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社科杂志 >> 民族杂志 >> 民国研究杂志 >> 正文

关于民族音乐学田野考察的探讨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民国研究》2017年第1期

摘要:“田野考察”方法在人类学、社会学、音乐学、民族音乐学等社会人文学科研究中占有着重要地位,田野考察是民族音乐学研究中的一个重要的环节,也是研究者获得生动详实的第一手资料的必要途径。田野考察科学的研究方法是取得真实可信的研究成果的关键。

关键词:民族音乐学;田野考察

一、进行田野工作的必要性

(一)在田野调查工作中所获得的知识

所谓知识,即我们在田野工作中对所研究的人、物、事、景的了解。“人”是我们所要研究的音乐的拥有者。在西方民族音乐学的理论中有一个专门术语,“Informant”,即信息提供者。后来学者们更愿意用“老师”来代替;“物”即音乐,没有音乐的事项不是民族音乐学所关注的问题;“事”即用乐场合,包括宗教的、民俗的、审美的,等等,这些为音乐注入了不同的意义;“景”即我们所要研究的音乐事项所处的社会的、自然的和历史的语境。这里关于民族音乐学的田野调查中对所研究的人、物、事、景的了解中的“物”即音乐[1],没有音乐的事项不是民族音乐学所关注的问题,对于这一点笔者深有感触,由于对民族音乐学所关注的到底是什么这一点问题没有了解清楚,笔者在民族音乐学的前期工作中走了不少弯路,例如在笔者关于“哈尼族的研究”课题中,甚至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即常常把重点放在关于哈尼族文字、文化、语言等暂且笔者不能从中找到与哈尼族音乐有关的文化研究当中,并且也耗费了大量的时间,要是早一点去查阅关于民族音乐学关注点的问题,也不会走弯路。在田野调查中所获得的知识作为研究的第一手材料,对于自身关于课题的开展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这种价值是你查阅文献,进行文献检索所不能企及的。还有一点也是笔者认为最重要的一点即我们通过田野调查的工作开展的深入与否,完全可以站在前人的肩膀上看问题,可以总结前人的研究成果从而找到可以进行切入的点,即可以填补空白的地方,这个地方也正是自己可以进行研究的点,而进行田野考察的最终目的也正是用自己的思维结构、框架模式去构建这些空白的点,找到自己研究的闪光处,把这些研究成果进行展示,从而成为自己的学术成果。

(二)在田野调查工作中所获得的体验

通过田野考察进行的最重要一点也就是它的可体验性,这一点毋庸置疑,民族音乐学者通过田野考察工作,随着考察工作的深入开展,我们会与当地的人建立一种社会关系,即人与人的关系、体验,而这种关系建立的好与否跟田野工作的顺利与否也有密切关系[2];其次,田野调查工作者最直观的感受即使当地的音乐文化的熏陶,而这种音乐文化形式是多种多样的,包括他们平时劳作时唱的歌,休息时唱的歌以及婚嫁、丧葬等各种仪式的音乐都是民族音乐学工作者所要研究的研究对象;然后,田野调查工作者在当地的田野调查工作中通过人与人、人与群体所构建的一种关系,从而会形成一种调查则与研究对象的社会群体形成一种关系。

二、有关田野考察具体方法的思考

(一)前期准备工作

首先,田野工作者应该全面详尽地搜集有关研究对象的人文、地理、民俗、社会历史、民俗禁忌、宗教信仰等相关文化背景资料;其次田野工作者就要根据自己搜集到的资料进行分类、整理了,要进行一个心中有数的概念,对于自己所要研究的一个音乐有个音乐形态的概念,最后根据自己前期所做的搜集资料、分类整理就可以拟定一个自己所要研究的音乐对象的框架了,即自己此次会对于一个什么样的音乐对象进行研究,从而开采出宝矿。

(二)田野过程中的注意事项

为了确保所要受访对象的安全性,也是出于对田野工作的负责,也有利于与受访对象建立一种相互信任的关系,在田野工作开始时就因该与当地的人员进行相关事宜的告知,并取得他们的同意,这样才不会让田野工作显得那么突兀,一切顺其自然,必要的时候还可以与其签订相关的协议规定,这也是对于大工地的文化起到了一种很好的传承和保护的作用。其次,作为田野调查工作中要懂得人情世故,在受访对象进行相关工作的配合之后,可以根据当地的风土人情对于付出劳动的受访对象一定的报酬作为大写,但这并不是一种雇佣关系,应该事先和他们沟通好的,为接下来的田野工作的顺利开展作铺垫,建立朋友关系而不是某种雇佣甚至商业关系。

(三)访谈时的技巧

把控一份好的田野笔录与好的访谈技巧是密不可分的,受访者与采访者之间的谈话氛围将对采访的顺利进行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3]。这个时候就需要田野调查者在访谈时技巧的把控了,可以正式的访谈和聊天式的访谈相结合,这样一方面可以很好地对访谈的过程进行严格的把控,确保有东西可问,能问到东西,其次,我并不认为与受访者聊天就是对于访谈工作无益,相反笔者认为恰恰是很多宝贵的访谈笔录都是通过这种愉快的聊天方式所得,也恰恰是这种方式的进行获得了材料,既可以包括对于受访者的身体状况、家庭条件的关心,当然也包括对受访对象所处环境的关系,当然这也并不是说在访谈时的正式访谈形式无用,而是访谈形式可以是多变的,这就需要田野工作者工作方法的灵活多变。

三、结语

田野考察是民族音乐学的一项重要的技术手段,只有对于一个具体的音乐研究文化事项进行一个长期的体验式、居住式的深入了解,你才有可能,也才有资格去谈对于这一音乐文化事项的研究,这一研究方法、手段即称为田野考察,田野考察的重要性同样不仅仅局限于民族音乐学,同样适用于人类学、社会学、音乐学等学科,并为广大学者所受用。

[参考文献]

[1]杜亚雄,邸晓嫣.“采风”还是“田野工作”[J].黄钟,2005,01.

[2]伍国栋.民族音乐学概论[M].北京:人民音乐出版社,1997:101.

[3]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民间音乐探访手册[M].北京:文化艺术出版社,1986:45.

作者:谭晓 单位:重庆师范大学

民国研究杂志责任编辑:张雨    阅读: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