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888-7501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社科杂志 >> 图书类杂志 >> 大学图书馆学报 >> 正文

大学图书馆评估及启示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美国是当今世界上高等教育最为发达的国家之一,以研究型大学图书馆为代表的美国大学图书馆同样处于国际领先水平。20世纪初,伴随着美国大学的快速发展,作为图书馆工作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对图书馆的评估在美国大学图书馆人的不懈追求和相关行业联盟的推动下,经历了早期的规范和定量评估、中期的绩效评估,到最后的全面评估时代,逐步演变发展成一整套成熟的理论与多元的方法体系。

1规范与定量评估阶段

美国图书馆真正意义上的评估始于20世纪初[1],当时美国社会对高等教育提出了监管、问责和透明性的要求。大学图书馆在捐助机构、主管教育部门以及行业联盟机构的共同努力下,开始制定图书馆建设标准和规范,以保证图书馆发展有持续充足的资金、一定数量的馆藏、相应配套的设施和工作人员。

1.1卡内基集团推动下的图书馆规范制定对美国图书馆发展做出巨大贡献的钢铁大王卡内基从1911年开始,在美国捐资兴建图书馆,共捐赠了1300万美金,总共建成了2509所各类图书馆,其中108所大学获得400万美元的资助,用于建造图书馆。受赠的大学校长、图书馆主管们发现没有现成的标准来指导卡内基投资的运用。后来由于约翰逊(Aivin•S•Johnson)的调查报告严厉批评了美国卡内基图书馆的服务效果等原因,卡内基财团决定停止图书馆建设,转向图书馆的评估。因此在卡内基董事会的促成下,《卡内基集团和高校图书馆标准》出台,其20条标准涵盖一座图书馆的座位多少、馆藏规模、人员编制、分类、编目等内容,其指标简洁适用,流传至今。在卡内基集团的影响下,到1934年,美国大多数教育评审组织都设立了高校图书馆馆藏最低8000册(卷)和每个学生最低投入5美元经费的标准。馆藏书目清单在早期也扮演了重要角色,卡内基董事会发现,仅仅强调馆藏数据是远远不够的,在集团的资助下,1930年肖恩(C•B•Shaw)出版了《高校图书馆书目》,该书目首要目的是为了评估馆藏,其次才是采购指导[2]。

1.2行业联盟推动的定量评估到了20世纪40年代,随着卡内基集团的兴趣从图书馆转移、美国大萧条以及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美国高等教育迫于财政压力,一些评审组织推出更为灵活的指导,取代原有的标准。1943年美国图书馆协会(ALA)推出了新标准,包括馆藏规模、经费、人员和报酬等。1965年颁布《高等教育法》,旨在推动提高美国大学和图书馆发展,相应地美国大学和研究图书馆协会(ACRL)于1959年推出了指导图书馆发展的标准,其中规定了图书馆最少馆藏要求。1965年《克拉普乔丹公式》出版,该标准同样强调图书馆的定量标准,并认为清单法和其他定性方法是“迟缓、无聊和高成本的”[3]。美国大学图书馆20世纪初期相关规范标准的出台及开展的评估实践,为之后图书馆的可持续发展提供了制度保障,也为图书馆评估提供了早期的理论基础和实践工具。ARL是北美最大的研究型图书馆和高校图书馆非营利组织,在美国大学图书馆评估的发展中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1963年ARL推出了StatisticsTM,开始收集并出版其成员馆的相关数据,包括图书馆文献数量、新增书刊数量、现刊数量、运行经费及馆员薪酬等。在StatisticsTM,ALA在1980年创建了研究图书馆协会指数(ARLIndex),并发布报告对外公布,测评成员馆的馆藏量、经费和人员投入的工具[4]。ARL指数已成为北美地区最早、认知度最高的测评指标,每年根据测评结果对北美地区图书馆进行排名。随着时间的发展,这一测评工具也在不断调整,2007年,ARL推出基于2005年到2006年数据的Expenditures-Focused指数(后称为ARL投入指数),来描述其成员馆的资源投入量,至今每年出版的ARLIndex仍受到高校及图书馆的高度重视。1970年ARL成立了高校图书馆管理研究办公室,后改名为领导和管理研究办公室(OLMS),目的是通过促进组织发展改进来指导图书馆馆长。OLMS做了一系列工作来推动高校图书馆认识到评估在组织管理中的作用。1978年ARL采用了《高校图书馆标准》,该标准由ARL和ACRL联合编制,但其核心内容仍然是强调投入的定量评估。

2绩效评估阶段

投入评估主导的时代,不少人也认识到,完整的评估应该有更广泛的内容。兰开斯特在其著作中指出“当前的标准大多基于现有机构的实践基础上,在某种意义上,被认为‘好的’,他们强调投入而非结果(服务)……或许,评估需要的是机构能评估他们自己的满足用户的绩效”[5]。进入20世纪80年代,美国有学者开始图书馆服务质量和读者满意度的研究,ARL鼓励其成员馆开展相关实践,如服务质量和读者满意度等,一些研究者将商业领域的方法诸如全面质量管理、SERVQUAL测评方法等引入图书馆。到90年代后期,随着网络信息技术的发展,开展大规模、协作性的评估项目成为可能,图书馆评估揭开新的篇章。1998年,ACRL发布了《学术图书馆成效评估报告》,提出了对图书馆本身所开展的活动、提供的服务,以及它对学校整体目标所作贡献的质量和效果进行评价[6]。ARL基于投入的排名这样的评估越来越不受重视,为此ARL开始开发基于信息充足率和投资回报率的评估。1999年许多美国图书馆评估界领导人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开会,商讨在绩效评估中取代经费指标,会上ARL出台“新评估倡议”——根据用户对服务质量的意见,利用征集、跟踪、理解并采取行动的一整套服务程序。2004年6月,美国颁布《高等教育图书馆标准》,其中明文规定了高校图书馆要进行成效评估,标志着强调图书馆运行效率的绩效评估和强调图书馆对读者最终影响的成效评估正式走入美国大学图书馆。

3全面评估时代

进入21世纪,美国图书馆评估协作文化达到了成熟阶段,方法学家、人类学家、统计学家等方面的专家与图书馆员一道,开发出一系列工具,能够使图书馆精确地了解用户的需求,并合理配置资源。

3.1ARL的StatsQUAL®工具包为了顺应时代发展,满足不同层面、不同类型的评估要求,ARL陆续组织开发了一系列评估工具包,合称为StatsQUAL®,分别是:ARLStatisticsTM、LibQUAL+®、Digi⁃QUAL®、ClimateQUAL®和MINESforLibraries®[7]。这些工具都是由ARL推动评估发展,在图书馆评估研究者、管理者和方法专家的共同努力下,为了相同目标而将最佳理念变成公共工具。图书馆不仅可以利用这组工具测评自己的图书馆,而且可把最佳实践作为标杆,图书馆之间分享经验、相互学习。①LibQUAL+®。1998年,ColleenCook等人组成团队开始修改移植最初用于企业界服务质量评估的工具SERVQUAL,将其引入图书馆界,该小组得到ARL资助,成果后来命名为“LibQUAL+”。LibQUAL+®包括从22个核心项目中提出定量数据和由不限成员名额的评论形成的定性数据。LibQUAL+®强调用户意见和对质量的看法,大约40%用户参与。截至2014年底,LibQUAL+®收集了1000多所机构的超过100万份用户意见。②DigiQUAL®。为了弥补LibQUAL+®在数字图书馆评估方面的不足,ARL在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的国家科学数字图书馆(NSDL的)计划支持下,建立了数字图书馆的服务质量评估项目DigiQUAL®。它主要是在LibQUAL+®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其评估体系还在不断研究发展之中。③ClimateQUAL®。ARL评估工具中最新的一个。源于1999年美国马里兰大学图书等机构开展的一项组织氛围与多样性评估活动,通过两次相隔4年的调查评估活动,人们发现组织氛围和文化对于图书馆组织的健康发展具有重要意义。2009年,该项目正式成为ARL倡导的一项评估工具项目,即ClimateQUALTM。ClimateQUAL®主要目的是为了深入评估图书馆工作人员,以测定对图书馆组织至关重要的氛围和组织文化。④MINES项目,MINES(MeasuringtheImpactofNet⁃workedElectronicServices)即网络电子资源影响评估,起源于ARL的E-Metrics项目。MINESforLibraries®侧重点是电子资源的使用情况,即电子资源使用者人口统计情况和使用地点等。MINES已经应用在地方居民网络专业知识能力方面的测试中。

3.2基于投资回报的图书馆评估进入21世纪以来,随着信息技术的迅猛发展和互联网的兴起,数字资源的不断增多对图书馆传统服务产生了巨大的挑战,其存在价值受到怀疑。因此美国一些图书馆引入经济学领域的理论和方法来测定图书馆的投入回报率,以评估图书馆经济价值和影响,用实实在在的货币化数据来说明图书馆所产生的收益[8]。美国大学中,先后有弗吉尼亚联邦大学图书馆对其参考咨询服务开展价值评估(1999年),匹兹堡大学图书馆对其馆藏期刊开展社会价值评估(2006年),伊利诺伊大学厄巴那—香槟分校图书馆与爱思唯尔等公司合作价值评估(2007年)。2006~2009年,在美国博物馆和图书馆服务研究所(IMLS)的资助下,由ARL和田纳西州立大学等机构开展为期3年的lib_Value项目,目的是通过开发一套可测量的方法和工具来评估大学图书馆的投资回报,向学校管理层和资助单位展示图书馆的价值[9]。

4对我国高校图书馆评估的启示

美国大学图书馆评估经过上百年的发展,已形成了浓厚的评估文化,评估从最初的制定规范标准到考察投入与条件的定量评估,再到全面评估图书馆运行效率、读者满意度、环境氛围以及投入产出比等全面评估阶段,产生了丰富的理论和可操作的实践方法及工具。近10年是我国大学图书馆发展最快的阶段,评估也成为各大学图书馆工作的重点之一。但无论是教育部开展的全国范围本科教学评估还是各地图工委开展的区域性评估等都是以图书馆为中心,主要评估指标侧重于办馆条件、资源建设等投入方面,运行效率和用户意见则很少涉及,而服务对读者影响、经费投入产出比等几乎没有涉及。事实上,前几年的本科教学评估片面强调投入,造成了高校图书馆突击买书,违背了文献出版发行规律,造成了不小的损失。我们要借鉴美国大学图书馆评估的经验,引入并采用LibQUAL、ROI等评估方法,将评估重点转向考察运行效率、文献利用率、师生满意度、投入产出比等方面,并检视评估结果,了解读者需求,改进工作,将价值评估结果向外界公布,证明自己的价值和影响。通过有效科学的评估,推进我国大学图书馆全面发展,向师生提供高效、优质、满意的服务。

作者:贾国柱 单位:西安科技大学图书馆

大学图书馆学报责任编辑:杨雪    阅读: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