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 新晨范文提供原创定制服务,专业老师写作的独家供你一人参考学习。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企业文化 >> 佛教文化论文 >> 正文

藏区的香根活佛研究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在佛教教义中,“香根”两字究竟有什么涵义?活佛封号与“香根”尊称有什么区别?在藏区究竟有多少位活佛被尊称为“香根”活佛?达赖喇嘛转世系统被尊称为“贡萨香根”,这与普遍“香根”活佛有什么差异?在康区,为什么会出现那么多的“香根”活佛?笔者通过以文献法和访谈法相结合的方法,试图回答以上这些问题。

佛教教义中“香根”两字的涵义

据《藏汉大辞典》中记载:“救主,所依靠的保护者,佛书里专指救世主。”[1]按照《藏汉大辞典》中“香根”两字的解释来理解,“香根”两字其实就是佛教教义中的专业术语,它专指具有解脱芸芸众生资格和能量的佛及菩萨。或者说,专指保护芸芸众生的佛及菩萨。以现代通俗的话来讲,“香根”两字可以理解为修行获得很高境界的高僧大德,他们为了解脱轮回苦海中的芸芸众生,往往扮演救世主的角色。因此,“香根”两字从佛教教义角度来讲,它既有“香”一佛、菩萨等保护者的意思,同时它还赋予了“根”一解脱众生苦海的责任和义务。所以,“香根”两字的拼组就有“救世主”的能量和责任的意思。佛教教义的专业术语,冠在活佛转世系统佛号的前面,它就有特殊的符号象征意义。因此,以“香根”尊号的符号象征意义角度来讲,它既展示了宗教层面的地位和威望,又体现了活佛群体等级层面的权威身份。所以,在藏区各寺院当中,宗教地位和宗教威望显赫的寺主活佛,往往被当地信徒尊称为“香根”活佛,比如说安多拉卜楞寺的寺主活佛嘉木样。其实,嘉木央活佛转世系统的佛号是“根钦嘉央西巴”,“‘嘉木样’系拉卜愣寺主转世系统的通用名号,全称是‘根钦嘉木样雅巴’,其含意是通晓五大学科的嘉木样雅巴,从字面上直译则为‘遍知妙音笑’,作为名号,简称嘉木样”[2]。然而,拉卜楞寺附近的信徒往往把嘉木样活佛尊称为“香根仓”,可以说信徒通过以“香根”尊称,来表达对嘉木样活佛的神圣性和特殊性的崇信和虔诚。“香根”两字,从字面意思理解为“救世主”,也就是救渡苦海中芸芸众生的“救世主”。但从藏传佛教信仰菩萨角度来讲,“香根”又专指观世音菩萨。在藏语中观音菩萨称为“吉丹贡布(即救世主)”。

因此,“香根”称谓与观世音菩萨又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但笔者在西藏采访高僧大德和活佛时,他们把“香根”称谓理解为对当地最有威望的活佛的一种尊称。比如著名的国际藏学家察雅香根活佛认为“活佛名字前面冠以‘香根’两字,是属当地信徒对自己家乡有威望活佛的一种尊称。在藏区,虽说有不少活佛被尊称为‘香根’,但‘香根’活佛间的地位并没有明确的高低之分”。①同样,扎唐•丹巴尼玛活佛也认为“‘香根’活佛就是当地信徒对自己家乡活佛的一种尊称”,与此相同的观点还有“‘香根’两字是指对德高望重的活佛的一种尊称。换句话来说,当地信徒对自己家乡重要活佛的一种尊称”。②虽然,高僧大德和活佛甚至学者,他们都将“香根”两字视为地方重要活佛的一种尊称。但是,观察整个藏区活佛群体,其实真正被尊称为“香根”的活佛仍属极少。与此同时,部分“香根”活佛的称谓本身有着特殊的历史背景,甚至有些“香根”活佛的称谓还赋予了特殊的政教意义。比如说有些“香根”活佛与达赖喇嘛转世有着密切关联,而有些“香根”活佛据说与噶厦政府或三大寺有某种关联。另外,达赖喇嘛的转世系统被尊称为“贡萨香根”,直贡教派的教主活佛也被尊称为“直贡香根”等。

“香根”尊称与达赖喇嘛转世系统

无论格鲁派的信徒还是其他教派的信徒,无论生活在卫藏地区还是生活在安多和康区的信徒,凡是一提起“贡萨香根”四字,就马上联想到达赖喇嘛转世系统。这一点在藏区信徒的信仰认同层面已成历史共识。但是,在历代达赖喇嘛转世系统中,究竟哪位达赖喇嘛开始出现了所谓的“香根”尊称,以往研究学者几乎不太关注该问题。众所周知,在历代达赖喇嘛转世系统中,一世达赖喇嘛和二世达赖喇嘛都是后来被追认的。到了三世达赖喇嘛索南嘉措时期,才正式确立了达赖喇嘛转世系统。从三世达赖喇嘛起就出现了“达赖喇嘛”称谓,后来演变成为该活佛转世系统的佛号。所以,四世达赖喇嘛云丹嘉措时期就延续了“达赖喇嘛”称谓,从此达赖喇嘛就成为该转世系统的正式佛号,“到五世达赖喇嘛时,又由清朝中央加在达赖喇嘛的封号中”[3]。在历辈达赖喇嘛历史中,前几辈转世往往被称其为“塘切钦巴(即遍知一切)”,因一世达赖喇嘛根顿珠巴被称赞为“塘切钦巴”,该赞语便成为前辈达赖喇嘛转世的尊号,“博东班钦说:‘以后你应该被称为遍知一切根敦珠巴!’博东班钦亲口加给根敦珠巴的‘遍知一切’的称号,在那个时代的后藏佛教学者中是一个非常被看重的荣誉,夏鲁寺的布顿大师和博东班钦本人都得到过这种称号。从根敦珠巴被称为‘遍知一切’开始,以后的历辈达赖喇嘛都被授予这一名号”[4]。这一名号一直延续到三世达赖喇嘛索南嘉措时期。据《西藏五部历史书籍》(藏)的记载来看,三世达赖喇嘛索南嘉措早期被称为“塘切钦巴”,到了晚期三世达赖喇嘛索南嘉措改称为“达赖喇嘛”。五世达赖喇嘛罗桑嘉措时期,格鲁政权从哲蚌甘丹颇章搬迁到布达拉宫,标志着达赖喇嘛权威时代的到来,“格鲁派与和硕特蒙古联合统治西藏,固始汗掌握了军事和很大一部分政治权力,五世达赖喇嘛被尊奉为最高的宗教领袖”[5]。当时,达赖喇嘛转世系统的称谓上出现了细微的变化,以往“塘切钦巴”的尊号渐渐被“贡萨秋”所取代[6]。实际上,公元1681年,第司•桑杰嘉措制定的《法典明镜二十一条》中说“:第一、执政萨迥即第司的主要职责是,要把至高无上的‘贡萨香根’即达赖喇嘛的意志贯彻落实……”[7]那时已对达赖喇嘛尊称为“贡萨香根”。

在藏语语境中,“贡萨”两字有着特殊的政治涵义。《藏汉大辞典》中,把“贡萨”两字解释为“高位、上级。对最高级僧人或官员的敬称”[8]。因此,藏语中把“皇帝”往往尊称为“嘉那贡玛(汉族皇帝)”。还有在元朝时期,西藏地方执政教派萨迦也被尊称为“萨迦贡玛”。到后来,格鲁派执政以后,“甘丹颇章”政权的代表达赖喇嘛改称为“贡萨秋(即尊贵的教主)”。但不久后,五世达赖喇嘛出现了两位转世灵童,“拉藏汗另立意希嘉措为五世达赖喇嘛的转世,这种做法显然是直接仿效桑结嘉措,力图用世俗的行政力量控制达赖喇嘛转世事务”[9]。第司•桑杰嘉措认定的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被尊称为“贡萨仁波切”,而拉桑汗认定的六世达赖喇嘛意希嘉措被尊称为“嘉瓦仁波切”。当时,两位达赖喇嘛转世灵童出现了两种尊称即“贡萨仁波切”和“嘉瓦仁波切”,而且,不同尊称背后却有着不同的势力色彩和概念涵义。然而,随着达赖喇嘛转世历史的发展,“贡萨香根”和“嘉瓦仁布切”两种尊称,后来都用于后辈达赖喇嘛转世上,从此达赖喇嘛转世系统既尊称为“贡萨香根”又尊称为“嘉瓦仁布切”。根据上述历史文献记载来看,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时期,就已出现了“嘉瓦仁布切”的尊称。据《西藏五部历史书籍》(藏)中记载:“从藏历木鸡年至藏历火鸡年的10年间,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圆寂,一直到香根格桑嘉措10岁为止,约10年左右的时间,西藏的政权由嘉布拉桑和嘉瓦益西嘉措联合执政”[10],还有在《七世达赖喇嘛格桑嘉措传》(藏)中说“‘香根秋即至尊救世主’微笑着讲了很多话”[11],从中我们可以看出,七世达赖喇嘛格桑嘉措时期就开始使用“香根”两字,从此达赖喇嘛转世系统被尊称为“香根”。到后来,达赖喇嘛转世系统的尊号趋于多元化,既用“贡萨香根”的尊号又用“香根仁布切”的尊称,但“香根”两字本身的宗教内涵并没有发生变化。因此,达赖喇嘛转世系统被尊称为“香根”,其概念的产生和形成却经历了不同的发展历程。根据历代达赖喇嘛转世文献记载来看,达赖喇嘛被尊称为“香根”活佛,与观世音菩萨有着密切关联,“从1642年开始,五世达赖喇嘛理论层面上的政治权力就开始逐渐增长,并且在桑结嘉措时期达到顶峰。

与此同时,五世达赖喇嘛在1642-1653年期间所进行的各种活动,都旨在向公众表明本人就是观世音菩萨的化身”[12]。所以,在藏传佛教菩萨信仰中,把观世音菩萨往往说成为“吉丹贡布即世界怙主,或者救世主”,而达赖喇嘛又被视为观世音菩萨的化身,就自然把观世音菩萨的“救世主”的称谓和观念与达赖喇嘛转世系统联系起来解释。正因如此,就出现了达赖喇嘛转世系统被尊称为“香根(即救世主)”的现象。与此同时,在传统西藏,在位的摄政活佛也往往被尊称为“香根仁布切”,据藏文历史文献记载,晚期的摄政活佛都被尊称“香根”。根据《东嘎藏学辞典》中记载:“‘香根泽’专指达赖喇嘛,而‘香根雪’专指摄政王”[13],甚至达赖喇嘛和摄政王统称“香根王政两”。虽然,达赖喇嘛和摄政王都被尊称为“香根”,但达赖喇嘛和摄政活佛间的称谓有着显著的差异,摄政活佛在任期间被尊称为“香根仁波切或香根雪”,但一旦卸任摄政职位就不能尊称为“香根仁波切或香根雪”。正因为如此,在历代班禅额尔德尼转世系统中,七世班禅额尔德尼被尊称为“香根仁布切”,其主要原因是“1844年,在十一世达赖喇嘛克珠嘉措年幼时,摄政策穆林呼图克图嘉巴次城为主的噶厦政府官员,与驻藏大臣琦善不和。当时,驻藏大臣琦善向清朝道光皇帝汇报后,撤消了策穆林的摄政职务,驻藏大臣琦善把七世班禅额尔德尼丹巴尼玛,任命为西藏代理摄政王”[14]。但是,日喀则札什伦布寺附近的信徒,平常把班禅额尔德尼活佛尊称为“香根仁波切”,主要出于日喀则民间信徒对班禅额尔德尼的崇拜,但并没有其他特殊的历史故事和政教说法。最近,青海出版社出版了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的文集,其标题也写有“贡萨香根班禅塘切钦巴”的称谓。另外,直贡切仓活佛直贡教派内部尊称为“直贡香根仁波切”,但笔者始终没有找到任何文献依据,这也值得研究。

康区三大“香根”活佛

在康区,转世活佛形成和发展历史当中,渐渐出现了所谓的康区“三大香根活佛”的说法。笔者在康区采访学者和活佛时,他们几乎都曾听说过康区“三大香根活佛”的说法。但是,他们没有搞懂为什么会出现康区“三大香根活佛”的来历。而且,在康区“三大香根活佛”的具体所指方面却存在分歧。在翻阅康区“香根”活佛方面的相关文献时,笔者发现“香根”活佛的称谓和由来虽说历史文献记载很少,但也有一些有价值的历史文献资料。因此,利用有限的文献资料,结合民间流传的说法,笔者简述康区香根活佛的形态和特点。康区“三大香根活佛”的说法,在康区民间流传了很久。但是,一提起康区“三大香根活佛”的具体活佛名字时,往往显露出很大的分歧,他们几乎都倾向于各自家乡的香根活佛,其归纳起来有如此三种说法。在康区,“三大香根活佛”方面虽说有着不同的说法,但在调查和访谈过程中发现,其实很多人只知道康区有“三大香根活佛”,而且听说过与某位达赖喇嘛转世灵童有某种关联,但具体那位香根活佛,与几辈达赖喇嘛转世灵童有关联,谁都说不太清楚。后来,经查阅关于香根活佛与达赖喇嘛转世方面的相关文献,只有“孔萨香根活佛”和“理塘香根活佛”与十一世达赖喇嘛转世灵童有着直接关系,而其他香根活佛与达赖喇嘛转世没有关联。尽管如此,笔者还是疏理了康区诸“香根”活佛的由来和形成史。

(一)“察雅香根活佛”或称“察雅切仓活佛”

察雅香根活佛是昌都察雅寺的寺主活佛。在昌都察雅地区,察雅香根活佛既是宗教领袖又是世俗统治者,所以,察雅香根活佛具有很高的政教地位和宗教威望。而且,察雅香根活佛曾被清朝中央政府赐予“呼图克图”头衔。历辈察雅香根活佛,不仅在昌都地区有着显赫的政教地位,而且,在西藏地方政府和三大寺也有着特殊的权威和地位。据《察雅拉章和寺庙历史》(藏)记载来看,察雅活佛转世系统前后转历了九辈活佛,而察雅香根活佛的转世源头,则追溯到释迦牟尼时期的比丘邬陀夷等前辈贤者[15],但在另外有些历史文献中,把俄译师•罗丹西然视为察雅香根活佛的转世源头。实际上,昌都本土的高僧嘎曲•扎巴江措圆寂后,正式寻访转世灵童并确立了察雅活佛的转世系统。公元1572年,嘎曲•扎巴江措出生于昌都察雅达瓦白贡地方,后来他前往卫藏求学深造,并先后拜四世达赖喇嘛和四世班禅额尔德尼为师。公元1621年,嘎曲•扎巴江措返回自己家乡昌都,在昌都察雅地方创建了察雅寺。据说,嘎曲•扎巴江措圆寂后,他的转世灵童得到了五世达赖喇嘛罗桑嘉措的认可。到二世察雅活佛时期,创建了察雅子寺“嘎丹西周曲阔林”。三世察雅活佛年仅10岁便夭折。四世察雅活佛罗桑朗杰时期,察雅活佛在政教两方面取得了很高的政绩和荣誉。当时,清朝皇帝向察雅活佛赐予了“讲习黄法诺门汗之印”的封号。期间,原察雅扎西曲宗寺遭遇火灾,为了重建扎西曲宗寺,四世察雅活佛付出了所有精力。五世察雅活佛时期,清朝皇帝赐予了“黄教传法呼图克图诺门汗”的封号,他还奉噶厦地方政府的命令,率领察雅民兵开赴郭尔喀战场。六世察雅活佛前往哲蚌寺学经,并获得了很高的宗教造诣,返回察雅寺后设立了三十二个扎仓。当时,清朝政府还赐予了“乍丫大呼图克图图布丹济墨吹济嘉木参”的封号[16]。七世察雅活佛是通过“金瓶掣签”认定的,他协助清军剿平瞻望之乱,所以清朝政府赐予了“诺门罕呼图克图”的封号。当年,他还邀请了拉萨丹杰林寺的十六名喇嘛,到察雅寺传授“德木古羌”仪轨。虽说翻阅了关于察雅活佛的相关历史资料,但始终未能查阅到察雅活佛被尊称为“香根”活佛的文献依据。笔者曾在英国留学期间,通过电话采访过九世察雅香根活佛,他则说“他既没有看到过关于察雅活佛与某位达赖喇嘛转世有关联的任何历史文献,也没有听说过康区“三大香根活佛”中包括察雅香根活佛的任何说法”,①但在康区“香根”活佛中,察雅香根活佛的地位显得既特殊又显赫。

(二)理塘香根活佛转世系统

理塘香根活佛是理塘长青春科尔寺的寺主活佛。“活佛是全寺政治、经济、宗教的最高领导,理塘寺的活佛以香根活佛为最大,掌握了寺内各项大权”[18],尤其,理塘曾因诞生七世达赖喇嘛和十世达赖喇嘛而名振藏区。据说,在整个康南地区,格鲁派寺院中理塘寺属于势力最强的寺院。十三世达赖喇嘛曾赐予理塘香根活佛统管藏南教务的权力,使得理塘香根活佛在康南地区的政教地位显得非常特殊。“理塘香根活佛在甘孜地区属于最重要的活佛之一。理塘活佛转世系统被尊称为‘香根’,与第十一世达赖喇嘛转世灵童有着密切关联。十一世达赖喇嘛圆寂后,寻访十一世达赖喇嘛转世灵童时,则寻访到了几位灵童候选人,其中益西丹巴落选,后来他被认定为一世理塘香根活佛。从理塘寺自身的发展角度来讲,四世香根活佛贡献最大,“约在1942年,四世香根由藏返理后,扩建寺内‘僧个’(译意为大殿屋顶),培修吾王殿,新筑墙垣。总之,除大昭殿外,该寺全为四世香根新建和扩建”[19]。

(三)孔萨香根活佛转世系统

孔萨香根活佛是甘孜寺的寺主活佛“,宗教上,是解放前在康北地位最高的活佛(即香根活佛两世)”[20],所以,在甘孜地区孔萨香根活佛有着很高的宗教地位。“第七世班禅丹比尼玛说洛绒粗臣是四手观音的化身,给受了沙弥戒,取法名罗桑克珠,授予了‘香根’名号,并说他是青海果洛、玉树、霍尔地区喇嘛教民的救星(香根即救星),享有仅低于达赖和班禅的地位”[21]。其实,孔萨香根活佛转世系统的佛号,是以甘孜孔萨家族的后裔而得名的。但是,“香根”活佛的尊称又与十一世达赖喇嘛转世灵童有着密切的关联。“嘎桑达杰的妻子卓玛拉措生有三个男孩,其中老大然罗丹巴欧珠被认定为扎卡活佛转世,而老二罗桑次城却被选为第十一世达赖喇嘛的候选人,后来带到拉萨经金瓶掣签落选,而第七世班禅丹巴尼玛则认定其为四臂观世音的化身,受比丘戒时取法名为罗桑克珠,并赐予“香根”活佛的荣誉头衔”[22]。从此,“孔萨”和“香根”则成为甘孜寺寺主活佛的正式佛号和尊号。

(四)木里香根活佛转世系统

木里香根活佛是四川木里地区木里寺的寺主活佛,他在康区有着重要的势力和重要的影响。恰日•罗桑朗嘉著的《历辈甘丹赤哇传》中记载:“木里转世活佛源头是第5任甘丹赤哇,他出生在后藏地区,到甘丹寺跟随宗喀巴师徒学法。后来,因担任第5任甘丹赤哇而扬名。在担任甘丹赤哇期间,他在甘丹寺佛殿中新修建了金制的佛祖像和银制的前任赤哇的灵塔”[23]。在格鲁派活佛转世发展历史中,木里香根活佛属于最早出现的活佛类。公元1580年,三世达赖喇嘛索南嘉措在理塘寺讲经说法时,专派他的弟子曲杰•松赞嘉措到木里地方传播格鲁教法,曲杰•松赞嘉措到木里地方后创建了木里寺,后来他自己圆寂在木里地方。曲杰•松赞嘉措圆寂以后,他的弟子云丹•次城诺布,却把诞生在木里地方的降央诺布认定为二世木里活佛[24]。从二世木里香根活佛起,木里政教大权渐渐被木里香根活佛所控制,后来木里香根活佛便成为木里政教领袖。到目前为止,木理香根活佛已转世十辈。其中,一世木里香根活佛被追认为宗喀巴大师弟子洛周曲迥,“曲杰•松赞嘉措是宗喀巴八大弟子之一的洛周曲迥的转世,被认定为木里一世活佛,现已转世为第十世。因此,木里香根活佛在全藏区有着很高的名望”[25]。据说按传统,木里香根活佛转世需要得到达赖喇嘛的认可,而且按照传统惯例,历辈木里香根活佛须要到拉萨甘丹寺学经。但是,木里转世活佛系统被尊称为“香根”活佛,根据《木里政教史》(藏)中的记载来看,似乎与佛教传说有某种关联,“此转世香根(即救世)活佛,乃与佛主释迦牟尼为拯救众生从沉沦于五浊尘世而超脱轮回的故事”[26]有关。木里香根活佛的尊称不仅在康区有名,而且在整个藏区有着声誉和影响,比如东嘎活佛的《东嘎藏学辞典》和恰日•罗桑朗嘉的《历辈甘丹赤哇传》,都提到了木里转世系统被尊称为“香根”活佛的事。

(五)拉香根活佛转世系统

拉香根活佛是拉布寺的寺主活佛。拉布寺是拉香根活佛亲自创建的。在玉树地区的格鲁教中,拉布寺属于政教影响最大的寺院。因此,在玉树地区,拉香根活佛有着很高的地位和影响,甚至在康区格鲁派寺院和信徒中,拉香根活佛也有着很高的宗教威望。

据《拉甘丹朵阿西珠培杰林史略》(藏)中记载:一世拉香根活佛丹玛•堪钦云丹巴,据说是宗喀巴大师弟子中弘扬佛法有功弟子之一。公元1419年,丹玛•堪钦云丹巴从卫藏学成返回玉树,在玉树拉布地方创建了格鲁派寺院。当丹玛•堪钦云丹巴圆寂后,寺院开始寻找灵童并确立了拉香根活佛转世系统。到目前为止,拉香根活佛已转世为十五辈活佛,其中十二世旺钦•杰然朵杰活佛最有名。根据《玉树州志》中记载:“后来,他又得到西藏地方政权及三大寺院的认可,并赐予“坚贡”(即救世主)称号”[27],该书中还说“第十三世嘉永罗松嘉措被说成为‘香根第二代’,从而可以推断出,十二世旺钦杰然朵杰开始该转世系统被尊称为“香根”活佛[28]。十二世旺钦•杰然朵杰曾到拉萨深造,并获得了很高的宗教造诣。当时,他先后拜热振活佛、东阔嘉哇甲措和嘉央西巴等为师。与此同时,十二世旺钦•杰然朵杰曾被清朝皇帝邀请到中原内地,并获得过皇帝赐予的镶有金龙的印章以及檀香和玉制的贵重礼品。

玉树四大“香根”活佛

玉树位于西藏、安多和康巴三地的交界地带,它既与拉萨的那曲和昌都接壤,又与安多的果洛和康区的甘孜石渠交界。因此,玉树有着特殊的政教地位和教派文化。在解放前夕,玉树二十五族的行政管辖隶属于西宁府,但玉树的语言、习俗和宗教等方面则有着浓厚的康巴色彩。而且,玉树格鲁派寺院与西藏三大寺联系密切。正因为玉树政教形态具有特殊的交错性和复杂性,它的宗教文化和教派活佛显得极其独特,而活佛独特性则间接地反映到了活佛的称谓上。在玉树地区,流传着玉树“四大香根活佛”的说法。据说,玉树“香根”活佛的称谓,与西藏噶厦地方政府有着间接的关系。据《玉树州志》记载:“他又得到西藏地方政权及三大寺院的认可,并赐予‘坚贡’①(意即救世主)称号。是玉树藏区被赐封的‘四大坚贡’之一(其他三大坚贡为禅古寺的禅来坚贡、龙喜寺的木萨坚贡和让娘寺的茸塔坚贡)。”[30]同时,在玉树寺院和活佛调查基础上完成的《甘青藏传佛教寺院》中,虽记录了玉树香根活佛的说法和玉树香根活佛的简历。但是,很遗憾的是没有提供任何具有文献价值的历史记载依据[31]。

笔者在玉树地区访问时,采访了关于玉树香根活佛的来龙去脉以及玉树香根活佛与西藏噶厦地方政府关联的说法依据。但是,除了民间流传的说法以外,没有采访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依据玉树地区流传的“四大香根活佛”。

(一)木萨香根活佛的转世系统

木萨香根活佛是“拉秀龙西噶顶曲科林”的寺主活佛。据说高僧让西蚌格玛创建了“拉秀龙西噶顶曲科林”寺,他圆寂后寻访灵童并确立了木萨活佛转世系统。在玉树地区的格鲁派活佛中,木萨香根活佛的地位仅次于拉香根活佛。一世木萨活佛本身来自昌都,据说昌都江智威活佛派遣他到玉树龙西地方传教,后来不幸圆寂在玉树龙西地方。降巴•洛周丹贝尼玛圆寂后,他的弟子经寻访灵童建立了木萨活佛转世系统,到目前为止,木萨已转世了四辈活佛。木萨香根活佛与玉树地区其他香根活佛一样,据说与噶厦地方政府有某种关联。或者说,木萨香根活佛就是噶厦地方政府承认的玉树四大香根活佛之一。一世转世活佛被尊称为“香根葛勒仁波切”,公元1776年出生于昌都地方,据班禅额德尼巴丹益西、甲热活佛阿旺赤列巴桑布和第十任甘丹赤哇等预言他是活佛。一世木萨香根活佛对龙西寺的建设贡献最大,而且,后来他成为非常有名的瑜伽师,公元1825年圆寂在龙西寺。二世木萨香根活佛是非常著名的佛学家,因长寿人们称他为“木萨古葛玛(即木萨老者)”。三世木萨香根活佛前往拉萨哲蚌寺深造,获得了哲蚌措钦活佛的地位和称号。四世木萨香根活佛,在龙西寺创办了《入菩萨行》学经班,自己亲自担任菩萨行堪布,公元1957年在玉树龙西寺圆寂。在目前整理出版的玉树历史文献中,并未找到关于木萨活佛被尊称为“香根”的任何文献资料。但是,七世达赖喇嘛格桑嘉措执政时期,龙西寺曾向达赖喇嘛提出过把原来的直贡教派改为格鲁派的请求。当时,七世达赖喇嘛不仅准许该寺改教派,而且向寺院赐予了新的寺名“拉秀龙喜嘎顶群科林”[32]。但据《玉树县寺院历史》记载“,八世达赖喇嘛降巴嘉措时期,赐予了新寺名‘甘丹曲廓林’和‘嘎修尼吾玛即阳光文’的文告。”因此,木萨活佛转世系统被尊称为“香根”活佛,与七世达赖喇嘛或者八世达赖喇嘛有必然的关联,但仍需研究。

(二)察列香根活佛转世系统

察列香根活佛是玉树地区察古寺的寺主活佛。在藏区,几乎所有的香根活佛均属于格鲁派,惟独该活佛转世系统属噶玛噶举派。据《玉树州志》记载:“察列香根活佛也是西藏噶厦政府册封的玉树地区坚贡活佛之一,尤其是察列坚贡活佛出行时,具有特殊的仪仗礼遇[33]。笔者在玉树采访学者和高僧大德时,常问噶厦政府为什么要向玉树活佛赐予“香根”尊号,但他们谁都无法回答该问题,而且又没有任何文献依据。但是,他们都听说过玉树香根活佛与西藏噶厦地方政府有某种关联的说法。正因如此,当代撰写的关于玉树方面的书籍中,都提到玉树香根活佛与西藏噶厦地方政府有关联的说法,但没有任何一本有关介绍玉树的书籍中引用了有价值的文献依据,而察列香根活佛也不例外。从察古寺的历史发展来看,察古寺并不是察列香根活佛创建的。据说,察列香根活佛的转世原型是莎东肖嘎大师,在十二世纪前叶,莎东肖嘎大师是达波拉杰的三大弟子之一[34]。到四世察列香根活佛时期,在建筑规模和佛像佛经等方面察古寺取得了很大发展。从此,察列香根活佛就登上了察古寺的寺主活佛宝座。

(三)茸塔香根活佛转世系统

茸塔香根活佛是让娘寺的寺主活佛。据说,“让娘彭措提钦林”原本是直贡噶举派,由直贡噶举创始者仁钦贝的弟子康觉多杰宁布创建,距今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但到三世达赖喇嘛索南嘉措时期,由直贡噶举改宗为格鲁教派。一世茸塔香根活佛是玉树茸塔家族的后裔,因而该转世系统的佛号就是家族的族名。一世茸塔香根活佛圆寂后,开始寻访灵童并确立了茸塔活佛转世系统,到目前为止,茸塔活佛已转世为八辈活佛。其中,五世、六世和七世茸塔香根活佛都得到过达赖喇嘛和班禅额尔德尼的认可。按照传统惯例,从五世茸塔香根活佛以后,几乎所有茸塔活佛须要到拉萨深造。据说几位茸塔活佛在拉萨深造时,他们先后拜西藏近代非常重要的活佛和高僧为师。但是,几辈茸塔活佛开始被尊称为“香根”活佛,到目前为至,还无从考证。因为,没有看到任何历史文献资料的记载。在玉树地区,除了四大香根活佛以外,玉树结古寺还有旺布香根活佛。据说,“20世纪初期,才开始确立旺布香根活佛的转世系统,到目前为至,旺布香根活佛只转了第二世”[35],也就是说确立旺布香根转世活佛开始,到目前为止只经历了两代人。但是,在《玉树县寺院历史》中说,“旺布香根共转世到了十一辈活佛,分别为阿旺贡嘎曲扎、嘉央土登旺秋、秋哲仁钦曲迥、阿旺强巴曲达、秋哲贡嘎曲扎、旺布格鲁丹达、嘉央土登旺布和阿旺土登曲吉尼玛扎巴等”[36]。实际上,结古寺是玉树地区乃至康区最大的萨迦寺院。按照萨迦派传统惯例,萨迦祖寺派一名萨迦喇嘛到结古寺协助管理。20世纪初,当萨迦祖寺派来的萨迦喇嘛圆寂后,结古寺开始寻找转世灵童并确立了旺布活佛转世系统。因此,按时间推测,旺布香根活佛的转世历史不会很长。

朵麦(即安多)地区的香根活佛

所谓传统的朵麦,是指今日所说的安多地区。安多地区地缘特殊,在藏传佛教教派派系方面有着浓厚的地方特色。但是,从“香根”称号角度来讲,安多地区并不像康区那样,具有众多的被尊称为“香根”的活佛。笔者在安多地区调查时,“夏嘎丹嘉措(简称夏日仓)”活佛转世,应该属安多地区公认的“香根”活佛,他们往往把夏日仓活佛尊称为“即热贡香根”,而部分甘南地区把拉卜楞寺的嘉木样活佛尊称为“香根仓”。但是,笔者采访与嘉木样活佛有关联的信徒和学者时,他们普遍认为嘉木样活佛是甘南地区最大的活佛,所以当地信徒把嘉木样活佛尊称为“香根仓”。其实,嘉木样活佛转世系统的佛号为“根钦仓”。除此而外,有些学者认为在安多地区还有名气不大的几位“香根”活佛,但笔者始终没有找到这几位香根活佛的任何信息。

(一)热贡香根活佛转世系统

热贡香根活佛是黄南隆务寺的寺主活佛。一般,该活佛转世系统称为“夏嘎丹嘉措”,或者简称“夏日仓”活佛,甚至被尊称为“热贡香根”。实际上,在安多黄南地区隆务寺属于格鲁派最大的寺院。所以,热贡香根活佛在黄南地区有着很高的政教地位和宗教威望。一世热贡香根活佛出生于热贡地方,后来前往拉萨甘丹寺求学深造,他在噶丹赤巴达龙扎巴跟前受比丘戒,并赐法名为“噶丹嘉措”。在甘丹寺学经期间,他曾取得了很高的宗教造诣,而且他在拉萨有很大名气。到了晚年,他回到自己家乡讲经说法,并且,把原属于萨迦派的隆务寺改宗为格鲁派。夏噶丹嘉措圆寂后,隆务寺开始寻访转世灵童并确立了活佛转世系统,到目前为止,夏嘎丹嘉措转世系统已转世为七辈活佛。其中,七世活佛曾担任过黄南藏族自治州的州长[37]。但是,笔者始终未能找到噶丹嘉措为什么被赐予“香根”尊号的历史依据,但据《隆务寺志》(藏)介绍:“观世音八自在救主,雪域佛缘嘎丹嘉措寺,化身殊胜功德自在满,圣地精通佛法博名振。”说明夏嘎丹嘉措是观世音菩萨的化身。因此,夏嘎丹嘉措被尊称为“香根”活佛,似乎与观世音菩萨化身有一定的关系。从《夏嘎丹嘉措传记》(藏)记载来看,二世活佛以后则频繁出现“香根”尊称,比如说“香根嘎丹嘉措”和“香根塘切钦巴”以及“香根秋”等。而在《隆务寺志》(藏)中对夏嘎丹嘉措转世系统,自始至终以“香根”活佛来称呼,“印度重要释祖佛像是六世香根罗桑嘎丹巴坚参从卫藏请来的……二世香根活佛从噶当古佛像中请来的噶当古佛塔最重要”等[38]

(二)嘉木样香根活佛转世系统

嘉木样香根活佛是拉卜楞寺的寺主活佛,而且创建了拉卜愣寺。在安多地区,拉卜楞寺属于格鲁派最大的寺院,据说拉卜楞寺所属子寺就有180座。正因如此,在安多地区嘉木样活佛具有很高的政教地位和宗教权威。甚至在拉萨哲蚌寺郭莽扎仓,嘉木样活佛有着特殊的宗教地位。一世嘉木样活佛出生于甘南,后来他前往拉萨哲蚌寺深造。在哲蚌寺学经时,他获得了很高的宗教造诣,并创建了哲蚌郭莽扎仓,自己亲自担任第一任哲蚌郭莽的堪布。到了晚年,他返回家乡创建了拉卜楞寺。二世活佛开始正式确立了嘉木样活佛的转世系统,当时活佛转世系统的佛号为“根钦嘉木样西巴”(简称“嘉木样”)。据说,该转世系统的佛号源自于达赖喇嘛和第司•桑杰嘉措的赞语[40]。拉卜楞寺附近的信徒往往把嘉木样活佛尊称为“香根仓”。据《东嘎藏学辞典》记载:“在《朵麦宗教源流》中记有‘即香根巴玛’,是指二世嘉央西巴贡秋晋美旺布。”[41]因此,二世嘉央西巴贡秋晋美旺布曾被尊称为“香根巴玛”,说明嘉木样活佛被尊称为“香根”活佛有历史依据。从此以后,对朵麦南部的历辈嘉央西巴转世系统被尊称为“香根”活佛。同时,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出版的《拉卜愣寺志》(藏)中,介绍作者阿芒班智达时对嘉木样尊称为“香根”活佛。书中说:“香秋晋美旺布认定为罗桑丹周的转世灵童,六岁时举行坐床典礼,并在香根活佛跟前受戒,取法名为贡秋坚参。”[42]

但是,拉卜愣寺的信徒未必了解关于嘉木样活佛转世系统被尊称为“香根”的历史依据。六、归纳和总结综上所述,“香根”两字本意是“救世主”,藏族民间信徒往往用“香根”两字来尊称自己家乡有威望的活佛。但同时,“香根”两字与观世音菩萨和达赖喇嘛转世有某种关联。因此,不同的“香根”活佛有着不同的历史背景和信仰内涵。在藏区,几乎所有的“香根”活佛都有着特殊的宗教地位和宗教威望,甚至有些“香根”活佛有着特殊的历史故事。正因如此,藏区所有的活佛则不能随意捧为“香根”活佛,而要尊重“香根”称谓的历史意义和内在规律。

1.达赖喇嘛转世系统被尊称为“贡萨香根”活佛,它与其他活佛的“香根”尊称不能相提并论,因为达赖喇嘛转世系统被尊称为“贡萨香根”,从藏传佛教活佛权威角度来讲,其在政教层面代表着至高权威。而且,与达赖喇嘛相关的都要冠以“香根”两字。比如说,噶厦政府公文中把达赖喇嘛尊称为“香根布(即救主俯),达赖喇嘛的寝室、供养室和膳食官都要冠“香根”两字。与此同时,在西藏,在位的摄政活佛也往往被尊称为“香根”活佛,“‘香根嘉色’,是尊称原西藏地方政府的达赖喇嘛和摄政活佛”[43]。

2.在藏区各地方活佛中,具有权威地位和特殊威望的活佛往往被尊称为“香根”活佛,这些活佛在本寺不仅扮演着寺主活佛的角色,而且在拉萨三大寺有着“措钦活佛”的地位。比如说甘肃拉卜楞寺的嘉木样活佛是哲蚌寺措钦活佛、玉树拉香根活佛是色拉寺措钦活佛、黄南热贡香根活佛是甘丹措钦活佛、昌都察雅香根活佛是色拉寺措钦活佛、甘孜孔萨香根活佛是哲蚌寺措钦活佛、甘孜理塘香根活佛是哲蚌寺措钦活佛等等。

3.有些“香根”活佛与达赖喇嘛转世灵童有着密切关联,本来被选为达赖喇嘛转世灵童的候选人,但在金瓶掣签时落选,落选灵童往往认定为其他转世活佛。“格鲁派上层四世班禅和曾任甘丹赤巴的官却群培等人立即进行寻访四世达赖喇嘛转世的工作,当时找了三个儿童为候选人,由四世班禅等人在热振寺文殊菩萨像前设糌粑丸子抽选,结果选中阿旺洛桑嘉措。这可以说是格鲁派中采取神断的方式从几个候选儿童中确定达赖喇嘛转世的首例。当时的三个候选儿童中,落选的两人后来也被认定为其他活佛的转世”[44],而且,认定其他活佛转世后赐予“香根”等不同封号。从此以后,该转世系统把香根作为转世系统的佛号,比如说甘孜孔萨香根活佛和理塘香根活佛都属此类。另外,据说在玉树地区有四大香根活佛与噶厦地方政府或者拉萨三大寺有某种关联。

4.在香根活佛中,几乎都属于格鲁派的转世活佛,比如说察雅香根活佛、孔萨香根活佛、理塘香根活佛、拉香根活佛、木里香根活佛、热贡香根活佛、嘉木样香根活佛等。只在玉树地区,有二位香根活佛属于其他教派,即噶举派和萨迦派,比如说察古寺的察列香根活佛是噶玛噶举,而结古寺的旺布香根活佛是萨迦派。

5.普通的“香根”活佛在各自的寺院和不同的地区具有很高的政教地位和宗教威望。但是,从整个藏区活佛的等级角度来讲,有些香根活佛并没有特殊的地位,比如玉树的木萨香根活佛和玉树的茸塔香根活佛等。(本文作者:嘎·达哇才仁 单位: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宗教研究所)

藏区的香根活佛研究责任编辑:陈老师    阅读:人次
佛教文化论文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