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888-7501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教育杂志 >> 音乐教育杂志 >> 中央音乐学院学报 >> 正文

拉伊特色唱法研究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中央音乐学院学报》2014年第二期

一、“昂合”的界定及发声原理

(一)关于颤音的一般界定“昂合”是一种具有颤音特性的歌唱技巧。就颤音而言,具有多种书面界定。在《音乐百科辞典》中颤音(trill),装饰音的一种,由本音和上方二度音迅速交替而成。用“tr”或“采用器乐表现的专用颤音符号”记示。一般由本音开始或上方音开始,加记碎音。可结束在本音、下方音或用回音方式结束在上方音或下方音,颤音也可与方邻音作半音改变。⑤此外,有关声乐颤音的相关界定则有:颤音(Trill)是声乐中极为普遍的唱法之一,颤音就是一种震动、颤抖,以一个音上进行非常快速的两个音符之间的变更,每个音都有自然的音高颤动,即发声频率的上下变化。⑥声乐颤音技巧一般有,呼吸与腹部的调节(piratoryandabdominallyregulated)、喉部的调节(laryn-geallyregulated)、神经的调节(neurallyregulated)、听觉调节(aurallyregulated)(Mclane,1984:43)等方法。⑦上述关于颤音的界定中,普遍认为颤音就是围绕一个中心音进行上下两音之间的快速交替,指一种具有装饰性效果的音乐技巧。基于这些定义,虽然Trill和Vibrato都不能够用来准确地解释藏族类似的装饰唱法,Trill可能与藏族的“昂合”的界定稍微接近一些,但仍不足以涵盖它的完整意义。

(二)有关“昂合”的界定“昂合”是一种运用喉部进行颤动发音的歌唱技巧,笔者将其界定为“喉颤音”⑧。此唱法技巧性较高,一般只有土生土长,从小耳濡目染的藏族人才能够唱出地道的“昂合”。在实际歌唱中,昂合是歌者根据曲调、唱词及嗓音条件进行自我调控的华彩性装饰唱法,所以,它也就成为衡量歌者演唱水准的重要依据之一。“昂合”旋律密集而华丽,一般在长音和较高音区运用较多,从而给人以辽阔、自由而高亢的特殊感觉。

(三)“昂合”的发声原理人体发声系统包括动力器官、振动器官、共鸣器官和构音器官。其中,振动器官的主体是声带和喉部,那么声带是激声器中一个重要的发声部位,有两条具有弹性的白色纤维韧带构成,声带之间又称之为“声门”,它位于喉部之中。而喉部又是一个由喉骨、喉肌和声带构成的腔体,即喉腔。所以,喉腔正是“昂合”唱法较为重要的发声部位,它由喉软骨支架围成,包含真假两个声带。⑨“昂合”在发声时,喉与声带几乎并重,歌者演唱时以胸腹式呼吸换气,气流冲击并震动喉腔和声带产生共振,通过声门形成一系列气喷造成动荡状态而形成声波,即声门波,此声波再经喉腔、咽腔、口腔、鼻腔等共鸣管腔的放大与美化,在喉腔中产生共鸣,此唱法中喉腔是最重要的共鸣腔体。此外,拉伊歌者从小练习此唱法,待到成年时其喉部肌肉对于“昂合”唱法具有一定的记忆功能,是一种机械式肌肉记忆。在实际演唱时,歌者通过神经传输控制喉腔的振动而发出“昂合”的音响。歌者歌唱“昂合”时,在不同音高位置上,因使用的共鸣腔体不同,而产生相应的肌体调节。例如在唱高音时,以鼻腔等上部共鸣腔为主,口腔、咽腔、胸腔次之;唱中音时,以喉咽腔、口咽腔为主,鼻腔等上部腔体次之;唱低音时,以胸腔共鸣为主,鼻腔、喉咽腔次之。

二、“昂合”之音乐特点

安多藏区“拉伊”之“昂合”,因农、牧两区生态环境及生产、生活方式的差异,而形成音乐风格的不同。在此文中,笔者将通过对两区“拉伊”曲调的分析比较,从而较为直观的呈现出两区“昂合”的音乐特点。

(一)农区“昂合”的类型及其音乐特点农区“昂合”在演唱过程中具有一定的润腔共性。其一:一般是在歌者演唱引句的长音上添加“昂合”,即一种长音拖腔式“昂合”,起到装饰长音的效果,属于润腔性技巧,能够使音高衔接自然流畅,极富民族特色。其二:跳进音程之间的过渡性“昂合”,除八度、四度音程之间有过渡性“昂合”外,三度、五度、六度等音程跳进时,一般都会运用过渡性“昂合”,使旋律过渡自然流畅。其三:骨干旋律音上的润腔装饰性“昂合”避免了曲调的单调,从而起到装饰美化旋律的作用。根据这些共性,经笔者统计分析,农区拉伊中的“昂合”可分以下8种类型。1.农区八种典型的“昂合”类型第一种:大跳音程中的过渡性“昂合”。在四、五甚至八度音程跳进时起过渡作用,其目的有二,一是缓和歌者演唱的难度;二是采用装饰旋律,使跳进显得婉转而优美(谱例1)。第二种:长音后出现的拖腔性“昂合”。一般出现在长音之后,起到装饰长音的作用,使单调的长音变得丰富而有动感(谱例2)。第三种:运用在骨干旋律音上的润腔装饰性“昂合”。一般是骨干音上的装饰性颤音,不影响正常的时值进行,速度非常快,突显歌者高超的唱功。如在骨干旋律基础之上添加三个音(32分音符)的同度前倚音,快速密集的音型使旋律更为丰富,多用以宣叙内心情感(谱例3)。第四种:后缀性“昂合”。多出现在青海境内华锐族群的拉伊之中,起到装饰骨干旋律音的作用。在整首曲调中,此类“昂合”较为规整,贯穿全曲,使旋律上下起伏,婉转动听(谱例4)。第五种:前缀与后缀结合性“昂合”。此类“昂合”也多出现在青海境内的华锐族群,起到装饰加花、丰富旋律的作用。此种昂合具有一定的旋律性(谱例5)。第六种:前倚音式“昂合”,起到装饰旋律的作用(谱例6)。第七种:后倚音式“昂合”,起到装饰旋律的作用(谱例7)。第八种:音列式“昂合”(谱例8)。2.农区典型“昂合”在完整曲调中的不同组合之实例谱例9共有7次“昂合”,其中,①是D羽调式内商音(Re)延长音上的二度颤音昂合,②是徵音(Sol)上的二度颤音“昂合”,并衔接到旋律音羽音(La),接以三度倚音装饰羽音,然后再次进行二度关系的“昂合”,即③。此外,④⑤⑥⑦的“昂合”都属于宫音(Do)上的二度装饰式“昂合”,起到装饰美化旋律的作用。综上,安多农区拉伊中的“昂合”建立在歌者具有良好的声音控制能力之上,较一般的颤音而言,幅度较大,富于变化。此唱法在歌唱中起到装饰和润腔的作用,使得歌唱更具感染力,从而增强了安多藏族民歌的风格特色。

(二)牧区“昂合”的类型及其音乐特点牧区拉伊较农区拉伊更为悠扬、高亢,旋律音程起伏较大,其中“昂合”的技巧性也更为丰富。上节文字阐述的农区昂合的多种类型,在牧区拉伊演唱中都有所使用。在此,只着重补充两种比较典型的牧区“昂合”。1.牧区两种典型的“昂合”类型第一种:华彩式“昂合”(谱例10)。第二种:连珠式“昂合”(谱例11)。第一种华彩式的昂合,其长度与旋律性都超过农区的昂合,音乐色彩更为丰富。第二种连珠式的昂合,是利用喉部振动与气息配合而发出快速的、连续的短顿音,使曲调一气呵成,旋律流畅自如,具有十分独特的风格特色。2.牧区典型“昂合”在完整曲调中的不同组合之实例在牧区,两种典型的“昂合”一般会同时出现在同一首拉伊中。一般情况下,第一种华彩式“昂合”会出现在曲调的旋律发展过程中,而第二种同音连珠式“昂合”则经常出现在乐句结束处(谱例12)。谱例12为#D商调式,其中旋律性华彩式“昂合”出现第一小节羽音(La)的长音之后,以极快的速度进行音阶式的旋律流动,使音乐避免了长音的单调和呆板;而同音连珠式“昂合”则出现在乐句的结束长音La上,歌者极其快速地唱出具有弹性而匀速的“昂合”,使结尾显得轻松而活泼。在此曲中,两种“昂合”的结合运用在丰富旋律的同时,显示出一定的难度和技巧性。通过谱例分析,可见牧区拉伊之“昂合”存在三个音乐特点:其一,较多使用旋律密集而短暂的华彩性“昂合”,使曲调丰富流畅,形成一种旋律的装饰性发展;其二,在“昂合”中二度级进、三度跳进较为常见,这种旋律音程的级进及跳进手法,使音乐的发展在平稳中略显跌宕;最后,在乐句结束处,常采用连珠式“昂合”,使旋律在发展过程中达到强化情绪的作用,从而形成牧区拉伊结束乐句的标志性特点。

三、乐曲内“昂合”之变化

安多藏族歌手演唱“拉伊”过程中,同一歌者演唱同一曲调的“拉伊”时,包含其中的“昂合”都会有所不同,主要表现在固定模式上的即兴发挥。这种同一首曲调内的“昂合”变化,大多体现在引句部分。例如2011年贵德拉伊会中的女歌者在与男歌者对唱时,歌者就对同一曲调中的“昂合”进行了即兴发挥,从而使旋律发生了细微的变化。谱例13是从同一歌者在同一地点、同一民俗活动中歌唱的一首“拉伊”中摘引出来的4个引句片断,它们均为同一旋律模式的不同变体(变唱),其中每一引句片断里包含2次“昂合”,即“昂合1.”和“昂合2.”。其“变唱”的规律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首先,4个引句片断的旋律都是建立在下列骨干旋律基础上:其次,4个引句片断旋律进行的音程关系基本一致。例如,若将谱例13的4个引句中的“昂合1.”和“昂合2.”抽出,以歌唱的时间先后作为参照,便可排列出由一个“昂合”母体演变出来的四种变体(参见谱例15)。由此可见,4个引句片断中的“昂合1.”都是在第一个长音Re(省略)到下一个长音上方五度音(La)之间进行,起到长音之后的润腔和衔接前后两个长音的作用。而4遍“昂合”中的的“昂合2.”则是在La音到下方四度音(Mi)之间进行,此歌者的4遍“昂合2.”中,“昂合”旋律略有改变(谱例15)。谱例16中包含了同一歌者演唱的同一曲调中的两个引句片断,其旋律进行变化较大,其中的“昂合”虽然也有明显差异,但基本旋律特点也是一致的。若将以上谱例做一音程分析,可见两个引句片断中都有2个“昂合”。其中,两次出现的“昂合1.”旋律都是向上进行,音程都是“4+2+3”;两次“昂合2.”旋律逐渐下行,音程进行一致,都是“2+3”。通过以上谱例分析,可知同一首曲调的“昂合”唱法,并非固定不变,而是在特定框架模式之中演唱的二度发挥。遵循的规律有二:第一,以骨干旋律为框架;第二,旋律走向有基本固定的音程组合。结论千百年来藏族形成了逐草而居的游牧生活方式,形成藏族族群“拉伊”不同的音乐特点。其中“昂合”是“拉伊”最具民族特色的装饰唱法,不论其发声原理,还是发声技巧,都是歌者演唱技巧最直接的表现。本文列举了青海农、牧区不同“昂合”的表现类型,通过谱例的分析比较,可见它们虽同属一个方言区,但因地域与生活方式的不同,其“昂合”各显不同的风格特点。相较而言,农区“昂合”旋律走向与装饰性略显内敛,而牧区“昂合”则更为自由舒展。由于各族群性格、生活方式和自然环境等诸多条件的差异,“昂合”也成为不同地域“拉伊”独特风格的重要标志,也是区分农、牧区及华锐“拉伊”的重要参照之一。拙文暂且告一段落,相关藏族丰富的歌唱技巧有待进一步深入研究。

作者:银卓玛单位:中央音乐学院中国少数民族音乐方向2009级博士研究生

中央音乐学院学报责任编辑:田老师    阅读: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