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农业论文 >> 草原学研究论文 >> 正文

草原生态灾难近况与整治策略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作者:周军白云单位:新疆塔城地区畜牧科技研究推广中心

塔城地区蝗虫鼠害治理成效

经过多年的探索和实践,塔城地区草原生物灾害预警监测和应急防治能力明显提高,生物生态治理技术得以大面积推广,已基本形成生物防治和应急防治相结合的综合治理体系。

1预警监测和控制体系初步建立

塔城地区已形成蝗鼠预测预报监测网络体系,并组建了较为完善的治蝗灭鼠指挥机构和蝗虫鼠害预测预报队伍,可随时互通监测情报和掌握防治信息。

2生物治理成效显著

在做好筛选高效、低毒、低残留的环境友好型杀虫剂应用于应急防治的同时,积极探索草原鼠虫害生物治理新途径,引进推广生物防治新技术,不断加大生物防治力度。人工招引粉红椋鸟、牧鸡牧鸭、人工招鹰等鼠虫害天敌控制技术,绿僵菌、微孢子虫、印楝素、C型毒素等生物制剂防治技术得以示范推广。已基本形成生物防治和应急化学防治相结合的综合治理体系。

3中哈边境蝗灾合作治理取得进展

为贯彻落实《中哈关于防治蝗虫及其它农作物病虫害合作的协议》要求,在农业部有关部门的统一安排下,塔城地区多次组织专家与哈萨克斯坦国专家组成边境地区治蝗联合考察组,在边境区域的蝗虫发生防治区进行实地调研,初步掌握了对方边境地区蝗虫发生防治的历史和现状,增进了相互了解,为加强协作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4有毒有害草治理初见成效

自2008年以来,塔城地区对草原有毒有害草进行了初步调查,基本摸清了有毒有害草的种类和分布状况,按照“预防为主,防除和利用相结合”的方针,全面推开了草原有毒有害草治理工作。

当前存在的主要问题

塔城地区历来重视草原生物灾害的治理工作,早在20世纪90年代初就完成了《塔城地区草原优势种蝗虫区域划分》、《塔城地区草原优势种害鼠区域划分》,推广人工招引粉红椋鸟、牧鸡治蝗、招鹰灭鼠等生物防治技术,但由于后期无再续投资,研究工作难以开展,预警监测和防治水平明显滞后,远不能满足当前草原生物灾害治理的需求,一些新问题和突出问题亟待解决。

1境内鼠虫害频繁暴发

2004、2005年,塔城地区甘家湖国家级白梭梭林自然保护区连续暴发6.667万公顷以上蝗灾,对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并导致周边区域近千亩棉田绝收。该区平均每年发生草原蝗灾26.667万公顷左右,鼠害33.333万公顷,暴发年份达66.667万公顷。同时,除蝗虫外的其它草原虫害交替成灾,主要种类为叶甲、眩灯蛾、草地螟、地老虎、蛴螬、伪步甲等10余种,这些害虫发生密度高,数量大,危害严重。2003年,沙湾、乌苏两个县市天然草原发生叶甲灾害,发生面积达1.333万公顷。2009年,乌苏草原发生大面积眩灯蛾灾害0.8万公顷,危害严重。

2境外蝗虫时有迁入

塔城地区与哈萨克斯坦国边境线长480公里。哈萨克斯坦国是中亚地区蝗灾发生最严重的国家,有蝗虫300余种,与塔城地区接壤区地势平缓,分布有斋桑湖、阿拉湖、巴尔喀什湖等,这些湖泊周围的大片湿地是蝗虫的适宜滋生地,极易发生蝗灾。近年来,哈萨克斯坦国暴发的亚洲飞蝗、意大利蝗顺风起飞扩散,多次迁入塔城地区托里县、塔城市、和丰县等地。仅1999年迁入塔城地区的亚洲飞蝗、意大利蝗扩散面积达48.467万公顷,严重危害面积35.4万公顷,其中农田13.867万公顷,草场21.533万公顷,2万公顷农田绝收,直接经济损失32582万元,严重影响着地区农牧业生产和社会稳定。

3有毒有害草滋生蔓延,牧草病害危害加重

塔城地区草原有毒有害草及不食草大量繁殖、蔓延,致使草原迅速退化。草原有毒有害草、不食草发生面积100余万公顷,危害面积66.667余万公顷,主要分布在山地草甸、草甸草原、温性草原、低地草甸、荒漠草原等。塔城地区有毒有害草现有80余种,主要种类为醉马草、小花棘豆、黄花棘豆、乌头、狼毒、针茅、西北针茅、大戟、变异黄芪、苦豆子、无叶假木贼、骆驼蓬等30多种。草原有毒有害草引起家畜中毒乃至形成毒草灾害,严重影响畜牧业发展和草原生态平衡,动摇了农牧民对草原的安全感。2008年因有毒有害草造成2065头(只)家畜中毒,死亡家畜达922头(只)。2011年,塔城地区因误食有毒有害草而死亡的牲畜达1761头(只)。

随着人工牧草面积不断增大及气候变异,塔城地区牧草病害危害不断加重。主要危害人工牧草及天然牧草,人工牧草发病率达到40%~50%。牧草病害主要有锈病、霜霉病、白粉病、褐斑病等。病害发生区导致成片牧草植株的迅速死亡,呈火烧状,堪称“看不见的火灾和牧草杀手”。牧草病害不但降低草地生产力,而且牧草长期受内生菌危害,家畜采食后引起中毒症状,影响畜牧业生产。

4监控体系不健全,与当前生物灾害治理需求相差甚远

塔城地区草原生物灾害预警监测和控制体系建设于20世纪80年代,监测和防治设备长期没有更新,已陈旧老化,大多数无法使用,技术人员工作条件简陋,工作环境艰苦,监测手段落后,科技含量不高。加之草原生物灾害发生面积大,种类多,生境复杂,受监测设备和手段落后等条件制约,监测力度不足,监测盲点太多,难以准确和全面地掌握灾情发生情况;同时缺乏必需的应急物资和防治设备,防治工作十分被动,远不能适应当前防灾减灾工作的需求。

5资金投入严重不足,防灾能力薄弱

塔城地区草原生物灾害多发生在边境地区及边远区域,经济、自然条件落后,地方政府财力严重不足,农牧民物力十分有限。因无力投入,致使60%的生物灾害发生区无法开展防治。防治比例低,为来年再度成灾留下隐患。“年年防治,年年成灾”的被动局面仍未得到根本改变。尤其是边境地区监控体系建设严重滞后,缺乏必需的基础设施和监测手段,应对突发性虫灾的防治能力十分薄弱,而边境地区属政治、经济敏感地带,对迁入性蝗灾防治只能疲于应付。

6对新情况、新问题研究不够深入

20世纪80年代,新疆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对草原生物灾害发生规律和治理进行研究,先后完成优势种蝗虫、害鼠生物学特性及经济阈值研究、微孢子虫、飞机水质微量治蝗、草原伪步甲治理等课题,多次荣获农业部、自治区科技厅的表彰奖励。近十几年来,由于无科研经费,研究工作受到削弱,而草原生物灾害的发生有了新变化,一些新课题急需研究解决,特别是对迁入性亚洲飞蝗、意大利蝗的预警监测和防治,草地其它害虫、牧草病害的灾变规律及治理,毒害草的利用和防除,生物治理新技术的探索,鼠虫害的生态治理等研究不够深入,持续控制生物灾害的能力不足。尤其是毒害草研究基础差,研究力量薄弱,成果不多,缺乏系统的毒害草生态评估方法和治理技术规程;缺乏科学有效的管理、运行、评价、监督机制。对牧草病害的调查研究不够系统,由于没有治理的专项经费,治理工作难以有效开展。

鼠虫害治理思路

1强化预警监测和控制体系建设

在现有的基础上,建立健全地州、县市、乡镇草原生物灾害预警监测与控制三级体系,强化建设地区蝗虫鼠害预测预报防治中心站1个,地区草原生物灾害综合治理实验室1个,地区草原生物灾害综合治理试验基地1个。完善县市蝗虫鼠害预测预报防治站7个,新建重点乡镇蝗虫鼠害预测预报防治站20个。多渠道、多层次培训各级测报和防治技术人员,提高队伍业务素质和整体水平。因地制宜,培训乡级畜牧兽医技术人员作为兼职预测预报员,培训草原生物灾害常发区农牧民作为信息反馈员,扩大预警监测覆盖面。

2完善应急防治体系建设

按照“建立专业化防治队伍,推进重大植物病虫害统防统治”要求,以边境地区为重点,建设地区级草原生物灾害应急防治队1个,应急物资储备库1个,建设县市级草原生物灾害应急防治队7个,应急物资储备库7个,简易机场3个。防治队配备新型自走式超低量静电喷雾车、喷雾机械、牵引机械、防护设备等,对迁入性、暴发性鼠虫害,年均完成特效化学药剂应急防治3.333万公顷,确保草原生物灾害对边境地区农牧业生产和生态环境不造成大的危害。

3开展生物治理示范推广工程

充分利用塔城地区鼠虫害天敌资源优势,在现有生物治理的基础上,大力推广人工招引粉红椋鸟、牧鸡牧鸭、人工招鹰等鼠虫害天敌控制技术,绿僵菌、印楝素、C型毒素等生物制剂防治技术。在塔城地区重点草原蝗害区,建设草原虫害生物综合治理示范工程,在塔城市、额敏县、托里县、乌苏市、沙湾县建立生物治理示范区共5个,每个示范区控制面积1.333万公顷,主要以人工招引粉红椋鸟治蝗为长效控制手段,结合牧鸡、牧鸭治蝗和微生物制剂防治。以“无鼠害示范区”项目为基础,在和丰县、裕民县、乌苏市建设草原鼠害生物综合治理示范区3个,每个示范区控制面积1.333万公顷。主要以人工招鹰和生物毒素为主要防治手段。严格实行以草定畜,在塔城市、额敏县、裕民县、乌苏市、沙湾县建设草原有毒有害草综合治理示范区5个,每个示范区控制面积1.333万公顷。在托里县、额敏县、裕民县建设牧草病害综合治理示范区4个,每个示范区控制面积0.667万公顷。年均完成示范推广生物治理约20万公顷。通过生物治理示范推广逐步实现草原生物灾害的可持续治理,消除因使用化学农药造成天然草原污染的隐患。

4探索生态治理新途径

积极探索草原生物灾害生态治理技术,根据灾害区不同生境特点,采用项目捆绑方式,结合库鲁斯台生态区建设,在塔额盆地建设亚洲飞蝗生态治理示范区1个,示范面积1万公顷,通过调节水位、繁殖飞蝗拒食的野生植物等措施改变飞蝗生存环境,实现飞蝗生态治理。结合退牧还草工程,在托里县建设草原蝗虫生态治理示范区1个,示范面积1万公顷,在和丰县建设草原鼠害生态治理示范区1个,示范面积0.667万公顷,通过围栏封育、除杂,选择不利于蝗虫、害鼠生长繁殖的牧草,改善植被结构,实现草原鼠虫害的生态治理。

5关键技术的研发引进

5.1草原生物灾害预警监测系统开发研究:在塔城地区草原优势种蝗虫害鼠区域划分的基础上,开展塔城地区草原生物灾害普查,进一步摸清塔城地区草原生物灾害的分布范围、优势种类、发生面积、危害程度、治理现状、生态环境等情况的新变化,探索利用“3S”技术,提高草原生物灾害的预警监测水平,提高灾情短期、中长期预测预报准确率,建立信息实时传递系统,提高信息的时效性。

5.2草原生物灾害防治管理指挥系统开发应用:根据草原生物灾害发生危害特点,对塔城地区草原生物灾害防治区域进行划分,探索利用GIS技术建立适合塔城地区特点的生物灾害基本数据库和相关功能模块,进行数据资料的地图数字化,建立塔城地区生物灾害的防治管理指挥系统,提高治理的应对能力。

5.3草原生物灾害的灾变规律和可持续治理技术研发:针对塔城地区草原生物灾害发生中出现的新问题,联合区内外科研、教学等部门协作攻关,摸清区内草原生物灾害的中长期灾变规律,探索生物治理新技术。加大人工招引粉红椋鸟、牧鸡牧鸭、人工招鹰、绿僵菌、印楝素、C型毒素等生物综合治理配套技术的研究应用推广,开展生物多样性控制草原生物灾害技术的研究试验和示范。探索蝗虫、毒害草资源开发利用新途径,开展蝗虫、毒害草采集、加工和可利用物质提取等技术的试验,开发研制新型吸蝗机(蝗虫防治机械),促进蝗虫资源的转化利用。

5.4国际合作研究:开展国际交流,引进推广国外成熟的草原生物灾害预警监测和治理技术。在粉红椋鸟迁徙路线、保护利用、有毒有害草、牧草病害的侵入扩散等方面开展国际合作研究,与哈萨克斯坦国等邻国合作开展边境地区蝗虫迁移规律、监测防治的研究。

草原生态灾难近况与整治策略责任编辑:陈老师    阅读: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