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社科杂志 >> 文化杂志 >> 南京晓庄学院学报 >> 正文

高校大学生电子健康素养及行为现状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南京晓庄学院学报》2018年第1期

【摘要】目的了解南京市某高校大学生电子健康素养现状以及健康相关行为,分析电子健康素养的影响因素以及其与健康行为的关系。方法选取南京市某高校1023名在校大学生,采用电子健康素养量表(eHEALS)进行问卷调查。结果调查对象中电子健康素养得分平均分为(2742±531)分,合格率2297%。不同性别、年级、专业以及父母受教育水平的学生电子健康素养得分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7713%的被调查者认为网络健康信息“真假参半”,但仍有4809%的同学在身体不适的时候,首先考虑上网查阅相关信息。电子健康素养越高的同学,自我健康评价越好(r=014),越不倾向于熬夜(r=035)和吸烟(r=051)。结论较高的电子健康素养与正向健康行为有联系,应积极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提升大学生的电子健康素养水平。

【关键词】大学生;电子健康素养;影响因素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的迅猛发展,越来越多的政府部门、医疗卫生机构和非营利性组织等将健康相关信息放在网上,互联网成为公众获取健康信息的重要资源,因而获取和利用这种资源的能力成为居民健康素养重要的一部分[1]。2006年,Norman和Skinner最早将这种能力定义为电子健康素养(eHealthliteracy),即从电子资源上获取医疗健康信息,并运用获得的信息协助解决健康问题的能力,并制定了第一个电子健康素养评估量表(eHealthLiteracyScale,eHEALS)[2]。有研究表明,使用互联网获取相关医疗信息的慢性病患者,相比于不使用互联网的患者,能够自我护理的更好[3]。然而不同年龄层,不同工作性质的居民电子健康素养具有差异[3-5]。大学生作为互联网最为活跃的人群之一,其教育水平高,知识接受程度快,对家庭辐射影响明显[5],因而提高该人群的电子健康素养水平对未来全面提高居民健康素养具有重要的意义。我国尚缺乏较为全面的大学生电子健康素养水平调查,该研究于2017年4月开展,旨在了解南京某高校大学生电子健康素养现状,分析其影响因素,为进一步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提升大学生电子健康素养水平提供科学依据。

1对象与方法

1.1对象

南京某高校在读本科生1023名。

1.2方法

1.21抽样方法

采用分层整群随机抽样的方式,利用随机数表分别在该校4个年级中各随机抽取5个班级。共计1023名。

1.22调查方法

采用现场问卷调查的方法。问卷在郭帅军[6]汉化的《电子健康素养评估量表》基础上,增加大学生对电子健康信息的态度及获取行为的调查。其中eHEALS量表共有8道题目,采用Likert5评分方法“非常不相符”、“不相符”、“不清楚”、“相符”、“非常相符”分别表示1、2、3、4、5分,所有题目的得分总和记为评测成绩,得分越高表示电子健康素养越高[6]。满分40分,以32分以上为合格。

1.23质量控制

所有调查员均经过课题组统一培训,明确调查要求,并负责现场问卷的指导填写。现场调查进入课堂,以班级为单位,由教师协助将被调查者座位分开,告知调查目的,取得学生的知情同意以后,学生独立完成问卷内容。调查员当场回收问卷,并检查问卷质量。

1.24统计分析

采用EpiData31软件双人双机录入数据,完成校对后锁定数据库。应用SAS92软件对数据进行统计描述。总分采用x±SD表示,组间比较采用独立样本t检验。电子健康素养得分与健康行为等级变量之间的关联采取Spearman秩相关分析。检验水准α=005。

2结果

2.1基本情况

共发放问卷1031份,回收有效问卷1023份,有效率9922%。其中男生578人,女生445人;生源地来自城镇的416人,来自农村的607人;低年级(大一大二)学生515人,高年级(大三大四)学生508人;专业为理工科方向的681人,文学艺术类的342人;其父母有一人接受过高等教育及以上的387人,均未接受高等教育的636人;所有被调查者均拥有至少1部智能手机。

2.2电子健康素养情况

利用eHEALS量表调查得到本次调查的学生电子健康素养得分平均为(2742±531)分,其中32分以上的有235人,合格率2297%。不同特征的在校大学生电子健康素养得分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其中女生高于男生(P<0001),高年级同学高于低年级同学(P<0001),文学艺术类同学高于理工科同学(P=0024),非独生子女高于独生子女(P=0004),父母至少一方受高等教育的同学高于父母未接受高等教育的同学(P<0001)。不同生源地的同学的电子健康素养得分未见统计学差异(P=0086)。

2.3对电子健康信息的态度及获取情况

对电子健康信息,7713%的被调查者持“真假参半”的态度,其中男生认为目前电子健康信息完全正确的比例高于女生(P=0035)。6432%的被调查者均认为应该加强电子健康信息的建设,其中女生认为应该加强建设的比例比男生高(P=0002)。目前传播电子健康信息的被认为较好的平台为微信/QQ等社交软件(6823%),而网页平台的被认可度较低(1183%)。调查显示,4809%的同学在身体不适的时候,首先考虑上网查阅相关信息,其次为朋友、父母以及医生。男女之间对于健康信息的获取途径有差异,女生更倾向与从朋友、父母处获得健康信息。大学生每天主动浏览网络上健康信息的比例较少(196人,1916%)。

2.4电子健康素养与健康相关行为的关系

本次调查中,有496人(4848%)对自我身体评价为优,其中男生对自我的评价优秀率高于女生(P<0001)。有258(2522%)名被调查者表示每周熬夜(晚于1点)的次数≥3d,男生熬夜的比例明显高于女生(P<0001)。男生吸烟的比例(1176%)高于女生(315%),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01)。将健康相关行为与电子健康素养得分做相关性分析,将健康相关行为做等级变量,得到的Spearman相关系数如表3。电子健康素养越高的同学,自我健康评价越好(r=014),越不倾向于熬夜(r=035)和吸烟(r=051,P均<005)。

3讨论

近年来,提高居民健康素养水平作为公共卫生工作的重要部分引起了社会诸多的关注[7]。在如今高度网络化和信息化的时代背景下,电子健康素养的概念也逐渐进入专家学者们的视野。该素养的内涵主要包括传统读写素养、信息素养、媒介素养、健康素养、计算机素养以及科学素养等方面[8]。Seigo等[9]的研究表明,居民良好的电子健康素养,能够促进健康行为的产生,包括运动、合理饮食等等。更有学者将其作为控制青年人艾滋病传播的一个有效手段[10]。然而,不正确使用或者低质量的网络健康信息可能导致不良的健康结果,魏则西事件便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大学生是今后社会发展的中坚力量,也是家庭中的顶梁柱,大学生电子健康素养水平的高低,影响的不仅是自身个人健康的决策,当他们走入社会,成立家庭后,还会影响到家中老人、小孩的健康决策。同时,大学生群体较于普通人更加依赖于网络信息技术进行交互以及获取各类信息,因而电子健康资源的良好利用成为大学生应该具备的技能之一[5]。本次研究提示,当前我国大学生群体电子健康素养均分(2742±531),合格率2297%,与国内的一些研究相近[4,11],但低于国外的部分研究[12-13]。电子健康素养可能与性别、年龄、专业以及父母受教育程度等有关[13]。本研究亦提示,女生的电子健康素养高于男生,父母受教育水平高的人群电子健康素养高。同时,大部分大学生能够意识到网络健康信息的重要性,并建议加强网络健康信息建设,然而目前对网络健康信息关注度较少。这与沈菲飞[4]研究相近,认为目前高校学生对电子健康素养的意识高,但技能低,这可能与其认为网络健康信息可信度较低有关。虽然大部分同学认为网络健康信息真假参半,但是在身体不适时仍首选网络查找相关信息,可见网络健康信息的规范和建设的重要性。同时,本研究提示,良好的电子健康素养与正向的健康行为(不熬夜、不吸烟)有关,能够提高对自我身体健康状况的认可,这与Hsu等[1]的研究相近。当前还没有明确的改善和提升电子健康素养的策略,但可以从两方面提升在校大学生的电子健康素养。一是提高在校大学生基本医学素养,二是提高网络空间的电子资源质量[7]。

目前,国内高校大多开设健康教育方面课程,以及门诊部、心理咨询室等直接干预治疗机构,但开设的课程存在授课方式传统,知识讲解枯燥,学生学习兴趣不高,收效甚微等缺点;而门诊部、心理咨询室,则由于各种原因,大学生不太愿意去接受治疗或者咨询。建议可以发挥互联网,特别是移动互联网的作用,将传统医学知识通过网络,利用形象生动的多媒体进行传播,比如建立心理咨询师的微博或者微信公众号等。同时,政府相关部门应该健全互联网医疗健康信息发布的监管体制,净化网络医疗健康信息,全面把控网络空间的电子资源质量,真正让居民相信该信息,从而更好利用,提高电子健康素养。综上,我国大学生电子健康素养水平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加强电子健康素养对提高居民身体素质,践行健康中国战略具有重要的意义。

参考文献:

[4]沈菲飞.高校学生电子健康素养[J].中国健康教育,2012,28(1):75-76.

[6]郭帅军,余小鸣,孙玉颖,等.eHEALS健康素养量表的汉化及适用性探索[J].中国健康教育,2013,29(2):106-108,123.

[7]王刚,高皓宇,李英华.国内外电子健康素养研究进展[J].中国健康教育,2017,33(6):556-558.

[8]吴士艳,张旭熙,安宁,等.电子健康素养测评与应用研究现状[J].中国健康教育,2016,32(7):640-645.

[11]王思思.杭州市高校学生电子健康素养研究[D].杭州:杭州师范大学,2015.

作者:孟舒娴;沈冲

南京晓庄学院学报责任编辑:张雨    阅读: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