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888-7501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社科杂志 >> 社会科学杂志 >> 社会科学战线杂志 >> 正文

乐浪玄菟郡考述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社会科学战线杂志》2014年第三期

一、汉昭帝始元五年整合四郡后仅存乐浪、玄菟二郡

汉昭帝于始元五年(前82)罢真番、临屯二郡,对四郡进行重新调整。此次调整,既不是弃真番、临屯二郡故地于不顾,也不是简单的合并,而是将原真番、临屯郡的一部分、原玄菟郡故地与原乐浪郡合并而成为乐浪一郡,并将玄菟郡徙于原辽东郡故地。经过汉昭帝的这次调整,真番、临屯二郡不再以郡级行政建制存在,《汉书》卷二八下《地理志下》曰:“玄菟郡,武帝元封四年开。高句骊,莽曰下句骊。属幽州。户四万五千六,口二十二万一千八百四十五。县三:高句骊,辽山,辽水所出,西南至辽队入大辽水。又有南苏水,西北经塞外。上殷台,莽曰下殷。西盖马。马訾水西北入盐难水,西南至西安平入海,过郡二,行二千一百里。莽曰玄菟亭。”《汉书》卷二八下《地理志下》乐浪郡条中记载:“乐浪郡,武帝元封三年开。莽曰乐鲜。属幽州。户六万二千八百一十二,口四十万六千七百四十八。有云鄣。县二十五:朝鲜,言丹邯,浿水,水西至增地入海。莽曰乐鲜亭。含资,带水西至带方入海。黏蝉,遂成,增地,莽曰增土。带方,驷望,海冥,莽曰海桓,列口,长岑,屯有,昭明,南部都尉治。镂方,提奚,浑弥,吞列,分黎山,列水所出。西至黏蝉入海,行八百二十里。东暆,不而,东部都尉治。蚕台,华丽,邪头昧,前莫,夫租。”①此下辖3县之玄菟郡与管辖25县之乐浪郡当是汉昭帝调整后的结果。而《后汉书》卷八五《濊传》中的“至元封三年,灭朝鲜,分置乐浪、临屯、玄菟、真番四郡。至昭帝始元五年,罢临屯、真番,以并乐浪、玄菟”②,这段文字也引发出了一系列东北历史地理问题,将另撰文予以解答。整合四郡时期的直观效应便是改变了朝鲜半岛北部的行政区划,在朝鲜半岛北部仅存有乐浪一郡,而玄菟郡则在辽东地区进行了重新设置。至王莽于始建国元年派五威将向周边颁发印绶,其东出者所到之地已到达了玄菟、乐浪郡辖境。相关记载见于《汉书》卷九九中《王莽传》及《资治通鉴》卷三七“始建国元年”条、《册府元龟》卷九一一、《全汉文》卷六〇和《汉书•王莽传》等,此不详述。《法言义疏》卷二十亦云:“始建国元年,五威将奉符命,赍印绶,外及匈奴、西域,徼外蛮夷,皆即授新室印绶。其东出者至玄菟、乐浪、高句骊、夫余。”③这一时期,高句丽、夫余均以地方政权的形式与玄菟、乐浪二郡并提。至东汉光武帝时期,加强了对东北地区的经略,在祭肜为辽东太守期间经略东北有方,《后汉书》卷二十《祭肜传》中称,“肜之威声,畅于北方,西自武威,东尽玄菟及乐浪,胡夷皆来内附,野无风尘。乃悉罢缘边屯兵。”④其中将乐浪、玄菟二郡并称乃是发生在汉昭帝整合四郡之后。祭肜任辽东太守时政绩显赫,周边地方民族内附者较多,其影响已波及玄菟、乐浪郡地。《册府元龟》卷四二九《将帅部》中亦有类似记载,即“明、章二世保塞无事。西自武威,东尽玄菟及乐浪,胡夷来内附,野无风尘,乃悉罢缘边屯兵”①。起码可以说明至东汉时期,汉四郡中仅存有玄菟、乐浪二郡。此处需要提及的是,除临屯、真番二郡于汉昭帝始元五年(前82)废止之外,汉四郡中的玄菟、乐浪郡历经时空变迁,由朝鲜半岛北部迁到今辽西之地,管理和统治着中国的东北边境及境内的地方民族。而西汉昭帝并不是调整东北边郡唯一帝王。因魏晋时期乐浪、玄菟二郡变迁史事与本文不直接相关,故而从略。

二、史籍记载准确而注释者解读之误

排比史料,则《史记》卷二七《天官书第五》、《史记》卷一一〇《匈奴列传》的原记载中虽未见有乐浪、玄菟二郡字样,却在后世对原文的注释中将乐浪、玄菟二郡并提,即百衲本《史记》卷二七《天官书第五》:“朝鲜之拔,星茀于河[索隐]曰:茀音佩,即孛星也。天文志‘武帝元封之中,星孛于河戍,其占曰‘南戍为越门,北戍为胡门。’其后汉兵击拔朝鲜,以为乐浪、玄菟郡。朝鲜在海中,越之象,居北方,胡之域也’。其河戍即南河、北河也。”②百衲本《史记》卷一一〇《匈奴列传》:“汉使杨信于匈奴,是时,汉东拔秽貉、朝鲜以为郡,[正义]曰:即玄菟、乐浪二郡。”③此外,关于汉武帝灭朝鲜设郡数目也有“三郡”之说,此说仅见于《汉书》卷二七中之下《五行志中之下》。据载:“元封六年秋,蝗。先是,两将军征朝鲜,开三郡。”百衲本将此条史料注释为:“元封六年秋,蝗。先是,两将军征朝鲜,师古曰:‘二年,楼船将军杨仆、左将军荀彘将应募罪人击之。’开三郡。师古曰:‘《武纪》云以其地为乐浪、临屯、玄菟、真番郡,是四郡也,而此云三,盖传写志者误。’”④因《汉书》中除此条记载外,在卷六《武帝纪》及卷九五《朝鲜传》等中,均未见有“三郡”之说。之所以会有“开三郡”之说,究其原委,可能源自《汉书》卷二八下《地理志下》中载有“玄菟郡,武帝元封四年开”、“乐浪郡,武帝元封三年开”。《三国志•东沃沮传》:“汉武帝元封二年,伐朝鲜,杀满孙右渠,分其地为四郡,以沃沮城为玄菟郡。”元封二年“伐朝鲜”,元封三年“灭朝鲜”,从所使用的“伐”与“灭”,推定元封二年(前109)为出兵卫氏朝鲜的时间,元封三年(前108)为汉武帝灭卫氏朝鲜的时间,且四郡并非同年设置。乐浪、临屯、真番三郡设于元封三年,仅玄菟郡设于元封四年。乐浪、临屯、真番三郡均开于武帝元封三年。故认定所谓“三郡”说,当指汉武帝于灭卫氏朝鲜当年仅设立了“乐浪、临屯、真番”三郡,元封四年设玄菟郡,而非是西汉在朝鲜半岛北部仅设此三郡,而无玄菟。综上所述,“汉兵击拔朝鲜以为乐浪玄菟郡”是对汉武帝灭朝鲜设郡数目的错记,司马迁在《史记》中,并未认定汉武帝灭朝鲜后仅开乐浪、玄菟二郡,而是称“遂定朝鲜为四郡”,尽管郡名无载,但司马迁所记当朝之事当是可信的,涉猎乐浪、玄菟二郡的史料看似繁多,但内容重复者甚多。仔细查看乐浪、玄菟二郡名同出之史事,不等于乐浪、玄菟二郡并称均有误,“二郡”在汉昭帝始元五年罢真番、临屯整合四郡后仍存在有乐浪、玄菟二郡时是成立的。换言之,对不同史籍在不同地方出现的将乐浪、玄菟二郡并称一事,应将其放置于不同历史时期进行具体细致的分析,而不能对史料不加辨析随意引用。

作者:赵红梅单位:通化师范学院高句丽与东北民族研究中心

社会科学战线杂志责任编辑:田老师    阅读:人次
社科杂志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