对佛教信徒特别具有吸引力,佛教信徒做法事许愿还愿是经常性的,因此佛教信徒是峨眉山稳定的游客群体。一些藏族信徒常到峨眉山万年寺拜普贤,称他为藏普贤。从旅游角度上讲,随着藏区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出游人数逐年递增。如果将峨眉山的藏传佛教文化元素进行认真整理,并针对毗邻藏区民众的旅游需求,加强旅游促销,使峨眉山成为藏民们普遍向往的朝圣和旅游胜地,将会有效地增加峨眉山的游客群体。同时,考虑到藏民怕热不怕冷的生活习惯,加大对藏民的冬季旅游促销,将会大大提高峨眉山的旅游季节互补性效益。

3、利用川藏临界区位优势,开发新的旅游线路峨眉山靠近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和甘孜藏族自治州。应考虑到这一特殊的区位条件,结合峨眉山藏传佛教文化元素,开发出相关的旅游线路,从而形成新的旅游吸引点,提高峨眉山在同类旅游目的地中的竞争力。在汉地佛教名山中,虽然五台山在藏传佛教开发方面已经做的比较成功,但游客在选择旅游目的地时,会有替代性的选择。如果峨眉山藏传佛教开发成功,相信,它可以吸引许多藏传佛教教徒舍远赴近。

4、结合藏密普贤元素,开发峨眉山旅游新产品长期以来,峨眉山以佛教文化为依托,致力于峨眉山普贤文化的发扬和传播,开发出了一系列具有峨眉山佛教特色的旅游产品。在此基础上,为了满足藏民佛徒和喜好藏族文化的各族、各国游客的需要,可结合藏密普贤元素,通过与藏区连锁经营和自主开发等途径,开发出有峨眉山特色的普贤如来唐卡、藏式法器、藏式文物仿制品等旅游新产品,创造出新的旅游收入增长点。

作者:干鸣丰 单位:四川旅游发展研究中心

藏传佛教文化元素及光大开发责任编辑:杨雪    阅读:人次
佛教文化论文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