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社科杂志 >> 文化杂志 >> 科学文化评论杂志 >> 正文

足球球迷文化研究管窥及启示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科学文化评论》2017年第4期

摘要:运用文献资料法、逻辑分析以及访谈等方法,对足球球迷文化研究进行梳理,归纳出足球球迷文化研究的特点和趋势;研究发现,随着社会发展,足球商业化以及媒体的强力介入,集体身份认同成为球迷的核心基础,足球球迷文化研究经历了从极端到大众,从单极到多极,从单维到多维的演变历程,球迷文化研究方法和理论呈现交叉性;在此基础上提出我国球迷文化研究应更多地采用多学科、多方法以及纵向和横向比较的方法,并与球迷群体和文化发展实现互动。

关键词:集体身份认同;足球;球迷

文化世界足球正处在“超商业化”阶段,中国足球则经历着强劲的“触底反弹”。自职业化以来不断吸收欧洲足球经验的中国足球人在交流、对比和思考中逐渐认识到:职业体育的经营应该以球迷为基础,只有形成有效的球迷群体才能为球队的发展打下良好基础[1]。球迷对俱乐部的情感、行动和消费等支持活动对于俱乐部的发展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经营球迷文化并非是一蹴而就的,当一支俱乐部从一点一滴做起,真正用心地与球迷互动,球迷群体才会与球队一起不离不弃。通过对球迷文化研究纵向和横向的回顾,多层次、多角度对球迷文化发展和研究的内容、观点和趋势进行梳理,以期更加清晰地把握球迷文化发展的阶段和特征,进而促使俱乐部和利益相关方提供更加有针对性的产品和服务,为我国体育产业发展提供更加有利的支持。

1国内外足球球迷文化研究现状述评

1.1国外研究现状

大部分俱乐部尽管无法像皇马和曼联等豪门一样广受瞩目,但同样能够拥有忠实的球迷,这是因为球迷文化不仅是现代社会的消费现象,而且是一种集体身份认同[2]。国外足球球迷文化研究呈现5个特点。(1)极端球迷文化曾是研究的重点。足球流氓的兴起被认为与阶级认同矛盾、光头党文化、法西斯主义以及极端民族主义有关系。Clark[3]从光头党和极端球迷群体文化方向对足球流氓进行了分析。Taylor[4]和Critcher[5]以马克思主义社会学方法对英国足球商业化发展进行了具有先锋意义的研究,其中对英国足球球迷的发展进行了论述,特别是足球流氓现状。他们将足球流氓的兴起视为阶级对抗的结果,是工人阶级与资产阶级两种阶级之间关于文化和生活方式认同的矛盾。工人阶级在英国足球文化的诞生和发展初期占据重要地位,他们对试图用商业化模式运行足球的资产阶级文化表达了强烈的敌视。同一时期对球迷文化的另一种重要研究方向是民族志视角。Marsh[6-7]以观察和访谈的方式进行了球迷民族认同研究,成为当时足球球迷研究发展的重要标准。(2)近年来,学者开始更多地关注大众球迷文化的多样性。20世纪80年代英国足球球场惨案和90年代Taylor报告让学界开始关注普通球迷群体以及他们的文化。随后的研究也表明相关研究正在从特殊足球球迷群体过渡到更加广泛和更加细化的球迷群体。Horby的《狂热足球》一书更是让社会认识到足球球迷文化所蕴藏的深厚文化特色[8]。(3)随着英国社会的变迁以及大众媒体的发展等,更多的学者开始从更广泛的视角研究球迷群体。Hunt[9]将球迷划分为临时的、本地的、狂热的和冷静的4个群体。Tapp[10]则以狂热、正常和偶尔为维度对球迷进行划分。大众传媒学家McLuhan[11]和Baudrillard[12]将感情的冷与热作为维度,对电子传媒过程中人际关系的变化进行了研究。Giulianotti[13]和Hognestad[14]以集体身份认同作为核心变量,将大众球迷分为4个群体,分别是支持者、追随者、粉丝和游离者。Nash[15]认为由于集体身份认同的差异,不同群体的球迷在观赛投入、支持行为以及情感付出等一系列方面都存在着显著区别。(4)更多的以理论为导向,通过实证进行探究。Dixon分别运用布迪厄、涂尔干和吉登斯等社会学家理论对球迷文化进行研究[16-18]。通过访谈分析认为:虽然传统球迷文化中的集体记忆、亲情联结和图腾仪式依然存在,但商业化的发展使得足球球迷文化正接近于一种消费文化,“迪斯尼化”的多样性消费趋势逐渐被接受。同时,定量性研究越来越多地证明集体身份认同的核心地位。球迷的集体身份认同可能是对球队、球队所在社区和城市的多重“嵌套式认同”[19]。球迷对球队成绩的容忍度和对俱乐部产品的购买都与集体身份认同有着重要联系[20]。(5)对球迷文化表现形式的研究集中在心理、行为和物化形式上。忠诚球迷将足球俱乐部看做社区的图腾代表,体现了地域文化认同[21]。男性球迷纹身是对足球俱乐部的雄性忠诚[22]。

1.2国内研究现状

国内众多学者的研究大体可以分为三大类:(1)球迷文化内涵研究。我国足球球迷群体是随着足球在国内的兴起而逐渐成长起来的,在19世纪80年代就出现了中国球迷群体。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的中国职业足球改革逐渐孕育规模庞大的球迷团体以及形式多样的球迷文化。球迷群体的形成和发展被认为是一种价值认同与构建过程,这种认同被学者认为是形成球迷文化现象的重要基础[23-24]。我国北京、广东和四川等9个地区球迷文化与地域文化认同有着强烈的内在联系[25]。(2)球迷文化建设研究。多位学者在球迷文化建设方面进行了探索,研究表明球迷文化包含精神、行为制度和实体3个层面,构建球迷文化具有重要意义。球迷文化构建应以球迷为核心,多方位、多角度、多层面来进行[26-28]。欧洲足球发达国家拥有丰富多彩的球迷文化,国外球迷文化的参照作用对于我国球迷文化建设具有重要意义[29]。(3)球迷暴力行为研究。进入21世纪后,我国球迷暴力研究逐渐增多,球迷暴力被视为一种社会现象,是球迷实现社会认同的一种方式[30-31]。球迷暴力成因包括众多内部和外部综合因素[32-33]。

2国内外足球球迷文化研究形成的主要观点

2.1以集体身份认同为核心的球迷文化是全球化和媒体发展等共同作用的结果

[34-35]商业化发展给足球带来了很多二元化的矛盾,球迷时时陷入诸如原生主义和现代主义、全球化和本地化、现实主义与虚拟主义等各种二元化的矛盾中。与此同时,社会发展给社会带来了各个层面的变化,以往人们熟悉的产业、种族、文化和政治等特点正在改变着原有的面目,随之而来的是社区内涵演变,球迷群体整合与分化。而现代媒体的介入更是让球迷群体的地域性特征被削弱,以流动性和“行为象征性”为特征的球迷群体变得越来越广泛。

2.2球迷文化是球迷与球队互动发展的结果

球迷文化是在球迷与俱乐部之间长期互动下迸发、展示、流行和固化形成的,其实质是球迷对球会长期支持的实践行动的结果。球迷文化发展过程中,集体身份认同是核心概念。在足球前商业化阶段,一般是以地域性和文化性的集体身份认同为主的球迷群体,每个俱乐部的球迷对自己的地域和文化有着独特的认同。正像曼彻斯特城俱乐部球迷的口号一样:“我将生死相随,我的曼城俱乐部,我们在一起,我们必将永远在一起!”随着商业化发展不断加深,以及网络和媒体的发展,球迷群体突破了以往的时空限制,球迷对俱乐部的认同呈现了多样化,以往的核心球迷依然坚持着他们的地域性和文化性的集体身份认同。一般粉丝性的球迷则是球队打法或者球队成员的欣赏者。还有一些球迷则可被称为“荣誉捕手”,他们的身影穿梭在各种豪门,对他们而言,他们的集体身份认同是对都市娱乐和胜利荣誉的认同。

2.3支持者、追随者、粉丝和游离者等类别球迷在价值观、心理和行为等方面有显著区别

支持者球迷通常被称作“死忠球迷”,这个球迷群体是俱乐部最忠实的拥趸。支持者、俱乐部和社区之间有着各种历史的联接,这些联接以代际传递的方式在球迷群体中得以延续,并最终将俱乐部视为是自己集体身份认同的核心。而且,他们与俱乐部之间始终是一种相互支持不求回报的关系。追随者球迷群体在情感上与支持者球迷有着很大的相似,他们长时间支持自己追随的俱乐部,但是他们对俱乐部的集体身份认同不具有唯一性,他们可能成为多家俱乐部的拥护者,而且与俱乐部之间的互动形式也是多种多样的,特别是在全球化形势下,电子媒体成为主要的方式。粉丝球迷群体更像是流行文化的爱好者,他们对俱乐部的喜爱更加复杂、模糊和无法捉摸。粉丝和俱乐部之间的关系更符合商业社会的异化关系,他们认为对俱乐部最有效的支持方式就是购买俱乐部商品(Conn,1997)[36]。游离者球迷只是俱乐部的短暂“驻足者”,喜爱和支持球队的目的是满足自身对光鲜亮丽生活的追求。他们对俱乐部的支持是“游离的、短暂的”。他们喜欢在各大超级球会之间游离,依据球队战绩和球星名望来不断转换自己的球迷身份。因此,游离者球迷只可能成为如皇马、巴萨和曼联这样的超级俱乐部的球迷,在他们身上,“后现代路人的善变忠诚”得到了充分体现(Turner,1999)[22]。

2.4球迷认同与足球俱乐部商业化矛盾

基于大工业时代快速发展起来的英国足球俱乐部曾经被居民视为社区的中心,代表着社区居民的集体身份认同。然而,以英超成立为代表的英国足球俱乐部商业化运作不断侵蚀着足球俱乐部的公益性,俱乐部与社区居民之间的关系逐渐异化为纯粹的商业售卖和购买关系。商业化的侵蚀引发了众多球迷的反对,甚至部分球迷选择与俱乐部分道扬镳,另起炉灶[37]。例如,最为著名的是部分曼彻斯特联合俱乐部球迷分化事件,在俱乐部被美国人格雷泽尔收购后,部分球迷成立了联合曼彻斯特俱乐部,以公益性的运作模式维护俱乐部的社区性。

2.5球迷正在由“被动地位”向“主动地位”转变

随着球迷对足球商业化发展的抵制,以及英国政府在政策上的一些扶持,球迷与俱乐部之间的关系正在发生变化,以往的“被动的和单向的”关系变成了“互动的和双向的”的关系[38]。从20世纪20年代开始,足球球迷更多地开始选择组织化的方式来加强他们在足球中的话语权。在英国政府的支持下,1985年成立的足球支持者联合会以及随后成立的足球独立支持者协会成为英国球迷独立“发声”的渠道。球迷不再像以往那样被动地接受俱乐部的决策,而是积极地参与到俱乐部的运营管理中。例如,英国切斯特菲尔德足球独立支持者协会目前就拥有俱乐部的所有权,他们获得资金的主要渠道正是球迷协会的基金会,通过球迷协会基金会的方式,球迷重新成为俱乐部的主人,俱乐部重新成为社区中心[39]。

2.6中国足球球迷文化一直在延续和发展

与历史悠久的欧洲,特别是英国足球球迷文化相比,中国足球球迷文化发展起步较晚,但一直都在延续,特别是中国足球职业化以来,球迷文化一直在发展[40]。我国球迷的集体身份认同目前多基于地域性认同,“历史积淀丰厚的工体文化”和由偶像孔卡形成的“天河文化”等球场文化让工人体育场和天河体育场成为球迷的“家”。“工体文化”、“天体之王”、“冠军终归在这里”等集体记忆逐渐成为球迷集体身份认同的重要内容。而且,以歌曲、口号、纹身和服饰等为表现形式的球迷主场看台文化也在稳定发展。同时,核心球迷群体逐渐壮大,各个俱乐部的死忠球迷正逐渐从小众群体向大众群体发展,使得球迷在组织、行为和心理上形成了统一。他们会定期进行球迷活动,或参与现场看球,或组织酒吧聚会观赛,或随球队一起远赴客场支持球队,这些都逐渐固化成球迷生活内容,使得足球文化真正地成为根植于足球,孕育于生活,成长于社会的大众文化。另外,随着恒大等俱乐部在国际赛场的优异表现,中国球迷群体集体身份认同开始突破地域和时间的限制,呈现出不同层次和类别,文化愈发呈现多样化。

3球迷文化研究发展趋势

综合国内外球迷文化研究可以发现:虽然关于球迷群体的分类还未形成完全统一的观点,但是集体身份认同在球迷文化中的核心地位逐渐被更多学者所认可。多位学者分别对英国和中国足球球迷文化进行了研究,呼吁对两国球迷文化进行比较性研究。尽管不少学者在球迷研究中开始使用定量或定性方法,但是却很少有人在球迷群体分类基础上,使用逐渐受到重视的定性和定量混合方法[41]。因此需要对球迷文化理论进行梳理和整合,以集体身份认同为核心概念进行比较性研究,运用定性与定量结合方法从宏观、中观和微观3个层面研究球迷文化,为球迷文化健康和良性的发展提供路径与体系支持。

3.1球迷文化理论与研究方法的借鉴和整合

以集体身份认同为核心,整合社会学、传播学、民族学、心理学、历史学和文化学理论,从宏观、中观和微观层面对足球球迷文化进行理论阐述。同时研究方法应凸显多层次的组合方式:一是定性与定量结合研究。理论和政策研究侧重以社会学、历史学、民族学、文化学和传播学等相结合的定性分析,并融入管理学和组织学等思路。实证研究广泛采用调查法和数理统计法,对不同球迷群体文化发展进行归因分析和体系构建。二是系统分析与结构分析结合。既从整体把握,又在整体思维指导下侧重对相关因素进行全方位多层次的研究。三是微观分析和宏观分析结合。通过比较分析,从宏观上掌握球迷文化发展共性和特性,并辅以微观分析,实现对不同球迷群体文化的探究。

3.2媒介变化下的球迷文化发展

从最初的口口小范围传播,到跨越地域的报纸杂志等纸质媒体的地方性传播,再到广播电视的全球化传播,直到现在的地域时空无差别的电子媒体传播,借助媒体的发展,足球跨越时空的影响力在不断增强,电子媒体以其强大的“符号暴力”摧毁着传统球迷文化,各地球迷文化趋向于同质化和类型化,但是电子媒体又为各种异质球迷文化的成长提供了某种可能。因此媒介在球迷文化发展和变化过程中所起到的作用也值得进一步的深入研究。

3.3多国球迷文化共性与特性的比较

从集体身份认同演变历史和现状的视角对多个国家球迷群体类别、心理、行为、制度和物化特征进行比较研究,以期探究球迷文化发展的共性和我国球迷文化发展的独特性。根据中外球迷文化共性和特性研究对球迷群体进行分类,通过访谈和调查等方法从观赛投入程度、文化倾向、地缘联系、观赛行为和影响因素等方面对我国不同类别球迷进行研究。

3.4构建中国球迷文化发展体系

以集体身份认同为核心,从球迷群体、俱乐部、媒体和社会之间的多维互动角度分析球迷文化发展的机理与途径,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球迷文化发展体系,并通过实证分析进行验证。在理论整合、中英球迷文化比较和发展体系构建基础之上,对球迷文化发展的制度安排和政策创新进行探索。同时,随着我国校园足球的快速发展,青少年及其家庭对于足球的认识和理解也在发生变化[42]。因此,探索通过校园足球实现校园足球文化-社会足球文化-国家足球文化的发展是一个有意义的途径。

4结语

利益相关方理论研究表明,球迷是足球发展的重要利益相关方[43]。欧洲大众球迷正在逐渐分化为支持者、追随者、粉丝和游离者等群体。而一些球迷组织与职业化俱乐部关系的演变也不再是亲密无间,而是经历了合作-支持-反对-对抗-背叛的历程。中国球迷群体及文化正随着中国足球的苏醒而呈现出蓬勃发展的趋势。曾经习惯于和媒体一起对中国足球进行攻击和发泄的中国球迷在行为上显现出成熟,在思维和评判上显露出理性和客观,这种良性发展与中国职业足球的发展形成了相辅相成之势。在目前的形势下,准确地认识球迷群体,真实地剖析球迷文化和正确地引导球迷行为将是球迷群体和文化的进一步发展、成熟和升华的基础。因此加强球迷文化基础理论,开展中国与欧洲球迷文化比较研究,构建球迷组织发展路径和体系对中国足球球迷文化的发展具有重要的理论和实践意义。未来球迷文化研究将沿着科学化、系统化和多元化的方向不断迈进。

作者:梁斌 单位:重庆工商大学

科学文化评论杂志责任编辑:张雨    阅读: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