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888-7501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保险论文 >> 投资环境论文 >> 正文

健康服务业集群化发展的经验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摘要】

发展健康服务业是新时期医药卫生领域深化改革的重要内容之一,集群化发展是符合健康服务行业特点的发展模式。文章通过对美国、英国、德国、丹麦、瑞典、意大利、迪拜等国家健康服务业集群化发展的成功经验和失败教训进行归纳和总结,提出这些国家的经验在地址选择、核心服务、投资环境、集群特色、政府和中介组织作用、经济和服务平衡以及质量和创新七个方面对我国的启示。

【关键词】

健康服务业;国际经验;启示

1研究背景和意义

健康服务业以维护和促进人民群众身心健康为发展目标。2013年,《国务院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国发〔2013〕40号)明确提出要加快发展健康服务业的要求。现阶段我国健康服务业的发展大概可归纳为散在式发展和集群化发展两种模式。1990年,美国哈佛商学院波特教授在《国家竞争优势》一书中提出服务业具有明显的空间集聚特征,地理群聚现象对于生产力和创新能力的意义逐渐得到重视。随着新技术的快速发展以及服务业在各类行业中作用和地位的不断提升,一些大型城市逐渐出现了服务业的集聚[1]。Illeris和Philippe以及洪银兴指出,由于生产和消费在时间和空间上的不可分性,以及非物化、不可储存性等特点,服务业比工业具有更强的空间聚集效应,对区域经济增长的影响也较大[2-3];Dipasquale和Wheaton、阎小培和姚一民等通过对美国波士顿和中国广州市的服务业空间分布的考察,进一步证明了服务业具有较高的空间集聚的特性[4]。健康服务业是服务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与其他服务业一样具有空间聚集发展的特性。健康服务业的集群化运作将有利于区域内实现健康资源共享、提高资源使用效率。近年来,我国已经出现了个别发展集群化健康服务业的探索,例如,北京国际医疗服务区、上海国际医学园区和新虹桥国际医学园区等,目前这些集群基本处于筹划和建设阶段,更多健康服务业集群尚处于初步规划当中。事实上,国际上已经存在一些发展较为成熟的健康服务集群,学习和借鉴国外相关的案例和经验,有利于为国内相关行业的发展提供有益的经验,同时规避潜在的问题。

2健康服务业集群化发展的国际经验

在国际范围内,健康服务业集群化发展的典型案例主要集中在欧美等发达国家。在各国的实践过程中,既有运营成功的集群,也不乏运营失败的案例。

2.1成功的案例及经验

2.1.1在经济发达的都市圈选址在国家范围内,健康服务业集群的选址是最基础和重要的步骤。从国际上看,很多国家将健康服务业集群选择在经济发展水平较高的都市圈内。例如,在美国,3/4以上的现代生物产业资源集中在波士顿、旧金山、费城、纽约等9个都市圈,这些都市圈所拥有的医药企业数量、获得科研经费、风险投资水平以及相关商业活动都远高于其他地区[5]。再如,在英国,仅伦敦市的生命科学产业集群就形成了庞大的规模,囊括了多家大型制药公司、世界级研究机构、医院和医学院校、生命科学公司、生物医学工程公司、临床研究机构以及保健产业企业[6]。

2.1.2以医疗设施或科研院所为核心建设集群健康服务业集群化建设需要明确集群的核心或主体,在此基础上扩展与之相关的服务业链条。纵观国际上著名的医学集群,大多选择以医疗设施作为核心进行建设。例如,位于美国休斯顿的德克萨斯医疗中心(TheTexasMedicalCenter)以各类医疗设施群为建设核心,包括21家著名医院、6家儿科护理医院、8个专业护理设施、3所公共卫生机构、2所大学、3所医学院、6所护士学校、2所药学院、1所牙科学校、8家学术和研究机构以及13个支持机构(2012年)[7]。同样位于美国的匹兹堡大学医疗中心(UPMC)作为一家大规模综合型非盈利性医疗机构,将22家医院、400个定点门诊和医生办公室以及健康保险等相关机构联合在一起,形成了以医院为核心的集团化发展之路[8]。再如,位于英国伦敦的生命科学产业集群,主要依托牛津、剑桥两所世界著名的大学而产生。他们不仅为集群发展提供了科学技术和人才,促进了技术的转让和产业化,更通过品牌力量吸引了众多国内外的人才和资本[9]。

2.1.3提供宽松的投资发展环境投资环境主要是指优惠政策的增加以及限制政策的减少,宽松的投资发展环境能够有效促进健康服务业集群化发展。例如,美国波士顿医疗服务业依靠政府的研发税收减免政策促进了集群的创新和发展;英国的剑桥生物园依靠完善的投资体系和活跃的金融市场成为世界最尖端生物技术研发和成果转化的生物医药产业集群之一;迪拜健康城拥有自由贸易区优惠政策,可以实现100%免税、100%外国所有权、无公司税、无所得税、无关税、无限制的资本、贸易壁垒和配额、竞争定价、诊所租赁服务[7]。

2.1.4充分重视和利用教育资源随着科技转化速度的提升,产、学、研关系日益密切,教育资源已经成为健康服务集群发展的原动力。充分重视和利用教育资源对健康服务业管理或规划意义重大,国际上依靠教育资源提升健康服务业集群发展的做法较为普遍。例如,美国波士顿地区依靠丰富的教育科研资源,包括麻省理工学院、怀特希德生物医学研究所、哈佛大学、波士顿大学等世界著名学府,吸引和聚集了世界顶级的科研人才和企业,使波士顿成为著名的“医疗圣地”。再如,英国伦敦生命科学产业集群充分利用了剑桥大学和牛津大学两所著名高校以及英国医疗研究委员会(MRC)、巴布拉汉姆机构(BabrahamInstitute)和维康基金会(WellcomeTrust)等研究机构资源,成为伦敦生命科学产业集群发展和壮大的重要前提[9]。

2.1.5重视政府和中介组织的作用政府拥有规划和政策制定的权利,在任何产业的发展过程中都是决定性的影响因素。例如,美国的北卡莱罗纳、纽约等多个州和地区把发展生物技术产业集群作为重要的发展战略,有效地推动了这些地区相关产业集群的发展[10]。英国政府通过成立12个地区发展委员会帮助集群尖端生物技术研发,助力剑桥生物园的发展壮大[11]。而在德国,政府主张仅对在市场竞争中表现出色的健康服务集群进行支持,因此,更多的集群发展相对缓慢。行之有效的中介组织则能够在健康服务集群的发展中起到催化剂的作用。例如,休斯顿德克萨斯医疗中心就是由基金会发起的,丹麦—瑞典生物谷学会对生物谷的发展发挥了积极的推动作用,波士顿医疗生物产业集群的发展过程中,生物技术工业组织(BIO)以及马萨诸塞州生物技术委员会等中介机构在协调企业、政府和公共教育部门之间关系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12]。

2.1.6经济发展与社会服务实现双赢健康服务业具有产业和福利事业的双重属性,不同的发展思路将导致不同的侧重点。国际经验提示,很多健康服务业集群的发展最初都是起源于对健康服务的需求,而在发展过程中则逐渐过渡到对健康服务业两种属性的均衡发展。例如,美国休斯顿德克萨斯医疗中心最初建设的目的是服务于本地居民的医疗需求,在形成一定的集聚效应后形成产业集群,成为城市的重要经济支柱和就业支撑,而健康服务产业也是波士顿的第一支柱产业。再如,迪拜健康城提出的初始目的也是为中东地区居民提供高质量健康服务,同时强调健康服务业对城市的经济贡献。国际上健康服务业集群化发展的成功经验主要有:在经济发达的都市圈选址,包括美国波士顿、旧金山、费城、纽约都市圈的现代生物产业和英国伦敦市生命科学产业集群都是如此;以医疗设施或科研院所为核心,包括美国休斯顿德克萨斯医疗中心、匹兹堡大学医疗中心和英国伦敦生命科学产业集群;宽松的投资发展环境,包括美国波士顿医疗服务业集群、英国剑桥生物园和迪拜健康城;重视和利用教育资源,包括美国波士顿医疗圣地;重视政府作用,包括美国北卡莱罗纳、纽约等地生物技术产业集群和英国剑桥生物园;重视中介组织的作用,包括丹麦—瑞典生物谷学会、美国休斯顿德克萨斯医疗中心基金会、波士顿生物技术工业组织、马萨诸塞州生物技术委员会;经济发展与社会服务双赢,包括美国休斯顿德克萨斯医疗中心和迪拜健康城。

2.2失败的案例及教训意大利伦巴迪(Lombady)地区的生物医药集群是健康服务业集群化发展的失败案例。伦巴迪地区是意大利生命科学研发最为集中的地区,是化学和制药工业的主体所在,建立了若干科学集群来促进生物医药集群的形成和发展。此外,米兰是意大利主要的金融中心。伦巴迪地区在产业基础、研究力量、融资渠道等方面均具有良好的发展基础和优势,但最终该地区却未能成功建立生物医药产业集群。伦巴迪地区失败的原因及为其他国家和地区提供的教训主要包括以下几点。

2.2.1创新能力不足对于以生物科学为核心的发展集群,创新能力是保证集群发展的最关键要素。伦巴迪地区的创新性企业总量偏少,创新水平较低,技术链条不完整,对集群发展的促进作用非常有限。

2.2.2政府支持力度不够来自国家和当地政府的支持是健康服务业集群发展的重要保障,可以为集群开拓发展空间,拓展资金供给渠道,减少发展障碍。伦巴迪地区的基因研究虽然一度在世界上占据领先水平,但由于政府的忽视导致集群发展资金短缺,严重阻碍了集群的进一步发展。

2.2.3产、学、研联动程度偏低产、学、研的深度联合有助于人才的培养与利用以及研究成果的快速转化,对于健康服务业集群的发展至关重要。伦巴迪地区的产、学、研联系很弱,组织机构和制度方面存在明显缺陷,不利于适宜人才的培养和研究成果的转化,这更加加重了创新能力不足导致的种种问题。此外,德国大部分发展缓慢的健康服务集群也是国际上失败的案例,造成其失败的主要原因是政府支持力度不够。

3对我国健康服务业集群化发展的启示

从我国健康服务业近年来发展的总体情况来看,存在着企业数量多、规模偏小、创新能力不足、集中程度较低、服务质量欠佳、相关政策不完备等问题[13],这些问题与国际上其他国家发展健康服务业过程中遇到的问题有很多共同之处。本研究总结出国际健康服务业集群化发展经验对我国的启示,以期对卫生行政部门制定相关政策、规划以及相关企业制定发展战略有所裨益。

3.1选址注重经济发展水平因素的影响健康服务业覆盖面广、产业链长的特性对产业整体发展的规模提出了较高的要求。一般情况下,经济相对发达地区比欠发达地区具有更多种类、更大规模的健康服务产业基础,医药相关的高校、科研院所等较为密集,金融、投资体系相对完备,中介组织和机构相对发达,劳动力市场相对健全,用人机制也相对灵活,更加适合健康服务业的规模化、集群化发展。

3.2强化以医疗服务为核心的多元化发展从休斯顿德克萨斯医疗中心和迪拜健康城的发展经验可以看出,健康服务业集群提供的医疗服务是多层次、多元化的,既可以将高端服务作为特色,也可以侧重发展基础性健康服务。集群需要提供种类尽可能多的健康服务,以满足不同消费者的需求,保持规模效应,扩大影响力。但同时,也必须要有若干一流、有特色的健康服务,以保持集群的不可替代性。

3.3营造相对宽松的投资发展环境健康服务业发展具有投资规模大、周期长、风险高的特征,需要营造良好的投资环境以吸引国内外的资金参与建设。投资软环境是目前制约中国健康服务业发展的重要因素,因此,如何改善地方的投资环境,对发展健康服务业至关重要。

3.4注重医、教、研一体化和健康服务集群特色的培养发展应结合当地的地区特点和产业优势培养健康服务集群的特色。国际上大部分成功集群的建设都与大学、研究机构直接相关,并注重研发和技术转化。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医学教育和研究资源较为丰富,医药科学、生命科学、信息科学等也都在全国领先,建议其在集群建设时,强化与本地医学院校、研究机构、优势产业的联合互动,充分利用自身优势,形成每个健康服务业集群的特色。

3.5强化政府和中介组织的作用国际经验证明,在健康服务业集群形成过程中政府作用非常重要,特别是在建设初期,政府的引导可以大大提高产业集聚的发展速度和效率。但是政府的参与是有边界的,单纯依赖政府扶持形成的产业集群往往很难达到最优的资源配置。政府在推进健康服务业集群化发展过程中应严格限定政府职责范围,有所为有所不为,以营造正常氛围为主,为好的项目牵线搭桥,对部分前瞻性的科研项目予以扶持,但不干预市场,重视引导和培育集群自我发展能力,在市场竞争中形成集群核心竞争力。类似的,行为高效、组织有力的中介组织在健康服务业集群的发展过程中也将起到调节各企业关联、催化集群总体效率和产出的作用,我国应在这方面增加重视程度。

3.6强调经济增长与社会服务的平衡发展健康服务业具有社会事业和国民产业的双重属性,一直以来,我国相对偏向于将健康服务业尤其是医疗服务业作为社会事业来发展。随着经济形势和社会观念的转变,应在保障健康服务业社会事业属性的同时,强调其产业发展功能。事实上,随着健康服务业规模的扩大、相关产业链条的完善以及规模经济效应的显现,作为产业能够为企业自身带来更多经济利益的同时,也为社会提供更多就业机会,为居民带来更多健康改善的可能,这种良性循环正是健康服务业发展的目标。

3.7注重服务质量和创新能力,强化产、学、研联动发展服务质量是保证健康服务业长期、持续发展的基础性要素,而创新能力则是实现经济创新的核心要素,从国际经验来看,较为成功的健康服务业集群均高度重视服务质量和创新能力。产、学、研联动发展则应以企业为中心,发挥知名高校学科领军人物的积极作用,依托研究院所和企业技术中心的研发力量。在此基础上,辅以可执行性较强的支持性政策,将有力地促进健康服务业快速发展。

作者:何达 金春林 陈珉惺 方欣叶 杜丽侠 吴凌放 单位:上海市医学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 上海市卫生发展研究中心

健康服务业集群化发展的经验责任编辑:杨雪    阅读: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