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保险论文 >> 农村医疗保险论文 >> 正文

森林医疗花园景观设计与启示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摘要:介绍了森林医疗花园的起源和发展,论述其循证设计理念、健康本源论、环境心理学等相关基础理论和相关实验研究,并通过学习瑞典阿尔纳普医疗花园的成功经验,为天津蓟州区东井峪村落遗址进行森林医疗花园概念设计,希望学习和借鉴国外优秀实例的设计理念和实践经验,以促进我国森林医疗花园的发展.

关键词:森林医学;森林医疗花园;健康;压力;循证设计

如今,越来越多的疾病与压力有关,压力导致人类疾病谱的变化[1-2].长期处于压力状态对人体重要器官,包括心脏和血管有极大危害,动脉硬化、心肌梗塞和其他心血管疾病的患者数量因此不断增加.另外,许多内分泌失调和精神疾病与长期不正确的应激反应有关,如2型糖尿病、精神分裂症、抑郁症、倦怠和疲劳综合征.世界卫生组织(WHO)的统计数据表明压力已经成为日益严重的全球性问题,是过早死亡的危险因素[3].不健康的生活方式:久坐、少运动、饮食和睡眠不规律等,加重了心理压力.近几十年来的研究结果证明自然疗法可以增强人类健康[4],缓解压力,改善情绪,促进身心健康.

1森林医学与森林医疗花园

1.1森林医学

国际上把森林对人体的保健功能称作森林医学[5].日本在森林医学研究方面处于世界领先地位.1982年,日本学者创造了“Shinrin-yoku(进入森林大气或森林沐浴)”这一术语[6-7],可以将其解释为人与森林环境接触和吸收的过程,旨在改善个人的精神和身体状态.Shinrin-yoku被认为是森林赋予人类健康最广泛的活动.自1992年起,积累分析的大量科学实验数据得出:森林医疗能够使皮质醇水平、交感神经活动、血压、心率等生理参数降低,增强副交感神经活动和自然杀伤细胞活性,增加抗肿瘤、抗病毒感染的能力,提高机体免疫功能.压力状态可以通过森林医疗得到缓解[7].

1.2森林医疗花园医疗花园的作用

已逐渐被全世界了解和认同,花园中的阳光、空气、水、植物等积极因子,有益于改善人体机能[8].世界上第一个森林浴基地建在德国威利斯赫恩小镇,随后,日本建立了“医疗福祉型森林”、“疗养保养型森林”和“预防生活习惯病森林”三种健康森林模式[9-10].20世纪初,世界范围内对森林医疗花园的研究不断增加.2007年,国际森林研究组织联合会启动了人类与健康的新项目,目的是促进环境学、景观设计学、医学、心理学的跨学科交流.2012年,湖南林业森林康养中心建立,这是我国第一个森林康养基地.随后我国各地多次举行森林康养研究会,并成立森林康养研究中心[11].美国、瑞典、日本等发达国家已经建成多家森林医疗花园,如丹麦纳卡地亚森林医疗花园、瑞典阿尔纳普医疗花园和美国伊丽莎白及诺娜埃文斯医疗花园.

2相关基础理论

丹麦森林景观研究者UlrikaK.Stigsdotter提出参与自然环境的两种方式:主动参与和被动参与.主动参与自然的益处与美国环境行为学家RogerS.Ulrich的减压理论和美国环境心理学家Kaplan夫妇的注意力恢复理论相契合.Stigsdotter和瑞典农业科学大学教授PatrikGrahn构建的环境助益性三角模型连接了主动和被动参与,能更深入地理解患者的需求,为医疗花园的设计提供理论基础.

2.1健康本源学(salutogenesis)

1979年,美国裔以色列医学社会学家AaronAntonovsky向科学世界介绍了健康本源学[12],认为乐观、信念、勇气、坚持、社交等积极因素能改善健康状况.人们可以利用自然环境、物质生活、文化生活等条件,维持和增加健康.人生取向协调性(senseofcoherence)是健康本源论的基础模型,内在需求与行动目标一致,保持自身和谐感和生活的连贯性,人生取向一致性越高,越有能力创造健康[13].这与病因论(pathogenesis)有很大不同,病因论关注疾病的起因和如何预防并治疗疾病,健康本源学和病因论是对待疾病两种不同的方法.健康本源学提倡利用自然资源改善情绪,增加运动机会,促进身体和心理健康.

2.2注意力恢复理论(attentionrestorationtheory)

Kaplan夫妇1989年提出注意力恢复理论.信息时代,大量纷繁的资讯占据人们的生活,在处理资讯时,人们有限的注意力被不停干扰、中断,导致过度消耗心力脑力,应激性降低,处理能力降低,错误率增加,产生过度负荷的亚健康状态[14].人们处理信息时使用直接注意力(directedattention)和间接注意力(fascinationorinvoluntaryattention)两种方式[15],健康状况、自我心理调节与修复、认知状况影响一个人处理信息的能力,而能力与环境的要求达到平衡状态时,是最舒适、高质量的生活状态[16].这种平衡遭到破坏时,自然环境的补偿修复作用取代社会环境繁杂多变的失控状态,让人得以恢复.

2.3减压理论(stressreductiontheory)

Ulrich提出减压理论,认为当人处于压力状态下,会引发消极情绪,导致生理系统的短期变化和异常行为[17],但是压力状态下的人进入到自然元素丰富的环境时,能通过转移注意力的方式转移压力,从而恢复到初始情绪状态或产生更积极的情绪,带来相应机体的恢复.

2.4亲生命性假说(thebiophiliahypothesis)

生物学家E.O.Wilson退休前是美国哈佛大学教授,他于1984年提出亲生命性假说,认为人体的DNA中存在亲近和接触自然,并在自然中获得安全感的编码,这源于人类的起源和进化,在自然中栖息和生存,一旦脱离自然,进入钢筋水泥的构筑物,人类会感到压力.一些反对亲生命性假说的研究者认为人类对大自然的积极反应是一种习得反应(learnedresponsetheory),由文化传播和个人认知决定[18].

2.5环境助益性三角模型(triangleofsupportingenvironments)

Stigsdotter和Grahn提出心理力量、自然环境和社会互动关系的三角模型[19](见图1).人的心理力量越强大,对环境的敏感度越低,最易与社会展开互动.当一个人的心理力量持续偏低,感到很大压力时,安静私密的自然环境最适合缓解压力,待心理力量水平提高时,会逐渐减少对宁静安全的自然环境的依赖,过渡到情感参与甚至开始更外向的社会活动.这是由低幸福感向高幸福感过渡的过程.

3森林与健康的相关实验研究

3.1循证设计

目前,检验医疗花园最普遍的方法是使用后评估(post-occupationevaluation),其可以检验设计空间体验过程的有效性,设计目标是否实现,特性能否显现[21].罗杰•乌尔里希(RogerUlrich)指出,医疗景观设计正走向循证设计[22].循证设计起源于循证医学,采用健康本源学的视角[23],在学术研究上,循证设计基于严谨的科学证据,弥补了使用后评估的不足.在花园施工之前,进行实地观察、模拟实验和问卷调查和统计量分析,利用可视化技术,例如正电子发射断层扫描和功能性磁共振成像跟踪体验者大脑对康复环境的动态反应[18];利用数字技术创造虚拟环境,观察体验者的心理变化.在不断假设、实验、印证的过程中,能够降低不成功的可能性,提升工作效率,达到最佳的预期效果.

3.2相关实验研究

YukoTsunetsugu,BumJinPark等研究森林沐浴的日本学者在森林和城市选址,选择280名年轻男性城市居民为受试者(年龄21.7岁±1.5岁),在完整告知实验过程后,分别进入到森林环境和城市环境,经过短时间(15min)的观察和行走,分别记录各项实验数据,分析七项生理参数:皮质醇浓度、心率变异性、HF功率、交感神经活动、收缩血压、舒张血压和脉搏率,HF反应副交感神经活动,功率比(LF/HF)反应交感神经活动[24-25].自然环境对人的影响有个体差异性,每个人对环境的敏感度不同[26],所以对于个体的差异性还需要进一步研究.另一项测试自然杀伤细胞(NK)活性的实验[27-28]由日本卫生学与公共卫生学博士Q.LI和他的同伴共同完成.在受试者知情同意的情况下,选择12位37~55岁的健康男性,在三处森林地区经历了三天两夜的旅行.第一天下午,受试者在森林中散步2h,第二天,受试者分别在上午和下午各散步2h,在实验开始前、第二天和第三天对他们的血液进行取样,测定NK活性,测量外周血淋巴细胞(PBL)中NK、T细胞、颗粒溶素、穿孔素和表达颗粒酶的细胞比例.对森林环境中受试者生理效应的研究结果表明,与城市环境相比,森林环境可以降低皮质醇的浓度,降低脉搏率,降低血压,增加副交感神经活动和降低交感神经活动,有助于减轻压力,增强自然杀伤细胞活性,进而增强人体免疫功能.我国古代中医学就探知了森林对人体健康有益,20世纪初,森林与健康的研究热潮又回到中国.研究者们进行了森林与生理健康的相关实验研究,发现长时间在森林中游憩有以下好处:森林中相对较高的含氧量能够提高人的血氧含量和心肺负荷水平,改善心肺功能;森林覆盖率与空气中的负离子含量成正比,负离子与带正电的细菌(通常带正电)结合,使细菌产生结构改变或能量转移,导致细菌死亡[29];树木的叶片能有效拦截空气中的尘埃,避免尘埃中的有害物质伤害人体;森林密闭性高,能有效拦截紫外线,减少对皮肤的伤害;植物杀菌素(pythoncidere)又称芬多精,在植物体内的含量虽然很低,但是它具有相当高的活性,不仅能够杀菌抗癌,也可以增加人体神经系统的敏感程度[30];森林的绿色环境有助于缓解眼疲劳,森林环境与城市环境相比,植物对光的反射程度远远低于建筑,对视网膜疾病和白内障有助益疗效.同时,对森林和心理健康的研究还发现,在森林中的游憩时间、方式、森林季相景观、营造的景观效果等都与健康状况有关.

4实例研究

4.1阿尔纳普医疗花园(thehealinggardenatAlnarp)

阿尔纳普医疗花园(见图2)位于瑞典农业科学大学,其针对压力相关疾病的自然疗法处于国际领先地位,治疗结果同样令人印象深刻,患者的生理、心理状况得到极大程度的改善,67%的患者已准备好回到工作和学习的岗位上.阿尔纳普医疗花园占地约2hm2,园外东西侧栽植果树与周围环境隔离,园内被茂盛的乔灌木围合,自然区域森林景观效果突出.花园建设同样有四个目标:①为患有“倦怠疾病”的人提供不同的园艺治疗方案.②提供一个跨学科的研究计划,研究医疗花园如何为患者带来康复助益.③允许研究者对花园设计和疗法进行科学实验.④提供学生一个研究课题.所以花园的工作人员将分成两个团队:一个治疗团队,负责患者的康复治疗,团队中有景观设计师、职业医生、精神病专家、保健医师和环境心理学家;一个研究团队,跟踪治疗过程并评估花园设计,团队成员包括景观设计师、医学教育学家、物理治疗师和心理治疗师.丹麦纳卡地亚森林医疗花园多处借鉴了阿尔纳普医疗花园的设计,两者的区域功能类似[32].阿尔纳普有自然区、园艺疗法区和欢迎花园,分别提供了内向活动,情感参与活动和外向活动[33].

4.1.1自然区(thenaturearea)

自然区在阿尔纳普占地最大,分为森林区、树林区和被椭圆绿篱包围的草甸区.森林区物种丰富,空间密闭,野味十足.巨大的树冠围合成多种空间,访客会有进入另一个世界的感觉.森林区的起点在入口处,沿着西部边界向西北延伸,在北部面积扩大,北部转向南部宽度再次变窄,一条蜿蜒的散步道贯穿整个森林.树林区在花园的西北部,由乔木、灌木和草本植物组成,视线比森林区开阔,里面设计了池塘,水中反射着自然景色的倒影,为访客提供冥想空间.草甸(meadow)是瑞典田园风景的重要部分,这个词经常出现在诗歌和民歌中.椭圆形绿篱把自然野性的和人工规整的景观分割开,在草甸区,人们可以自由交流,组织各种形式的活动.

4.1.2园艺疗法区(cultivationareas)

园艺疗法区按种类分为四个种植房间,每个房间都与园艺疗法有关.第一个房间里的种植床形状规则,直排排列,对栽培管理要求不高.第二个房间专注于以合理的方式进行栽培并完善园艺活动,有不同高度的种植床和多样的植物材料,具有最佳的栽培条件,访客和研究者都可以测试不同类型的种植床的特点,方便残疾人等特殊人群使用.第三个房间提供传统的种植方法,主要种植蔬菜,还进行一部分草本植物种植.使用有机材料作为房间的墙壁和地板,这让内部空间友好而易于亲近.草地上的石板路连接每个种植床.第四个房间是森林种植园,它与传统种植的严格直线型种植明显不同,森林种植园实现了种植高大植物的可能性,创造丰富的空间和乐趣.森林种植园的目的是创造一个可持续的生态系统,它应该是生产性的,并且从长远来看几乎不需要维护管理.

4.1.3欢迎花园(thewelcominggarden)

欢迎花园是整个医疗花园最难设计的部分,它位于入口处,是游客进入的第一个花园.设计需要不对访客造成任何压力,同时,要求有趣和有吸引力.这个花园命名为欢迎花园,目的是让访客感到被欢迎,提升整个花园的安全感.设计师最终把欢迎花园分成两部分,一个是社会型,一个是感官型.社会型花园更靠近入口,有着开放的房间和休息座位,为访客之间的交流创造机会.感官型花园中的阳光和阴影被凸显出来,种植芳香植物和结有浆果的树木,再以滴水的形式制造有节奏的滴答水声.建设花园需要时间,植物生长也需要时间,即使医疗花园中选择快速生长的植物材料,也需要几年时间等待景观的生长.虽然如此,设计师还是认为有必要建立这个花园,因为阿尔纳普成为了实验室,尝试全面评估设计假设并测试不同治疗方案的治疗效果.拥有独特素质的花园展现的细微差别,有重要的研究意义.

4.2东井峪森林医疗花园景观概念设计

东井峪位于天津蓟州区北部综合休闲旅游山区,紧邻西井峪民俗摄影村,森林生态系统发达.村庄里的石砌民居在其他地方难得一见,山间植物繁茂、奇石林立,有着令人惊叹的原始风貌和自然景观.2016年7月,“废墟•重生”东井峪乡村改造国际景观设计竞赛由CBC(ChinaBuildingCentre)、渔阳镇政府和天津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共同发起,旨在研究人与自然的相互作用[34],通过景观修复和文化注入,重新盘活这处风景优美的人气圣地.现东井峪村落遗址是一片残垣断壁,几百年历史的顶瓦、檩木被拆下带走,留下无法运走的石头,完好的民房尚有六处,村内道路不够平整,仅适合步行通过,树木长势旺盛,无人管理,稍显凌乱.根据森林医疗花园空间分类的要求,在东井峪村落中选择了一处2hm2的场地,是天然的森林医疗花园建设用地.场地遗址拥有茂盛的森林景观、适宜园艺种植的平坦地带、废弃的水池和两处民房,且道路畅通,周围环境静谧.花园设计(见图3)借鉴了阿尔纳普医疗花园和丹麦纳卡地亚森林医疗花园的设计方法,园内各功能分区的边界全部由植物围合,有完整的生态系统,基本上不需要维护管理.按照患者的性格特点和不同治疗阶段的需求特点,把花园分成自然区、沉思区、园艺疗法区、草坪区和欢迎区五个区域.对东井峪森林医疗花园的景观设计研究,为了达到四个目的:①保护、修复当地的石屋建筑,保留原始村落的特色,继承并发扬当地的历史文化.②借医疗花园的建造,改善当地生态环境,保护自然过程.③营造丰富的空间,帮助人们恢复身体和心理的健康状态.④与西井峪民俗摄影村的旅游产业结合,为东井峪营造福利.

4.2.1自然区

自然区自花园入口沿主路向西南方向延伸,宽度逐渐变窄,围合了整个花园,丰富而成熟的植物景观形成密闭空间,使患者产生被庇护的感觉,增加安全感.自然区内设置了环形散步道,在路中间位置设计了一个中式观景亭,行走或静坐其中,如同沐浴在大森林中.东井峪盛产柿树和板栗,到了收获季节,采摘浆果也为人们增加了森林浴的乐趣.根据环境心理学和健康本源学,这一区域提供了让人释放压力,恢复注意力的自然疗法.

4.2.2沉思区

沉思区利用了原先破损的水池,上面架设沉水廊架,水中种植千屈菜、菖蒲、荷花等挺水植物,给人提供亲水空间和冥想空间.这个空间温馨宁静,亲切自然,可测试水池中观赏倒影的观赏范围,从而设计出散步道和座椅休息处的位置.叠水从低墙的顶部流入低处的水洼,结合水流通道的宽度、下降的高度和水洼深度,营造出舒缓动听的水声.

4.2.3园艺疗法区

此区域提供园艺活动的场地,与自然区相比,需要患者亲手施肥、种植、灌溉、去除杂草、收获等,有着更深的自然介入疗法,在此过程中,给患者提供了相互学习交流的机会,是情感参与与内向活动向主动参与与外向活动的过渡.利用当地的各式石材搭建种植床,增加了人们与植物接触的机会.种植的植物类型多样,有观赏植物、药用植物及蔬菜瓜果.在园艺疗法区有一个温室,适合冬季种植和休息交流,还有六个种植房间,提供室内种植.

4.2.4草坪区

草坪区提供了主动参与自由项目的场地,在视觉感觉上更加开敞,结束自然治疗后的患者,由于身体与情感上的压力已得到缓解和释放,置身于此区域时,不会因为空间的开敞而产生压力.中间部分是完全开敞的草坪,没有庇护的植物和建筑.这里不适合情绪状况差,认知能力低的患者活动.

4.2.5欢迎区

欢迎花园用房利用东井峪原有的特色石头建筑,通过修复加固使其重新回到人们的生活中,建筑内部分成两个空间,一个交流空间,一个展示空间.交流空间内布置座椅和景观小品,利用水声和植物芳香营造温馨亲切的环境.展示空间向患者和访客展示东井峪的人文特色和历史风俗,拉近人与场地的距离.

5结语

由压力引发疾病的患病人数不断增加,森林医疗花园能够对这类疾病起到预防和治疗作用,大大降低医疗成本[35].花园处在不停生长的过程中,有明显的时间、季节、气候变化,患者和访客依据偏好选择活动时间和活动内容,研究人员需要记录患者的健康效果(healthoutcome),即患者的健康状况和治疗进程的指标和量度[36].森林环境与治疗元素结合,维持、改善并恢复人体健康状况,研究人员需要评估花园景观元素在治疗过程中的助益效果.ClareCooperMarcus说:“尽管我们需要更多的研究,但不能等到所有研究都完成后再去思考如何设计[23].”我国在森林医疗领域处于起步阶段,需要更多创新而有意义的设计思考出现,以期改善人们的健康状况,增加生活的幸福感.

参考文献:

[1]宋丹,赵殿龙,郭政.从中西方文化的不同看中西医思维的区别[J].光明中医,2011,26(2):191-192.

[2]余谋昌.西医和中医:两种哲学和两种医学文化[J].郑州轻工业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2,13(3):7-12.

[5]南海龙,王小平,陈峻崎.日本森林疗法及启示[J].世界林业研究,2013,26(3):74-78.

作者:刘云思;杨传贵 单位:天津城建大学

森林医疗花园景观设计与启示责任编辑:张雨    阅读: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