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经济论文 >> 居民消费论文 >> 正文

新常态下农村居民消费现状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摘要]进入经济新常态后,云南经济增长减速,经济发展内驱力减弱,依靠扩大消费特别是扩大人口众多的农村居民消费,对继续保持一定水平的经济增长显得尤为重要。选取总量和结构两个维度对云南农村居民的消费现状进行深入分析,可为下一阶段旨在扩大农民消费、培育消费新增长点的对策建议提供实证素材和参考依据。

[关键词]农村居民;消费;现状

未来5至10年是云南省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战略机遇期,也是全面深化改革、提升对外开放水平的关键期。经济增长速度换挡、经济结构深度调整升级、经济发展动力机制转换、社会艰难转型,将成为这一时期经济社会发展的突出特征〔1〕。在这一新的形势背景下,扩大消费并形成一批消费新增长点,是云南省经济可持续增长、民生持续巩固改善的战略基点和关键点。新常态后,“投资、消费、出口”各自在拉动经济发展中的作用呈现出了新的格局,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将偏向消费〔2〕。但目前云南省农村居民的消费水平与城镇居民相比差距较为显著,严重制约了云南省经济的持续、稳定、快速发展。2015年,云南省农村人口数是城镇人口数的1.31倍。但从居民消费总量上来看,农村居民消费占居民消费的比重仅为33.07%,比上一年的34.25%还要下降1.18个百分点,占最终消费的比重为23.73%;城镇居民消费对应这两项的比重分别为66.93%和48.03%,均是农村居民消费的2.02倍。这些数据表明云南省作为集边疆、贫困、民族、山区为一体的省份,农村居民消费疲软乏力。因此,认真分析和准确把握云南省农村居民消费的现状,挖掘和释放云南农村居民的消费潜力,是破解云南经济增长难题的首要和关键环节。

一、云南省农村居民消费总量分析

(一)消费总量的描述分析

2014年云南省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7456.13元,只相当于全国平均水平的71.09%;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6030.26元,只相当于全国平均水平的71.94%。2014年四川省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9347.74元,是云南省的1.25倍;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8301.1元,是云南省的1.38倍。2014年云南省农村居民消费总量在全国排名倒数第三,人均可支配收入在全国排名倒数第五。从上述数据比较可以看出,云南省和四川省同处西南地区,但是两地农村居民消费的差距要大于收入的差距,云南省农村居民收入和消费水平在全国处于相对比较落后状况。

(二)云南农村居民分项消费水平与四川省及全国平均水平的比较

我们对云南省、四川省以及全国平均水平的农村居民消费分项进行比较分析。从2012年的总量指标来看,云南省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总额为5416.50元,为全国平均水平7916.60元的68.42%;人均消费性支出4561.30元,为全国平均水平5908.00元的77.21%,同2014年的数据对比来看,收入占比上升,但是消费占比下降迅速。从2012年的子项指标来看,其中,食品、衣着、家庭用品、医疗保健、娱乐文化、杂项等项目的消费支出绝对值均低于四川省和全国平均水平。交通通信支出和居住两项的消费支出绝对值均高于四川省水平但低于全国平均水平;杂项的消费支出66.20元,仅为全国平均水平147.60元的44.85%,在各个消费项目中占比是最少的。从农村居民人均消费8类子项指标增速1995年与2012年比较来看,娱乐文化教育支出年均增速9.92%,与同期四川省和全国年均增速9.06%和9.03%比较,平均增长速度排在首位。食品支出、交通通信支出和居住支出,与同期四川省和全国平均水平比较,增长速度排在第二位,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衣着、家庭用品、医疗保健等项目的支出均慢于全国平均和四川省的平均增长速度。云南省农村居民杂项服务人均消费年均增速7.97%,与同期四川省和全国年均增速14.63%和11.54%比较,云南省农村居民对此项的消费涨幅基本偏小,是所有项目中增长最缓慢的项目。

二、云南省农村居民消费结构分析

(一)静态分析——基于ELES模型

扩展线性支出系统〔3〕(ELES:ExtendedLinearExpenditureSystem)是在线性支出系统(LES:LinearExpenditureSystem)基础上,改进了的需求函数模型系统。相对于恩格尔函数模型及其衍生模型而言,运用扩展线性支出模型(ELES)有较为显著的优越性。一是它计入了价格变化对消费结构的影响,二是它实现了在没有价格资料的情况下利用居民截面收支数据来进行消费结构变化的分析。因此,扩展线性支出系统是目前在消费结构领域比较先进的一种计量分析方法。我们可以运用此模型从云南省农民的边际消费倾向、基本消费支出比重、需求收入弹性及需求价格弹性等多个方面阐述和剖析农民消费结构的特征〔4〕。下面使用ELES模型,利用最小二乘法,得到各消费项目的边际消费倾向、基本需求支出等相关估计值。因2013年开始消费数据的统计口径发生变化,本文只分析到2012年。

1.各项消费支出的边际效应分析模型估计结果斜率项的值表示的是边际消费倾向。模型估计结果显示,2004年至2007年云南省农村居民的边际消费倾向从0.627上升至1.410,升幅为0.783,呈现出大幅上升趋势;2008年至2010年,云南省农村居民的边际消费倾向又呈现出逐年急剧下降趋势,降至2011年的0.6438,降幅为0.7662,从2012年开始又开始缓慢回升,升至0.72。同时我们可以根据边际消费倾向β*i值,计算边际预算份额βi=β*i/∑β*i。计算结果显示,食品的消费支出在消费总支出中所占的比重逐年下降,从2004年的53.97%下降到2012年的45.61%,但是在消费总支出每增加1元各消费项目所占比重形成的增量结构中,食品支出在增量结构中所占比重从2004年的26.10%上升到2012年40.01%,可见在增加农村居民可支配收入后,食品的拉动作用显著增强〔5〕;居住和交通通信的拉动作用逐年递减,但是对总消费的支撑作用仍居前三位;而娱乐文化的拉动效应经过几年的沉淀后,有明显回升趋势,从2008年增量结构比重0.902%上升到2012年的7.102%;衣着、家庭用品等项目拉动效应虽逐年上升,衣着的增量结构比重从2004年的2.82%上升到2012年的7.30%,家庭用品比重从2004年的5.47%上升到2012年的7.25%,但增长缓慢,未形成主导项目;医疗保健支出近几年增长趋势明显,其增量结构从2004年的2.15%上升到2012年的11.03%,有赶超交通通信项目增长速度的趋势。但总体来看,云南省农村居民的消费重点还是在改善生存项目上,整体消费结构里食、住、行等生存项目所占比重较大,消费结构升级速度趋缓。

2.各类消费的弹性分析(1)需求收入弹性分析商品的需求收入弹性含义是指当价格不变条件下,居民可支配收入每变动1%,带来各项消费需求支出变动的百分比。(2)需求价格弹性分析ELES模型在处理价格弹性分析方面具有显著的优势,即在不能取得价格数据资料的前提下,也能计算需求价格弹性。

(二)动态分析——灰色关联模型

农村居民消费的统计数据属于“灰色数据”,用灰度关联分析方法〔7〕对这些资料进行分析,则可以较贴近地分析农村居民消费结构与经济发展之间的关联程度,从而分析这些经济现象的基本态势,提出有益的政策建议。农村居民消费支出结构主要受农村居民收入水平的制约,而且与反映国民经济发展水平的人均GDP有一定的关联〔8〕。因此,我们选取云南省农村居民8大项消费支出指标作为子序列,分别为:食品、衣着、居住、家庭设备用品及服务、医疗保健、交通和运输、文教娱乐用品及服务、杂项,云南省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及云南省人均GDP分别作为母序列。为了能够动态地显示消费结构变化与经济增长的关联关系,我们将对数列从1993年至1997年、1998年至2002年、2003年至2007年、2008年至2012年等四个时段分别计算云南省农村居民人均全年纯收入、云南省人均GDP与云南省农村居民消费结构的关联度,并进行排序比较。由计算结果可以获知,1993年至1997年比较序列各个构成项目对人均GDP参考序列影响的关联度大小排名情况。具体来看,食品、文教娱乐用品及服务和医疗保健项目位居前三位;比较序列各构成项目对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参考序列影响的关联度排名与对人均GDP参考序列影响的排名完全一致。究其原因,云南省农村居民生活消费支出与云南省人均GDP的关联度排序,和云南省农村居民生活消费支出与云南省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的关联度排序有很大的不同,前者侧重反映出农村居民消费的被动性和非自愿性〔8〕,而后者主要反映随收入变化带来的消费结构的变化。排位结果表明,在这一时期,因传统公共医疗卫生体制解体且城乡义务教育学杂费全免制度尚未实行,几乎全部医疗和教育的费用由农村居民自己承担。在经济发展水平低、收入偏低的情况下,云南省农村居民被动消费和自主选择消费的偏好结构是一致的,自主选择消费的余地不大,只能把有限的收入花费在最重要的项目上,吃、上学、看病成了这一时期云南省农村居民消费的重要领域。1998年至2002年,比较序列各个构成项目对人均GDP参考序列影响的关联度大小排名中,文教娱乐用品及服务、食品和居住项目位居前三位。其中文教娱乐支出跃居第一位,而居住从上一阶段的第五位跃居本阶段的第三位。在这一阶段,比较序列各构成项目对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参考序列影响的关联度排名与对人均GDP参考序列影响的排名基本一致,文教娱乐用品及服务、居住和食品位居前三位。随着经济的发展,农村居民对教育的重视程度逐步提升,再加上1999年大学扩招后,农村居民进入大学学习的概率变大,人数增加,由此带来学费负担加重,其消费支出增长迅速,与经济增长的关联序跃居第一位。

同时,伴随着市场经济的进一步发展,土地制度改革的推进,住房支出增长迅速。本阶段居住项目在前一序列中居第三位,在后一序列中居第二位,这说明由于生存的需要,食品消费中非自愿的成分多一些,居住较食品而言自主消费的成分多一些,受收入增长的影响更明显。2003年至2007年,比较序列各个构成项目对人均GDP参考序列影响的关联度大小排名中,衣着、家庭设备用品及服务和食品位居前三位,并且文教娱乐用品及服务从上一阶段关联度排名第一位降到本阶段的第六位,医疗保健降到第五位。2003年云南省被确定为新农合医疗试点省份、2006年被确定为全国农村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改革试点省份,进而有效地缓解了云南省农村居民在医疗和教育这两个方面负担沉重的问题,因此这两个方面的被动消费较前一阶段而言下降迅速。看病和教育问题有所缓解后,农村居民开始考虑穿暖穿好的问题,所以带来了衣着消费的快速增长。与此同时,“家电下乡,国家补贴”活动的开展,也吸引或刺激了云南省农村居民在家庭设备用品及服务方面的消费,使它与经济增长的关联序跃居第二位。在这一阶段,比较序列各构成项目对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参考序列影响的关联度排名与对人均GDP参考序列影响的排名差异较大,文教娱乐用品及服务、食品、杂项居前三位,随着收入的增长,农村居民初步摆脱“看病难、上学难”的问题,开始逐渐改善生活,例如开展一些娱乐消费,吃得更好,开始购买一些金银制品及休闲旅游,所以这些领域成为这一阶段收入增加带动消费增加的重要领域。

上述对比分析表明,被动消费变化较快的领域与收入增长变化较快的领域在这一阶段完全不一致,说明制度变迁、政策刺激是被动消费领域变化的主要诱因,也证明了我国农村医疗保险改革和义务教育改革是卓有成效的〔9〕。2008年至2012年,比较序列各个构成项目对人均GDP参考序列影响的关联度大小排名中,文教娱乐用品及服务、医疗保健、交通和运输位居前三位。这一时期,农民的收入有所增长,但其积蓄的收入还不足以达到对住房的消费。随着收入的增长,农村居民更加注重身体保健、精神消费、衣着打扮,因此,这一时期医疗保健跃居关联序的第二位,而文教娱乐用品及服务经过几年的沉淀后,继续跃居关联序的第一位,随着互联网科技的发展和推广,交通和运输的位序从前一阶段的末位排名,迅速跃居第三位,而衣着支出位序较前一阶段虽有下降,但仍居关联序的第四位。在这一阶段,比较序列各构成项目对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参考序列影响的关联度排名与对人均GDP参考序列影响的排名是完全一致的,文教娱乐用品及服务、医疗保健、交通和运输、衣着位居前四位。上述数据比较结果表明,在这一阶段云南省农村居民随着经济发展水平的加速,收入增长加速,农村居民的消费结构开始显现升级态势,农村居民自主消费结构和本省国民经济发展的内在需求完全吻合。

三、结论

(一)云南省农村居民整体消费水平滞后,可支配收入增长缓慢

云南省地处西南边疆,经济社会发展水平比较落后。大部分农村居民分布在山区,交通不便,再加之基础教育的滞后带来的文化程度不高,观念比较陈旧等因素的影响,导致其收入来源比较单一。据调研结果显示,云南省农村居民收入接近50%来源于种田收入,打工收入占到30%,最有发展潜力的旅游收入只占0.6%。而种田收入稳定性差,靠天吃饭现象明显,农产品运输成本高,回报率低〔10〕。收入增长的缓慢必然制约着消费的增长〔11〕,甚至有些极度落后地区,会出现收入与边际消费倾向双低的局面,说明自给自足的情况在一定范围还存在。各分项的消费支出额在全国范围比较也是偏低,尤其是杂项的消费支出增长最为缓慢。

(二)边际消费倾向提升缓慢,衣、食、住、行是消费重点

由于经济社会的进步和变革的加剧,社会保障体制的不健全等因素,农村居民对未来预期的不稳定性被进一步强化〔12〕。据调查显示,90%左右的人购买了医疗保险,60%左右的人购买了养老保险,其他险种的覆盖率更低,不足20%。医疗和养老两个保险的覆盖率经过近10年的努力,还没有实现100%的覆盖,并且保障的水平和城镇居民相比相对偏低,故在“谨慎消费”心理的影响下,农村居民在收入增长的前提下,储蓄预防病灾、养老的趋势比较明显〔13〕,仍不能加大消费的力度,导致边际消费倾向上升缓慢,消费也是比较集中在基础性程度高的刚需项目上〔14-15〕。

(三)消费结构优化程度不高,缺乏自主完成消费结构升级的动力

从以上灰色关联分析可以看出,云南省农村居民表现出与经济增长关联度较大的消费项目,都是与特定时期的国家政策有较大的关联性。政策效应消退后,缺乏继续维持增长的动力机制,消费结构优化速度减弱,从而导致某些消费项目的关联序大起大落,缺乏平稳性。这表明在收入还未增长到一定水平以前,国家政策对促进农村居民消费结构升级的效应是比较明显的,依靠农村居民自身自发完成升级的动力还是不够的。

(四)住房拉动消费强劲增长的势头还未显现

云南省农村居民对住房消费的支出总额与经济增长并没有保持同步持续增长的态势,表现出一定的波动性和跳跃性。不论是总量支出还是比例支出,都呈现出有的年份高,有的年份低的态势。云南省农村城镇化水平还不是很高,农村居民的住房大部分都是自建房,购买商品房的比较少。据调查结果显示,约有50%的农村居民还是居住在自建土木结构的房屋中,40%左右是自建钢筋水泥的房屋,租房的仅占5%左右。由此可以推导出,云南省农村居民的住房支出主要是自建房支出,这必然导致有的年份多,有的年份少,增长不稳定,波动大的局面。同时,也说明50%左右的农村居民的居住条件需要有待改善,居住消费可提升的空间还比较大。

(五)娱乐教育消费增速加快,但比重仍然偏小

娱乐教育文化的消费由于历史基数比较小的原因,虽然近几年增速加快,但到2012年时,该项比重仍仅为6.34%。这表明云南省农村居民在九年义务教育免收学杂费政策实施后,在该项的消费支出就增长缓慢了,再加上云南农村多数为少数民族聚居地,居民受教育程度普遍偏低,重视教育的观念淡薄,基础教育软硬件设施落后,能进入非义务阶段读书的人数相对有限等因素的影响,教育文化消费总量偏小。同时,高等教育有关的费用又一直处于较高水平上(相对于普通农村居民家庭而言),所以这对于农村居民的消费也具有抑制作用,而且这种抑制作用有增大趋势〔16〕。但随着社会的快速发展和城镇化的加速,全社会对教育的重视程度不断提高,农村居民在这一领域的消费需求潜力巨大。另外,对于落后、偏远、贫困的云南农村而言,娱乐设施匮乏,娱乐消费的支出更是少之又少。若能加强文娱设施在农村的建设投放力度,随着农村居民闲暇时间增加,必然能带动文娱消费支出的增加。

(六)交通通信支出增长迅速

2008年后,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快速发展和新农村建设的推进,农村交通通信基础设施建设得到进一步加强,从动态关联分析可以看出该项消费支出与经济增长的关联序目前已跃居第三位。可见交通通信项目消费支出增多后,一方面与经济增长关联效应明显,而另一方面,交通便利和信息畅通后又进一步促进农民增收,消费能力增强,故此近几年农民增收幅度较前几年迅速增长〔17〕。我们应利用这一优势,以交通通信为平台把其他消费项目附加上来,统一推进发展,必然能加快农村居民消费结构的升级。

(七)医疗保健支出呈现出强劲发展的势头

由于受医疗条件落后、新农合政策、攒钱养老观念等因素的影响,云南省农村居民长期都是采取“大病拖,小病扛”的态度,故而医疗保健支出偏少。近年来随着农村居民收入的增长,互联网信息传递的高效,医疗条件的改善,新农合保障的提高,云南省农村居民也开始慢慢关注和接受养生保健、有病早治的科学理念,故而医疗保健支出发展势头迅猛〔18〕,与经济增长的关联度日益密切。随着云南省农村居民收入水平的显著提升,农村居民消费结构优化升级的态势已初见端倪。虽然食品消费、住房消费、交通通信消费依然是影响农民消费的主要因素,文教娱乐消费、医疗保健消费、衣着消费、家庭设备消费依然偏低,但近年来已有明显的上升趋势。现阶段如何利用交通通信支出比重大,人均持有手机数量多这个优势,把其他项目的消费依托到网络通讯这个平台〔19〕,尽快发展和刺激起来,是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

[参考文献]

〔1〕葛蕾,陶小马,汪宏.经济新常态下城镇化与居民消费的实证分析〔J〕.同济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6,44(11):1796-1802.

〔2〕温涛,王汉杰.政府财政金融支农投入有效启动了农村消费吗?〔J〕.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17,57(1):31-40.

〔3〕张欣蕾,郑小丽,丁洁.河北省农村居民消费结构实证研究:基于ELES模型〔J〕.商业经济研究,2016(15):63-65.

〔4〕安敏.云南省经济增长中的农民消费研究〔M〕.成都:西南交通大学出版社,2015:52-82.

〔5〕尹彬.东中西部农村居民消费水平和消费结构差异实证研究〔J〕.商业经济研究,2016(6):29-30.

〔6〕付泉.农村居民消费结构变动趋势实证研究〔J〕.商业经济研究,2016(22):36-37.

〔7〕时仅,廖和平,李涛,等.城镇化质量与消费结构的灰色关联分析:以重庆市为例〔J〕.西南师范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6,41(5):151-157.

〔8〕王妍,郭翔宇,王俐.黑龙江省农村居民消费与经济增长关系的灰色关联分析〔J〕.科技与管理,2009,11(3):91-93.

〔9〕杨嵘,米娅,王卓.中国农村居民消费差异的因素分解〔J〕.统计与决策,2017(1):102-104.

〔10〕郑翠霞.云南省漾濞县农村居民平均消费倾向分析〔J〕.大理学院学报,2007,6(11):31-34.

〔11〕封福育,赵梦楠.货币政策对农村居民消费的非线性影响研究:基于PSTR模型的实证分析〔J〕.中央财经大学学报,2016(1):92-98.

〔12〕王娜,张磊.拉动农村居民消费的财政支持机制研究〔J〕.价格理论与实践,2016(2):135-137.

〔13〕王保花,鹿方圆.我国农村居民消费行为特征及影响因素研究〔J〕.理论与改革,2016(1):156-160.

〔14〕王小华,温涛,朱炯.习惯形成、收入结构失衡与农村居民消费行为演化研究〔J〕.经济学动态,2016(10):39-49.

〔15〕李茂萱.云南省各州市农村消费的区域实证分析〔J〕.大理学院学报,2013,12(8):28-33.

〔16〕周慧秋,梁荣成.不确定性视角下农村居民消费意愿分析:基于黑龙江省13个地市50个村的调研数据〔J〕.调研世界,2017(2):18-23.

〔17〕钟燕琼.农村电商发展现状及对农村居民消费的影响〔J〕.商业经济研究,2016(11):173-175.

〔18〕冷晨昕,刘灵芝,祝仲坤.城镇化背景下收入来源结构对农村居民消费的影响分析〔J〕.消费经济,2016,32(1):28-33.

〔19〕刘湖,张家平.互联网对农村居民消费结构的影响与区域差异〔J〕.财经科学,2016(4):80-88.

作者:安敏1,崔慧广2 单位:1.楚雄师范学院经济管理学院,2.大理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

新常态下农村居民消费现状责任编辑:张雨    阅读: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