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经济论文 >> 中美贸易论文 >> 正文

中美贸易战对我国劳动力市场的影响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摘要]作为对外贸易依存度最高的经济大国之一,中国劳动力市场状况受外贸运行影响较大。多年来,就总体而言,其它条件相同,出口部门、出口企业收益状况优于仅面向国内市场的同行,收入稳定性也相对较佳,因为前者可以利用国内外两个市场,利用其经济周期不同步“熨平”收入波动。相应地,出口部门、出口企业就业者收入状况也优于仅面向国内市场的同行。在这种情况下,规模巨大的中美贸易战必然会对中国劳动力市场产生一定影响。

[关键词]中美贸易战;劳动力市场;进口替代;贸易禁运

2018年中美贸易战发展至今,无论后来特朗普威胁要追加关税的1000亿美元自华进口是否付诸实施,仅美方已经公布清单、中方公布对等报复清单的涉案贸易额合计就已达千亿美元(双方各对500亿美元自对方进口加征关税)。论涉案贸易额,这场贸易战已经堪称国际贸易史上规模最大的双边贸易争端个案,采用手段(特别是对中兴公司的全面禁运手段)也至少是全世界电信技术产业前所未有,其对金融市场影响在中国对外贸易争端史上前所未有;称之为“史诗级贸易战”,实不为过。由于美方额外对中兴公司实施全面贸易禁运,这场贸易战波及面进一步放大。

一、中美贸易战冲击中国劳动力市场的第一层次:涉案出口产业

中美贸易战对中国劳动力市场的冲击直接间接体现在以下几个层次:第一是由于双方向自对方进口加征关税而对涉案出口、进口部门收入与就业的影响;第二是这场贸易战中的贸易禁运、以及由此激发的高新技术产业核心产品进口替代趋势的影响;第三是中美贸易战对全球贸易体系、中国经济发展战略走向的影响,进而对中国劳动力市场供求总量及结构的影响。在第一个层次,就总体而言,由于中国从美国进口的大宗货物在中国市场占有率不是很高,最高30%上下,较多的是百分之一二十,而且可替代性较强,如在中国市场占有率最高的美国大宗货物大豆在华市场占有率为1/3左右,但中国能够比较便利地从俄罗斯、阿根廷、巴西等其它国家获得替代货源,由于中国实施对等报复而对中国市场相关货物供给的影响相对较小,相应地对相关就业的影响也较小,影响主要体现在美国的贸易保护措施对中国出口部门及其就业的影响。多年来,美国一直是中国数一数二的出口市场。按中国海关统计,2017年中国对美货物贸易出口29103亿元(4298亿美元),进口10430亿元(1539亿美元)。在中国对美货物贸易出口中,主要项目及其2017年出口额(中国《海关统计》数据)如下:“机电、音像设备及其零件、附件”,1985亿美元;“车辆、航空器、船舶及运输设备”,197亿美元;“光学、医疗等仪器;钟表;乐器”,106亿美元;“贱金属及其制品”,225亿美元;“杂项制品”,510亿美元;“纺织原料及纺织制品”;“鞋帽伞等;羽毛品;人造花;人发品”,160亿美元;“塑料及其制品;橡胶及其制品”,185亿美元;“化学工业及其相关工业的产品”,139亿美元。

在美方当地时间2017年4月3日下午公布的建议加征25%进口关税商品清单中,涉案中国商品分布在机械、航空航天、信息及通信技术、机器人、医药产品等行业,而且主要是企业使用的资本设备产品、零件附件和中间投入品,少有最终消费成品,在外贸分类中主要分属以下项目:“机电、音像设备及其零件、附件”,“车辆、航空器、船舶及运输设备”,“光学、医疗等仪器;钟表;乐器”,“贱金属及其制品”,“化学工业及其相关工业的产品”。根据中国产品在这些领域的竞争力和市场占有率,如果加征25%关税而中国相应出口企业不作任何调整,被加征关税产品中有一部分可能要退出美国市场,至少是暂时退出。但500亿美元出口额在中国出口总额(2017年为22635亿美元)中占比不高,2017年仅占2%;且涉案中国出口商品多达1300个独立关税项目,亦即平均每种受限出口商品受限出口额3846万美元,分摊到每家企业的贸易额更小,相当一部分当事企业应该能够自我消化,而不至于要靠裁员等手段度过难关。如果中美贸易战进一步升级,特朗普威胁要追加的1000亿美元涉案贸易额付诸实施,影响面会大大扩大,但对新增当事中国出口企业的收入、就业冲击程度可能不如500亿美元清单涉及企业所受冲击。因为为了2018年中期选举,第一份500亿美元清单竭力避免纳入居民日用消费品,以求尽可能减少对居民日常生活的影响,如这份清单中的84198150税号下加征关税商品是“炉灶,炉灶和微波炉,微波炉除外,用于制作热饮或烹调或加热食物,不用于家庭目的”;但倘若美方追加1000亿美元涉案贸易额,就不可能不纳入相当一部分居民日用消费品,而这些“中国制造”商品在美国市场占有率甚高,即使加征关税,也难以被替代而退出美国市场,效果只是抬高美国市场销售价格。如微波炉,笔者走访过的广东格兰仕公司产品出口比例甚高,而且出口总量中一半是销往美国市场,这家公司以“价格杀手”著称,倚重价格竞争力,加征25%关税貌似对其在美国市场竞争力影响巨大。但中国微波炉生产占全球份额极高,仅格兰仕一家就生产了全世界60%以上的微波炉,加上美的电器,中国占全球微波炉生产份额当在90%以上,绝大多数外国品牌微波炉的绝大多数产品实际上都是在格兰仕、美的代工的。即使一次对它们的产品加征25%关税,美国进口商也不可能找到新的供货来源。

就总体而言,这些中国对美出口大宗货物市场占有率甚高,普遍在30%以上,过半、甚至70%以上者也不鲜见。如中国制造的家具占美国市场48%,据称仅广东佛山一市家具产业就占全世界1/10;中国手机产量占全世界90%以上;中国纺织服装产品占世界市场36%;……“中国制造”市场份额如此巨大,意味着即使美方加征关税,美国进口商在可预见的未来也找不到新的供货来源。上述分析隐含地假设中国企业不作任何调整安排,但在实践中,中国企业肯定会与美国进口商协调合作,开展调整,以求削弱加征关税带来的冲击。短期内,双方必然会在加征关税清单公示期内加紧签约出货;在长期内,它们会调整生产安排,以求提高效率,消化25%加征关税影响,以及尽可能规避加征关税打击,利用美国原产地规则就是其中之一。由于美国原产地规则奉行当地成分标准,只要对美出口货物中使用美国零件、附件和服务等价值达到一定比例(如50%),即使最终生产组装是在中国完成,也可认定为“美国制造”而享受优惠、甚至免税待遇进入美国市场。在实践中,已经见到有的美国企业开始把这次中美贸易战当作机会运用相关原产地规则进行布局了。同时,也不能低估中国涉及产业提高效率、消化加征关税冲击的空间。就笔者2018年初在珠三角实地走访企业所见,近年中国制造业企业应对人力成本上升趋势而开展的“机器替代人”设备投资规模巨大,许多属于全球领先,如格兰仕建造了全世界第一条全自动微波炉生产线且已运行两年以上。这种调整的活力也必然会应用于应对贸易战。而且,第一份加征关税的500亿美元清单涉及产品很多因西方企业垄断而利润率甚高,这意味着中国企业只要能够提高效率,即使加征25%关税,也能在美国市场赢得价格竞争力,只是利润率低一些。

二、中美贸易战冲击中国劳动力市场的第二层次:贸易禁运与高新技术

产品进口替代这场中美之间“史诗级贸易战”发展至今,给世人印象最为深刻的已经不是双方互相威胁加征关税,而是美方对中兴公司的全面贸易禁运制裁。此举在全球信息及通信技术产业界前所未有,由于目前美国在一些高端集成电路(芯片)上还占有垄断地位,此举导致拥有8万员工的世界第四大电信设备企业中兴集团顿时陷入“休克”状态,本来在5G领域与华为共同处于全球领行地位的中兴集团可能因为美方贸易禁运而错失发展良机,国内外不乏舆论认为中兴公司可能就此破产。如果中兴集团就此破产,8万员工队伍全部遣散,在中国劳动力市场上的心理冲击将极为巨大;但考虑到中兴集团研发和生产的高水平(已经连续近10年与华为、松下公司分居世界企业国际专利数量前三名),以及中国该产业的规模与发展速度,即使出现这种极端状况,其骨干员工、特别是工程师和技师应该也能较快找到新的对口工作。而且,国家不可能坐视中兴集团被美国一纸禁令而打垮消灭,即使中兴集团实在不能继续以目前的形式生存下去,也会支持其重组。相应地,该公司员工就业受到的冲击会控制在一定程度之内。而从中兴公司员工队伍的既往业绩、士气、凝聚力等方面来看,相信上述破产、重组等极端状况不会出现,这家企业能够度过难关。福兮祸所伏;倘若从中国高新技术产业自主发展的历史全局来看,“中兴事件”在长期内很可能会是一件好事,因为此事帮助中国国内凝聚了共识,消除了中国国内通往自主研发生产集成电路等核心高技术产品的主要障碍,预计中国将由此迎来核心高技术产品进口替代发展的一轮新高潮,而这部分进口替代产业的发展,可望创造一大批高质量就业机会。如集成电路,中国2017年进口量就高达3769.91亿个,进口额17592亿元(2601亿美元),即使仅仅替代其中一半,也是接近9000亿元的销售额。考虑到美国同期已经开始在高新技术等领域排挤华人,这给吸引相关人才回流国内就业、创业创造了相对有利的条件。同时,对于中国高新技术产业、特别是新的进口替代高新技术产品而言,“中兴事件”严重损害了美国的市场商誉,提升了它们在市场立足的成功几率。因为美方在向中兴收取数亿美元巨额罚款之后再度制裁中兴,由头是违反了其对伊朗的贸易制裁,且没有完全履行此前与美方的认罚协议开除某些员工;而美国是20世纪以来全世界使用经济制裁手段最多的国家,市场参与者不得不认真考虑与美资企业合作可能因美国对外制裁而面临什么样的池鱼之殃。审视美国实施的经济制裁数量,不难理解其滥用经济制裁手段的程度,不难理解别国企业若要与美国企业合作,需要付出在其他国家市场的多大机会成本,承受多么高的潜在风险概率。

在1914—1990年间的116起国际经济制裁中,美国主导的就有77起;在冷战结束后至2007年新增的80多起制裁案例中,美国参与的就超过60起,涉及全世界一半以上人口。[1]在中国电信设备厂商中,中兴起码是最崇信美国技术、美国信用者之一,今天则不得不为自己对“美国信用”的崇信付出巨大代价。目睹这一切,从中国到其它国家,各国企业界必然会寻求从关键技术等各方面尽量降低对美国的依赖,这就给“中国制造”创造了机会。历史已经无数次证明,并将继续证明,任性滥用自己在供应市场上暂时的优势地位而制裁对方,其结果通常是损害自己的市场信用,进而最终损害自己的市场份额。

三、中美贸易战冲击中国劳动力市场的第三层次:对国家经济发展战略的潜在影响

从长远来看,鉴于中美分别是当今世界第一、第二大经济体,这场贸易战最大的潜在风险是可能导致全球贸易显著倒退,进而导致中国经济发展战略过度内向。在20世纪30年代,世界性的贸易战一度彻底失控,引爆事件就是美国国会1930年5月通过《斯穆特-霍利关税法》(TheSmoot-HawleyTariffAct),提高890种商品的进口税率(其中50种商品从免税改为征税),农产品和原料平均进口关税率提高至48.92%,其它商品平均进口关税率提高至34.3%,结果1931年美国纳税进口商品的平均税率比1914年高41.5%。此举引爆以加征关税为主要内容的世界性贸易战,美国提高关税的法令刚刚付诸实施,就立即有33个国家提出抗议,7个国家采取报复措施。此后不久,共有45个国家提高关税,对美国实施报复。1931年底至1932年初,美国又先后颁布法令,对一些进口工业品和农产品征收10-100%的进口税,给贸易战进一步火上浇油。[2]这场连绵不断的大规模全面贸易战给当时的全球贸易与经济带来了毁灭性打击。1876/1880-1913年间,世界出口量年均增长率为3.3%,世界工业生产年均增长率为4.1%,前者落后于后者23.2%。1913-1938年间,世界出口量年均增长率仅有0.5%,世界工业生产年均增长率虽然也下降至2.5%,但前者落后于后者的幅度扩大到36.4%,且在此期间世界贸易额减少了32%。特别是1929-1933年大危机,极大地打击了世界贸易,1933年世界贸易量下降为1929年的72.2%,贸易额则下降为35%。[3]整个20世纪30年代,资本主义世界贸易量始终未能达到1929年的最高点。在此期间,全世界劳动力市场对劳动者也极为不利。那么,今天的中美贸易战倘若失控而极度扩大化,全球贸易显著倒退并非不可想象。即使没有发展到那个程度,以此为由而推动中国经济发展过度依赖内需、特别是国内消费的风险也是现实存在的。倘若出现这种情况,即使中国劳动力市场供求总体状况不恶化,就业质量也会显著降低,因为这种结果将使中国产业“空心化”,低质量服务业就业岗位增长过多而高质量制造业岗位锐减。由以上分析可见,贸易战没有赢家,和则两利,斗则两伤。相信两国会以两国人民根本利益为出发点,妥善解决争端,实现双赢。

[参考文献]

[1].阮建平.战后美国对外经济制裁[M].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09.

[2]宋则行,樊亢.世界经济史(中)[M].北京:经济科学出版社,1994.

[3]姚曾荫.国际贸易概论,[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7年.

作者:梅新育 单位: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

中美贸易战对我国劳动力市场的影响责任编辑:张雨    阅读: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