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经济论文 >> 中美贸易论文 >> 正文

中美贸易摩擦频发的诱因与应对措施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摘要: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与美国的双边贸易取得了飞速发展,双边贸易额持续增加。然而,双边贸易不断增强的同时,贸易摩擦也频发,尤其是在世界经济复苏乏力、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背景下,中国与美国的双边贸易摩擦高发已成为一种常态。由此,本文深入分析了当前中美贸易摩擦的主要表现及其产生的具体诱因,并提出缓解中美贸易摩擦的应对策略。期望推动中美双边贸易良好发展。

关键词:中美贸易摩擦;主要表现;频发诱因;应对策略

据商务部数据显示,中美贸易额从1979年的25亿美元增长到2017年的5196亿美元以上,39年间增长了211倍以上,中美服务贸易额也已超过1000亿美元。随着2017年中美百日计划的顺利结束,以及美国总统特朗普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并与中国签署了价值超过2500亿美元的商业合同后,中美贸易看似平静,其实贸易摩擦问题不断。且根据中金网信息显示,2018年美方将对我国采取更激进的贸易立场,基于此,综合分析当前中美贸易摩擦的表现和成因,对我国有效规避与防范贸易摩擦,推进双方的贸易往来仍具现实意义。

一、中美贸易摩擦的主要表现

(一)美国频繁发起贸易救济调查,涉案金额较大

美国具有强烈的贸易保护主义,频繁对我国发起贸易救济调查,且涉案金额较大,使得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总体形势较为严峻。自从1980年美国对中国薄荷醇首次发起反倾销调查以来,中国几乎每年都要遭受来自美国贸易救济调查。据商务部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2月,美国已经对中国出口产品启动了超过150起的反倾销调查,已排在反倾销国家的首位;其中,2016年以来,美国已经对中国产品发起了20余起的贸易救济调查,案件数量同比增长81.1%。2017年全年,美国对中国产品贸易救济销调查超过11起,反补贴调查超过9起,同比增加3起以上。另据经济观察报数据显示,美国对中国发起的“337”调查比重,由2015年、2016年的29.4%和40.6%,增加到2017年的48.1%。此外,从涉案金额来看,中美贸易摩擦涉案金额较高。如最近几年,美国对中国彩电开征反倾销税,涉及金额超2.76亿美元;木制卧室家具的涉案金额最高,达9.58亿美元。

(二)贸易摩擦商品不断扩展,涉案商品范围持续扩大

近年来,我国对美国出口产品结构发生了变化,由劳动密集型产品逐渐向技术含量较高的产品延伸。随之中美贸易摩擦所涉及的产品范围也从服装、家具等低端产品延伸至光伏、家用电器等高端产品不断扩展,涉案商品范围呈持续扩大状态。例如,2016年5月,美国商务部决定对中国木质卧室家具进行反倾销,并推出超过200%的一般税,针对中国木质卧室家具制造商。美国第十一次对中国木质卧室家具进口的反倾销审查,行政复议涉及到18个制造商。2017年1月18日,美国商务部对非晶织物、普碳和合金钢板以及硫酸铵发起“双反”调查作出终裁。其中,还包括非晶织、普碳与合金钢板、硫酸铵等产品的反倾销调查。2017年11月13日,美国商务部公布对华胶合板产品反倾销与反补贴调查最终裁定,裁定中国企业倾销幅度为183.36%;补贴幅度为22.98%-194.90%。2017年11月,美国对中国铝箔产品反倾销调查。2017年12月19日,美国对进口自中国大陆和台湾地区的细旦涤纶短纤作出反倾销初裁,包括中国大陆强制应诉企业、江阴市华宏化纤有限公司等。2018年1月2日,美国商务部公布了对中国光伏反倾销调查的新一轮行政复审结果,包括天何光能、杭州桑尼、横店东磁等22家中国企业,反倾销税率高达61.6%。此外,2017年1月美国还对中国产大型洗衣机征收反倾销税,征收32.12%—52.51%的反倾销税。可见,中美贸易摩擦所涉及的产品范围不断扩大。

(三)美国采取多元化的贸易壁垒,限制我国商品出口

为了保护本国企业利益,美国的贸易保护力度逐渐加强,在增加贸易救济调查力度的同时,逐渐倾向于运用技术标准、绿色壁垒与环境保护等更为隐蔽的措施,限制我国产品出口至美国市场。近年来,我国出口企业因美国技术性贸易措施的直接损失占据20%以上。例如,2017年初,江苏省出口美国水产品鮰鱼时,美国采取“鲶形目鱼类强制性检验程序”,规定鲶形目由美国食品与药品监督管理局(FDA)转移给美国农业部(FSIS)管辖,将肉类管理模式引入鲶形目鱼类监管中,增加了驻场兽医、标签检验与官方铅封等要求,彻底改变了原来的检验监管模式。截至2017年8月,江苏出口美国鮰鱼仅529.4万美元,与巅峰时期相比下降超过50%。此外,美国还对中国频繁采取绿色贸易壁垒。例如,2017年初,美国以保护环境与健康为借口,对中国的木制品提出更加严格的《雷斯法案》与《复合木制品甲醛标准法案》。并且,法案中制定了复合木制品甲醛释放标准,并要求EPA提出执行该法案的条款法规。该法案堪称全球最严苛的复合木制品甲醛释放量要求,远远高于欧盟、日本及中国的标准,以刨花板为例,甲醛释放量不得超过0.09mg/kg,整整高出我国标准1000倍。在美国多种形式的贸易壁垒限制下,我国对美国出口贸易举步维艰。

(四)钢铁冶金业成为摩擦频发的“重灾区”,我国钢铁行业几经美贸易冲击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钢铁生产国,中国钢铁出口一直以来是中美贸易摩擦的“主战场”。目前美国钢铁业利用了71%的产能,其中中国钢铁仅占1/4的份额。但美国坚持认为中国钢铁产能过剩导致全球钢铁价格降低,造成美国关闭部分钢铁工厂,所以主要针对我国出口钢铁冶金类产品发起制裁,使我国钢铁行业几经贸易冲击。据商务部数据显示,自2014年至2017年,美国前后对中国发起了约15起贸易救济调查,其中超过8起以上都是针对钢铁冶金类产品,占比超过50%。与此同时,2016年下半年至2017年,美国基本平均每个月对中国钢铁发起反倾销调查,调查产品涵盖不锈钢、冷轧板、耐腐蚀板等。例如,2016年6月,美国对华冷轧板双反案终裁成立反倾销税率高达265%。更严重的是,美国2017年的半年内两度宣布对中国钢铁冶金类产品进行反倾销制裁,即2017年2月,美国商务部就对华不锈钢板材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作出终裁,裁定中国企业63.86%-76.64%的反倾销税率和75.6%-190.71%的反补贴税率。2017年5月,美国商务部对所有中国生产的耐腐蚀钢征收210%的反倾销税,对很多生产商征收至少39%的最终反补贴税,个别大厂税率高达241%,例如宝钢、河北钢铁集团公司和鞍钢集团,使钢铁行业遭受较大的贸易冲击。

二、中美贸易摩擦的主要原因

(一)美国固执己见对华频繁发起“双反”调查,激化中美贸易争端

美国自推崇贸易保护主义以来,对进口中国的产品不断发起反倾销、反补贴调查。根据新华网数据统计,2017年,美国商务部应国内企业要求,对华发起了高达79起“双反”调查,比去年同期大幅增加65%,阻碍双方贸易的正常秩序,损害了我国企业的经济利益,使中美贸易争端不断激化。其中,据海外网数据显示,2017年4月,美国商务部对进口钢铁与进口铝产品发起了232调查。同年11月,美国再次针对中国进口的通用合金铝板发起了“双反”调查,这也是美国商务部25年以来,由政府带头主动向贸易伙伴发起的类似调查。美国对我国铝业频繁发起的“双反”调查,严重打破了中美铝产品贸易的正常秩序,为我国铝业造成了实质性的威胁与损害。就此,中方多次表示,希望美方恪守反对贸易保护主义承诺,共同维护双方自由、开放的贸易环境,但美国一直坚持本国贸易主见,加大发起对我国“双反”调查力度。据财经资讯信息显示,2018年1月18日,美国对我国塑料装饰丝带发起了双反调查,据悉,美国进口我国这类产品的金额高达1810万美元,美国发起的双反调查,直接为我国相关企业带来了实质性威胁与巨大的经济损失,使中美贸易争端逐渐被激化,贸易摩擦也呈现常态化向高频化转变的趋势。

(二)美国认定中国为“非市场经济”国家,加剧了中美贸易摩擦

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议定书》第15条规定中表明,中国自2016年12月11日起,便“自动”成为市场经济国家,这也意味着国外对华反倾销中,采用替代国计算倾销幅度这一做法被终止。但事实上,美国商务部在对华反倾销过程中,一直将中国视为“非市场经济国家”,并按照代替国计算倾销幅度,对中国征收相应的税率。据北京商报讯,2017年3月21日,美国主观按照替代国计算倾销幅度,强制裁定中国华羟基乙叉二膦酸的反补贴税率为2.4%,反倾销税率高达184.01%。且基于美方损失,终裁我国7家企业补贴幅度为54.11%,其他生产商补贴幅度为2.40%,使企业遭受较大的经济损失。此后,美国一直无视我国市场经济建设所取得的巨大成就,继续认定我国为“非市场经济国家”,对我国发起反倾销调查继续沿用“替代国”做法,根据山东经济网数据显示,2017年4月19日,美国按照替代国计算倾销幅度,裁定中国非公路轮胎的反补贴税率为5.65%,反倾销税率为210.48%。2017年10月30日,对中国铝箔反倾销调查中,按照替代国计算倾销幅度,初步裁定中国需交96.81%-162.24%的税率,同样使我国蒙受巨大的经济损失。尽管中国相关机构发出申明,维护我国市场经济地位,敦促美方切实履行国际业务,但美国仍认定我国为非市场经济国家,进一步加剧了两国贸易摩擦。

(三)美国对华贸易逆差严重,增大了中美贸易矛盾两国之间

贸易发展极不平衡是中美贸易矛盾最直接原因,美国对我国的贸易逆差十分严重。从2000年开始,中国代替日本成为美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之后,中美之间的贸易差额不断扩大,美国逐渐成为了中国最大的贸易逆差来源地。根据网易财经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对美国的商品出口规模达4626亿美元,美国对我国商品的贸易逆差竟高达3470亿美元,占美国总贸易逆差的比值高达50%,阻碍了我国对外正常贸易,增大了中美贸易矛盾。在此背景下,美国仍加大对我国的贸易逆差。根据新浪财经2018年1月5日报道信息,2017年11月,美国对华的贸易逆差攀升至505亿美元,逆差扩大了3.2%,创2015年9月以来的新高,使中国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贸易压力。中方立足于长远发展,就严重的贸易逆差与美国进行商洽,美方政府声称要解决对华的贸易逆差,但所采取的措施依然是治标不治本,对华的贸易逆差仍然存在。以钢铁和光伏产品为例,2016年,美国进口中国的光伏产品约为13.76亿美元,同比下降了24.6%。但在2016年,光伏与钢铁合起来的贸易逆差,还不到美国对华贸易逆差的1%。何况,中国对美国钢铁的出口位列世界第四,美国采取这一措施,根本难以解决两国贸易逆差的问题。可见,美国对华严重的贸易逆差,加之其治标不治本的贸易行为,使两国贸易矛盾逐步增大,不利于双边贸易良好发展。

(四)非关税贸易壁垒主导,加重了中美贸易冲突

近年来,中美为了促进国内产业与市场的发展,纷纷发起并实施了多次非关税贸易壁垒,加重了两国贸易冲突。根据网易财经数据显示,自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美国贸易保护倾向愈发明显,根据WTO相关数据统计,2008年-2016年间,美国发起并实施的非关税贸易壁垒共有2259个,其中中国受到影响的多达2067个,占比高达91.5%,专门针对中国的非关税贸易壁垒有99个,占比为4.4%。相较而言,中国实施的非关税贸易壁垒相对较少,根据WTO相关数据统计,2008-2016年间,中国发起并实施的非关税贸易壁垒有1776个,其中,美国受到影响的共有1682个,占比为94.7%,专门针对美国的非关税贸易壁垒有46个,占比为2.6%。受非关税贸易壁垒的影响,两国出口与经济均受到了很大的影响。以中国为例,美国发起了非关税贸易壁垒相当于提高了两国的贸易成本,根据相关数据统计可知,将贸易成本提高率按照10%、20%、30%、45%档次进行计算,实际汇率定为0.84,中国出口将减少1.1%、2.6%、4.1%、6.4%,造成了严重的经济损失。同理,美国在中国的非关税贸易壁垒主导下,出口与本国经济均受到严重的影响,这也使得两国的贸易冲突逐渐加重,贸易摩擦愈发严重。

三、缓解中美贸易摩擦的应对之策

(一)构建中美贸易磋商交流机制,管控两国贸易分歧

当前,中美应在保持原有产品贸易关系的基础上,构建中美贸易磋商交流机制,用以管控两国贸易分歧。例如,2017年11月9日,两国商务部在人民大会堂举办了“中美企业家对话会”,就如何推进两国企业在信息技术、医疗卫生与能源环保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交流与磋商,及时调节了双方贸易分歧。同时,两国企业应就沟通结果可签订相应的合作协议,将贸易商品、金额与增值服务等进行限定,在后期产品贸易过程中,双方应严格按照合同进行执行,避免产生相关的贸易纠纷。此外,若两国企业达成合作协议,可申请中美高层亲自见证重要的商业成果签约,在加强对话与沟通的基础上,使两国贸易具有约束性,进一步管控两国贸易分歧。

(二)出台全新的原产品规则,减少美国对华的贸易逆差

贸易不平衡问题,是造成中美贸易摩擦最直接的原因。因此,应出台全新的原产品规则,减少美国对华的贸易逆差。在原产品规则出台之前,应结合当下两国贸易情况,对双边进出口货物的产地、数量与金额进行评估,为原产品规则出台奠定了基础。在原产品规则出台时,应基于上述评估结果,选配相关管理机构,协商原产品规则中的应用范围与具体规则,应确定货物往来的数量与金额区间,规范两国进出口贸易。然后,通过审查、协商、审核与审批等程序,将初期制定的原产品规则递交上级评审,进而根据评定结果,颁布并实施该原产品规则。在原产品规则出台之后,双方应根据规则内容,履行各自贸易义务,严格按照规则规定进行双边贸易,减少美国对华的贸易逆差。并且,基于原产品规则,我国应充分实施品牌战略,打造属于我国传统工业经济、农业经济、知识主体经济的品牌。

(三)建立“三位一体”贸易摩擦预警机制,规避两国贸易壁垒

针对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我国应通过实际考量,加强企业、行业协会与政府之间的互动与合作,通过建立“三位一体”的贸易摩擦预警机制,规避两国贸易壁垒。就政府而言,我国政府应充分发挥主导与协调作用,开展调查避免或者应对贸易壁垒措施的工作,并在相关行业中根据调查结果展开深入讨论,提升企业规避与应对贸易壁垒能力。就行业协会而言,我国行业协会应针对中美贸易摩擦,定期收集相关信息,对贸易摩擦发生的原因与可能发生的趋势展开深入分析,并针对分析结果发布预警信息,及时与企业进行沟通,为企业提供专业化的指导方案,有利于企业科学的规避贸易壁垒。就企业而言,我国企业应配合政府与行业协会,根据行业协会提供的预警信息,不断完善企业内部预警机制。当发生贸易摩擦时,企业应在第一时间与政府、行业协会建立联系,并向相关的部门投诉,共同商讨应对之策,进一步消除或者克服贸易障碍。

(四)设立中美贸易摩擦专项基金,完善行业协会职能

为应对中美贸易摩擦,需要行业协会比出口企业拥有更丰富的经验。因此,我国应通过设立中美贸易摩擦专项基金,建立并健全行业协会职能,用以规避产品出口风险。在基金设立之前,需通过不同渠道进行资金筹集,例如通过民间捐款、政府资助和企业缴纳等。将资金集中后,交由行业协会进行统一管理。在基金设立过程中,不仅需明确行业协会在产品贸易中的主导地位,还需逐步完善该协会的经济职能,使其在两国贸易资金保障中发挥重要的作用。在基金设立后,企业发生贸易纠纷或者摩擦时,行业协会可为经济实力较差的中小企业提供一定比例的资金支持,避免企业因资金不足而放弃申诉或者败诉等事件的发生。并且,在涉案企业进行申诉时,除了给予企业资金保障之外,行业协会应通过游说、沟通等方式提供帮助,进一步提高企业胜诉几率。

(五)借助WTO争端解决机制,减少中美贸易摩擦

近年来,中美贸易争端频繁,为我国外贸带来诸多麻烦。因此,我国应在履行WTO义务的同时,充分借助WTO争端解决机制,减少中美贸易摩擦。具体而言,我国应充分运用WTO贸易规则与相关法律,升级双边贸易标准和协议,切实维护贸易企业权益。同时,我国应主动参与WTO相关贸易争端案件的审议,与国际贸易规则的改进与制定,并调配相关学者与专家深入钻研WTO贸易规则与争端解决机制,逐渐积累具有争端解决能力与经验的人才,进而针对中美贸易成立争端解决小组。基于WTO争端解决机制,应明确争端解决小组成员组成与职权,对中美贸易纠纷进行监督与裁决,依法降低贸易量或者终止商品贸易,避免中美贸易摩擦的进一步深化,为两国商品贸易提供便利的交易环境。

参考文献:

[1]乔宝华.特朗普新政下中美贸易摩擦预期风险点及应对[J].工业经济论坛,2017(5).[2]刘红.中美贸易摩擦的新趋势及原因分析———基于中美贸易商品结构的视角[J].对外经贸实务,2013(8).

[3]周佳.华人跨国企业家:中美贸易摩擦不难解决[J].中国外资,2017(9).

作者:1.吴光宇;2.李曌宇 单位:1内蒙古农业大学职业技术学院,2爱丁堡大学

中美贸易摩擦频发的诱因与应对措施责任编辑:张雨    阅读: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