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经济论文 >> 经济史论文 >> 正文

国内近三十年近代经济史研究综述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摘要】20世纪80年代以来,藏学领域中有关西藏经济史的研究逐渐兴起,而相较于藏学研究中的政治、宗教、文化等领域,西藏经济史研究尚处于一种初级的起步阶段。西藏近代经济史是西藏经济史乃至中国经济史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对西藏近代经济史的研究,目前学界主要从西藏近代手工业、邮政通讯、货币、商贸等领域展开,业已形成了丰富的研究成果。本文拟对国内近三十年有关西藏近代经济史汉文研究成果进行系统的梳理总结,并根据学术界研究现状,对西藏近代经济史研究当中所存在的问题进行思考。

【关键词】西藏;近代经济史;综述

20世纪80年代以来,藏学领域中关于西藏经济史的研究逐渐兴起,而西藏近代经济史是西藏经济史研究当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近代我国西藏地区,社会经济继续向前发展并逐渐产生了一些新的变化,如近代邮政的产生,近代化工业的创办、藏币的铸造、近代商人阶层的出现等。学界对西藏近代经济史的研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本文将通过以下几个方面,对有关西藏近代经济史的汉文资料展开系统的归纳和总结。

一、西藏近代经济史的通论研究

(一)研究专著

陈崇凯所著《西藏地方经济史》,该书第五篇主要从农牧业、社会经济制度、交通邮电、商贸、金融财政以及现代工业等行业的发展状况对清朝时期的西藏社会经济进行了论述;并对近代西藏亚东开关以后,西藏社会经济的半殖民地化进行了专题讨论。陈崇凯主要围绕货币、茶叶以及英印商品这三个方面对晚清时期西藏社会经济的半殖民地化展开论述,并对卢比入侵西藏地区所产生的影响做了探究,而对于晚清西藏社会经济发展缓慢的原因,主要从四个方面展开论述,即沉重的乌拉差役和苛捐杂税、佛教的盛行、频繁的战乱及动荡的时局、外国经济势力的巧取豪夺。书中第六篇对民国时期西藏地区的农牧业、手工业和采矿业、商贸、金融财政、交通邮政等做了系统的研究,而对于民国时期西藏社会经济半殖民地化主要从外商在藏的特权、英印当局操纵西藏进出口贸易和对西藏原料的掠夺以及西藏商业的半殖民地化展开论述。多杰才旦与江村罗布主编的《西藏经济简史》是一部关于西藏近现代经济史的研究专著,该书第一章就解放前的西藏经济史进行了梳理论述;书中第一章主要撰稿人吴健礼对西藏奴隶制向封建制转化的过程中存在的特点做了总结,即“新兴的封建领主以政教结合的形式出现在社会上、保留了较多的奴隶制残余、扼杀了卫藏地区的自耕农经济和土地的自由买卖”[1],并对封建农奴制的形成发展、经营方式、生产关系和经济结构等进行了论述;到了近代以后,西方势力逐渐入侵我国西藏地区,以英国为首的帝国主义从政治、经济两方面对西藏地区进行侵略,政治上表现为设立政治侵略机构、培植亲帝分子等,经济上表现为索要赔款、勾结农奴主控制西藏经济进而掠夺原料、倾销商品。喜饶尼玛与王维强等合编的《西藏通史》(清代卷)对清时期西藏地区的农牧业、手工业、商贸、西藏地方经济改革以及西藏地区经济的半殖民地做了系统的论述总结。周伟洲等合编的《西藏通史》(民国卷),下卷对民国时西藏地区农牧、工商、商贸行业发展状况以及西藏封建社会下的农奴制经济进行了详细的论述。在《民国藏事通鉴》一书中,郭卿友通过对民国时期的西藏农牧、工矿、商贸、邮电、货币金融、财税以及西藏近代新式工业等行业发展状况的论述,对民国时期有关藏区经济概貌进行了系统的论述。黄万纶编写的《西藏经济概论》,该书第三、四章分别就帝国主义对西藏的经济侵略以及就西藏解放前的社会经济制度进行了系统性的论述。陈庆英与高淑芬合编的《西藏通史》,该书第七编第六章对清时期西藏地区的手工商业等发展状况进行了论述。

(二)研究论文

在《论民国时期西藏地方的社会与经济》一文中,苏发祥对民国时期西藏地区的农牧业、手工业、商贸等进行了系统的梳理和分析,对十三世达赖喇嘛在西藏所推行的有关近代工业、差税、借贷制度等方面的改革做了充分的肯定,指出“虽然这些经济方面的改革尝试,并未动摇或打破落后的封建农奴制生产关系,但却改革当中孕育了西藏现代化工业的萌芽”[2]。但文章多就民国时期的西藏封建农牧制度进行着论述,所涉及的经济内容相对较少。在《民国时期西藏地方社会经济研究》一文中,周伟洲通过对民国时期西藏地方农业与畜牧业、手工业和商业(包括邮政交通、货币等)、西藏地方与英印的贸易发展状况系统的梳理论述,指出民国时期的西藏的社会经济状况同清时期相比,虽有一定程度的发展,但并未产生多大的变化;周伟洲通过对西藏与英印贸易的分析,指出“民国时期藏印贸易呈增长的态势,以及西藏地方半殖民地化经济程度的加深,……它严重削弱了中国内地与西藏地方在历史长河中所形成的紧密经济联系,而且西藏经济很大程度上逐渐依附于英国,甚至在政治上严重损害了中国领土主权的完整、传统汉藏之间的亲密关系,更加危及到中国在西藏地区的主权。”[3]综上所述,目前学术界对西藏近代经济史的通论性研究尚少,这主要是由于文献及调查资料的缺乏等使然。深入研究西藏近代经济的发展状况,通过与现代西藏地方经济发展状况相比照,从中可以产生许多有益的启迪。

二、近代西藏经济史专题研究

(一)西藏近代手工业及工业研究

在《谈西藏民主改革前的手工业行会》一文中,李坚尚对民主改革前的西藏手工业行会发展状况进行了论述,通过对西藏手工业行会职能的梳理等探究,李坚尚指出“就西藏手工业行会组织本质而言,……它是西藏封建政府赖以统治和剥削工匠的工具,而不是维护西藏手工业者利益的组织”[4]。在《西藏传统手工业五金工匠的历史、行会组织及其社会地位》一文中,扎嘎对西藏传统手工业当中的铸造金、银、铜、铁的历史渊源,手工业行会组织构成及其职能,手工业者的社会地位进行了系统的梳理分析,对西藏传统手工业的相关问题进行了探究;扎嘎通过对安多、康区、卫藏三大地区的调查发现:“只在卫藏地区存在歧视铁匠等手工业者的现象,而安多、康区与此恰恰相反”[5],扎嘎对卫藏地区存在的这种现象的原因进行了探究。在《民主改革前西藏阿里地区的手工业以及“贱民”问题———主要以普兰、札达两县为例》一文中,通过对民主改革前西藏阿里地区手工业一般状况所进行的系统性研究,刘复生指出“阿里地区的手工业不仅工具简陋、而且匠户较少,手工业者的社会地位十分低下,甚至被称为‘贱民’”[6];并对造成阿里地区手工业长期落后的原因进行了探究。在《清代西藏矿业史初探》一文中,房建昌认为“藏传佛教势力认为采矿会破坏风水,得罪地神,导致天灾人祸;矿业情报十分闭塞,无人研究西藏的矿业开发史;……西藏近代科技文化落后。”[7]是造成西藏近代矿业落后的主要原因,并对西藏地区金、银、盐等矿产资源状况进行了详细的论述。在《社会变迁与西藏早期现代化工业探赜》一文中,毛光远通过三个部分对近代西藏工业进行了系统的概述,即近代西藏工业产生的背景,生产状况以及近代西藏工业的特点暨历史作用。在《晚清时期西藏近代工业的萌芽与反思》一文中,李国政通过对西藏近代工业产生背景;张荫棠、联豫改革以及十三世达赖喇嘛新政的研究,对晚清时期所产生的西藏近代工业发展进行了论述。综上所述,学界对西藏近代手工业的研究主要是通过对某一具体地区的社会调查而得出,对于西藏近代手工业整体行业的发展状况等则研究较少,而且对于西藏近代工业的研究,虽然有学者已经涉足其间,也形成了一定的研究成果,但是尚未形成专题性研究。

(二)西藏近代邮政研究

就西藏近代邮政体系何时产生这一问题,有学者做了一定研究,在《有关近代西藏邮政的论著简介》一文中,房建昌认为“……近代邮政体系的建立,则是从十三世达赖开始的,”[8]并对国外学界有关西藏近代邮政研究进行了梳理。在《清末西藏邮政开办始末》一文,刘武坤指出“中国海关在西藏开办邮政,是在英国第二次侵略西藏之后”[9],并对清末西藏邮政的产生、发展及消亡的全过程进行了详细的梳理。在《西藏亚东关兼办邮政略考》一文中,刘武坤对西藏亚东关兼办西藏地方邮政做了专门的论述。在《西藏邮政杂考》一文中,王珏将西藏的邮运发展分为三个时期来进行论述,即清季驿传时期、清朝设局时期、民国年间西藏自办邮务时期;并对西藏地区吐蕃王朝至明朝时期的西藏驿传做了简要梳理。在《清末至民国时期的西藏邮政》一文中,吕平对清末至民初时期以及国民政府成立后的西藏邮政发展状况进行了论述。在《论近代中国藏区邮电事业的发展》一文中,王川等对晚清在藏官员改革、十三世达赖喇嘛新政以及国民政府为西藏发展邮电发展所推行的措施进行了系统的研究,并对西藏近代邮电事业的发展做了详细论述。在《蒙藏委员会与西藏交通、邮政事业之开发》一文中,李勇军等以蒙藏委员会为研究中心,对国民政府在西藏交通和邮政事业建设当中所推行的措施以及产生的影响进行了深入研究。在《西藏邮政传播的历史形态与传播功能分析》一文中,卞丽敏认为“外族入侵的压力、晚清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近代化改革”[10]对于西藏邮政现代化进程起了促进的作用,其文亦对西藏近代邮政的产生及其发展状况做了系统的介绍。综上所述,西藏近代邮政是在帝国主义侵略西藏的背景之下产生的,其在产生之初就充当着帝国主义侵略我国西藏地区的工具,但是西藏近代邮政的产生与发展,亦加强了祖国内地同西藏地区的联系,对维护边疆稳定,促进中央与西藏地方关系发展有积极的作用。

(三)西藏近代货币研究

肖怀远所著的《西藏地方货币史》是一部关于西藏地方货币的专门性研究著作,该书对我国西藏地方货币的变化发展进行了系统的梳理和论述。在《半殖民地时期的西藏地方货币》一文中,在谈及印度卢比之所以能够入侵我国西藏地区的原因时,肖怀远认为与“英印度政府固有的经济侵略政策、印度政府的贸易逆差、商品进出口结构的差异、市面上银钱较少”[11]不无关系,全文通过印度卢比的入侵、清末的改革、藏币的铸造以及和平解放前在藏流通的主要货币(包括藏币、外币和内地货币)等对近代的西藏地方货币进行了系统的梳理、论述。肖怀远对西藏地方货币本位制的变化进行了专门性的论述。在《关于藏币问题》一文中,宋赞良对藏币的产生、发展和解决做了详细的考察论述,并对辛亥革命后西藏地方政府所发行的纸币、币材的来源、破币的处理等问题做了研究。在《西藏铜币发展史简述》一文中,作者将西藏铜币分为初次制造阶段、规范化的制造阶段和电力制造三个阶段,通过这三个阶段对西藏铜币发展展开系统的研究。在《卢比侵淫康藏及其影响》一文中,陈一石对印度卢比入侵藏区的经过进行了详细的梳理;并对卢比在康藏地区产生的影响进行了详细的论述。在《清末中英在西藏的货币之争》一文,周永红从印度卢比入侵西藏、川铸藏元与印度卢比的竞争、贸易之争三个方面对清末中英在西藏货币上的较量进行了详细的论述。在《人民币在西藏地方取代藏币的历史考察》一文中,宋月红指出“在西藏解放前,西藏地区主要流通有藏币、内地铸币和国外货币,其中外币尤以卢比和尼泊尔银币为代表。”[12]美朗宗贞等在《近现代西藏货币流通与金融管理制度研究》一文中从藏币的产生、卢比的入侵、川铸藏元等对近代西藏货币进行了系统性的研究。金普军、毛正伟对清末民初时期的西藏地方币制改革的措施和历史作用进行了详细的论述。综上所述,学界对于西藏近代史上的藏币研究,可谓成果颇丰。近代西藏货币,不仅仅充当着“商品交易媒介”的角色,更有一丝“国家主权象征”的意味在其中。藏币的产生和发行,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帝国主义对西藏的经济侵略,维护了中央政府在西藏的主权。

(四)西藏近代商贸研究

在《从商业外贸看英国侵藏后西藏地方经济半殖民化》一文中,陈崇凯通过商贸领域当中的外商在藏的特权、英印输藏的货物、印度卢比的入侵、英印对西藏原料的掠夺这四个方面的梳理和论述,对西藏半殖民地化经济特点进行了论述探究。在《近代中国西藏亚东口岸开关通商后的对外商业贸易研究》一文中,美朗宗贞对亚东开关以后的商品贸易情况进行了系统的论述分析,指出“在藏印贸易当中,英国向西藏地区出售工业制成品和武器军火,而从西藏收购羊毛等工业原料产品”[17],这种“剪刀差”的贸易模式使得西藏地方社会经济呈现出半殖民地化的特征。在《近代西藏亚东与印度的贸易往来》一文中,陈继东通过对亚东商路之上印藏贸易情况的论述分析,借此来探究当时西藏与印度贸易往来贸易发展状况。在亚东关开关的近二十年间,从未征收过任何关税,在这二十年当中,我国西藏地区究竟损失了多少关税不得而知,在《亚东关为什么不征税》一文中,刘武坤在这方面做了专门性的探究。在《解放前后西藏商品经济发展之比较》一文中,格桑塔杰从社会制度、生产力发展水平、生产关系的变革以及社会环境这四个角度对西藏商品经济进行了比较研究。在《民国时期内地与西藏的边茶贸易———以档案史料为中心的考察》一文中,曹必宏通过对民国时期内地与西藏边茶贸易的梳理,指出边茶贸易对维系祖国内地与西藏地方关系方面,起到了十分重要且不可替代的作用。在《近代西藏商品贸易与市场网络述论》一文中,康欣平对近代西藏地区内部以及西藏同祖国内地的贸易状况进行了详细的论述,并对近代西藏的市场网络特点进行了归纳总结,即近代西藏市场网络运行效率低下、输出原料而输入的确是工业制成品、三大领主及其代理人控制着近代西藏市场网络中的商品流通和交易,近代后期西藏市场网络运行的最终控制者为外国商人及其机构。才项卓玛与尼玛仓觉通过近代西藏商品贸易结构及进出口的分析论述了英国对西藏的经济侵略。综上所述,在西藏近代的对外商贸当中,由于西藏近代落后的社会经济状况,再加上以英国为首的帝国主义利用其先进的工业经济对我国西藏地区的经济侵略,使得西藏在对外贸易当中处于劣势地位,西藏地方社会经济逐渐呈现半殖民地化的特点。

(五)西藏近代商人研究及西藏近代经济史研究的其它方面

在《论西藏近代商人阶层的形成》一文中,当谈及西藏近代商人阶层出现的原因时,美郎宗贞认为“其与西藏社会内部封建庄园制经济长期孕育和变动的结果有着密切的联系”[13]。围绕西藏近代巨商“邦达昌”,学界形成了一定的研究成果,美郎宗贞对邦达昌的研究形成了丰硕的研究成果。[14]在《邦达昌的崛起及与西藏和内地的关系》一文中,刘淼主要从地理、历史、自然以及自身的因素这四个方面对邦达昌的崛起进行了梳理分析。在《西藏巨商邦达昌的兴衰与功过》一文中,张忠对邦达昌家族的兴衰发展轨迹进行了详细的勾勒,张忠指出“在全民族抗日期间,邦达昌所执行的以商抗战有力的支持了中国的抗日战争。”[15]在《近代西藏社会及寺院经济探析》一文中,曾静对西藏社会寺院经济进行了论述探究,并且对寺院经济的收入结构、寺院经济的历史作用进行了分析论述。张世明《清代西藏社会经济的产业结构》、苏发祥《论清朝治理西藏地方的经济政策》这些论文虽然都涉及清代时期西藏农业经济的发展状况,但并没有深入地展开对清时期西藏农业经济的研究。在《联豫在西藏推行近代化改革的历史作用及评价》一文中,许广智对驻藏大臣联豫在西藏地区所推行的军事、文教、经济方面的改革及改革所产生的历史影响做了梳理探究,并对联豫在西藏所推行的一系列近代化改革做出了积极的评价。在《张荫棠筹藏时期的经济思想》一文中,康欣平指出张荫棠是系统提出西藏近代化改革的第一人,其做为清末西藏新政的开拓者,他的新政在西藏近代史上具有“开风气之先”的历史作用,并将张荫棠筹藏时期的经济思想概括为:“振兴实业,对外商战,创办西藏银行及进行币制改革”[16]三部分。在《略论近代西藏留学生与西藏近代化》一文中,张凯峰对近代西藏留学生在西藏工矿业、邮政事业建设当中的作用进行了分析探究。周本加通过对寺院经济生产资料所有制以及寺院经济的历史作用的研究,对民主改革前的寺院经济做了探究。

结语

对西藏近代经济史的研究,目前学界取得了丰硕的研究成果,这不仅仅表现在已公开发表众多的高水平论文,就是对于省域经济史或行业经济史的专著研究也取得了可喜的成绩。西藏近代经济史的研究领域在不断拓宽,正由传统的农牧业、手工业、商贸研究逐渐向西藏近代经济史当中的金融货币、邮政通讯等新兴的领域扩展。西藏近代经济史是中国近代经济史的不可或缺的部分,对西藏近代经济史的研究可以丰富和拓展中国近代经济史的研究。对西藏近代经济史宽领域、多角度的研究,能够让我们对近代西藏经济状况乃至西藏社会状况逐渐有了一个较为清晰的了解和认识。在学界研究取得成就的同时,我们也不能忽视在近代西藏经济研究当中所存在的问题:一是目前的历史学研究方法主要以文献阅读法为主。历史学的研究基础是对文献资料的收集与整理,这在西藏近代经济史的研究当中也被广泛的运用。上述研究多采用单纯的史学方法,而现今学科之间的联系日益紧密,历史学的研究通过与民族学、社会学甚至经济学等其他学科的结合,通过对详实数据的定性与定量分析,努力实现论点的科学化。以历史学研究方法为基础,通过多学科交叉研究,对西藏近代经济史相关内容进行系统的梳理分析,才能更好的帮助我们认识西藏近代经济史。二是研究领域尚需拓宽。目前国内有关西藏近代经济史的研究既有从农牧业、手工业、商贸等传统领域的研究,又有从邮政通讯、货币金融等新兴领域的研究,但对于西藏近代工业产生与发展等的研究,虽有一些文章涉及到,也有些学者也在这一方面做了一定的探究,但是学界目前尚未形成专门性的研究。三是应当深度挖掘史料。历史学研究的基础是史料,对现有史料的深度挖掘乃至充分运用,才能对历史有一个较为全面的认识,并通过与现代西藏地方经济相比对,得出一些有益的启迪。目前国内藏学领域研究多采用汉文史料,对于藏文史料以及英语等其他语言史料的运用相对匮乏,应当加强对现有的史料挖掘以及多语言史料的运用,才能取得令人满意的史学研究成果。

参考文献

[1]多杰才旦.西藏经济简史[M].中国藏学出版社,2002年,p20-21

[2]苏发祥.论民国时期西藏地方的社会与经济[J].中央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9年第5期,p152-158

[3]周伟洲.民国时期西藏地方社会经济研究[J].西藏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6年第2期,p1-16.

[4]李坚尚.谈西藏民主改革前的手工业行会[J].民族研究,1991年第5期,p33-36

[5]扎嘎.西藏传统手工业五金工匠的历史、行会组织及其社会地位[J].中国藏学,1992年第S1期,p89-99

[6]刘复生.民主改革前西藏阿里地区的手工业以及“贱民”问题———主要以普兰、札达两县为例[J].西藏研究,2008年第4期,p29-33

[7]房建昌.清代西藏矿业史初探[J].中国藏学,1993年第3期,p141-155

[8]房建昌.有关近代西藏邮政的论著简介[J].中国边疆史地研究,1989年第2期,p44-47

[9]刘武坤.清末西藏邮政开办始末[J].西藏研究,2000年第4期,p48-54

[10]卞丽敏.西藏邮政传播的历史形态与传播功能分析[J].西藏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3年第3期,p85-89

[11]肖怀远.半殖民地时期的西藏地方货币[J].西藏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82年第3期,p53-65

[12]宋月红.人民币在西藏地方取代藏币的历史考察[J].中国经济史研究,2008年第3期,p126-133

[13]美朗宗贞.论西藏近代商人阶层的形成[J].中国藏学,2009年第4期,p3-8

[14]美朗宗贞.“邦达昌”在康定设立商号后的第二次复兴[J].西藏研究,2007年第4期,p8-16.“邦达昌”家族名称及有关问题研究[J].西藏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年第3期,p39-42.从“流浪商人”到噶厦政府的“商上”———邦达•尼江考[J].西藏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5年第3期,p50-55

[15]张忠.西藏巨商邦达昌的兴衰与功过[J].贵州民族研究,2006年第2期,p163-172

[16]康欣平.张荫棠筹藏时期的经济思想[J].西藏大学学报,2009年第1期,p137-141

[17]美朗宗贞.近代中国西藏亚东口岸开关通商后的对外商业贸易研究[J].西藏研究,2009年第5期,p87-96

作者:高栋

国内近三十年近代经济史研究综述责任编辑:张雨    阅读: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