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保险论文 >> 教育投资论文 >> 正文

医生教育投资回报的应用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摘要】

目的研究医生教育投资回报,为医生薪酬决策提供依据。方法选择江苏、安徽、陕西3省各5家三级综合医院开展问卷抽查,采用加入控制变量的Mincer模型估算各阶段医生教育投资回报。结果江苏、安徽、陕西医生教育投资回报率依次为10.5%、9.9%、9.1%;“大专及以下”“本科”“硕士”“博士”阶段医生教育投资回报率依次为7.1%、10.1%、11.9%、13.3%;“大专及以下”阶段,江苏、安徽、陕西医生教育投资回报率分别为3.4%、4.1%、4.3%,而“本科”“硕士”“博士”阶段,三省的医生教育投资回报率依次降低。结论我国医生教育投资对于提高收入水平具有正向作用,但随着受教育水平提高,教育回报的增长率反而越低,应建立科学合理的薪酬决定机制,提高医生的教育投资回报率水平。

【关键词】

Mincer模型;教育投资回报;应用研究教育投资回报其本质是教育对收入的作用,教育作为一种投资方式,其回报的高低反映了教育投资对收入分配的作用。医生培养周期长,在未进入劳动力市场之前,需要大量的人力资本投资。研究医生教育投资回报可以为如何增加收入、缩小差距提供依据。Mincer模型形式简洁,考虑到教育和工作经验这些具有生产力特征的要素在劳动力市场上的报酬,应用广泛。本文在Mincer模型的基础上研究医生教育投资回报,为医生薪酬决策提供依据。

1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本研究采取分层抽样,根据我国东、中、西部的划分,选择江苏省、安徽省、陕西省,每个省选择5家三级综合医院开展问卷调查。调查问卷涵盖了性别、文化程度、工作年限、职称、科室、工资收入等基本信息,其中工资收入为实际发放的工资,包括基本工资、绩效工资、津贴补贴等。共回收有效问卷2428份,其中江苏808份,安徽810份,陕西810份。

1.2方法本文采用Mincer模型来对医生教育投资回报率进行OLS计量估计。式(1)是根据教育和工作经验对工资收入的影响所建立的半线性对数等式,能够估算出它们在劳动力市场的报酬率。但医生收入水平的高低不仅仅受到教育和工作经验的影响,还会受到其他因素的影响,如职务、科室、个人能力等。另外,受传统封建思想的影响,男性获得教育的机会远远多于女性,并且在劳动力市场中存在的性别歧视,也就是说医生收入水平可能会受到性别因素的影响,仅通过式(1)可能“高估”了教育变量对工资收入的影响,产生非“一致性”的计量结果。为此,许多研究者通过加入一系列的控制变量来扩展标准的Mincer模型,期望能得到“无偏”而又“一致性”的估计结果。其中,X为一组可能影响工资收入进而影响教育投资回报率的控制变量,这些变量分别为性别、职称、科室、是否参加过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与工作后是否参加过培训等;λj即为第j个控制变量的回归系数。关键解释变量“受教育年限”实质上包含了不同的教育阶段,不同阶段上的教育投资回报率可能存在差异。为了分析不同阶段的教育投资回报率,本文根据教育阶段划分教育年数,由于医生教育水平较高,所以确定“大专及以下”“本科”“硕士”“博士”4个教育阶段,然后再根据教育阶段将受教育年数划分为4个变量。

1.3统计分析本研究使用Excel软件进行数据录入,建立数据库,使用Eviews8.0进行分析。

2结果

2.1总体的医生教育投资回报如表1所示,列(1)利用简单Mincer模型推算得出的医生教育投资回报率为12.9%,列(2)添加两个表示个人能力的控制变量后医生教育投资回报率下降为12.3%,列(3)进一步加入可能影响医生工资收入的科室、职称两个虚拟变量,男性的工资比女性显著地高5.9%,教育投资回报率进一步下降至11.5%,现实数据的拟合程度上升至0.51,表示这些变量对工资收入的影响是显著的。

2.2按地域划分的医生教育投资回报江苏省医生教育投资回报率最高,为10.5%;其次是安徽省,医生教育投资回报率为9.9%;陕西省医生教育投资回报率则最低,为9.1%。从性别控制变量的回归系数可知,江苏省、安徽省、陕西省男性的工资回报比女性分别高5.3%、4.3%、4.4%(见表2)。

2.3不同阶段医生教育投资回报将教育变量按教育程度进行分拆,逐渐添加控制变量,推算得出各阶段医生教育投资回报率,“大专及以下”阶段的教育回报率为7.1%,“本科”阶段的教育回报率为10.1%,“硕士”阶段的教育回报率为11.9%,“博士”阶段的教育回报率为13.3%。男性的工资比女性高5.6%(见表3)。

2.4按地域估算各阶段医生教育投资回报如表4所示,“大专及以下”阶段,江苏省、安徽省、陕西省的医生教育投资回报率分别为3.4%、4.1%与4.3%;“本科”阶段,三省的医生教育投资回报率分别为9.6%、8.9%与8.6%;“硕士”阶段,三省的医生教育投资回报率分别为11.6%、11.2%与10.9%;“博士”阶段,三省的医生教育投资回报率分别为14.1%、13.1%与12.6%。从性别控制变量的回归系数可知,江苏省、安徽省、陕西省男性的工资回报比女性分别高5.7%、4.1%、5.9%。

3讨论

根据美国劳工部统计数据,高中、大学、硕士学历的教育投资边际收益率分别为49.4%、80.0%和51.5%,即高中学历者比上一学历教育阶段(初中)平均收入高49.4%,大学本科学历者比上一学历教育阶段(高中)平均收入高80.0%,硕士学历者比上一学历教育阶段(本科)平均收入高51.5%。假设初中及以下的收益为1,则高中、大学、硕士阶段的收益系数分别为1.49、2.69、4.08。MontenegroCE等[1]通过对世界131个国家545个家庭抽样调查,测定了不同地区的教育投资回报,大学程度的教育投资回报平均值为13.8%;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高等教育投资回报值高达21.9%;世界范围的中学、大学教育投资回报率分别为6.9%、16.8%。张巍巍等根据2009年CHUIES数据估计了大学教育回报率为11.4%。

本文的估算结果显示,医生各教育阶段的投资回报明显,但低于上述研究结果,相比大学阶段还存在较大的差距。人力资本理论认为,多增加一年学校教育也就意味着推迟一年进入市场工作获取工资收入的时间。在社会实行统一退休年龄的条件下,意味着增加一年学校教育的人,其未来的收入挣得期也将相应减少一年,并且还要支付更多的直接成本[2]。因此,需要对接受教育者在未来的工资收入上予以补偿,进行了更多教育投资的人应拥有更高的年收入。所以,对于多进行教育投资的医生,应当获得更多的投资回报。从本文研究结果来看,大学阶段较前一受教育阶段的回报率增长3个百分点,硕士阶段较大学阶段增加1.8个百分点,博士阶段仅增加1.4个百分点。医生受教育水平越高,教育回报的增长率反而越低,这显然是不合理的,还需借鉴国外的经验,对多接受教育者在工资上给予补偿,让其获得更高的教育投资回报。

关于医生教育投资回报率的性别差异,于洪霞[3]利用1989年至2011年中国家庭健康与营养调查数据研究发现,在21~52岁之间,女性的教育投资回报率显著高于男性,在其他年龄区间整体来说无显著差异。本文的估算结果,男性的教育投资回报率高于女性4%~6%,差异性不大。根据本文的分析,虽然教育投资对于提高收入水平具有正向作用,但受教育水平越高其作用越不明显。在发达国家,公共部门特别是医疗行业的薪酬决定已经实现了市场化,他们有比较完善的平衡比较机制,定期对企业中相同或者类似岗位的薪酬水平进行调查对比,并以此为依据进行薪酬的调整[4]。我们可以参照国际经验,建立科学合理的薪酬决定机制,让知识、技能、经验等人力资本要素成为决定和调整薪酬收入的主要因素,进一步释放人力资本要素对收入的作用以及薪酬制度的激励作用[5],从而提高医生的教育投资回报率水平。

作者:史芮源 魏仁敏 单位:青岛大学 青岛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医生教育投资回报的应用责任编辑:杨雪    阅读:人次
教育投资论文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