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企业文化 >> 大学文化论文 >> 正文

文化品格与大学文化建设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一、林纾的人格魅力与文化品格

(一)“畏天循分”、忠义侠胆的人格正气与魅力林纾一生检身制行,坚持高厉之节;廉洁黜骄,淡泊明志;粗衣饱食,心滋以为足,浩然之气存焉,这是林纾的人格魅力。林纾的祖母曾以“汝能谨愿如若祖父,畏天而循分,足矣”(《先大母陈太孺人事略》)教导他,而他也谨记在心。“畏天循分”“终身畏”“不为伪”,成为林纾的生活准则。在《畏庐记》一文中,林纾自述一生行事的准则,即“深知所畏而几于无畏,事不在变而在常,用不在气而在志”。其最可畏者,在于“重名美利”,林纾认为,“据非其有而获重名美利,乡党誉之、朋友信之,复过不自闻而竟蹈于败”[2]43,是最可悲者。他在《畏庐记》最后说:“余行年四十,检身制行,不足自立。出观乡党朋友之间,间有誉而信者,吾亦甚畏其沦而为伪也。因筑室于龙潭浩然堂之侧,颜曰‘畏庐’,并记以存之。庶几能终身畏,或终身不为伪矣。”检身制行,不要“沦而为伪”,时时警醒自己,林纾一生都是如此。可以说,“深知所畏而几于无畏,事不在变而在常,用不在气而在志”;“畏天循分”“终身畏”“不为伪”,这些,是林纾的行事准则,也是林纾的人格标志。林纾虽不做官,但对于官场有清醒的认识。在《析廉》一文中,他说:“廉者,居官之一事,非能廉遂足尽官。”当官应当廉洁,但仅仅廉洁并非就能做官。“一日当官,忧君国之忧,不忧其身家之忧,宁静淡泊,斯名真廉。”“贪财为贪,贪权贪势尤贪!”而当时的官场是贪权贪势,误国害民:“任气以右党,积偏以断国,督下以委过,劫上以迁权,行固以遂祸,挑敌以示武,朘民以佐欲,屏忠以文昏”,种种劣行,不一而足。这些贪官,是“劫君、绝民、覆国之廉,直豺狼耳!”他揭露“程要金”“梁不满”之类的贪官广纳赇贿、结党营私((《奸臣便捷》);讽刺孝廉方正的欺世盗名(《孝廉方正》),官场中人“一逢朱邸即低眉”的丑态(《画竹自题》);其批判的态度是非常坚决的。他要在浊世之中保持自己的正气与人格:“不妨浊世高标格,愈信风人富性情。”(《寄恨何梅生》)另一面,儿子做官,他告诫儿子应该平心静气,洞察民情、爱民亲民,谆谆教导说:“汝能心心爱国,心心爱民,即属行孝于我。”(《示儿书》)甚至认为“今日汝能抛薄宦,吾家分本是农夫。”不做官,回乡当个农夫也好。这些看法,在今天看来,仍然不失其积极意义。林纾反对劳民伤财的骄奢淫逸,趋炎附势者的蝇营狗苟;称颂的是忠肝义胆、铁骨铮铮的血性男儿。他拒绝袁世凯的征召,说:“任他砭骨寒威重,不到袁安卧榻边”(《题画三十首其十五》);他曾对前去说项的徐树铮说:“将吾头去,吾足不能履中华门也。”并嘲笑当时的一些趋炎附势者:“可怜眼底名士尽,那分遗臭与流芳!”1921年,林纾70寿辰,陈宝琛在为他所做的寿序中说:“洪宪称制,重其名,陷之以高等顾问,弗就;又以硕学通儒征,益拒之。”其《追忆》一诗,就是拒绝袁世凯征召之后所作。相反,林纾无情地揭露和嘲讽袁世凯的倒行逆施,《咏史八首(其六)》影射之:“邦昌篡孱宋,僭妄窃钟簴。”“入梦岂即真,出梦足发噱。妄意觊非分,终竟作公路。”袁世凯病亡之后,中国处于军阀混战之中,对此,林纾有着深深的忧虑。在《述变》一诗中,揭露的是军阀混战的乱像,以及军阀混战给百姓带来的痛苦,也表露了自己对于国家、时事的悲伤与失望。这些,体现了林纾忠义侠胆的人格正气,他在《题画诗》里写到:“绕屋松篁山气寒,开轩长日据床看。年来纵有征书及,却自廻翔惜羽翰。”松、竹刚正不阿、耿介孤傲的高洁形象,是他自己人格特质的写照。

(二)博爱深广的情感世界林纾是个情感丰富的人。他多年远离家乡,客居京津、沪杭等地,然而最不能忘怀的是乡情、亲情、友情。林纾常年在京城、杭州等地游学,但对家乡也一直不能忘怀:“遥想故园春半后,轻烟焙出女儿家。”(《题画诗卅首》)“儿孙长自他乡惯,未必清明便忆家。”(《近寒食偶成》)苍霞精舍后轩老屋,让他一往情深,在《苍霞精舍后轩记》中,他深情地回忆故居生活情景,与母亲妻子一起度日的琐事,从生活乐趣中缅怀亲人,犹忆及母亲、亡妻,日夜萦怀,深情缱绻,音吐凄梗,读之令人欷歔[8]。在《亡室刘孺人哀辞》对亡妻刘琼姿的怀念,《高氏妹哀辞》记兄妹手足离别,对亡妻、妹妹的哀思,其用情之真之深,都可令人扼腕。正如后人评述的,“拧出泪水的哀情却正是凭着平淡质朴的语言表现出来的。”林纾真诚待人,对友人、师长的感恩,对朋友的诚挚,都铭记心头且身体力行。两位亡友,王薇庵和高凤岐是林纾的至交。王薇庵与林纾为总角之交,王薇庵曾将自己的房子让出来给林纾当塾舍,二人遂成为挚友,生死之交。王薇庵亡故,林纾哭诉而祭奠他,写了情真意切的《告王薇庵文》。后来,王薇庵留下的一子一女,均由林纾抚养成人,并为其嫁娶婚配。高凤岐、高而谦、高凤谦兄弟三人与林纾是同乡挚友。宣统元年二月高凤岐在上海病故,林纾事后才知道,乍闻噩耗,他是“纳屣忘倒,南向哀号,胃脘交擣,俯视庭轩,仰对穹昊,忽忽若痫,莫知所可”。随即“呼儿治装,破晓上道”,拟赴上海祭奠。因妻子看他如此悲伤,怕他中途病倒,极力劝阻,乃未成行,但林纾深感内疚,责己“忘义徇私,我实老愦”,忆及往日情谊,“若漆投胶”,今日别离,虽作《祭高梧州文》以寄托哀思,然情何以堪!对“长乐三高”昆仲,林纾有极深的感情。三兄弟都早于林纾下世,林纾有多首诗作怀念他们。对同年李畲曾、座师宝廷,林纾都是感念深深。这些诗作,既怀念挚友先师,也感念世局的艰难,人才的夭折,可谓是恸中愈恸。林纾的情感世界,不仅有一己之亲情,还连接着平民百姓,他始终关心民瘼,同情百姓,忧民疾苦。1920年夏,闽江下游因海啸成水灾,林纾闻讯立即捐款救灾,并作《哀闽》长诗:“去年闽海啸,浊浪高于屋。草舍若渔舟,伏地受怒瀑。”“米价与珠并,灾黎较病笃。”大水无情,但官府无视灾情,不管百姓死活,更是令人气愤,所以诗中怒斥:“大水毒匪深,毒深在民牧。但能去壅蔽,尤为斯民福。”前已说到,《车过沧州》他看到“顺奉一带半成槁壤”,车站饥民景况悲惨,他甚至无心出游。其诗《灯草翁》,乃“伤贫民苦于税券”而作,他写“灯草翁,卖灯草,日得百钱养衰老。力疲脚惫行蹒跚,冬苦严寒春苦潦。百钱匀作两日餐,嗽声达晓焦肺肝。”而官府极其凶猛:“突来厮役猛于虎,清厘屋税归官府。”对此林纾大声责问:“闻官风节甚严正,奈何行此虐民政。”林纾的《闽中新乐府》诸诗,就是仿照白居易《新乐府》的意图与手法而作,充满了对百姓细民的同情,体现了深挚的人道情怀。如《谋生难》,是“伤无艺不足自活者”;《水无情》是“病溺女也”,即揭露对女婴的侵害;《小脚妇》是“伤缠足之害也”。《灶下叹》则反对虐婢。《闽中新乐府》关心社会下层人民,饱含爱国御辱激情,郑振铎盛赞其《闽中新乐府》,甚至称赞林纾“在康有为未上书之前,他却能有这种见解,可算是当时的一个先进的维新党”。当你深入林纾的情感世界去真正了解他,可以发现林纾是一个知道大爱、真爱的人。

(三)“木强多怒”、心系国家、民族的爱国情怀林纾的一生,充满着爱国激情。国家盛衰、民族存亡,是他一心所系。当年(1884)马江战败,他义愤填膺、捶胸大哭,曾和周长庚一起拦左宗棠的马告海防大臣张佩纶怯战误国。甲午战后,《马关条约》签订,林纾义愤难平,曾会同陈衍、高凤岐等人叩阙上书抗争。台湾割给日本,他更是痛心万分。后来他为周长庚作《周莘仲广文遗诗引》,说到“宿寇门庭,台湾今非我有矣”,仍是痛不自已。家事、国事的蹭蹬破败,导致了他“木强多怒”(《冷红生传》)的性格。在林纾的作品中,对大好河山落入人手、外来侵扰频繁、国势岌岌可危所表现的忧愤之情、用世报国之心,随处可鉴。鸦片流毒,他清醒地意识到阿堵物的祸国殃民。作《生髑髅》以“伤鸦片之流毒”,揭露鸦片荼毒社会所引起的严重后果。对于为国死义之士,他极力赞扬。甲午中日战争,中国惨败,但许多爱国将士却英勇奋战,血洒海疆。在《徐景颜传》《杨公墓志铭》中,他颂扬徐景颜、杨用霖等死义之士的英雄壮举,称颂他们的民族气节。后来在他翻译的日人言情小说《不如归》所作的“序”中,还用主要篇幅重提甲午战事,希望当局吸取教训,振作自强。并直抒胸臆:“纾年已老,报国无日,故日为叫旦之鸡,冀吾同胞警醒!”可见他忧国忧民的一腔“血诚”!法国小说《两儿童周游法国》,他翻译时改名为《爱国二童子传》,目的在于突出“爱国”二字。他在《黑奴吁天录跋》的最后说:“今当变政之始,而吾书适成,人人即蠲弃故纸,勤求新学,则吾书虽俚浅,亦足为振作志气,爱国保种之一助。”可见其翻译此书,乃出于“爱国保种”、变法图强的目的。在《夜中望岱》一诗中,想到北洋军阀不断出卖国家权益,面对大好河山,他发出了“莫教落人手,松石被胡腥”的呼喊。在《谢枚如先生赌棋山庄记》中,他对外来的侵略表示深深的忧虑:“今之为苻氏者,凶狡百倍于坚时。铁骑突过戈壁,止吾塞上,且已侵探腹地。中原虽完好,异于当日江南之被兵,而不测之忧殆有过之。”担心如此下去,会有亡国的危险。其游西湖,想到的是宋代赵氏子孙不思“复仇尽敌”,而是“溺情于富丽之地”“日逍遥于湖山之上,宸游数出,觞咏相属”“不能一力于国家之事”(《西湖诗序》),联系当时清廷的作为,在对历史的反思中,他提出了莫蹈宋人覆辙的警告。林纾的爱国情怀是深刻的,执着的。甲午战败后,林纾痛感中国“国势颓弱,兵权利权悉落敌手,将来大有波兰印度之惧”(《上谢枚如师(一)》),《闽中新乐府》的第一首诗《国仇》,集中表现了他的心情。“国仇国仇在何方?英俄德法偕东洋”。诗中历数列强侵辱瓜分中国的事实,痛惜清廷的腐败,“欧洲尅日兵皆动,我华犹把文章重”,简直令人难以置信。所以他要做“叫旦鸡”,唤醒国人。“激士气”“无忘国仇”,激发同胞振作志气、奋力抗争、抵御外侮,“我念国仇泣成血,敢有妄言天地灭”。其诚可鉴日月。

二、弘扬林纾的文化品格与大学文化建设

诚如开篇所述,自创办“苍霞精舍”之后,林纾一生大部分时间在各类学校任教,先后执教于杭州东城讲舍、京师大学堂、励志书院、孔教大学等学校,还编写了大量的大学教材。林纾与大学教育有密切的关系,称他是一位教育家,也是名副其实的。大学文化建设的一个重要方面,是如何挖掘和总结自身固有的文化传统,只要有足够深长历史渊源和办学历史的大学,首先应该挖掘自身的优秀文化传统,并对之发扬光大。以福建工程学院为例,一所大学拥有像林纾这样著名的文化人的遗产,是非常难得的。具体到林纾这么一个个案来说,应该注意以下两个问题。

(一)如何认识和挖掘林纾的文化遗产与人格魅力、文化品格习近平总书记提出“要对传统文化进行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对中华传统文化是这样,具体到一所大学的文化建设,也应该对其所持有的传统文化进行创造性的转化和发展。大学文化建设,唯有将历史作为致远之源,大学的特色文化建设才能根深叶茂。“要对传统文化进行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首先要对自身优秀传统文化有清晰认识,要根据自身学校的历史特点,集中力量,自觉担当抢救、整理、研究与传播传统文化的重任,扬其精华,弃其糟粕,在特定领域创造出新的文化研究成果,为推动符合时代要求的当代文化繁荣发展做出贡献,从而使学校发展与区域社会发展形成文化上的紧密联系。林纾及其同仁创办了“苍霞精舍”。“‘苍霞精舍’作为福州第一所兼习中西文化科学知识的新式学堂,既是福州乃至福建教育现代化的滥觞,也是福建工程学院的肇始与源头。林纾,由此被确立为‘苍霞精舍’之后绵延百年各阶段学校的‘校主’之地位。林纾的文化品格与文化遗产、他与福建工程学院的历史渊源,是福建工程学院建设特色文化的宝贵资源,将成为福建工程学院独立品格的重要组成部分。一方面,对林纾的文化品格的再认识,是学校坚持立足区域、特色办学的重要组成,对于福建工程学院在新的历史阶段提升文化软实力和社会影响力具有积极作用;另一方面,林纾文化对学科发展的滋养、渗透,有助于彰显人文学科特色,挖掘学科专业的文化内涵,对于推动校园文化建设和特色学科发展具有不可替代的学术价值与现实意义。”林纾的文化遗产,既是近代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也是颇具特色的闽都文化的组成部分,当然也是福建工程学院文化积淀的宝贵遗产和鲜明特色。研究近现代文学与文化,绕不开林纾。林纾生平交游甚广,与蔡元培、胡适、鲁迅、陈独秀、康有为、梁启超等新旧人物皆有往来,是商务印书馆早期最重要的作者之一,众多现当代名家受到林译小说和林纾古文的影响。他还与严复、陈璧、陈宝琛、谢章铤、林旭等闽籍名士过从甚密,其学术活动和据此建立的文化圈成为近代福州文化的独特现象。因此,无论林纾在中国近代化、现代化进程中的历史作用,还是他个人的学术思想、学识品格,都还有许多极具研究价值的领域,有的尚未开拓。研究林纾,不但是弘扬林纾精神以用于大学文化建设,同时也是对近现代文化精神的继承与弘扬。

(二)如何弘扬林纾的文化品格与文化遗产,为建设当代大学文化服务习近平总书记还指出:对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就是要按照时代特点和要求,对那些至今仍有借鉴价值的内涵和陈旧的表现形式加以改造,赋予其新的时代内涵和现代表现形式,激活其生命力。创新性发展,就是要按照时代的新进步新进展,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内涵加以补充、拓展、完善,增强其影响力和感召力”。中华文化是我们民族的“根”和“魂”。“中华文明绵延数千年,有其独特的价值体系。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已经成为中华民族的基因,植根在中国人内心,潜移默化影响着中国人的思想方式和行为方式。”[13]林纾身上的人格正气和爱国情怀,秉承了中华传统文化的特质,折射出中华传统文化人的优秀品质。林纾“既是学问之师,又是品行之师”。应该说,林纾的人格气质与文化品格,是复杂的,多面的。他也不免有彷徨,有落伍之举,任何历史人物都有其局限性。但是,林纾并非一生“反动”,就是在晚年也并非全面“反动”。就第一部分我们总结出来的林纾的四个方面的人格魅力与文化品格,纵观林纾的一生,其人格气质与主流品格是积极的,向上的,是值得继承和弘扬的。“我们拨开‘唯政治’的帷幕,对林纾的复杂人生进行进一步认识与理解,对林纾的心灵世界进行进一步解读与诠释,就可以发现:林纾一生,心系民族、儆醒社会,耕耘学问、争理卫道,教书育人、奖掖后进,畏天循分、忠义侠胆。他有开风气之先的勇气,也有即便‘守旧’并不失人格的豪气,不依附权贵,不凭据世态。他是一个敢于担当的文化人。其为人、为教师、为学,令人景仰。”他的心系民族、儆醒社会的心灵世界,担当精神,足以为当代学子修身正德的榜样;他的“畏天循分”、忠义侠胆的人格正气,在今天道德滑坡、物欲横流的社会,足以让人们儆醒;他的深广博爱的人道情怀,可以教育后人应该如何培育自己的亲情、友情、乡情,知道感恩;而他炽热的爱国情怀,更是今天培育爱国主义情操的一个生动的样本。作为一名教师,林纾怀着强国理想在教学,带着真挚感情在教学。林纾对学生之挚爱与厚望之切常常在课堂上表露无遗,其心可鉴,其情可感,堪称师表,当令人敬仰,深值弘扬。大学特色文化建设既是对传统文化积淀的坚守,吸收优秀的文化遗产,更要转化成为新时期大学文化内涵建设的提升。这是认识和弘扬林纾文化遗产的目的。

三、结语

福建工程学院弘扬林纾文化品格的指导思想,就是突出林纾品质中的正能量,把林纾的心系民族、警醒社会的心灵世界、“畏天循分”、忠义侠胆的人格正气、关心民瘼同情百姓、忧民疾苦的朴素情感、执着的爱国情怀、报国之心,结合新形势的特点,用于学校的思想品德教育。“以人格魅力引导学生心灵,以学术造诣开启学生的智慧之门。”

在具体措施方面,一方面,学校成立专门机构,深入挖掘林纾的文化品格与精神特质,客观、公正地评介林纾,还原林纾在中国文学史、文化史、教育史上应有的历史地位。另一方面,学校还在全校营造浓厚的传统文化氛围,宣传林纾的文化精神,整理林纾全集,出版《林纾书画集》,选编林纾的优秀作品,编成《林纾读本》,并作为全校选修课教材进入课堂。这些具体措施,目的在于激活林纾文化品格之生命力,让全校师生感知林纾精神的存在;通过林纾精神世界及人格气质、情操情怀的展现,让全校师生领悟林纾的人格魅力;通过林纾人生经历及坚定信念的显现,让全校师生感受林纾的激励;通过林纾的文化内涵及当代启示的呈现,让全校师生内化林纾的文化精华,使林纾的道德文章、精神思想发扬光大。弘扬林纾的文化品格,对福建工程学院的大学文化建设是有益的,也是一种积极的尝试。

作者:吴仁华 郭丹 单位:福建工程学院 福建工程学院 人文学院

文化品格与大学文化建设责任编辑:杨雪    阅读: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