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888-7501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设计论文 >> 书籍设计论文 >> 正文

阅读情境营造下的书籍再设计探析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摘要:书籍设计者们不仅能够准确传达书籍内容,而且运用多种多样的设计理念及设计方法对书籍内容进行整体深入地设计,他们为读者营造丰富多彩的阅读情境。特别是那些流传已久的经典图书,不同年代的书籍设计者们进行了精心的书籍再设计。从这些书籍再设计的优秀作品中,可以看出书籍设计者们对书籍内容的珍爱和想要吸引新读者们的渴望,还可以更好地学习和借鉴他们在营造阅读情境的过程中所采用的多种再设计方法。

关键词:再设计;设计形式;阅读情境

一、引言

书籍设计者们苦心经营着每一位读者与每一本书之间的对话,他们采用丰富多彩的设计语言来构建一个感同身受的现代阅读情境,吸引每一位喜爱书的读者走近书,翻开书,进而沉浸于书中。每位读者也深受阅读情境的感染,总是不经意地去回味书中的内容以及在读书过程中多样的阅读感受。然而每个年代都有新的年轻人和阅读群体的诞生,如果那些经典图书的书籍设计不加以改变的话,能够吸引这些年轻读者选择阅读纸质书籍吗?特别是我们身处于电子阅读方式如此便捷的时代。所以出版社想要把这些好的书籍推荐给年轻人,就必须不断地再版和再设计同一本书的内容。出版社邀请优秀的书籍编辑和书籍设计师对同一本书的内容进行再出版和再设计。希望新设计出来的纸质书籍能够丰富读者的视觉、听觉、触觉、嗅觉和味觉,为读者们营造多样性和丰富性的现代阅读情境。[1]书籍再设计所遵循的设计方法和书籍设计是相同的,但是整体的设计难度和设计强度都要更大。因为同一个书籍内容之前已经有过不同的书籍版本和书籍设计样式,所以书籍设计者把以往的书籍版本都要有所了解和收集,再以当今一个新读者和设计者的角度进入书籍内容,选取书籍整体再设计的方式诞生出新的书籍设计形态。书籍再设计一般从以下三个方面入手:①书籍开本的再设计;②书籍装帧形态的再设计;③书籍版面的再设计。书籍再设计是整体书籍设计的一个过程,所以我们发现在一件优秀的书籍再设计作品中能够同时找到以上几种再设计方式的并存,特别是从书籍开本、书籍装帧形态,书籍版面等多个角度而引发出一件件优秀的书籍再设计作品。

二、书籍开本的再设计

书籍开本是给予读者第一空间尺度的视觉印象,就好比每个人体型高矮胖瘦的不同。不同类型书籍的开本是不一样的,大致分为大型开本、中型开本和小型开本三大类。在每一类型的开本中又由于整张纸的尺寸规格不同分为大度纸和正度纸,因此开本也一般分为大度开本和正度开本两类。下面以大度开本的具体尺寸规格为举例说明:12开(290×275mm)以上的开本称为大型开本,一般适用于厚部头著作和大型画册等内容。16开(210×285mm)~32开(203×140mm)的开本称为中型开本,一般适用于学校教材和文学书籍等内容。64开(110×145mm)以下的开本称为小型开本,一般适用于手册和字典之类的内容。从书籍开本的尺度入手,对于同一本书籍进行再设计。比如从读者携带书籍便捷的角度考虑,有些书籍由原来的中型开本再设计为小型开本。1935年英国企鹅出版社以小开本的形式,出版了海明威《永别了,武器》等十套名著,引发了一场通过出版小开本大众型图书,薄利多销,扩大发行量,增加图书市场容量的“纸皮书革命”,对欧美国家的出版业产生了深远的影响。2015年由中华书局出版的《中华经典指掌文库》八本小开本图书,这套书的开本是比照着当时最大规格的手机大小来设计的。文库取名“指掌”,是希望能在给读者提供浅显易读文本的同时,让书本实现一指可翻,一掌可握。书变小变轻了,携带方便,可以放在身边随时取出阅读。“玩手机累了,看会儿书吧!”这是中华书局推出这套经典指掌文库的主打宣传语。他们把这次口袋书出版的行为描述为“反潮流但时髦”的事,这是国内首套向手机阅读“宣战”的书。还有一类大型本书籍的再设计也深受读者的喜爱。沉甸甸的大型本有着电子书所不具备的作为“物品”的存在感,能够刺激人们的占有欲。日本以出版文艺类图书著称的河出书房新社从2008年至今已推出20多种大型本,这些大型本中有13种翻译自英国DK出版公司的大型图鉴。DK出版公司的大型图鉴有着与日本完全不同的图像展现方式,大量的实物摄影仿佛将大英博物馆搬到了书里。《世界美术》重3.2公斤,《生物进化大图鉴》重2.9千克,即便是给孩子阅读的《儿童百科大图鉴》也重达1.95千克,小读者拿在手中颇为吃力,可销售量竟达13万册,许多父母和爷爷奶奶购买《儿童百科大图鉴》作为送给孩子的礼物。

三、书籍装帧形态的再设计

书籍装祯是书籍从配页到上封成型的整体过程,包括把印好的书页按先后顺序整理、连接缝合、装背,上封面等制作程序。书籍装帧形态一般分为中式装帧和西式装帧两大类。中式装帧主要包括策装、卷轴装、旋风装、经折装、蝴蝶装、包背装和线装;西式装帧主要分为平装、精装、活页装和散装。书籍装祯形态的选择要根据书籍定位、书籍定价、书籍内容以及书籍创意等多方面来决定。从书籍不同的装祯形态入手,对于同一本书籍进行再设计。比如《诗经》作为中国文学史上第一部诗歌总集,被各大出版社重新出版和设计过很多个版本。2009年由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的《诗经》被评选为2009年中国最美的书,并且在2010年度在德国莱比锡荣获“世界最美的书”这一殊荣。这本书由向熹译注,刘晓翔设计。[2]书籍装祯形态采用了近年比较流行的裸露书脊“原生态”的装订方式,由我国传统的线装书演变而来。书籍封面、前环衬、内封、版权页、后环衬,封底各自作为一个单元用锁线的方式与正文联结在一起,分隔《风》《雅》《颂》三部分的色纸也是通过锁线的方式与正文联结的。装祯设计集素朴与精美于一身,书籍封面通页为黑底,右上方烫印两个大字:诗经。打开书页,环衬是用一种半透明纸将文字和背景图印在纸的背面,给予读者一种观看云烟满眼的宋人画的阅读感受。2015年9月由中华书局出版的“中华经典名著全本全注全译”丛书中就包括《诗经》上下两册,这个版本以权威版本为核校底本,约请业内专家进行注释和翻译,注释准确简明,译文明白晓畅。该书籍设计采用纸面精装的装祯形态,上下册的装祯设计雅正而精致。这套书因而也受到了广大读者的喜爱和收藏。再比如2007年1月由三联书店出版的《汉字王国》一书,由林西莉著,李之义译,陆智昌装帧设计完成。书籍的开本为16开,书籍设计采用平装胶订的装帧方式,书籍的封面设计用护封和勒口这种假精装的设计形态加以呈现。质朴的设计和深度而易读的内容受到了广大读者的喜爱,在2009年1月已经完成了第三次印刷。而同是这本书的内容,在2016年10月又由中信出版社策划再版进入《给孩子系列》丛书中,书籍名称变更为《给孩子的汉字王国》。原书的著者和译者都没有改变,由书籍设计师鲁明静完成书籍再设计。因为这是给孩子看的书,所以全书的设计贯穿了知识性与可读性。书籍开本采用了5∶3的黄金比例,32开的开本更利于孩子们的阅读。内文所采用的轻型纸和精装的书籍形态既让本书的重量减轻,又具有更为精美和牢固的书籍结构供孩子们多次阅读以及对于书籍的保护和收藏。《给孩子的汉字王国》这本书因为将优秀的“编辑设计”理念运用于书籍再设计之中而荣获了2016年“中国最美的书”的荣誉。

四、书籍版面的再设计

书籍版面设计由版面结构、文字、图片三个最重要的元素组合而成,所有重要以及全部的书籍内容都将在书籍版面中呈现出来。书籍版面的设计将直接影响到读者阅读书籍内容的效率,以及读者在阅读书籍内容的过程中感受到的阅读情景。书籍是多页连续排版的出版物。因此所有书籍版面设计节奏和质量将直接决定着一本书最终的设计质量。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书籍内页版面设计的重要程度往往会超越了书籍封面的版面设计,特别是在当今书籍设计者们强调整体书籍设计的设计体系和读者们对于书籍阅读要求的整体提高。从书籍版面设计的角度入手,对于同一本书籍进行再设计。比如2012年由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第十一套中小学教材,新教材由国内著名的书籍设计者做了统一的版面网格设计,并根据新的版面网格系统重新设计各类图的素材,图文位置编排适当,使版面设计风格清爽和美观。新教材追求让学生“快乐阅读”的目标,一方面改善图像系统,优化版面设计,潜移默化地提高学生的审美品位,另一方面优化教材语言,使教材更具有可读性。在2013年年底举行的“全国第八届书籍设计艺术展览”中,人教版这套教材的整体设计风格获得了众多专家的一致肯定,荣获了展览评比的最高荣誉——教育类整体设计最佳奖。《卡夫卡全集》作为一部世界各国读者熟知的经典读物,各个出版社不断地重复出版他的作品。2013年台湾漫步文化机构出版的《审判(德文手稿完整版)》由设计师聂永真设计完成。卡夫卡这书已经出过好几版了,出版社为什么还想要再做一次?就是因为每个年代都有新的年轻人,出版社想要把这些很好的作家的书推荐给年轻人。所以设计者用比较抽象和可爱的“黑眼睛”图形来表现。这是台湾首次出版卡夫卡手稿译本,完整重现《审判》全貌。在书中精心制作卡夫卡的布拉格散步地图,收集35个与卡夫卡相关的名胜景点,为布拉格旅游提供了丰富的一手资料。2014年彼得•门德尔桑德打破了以往卡夫卡作品封面的黑暗色调,运用扁平几何齐整的元素布局,以及明亮的色彩,还有最引人注目的“彩色眼睛”图形。这种设计风格更接近于卡夫卡的文风:语言平实,完全专注于内容的哲理性和象征性本身,又带有某种荒诞奇诡的色彩。封面设计中的另一个亮点是模仿卡夫卡本人笔迹的标题字体,由芬兰设计师细心钻研作家手稿后制作而成。一直以来,给小说《洛丽塔》设计封面都是有难度的事情。2009年研究纳博科夫的学者和翻译家迪特尔•E•齐默尔在网上举办《洛丽塔》封面展,所有封面被聚集在了一起。建筑师约翰•贝特伦在看到这个展览后,他出资为小说《洛丽塔》举办了一次封面设计大赛,当时60多位设计师提交了《洛丽塔》封面设计。而收入这60多件《洛丽塔》封面作品的《洛丽塔:封面女郎故事》一书于2016年出版,该书还收入了历史上大部分《洛丽塔》封面和相关评论。《洛丽塔》在全世界的封面已经足够多,但这并不妨碍设计师们继续发挥他们的创意。这60多位设计师在简单设计中体现小说的复杂性,另外一方面,可以让人进行伦理方面的思考。[3]

五、结语

综上所述,我们现如今已经进入了一个视觉文化的时代,丰裕型社会已经满足了我们基本物质生存的条件。我们需要过一种精致的阅读生活,对于书籍阅读的要求不仅仅满足于传递文本信息。因为如果一本书籍只传递出文本信息的话,那么电子书对于传递大宗的,简单的信息占据了很大的优势。电子媒体的速度,容量和成本都是传统纸质媒体所不能比拟的。但是电子媒体除了屏幕观看的阅读方式,不可能提供其他的阅读形态。阅读方式和阅读形态呈现出相对更单一化的特点。从而纸质书更具有艺术的生命力,设计的美在纸质书中被淋漓尽致的表达。对于同一本书的文本内容,书籍设计师们运用丰富多彩的设计方法和设计语言,创造性的表现出书籍纸张多样地翻阅感,书籍结构多维的空间感和书籍印刷多层次的触感,为那些中外经典内容的书籍营造出一个个如临其境和惟妙惟肖的现代阅读情景。

参考文献:

[1]杉浦康平.亚洲的书籍、文字与设计[M].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6.

[2]“中国美的书”评委会.2013-2015中国美的书[M].上海: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2016.

[3]魏敏.《洛丽塔》封面作品集6月出版[EB/OL].

作者:杨宇萍 单位:北京印刷学院设计艺术学院

阅读情境营造下的书籍再设计探析责任编辑:张雨    阅读: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