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教育杂志 >> 音乐教育杂志 >> 中国音乐学杂志 >> 正文

重要人物对金湘的影响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中国音乐学杂志》2014年第二期

一、金海观对金湘的影响

1.金海观对金湘音乐人生的影响金海观虽然对金湘各方面要求都很严格,但又具有较为开明的思想。当他发现金湘有很好的音乐天分时,有意识让他多接触音乐,并在金湘八岁多时找了学校钢琴老师教他钢琴,为金湘的音乐之路打下了良好基础。1946年,11岁的金湘离开家,考入国立音乐院幼年班。几年后,幼年班从入学时的500人淘汰到只剩50人。由于竞争激烈,幼年班的学习十分紧张,他主要学习的大提琴、钢琴、试唱练耳等受到了近乎“严酷”的专业训练。少年时的金湘,在学习上表现出坚韧的毅力,这与他父亲的潜移默化有着莫大关系。1954年,19岁的金湘被保送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师生的评价是“有才华、有想象力、听觉好、是班里的学习尖子”。③但好景不长,1956年国家提出“双百方针”,提倡在文艺和科研中有独立思考、批评、发表意见等方面的自由。次年,年轻、正直的金湘怀着满腔热情,向组织递交了《向党交心书》。在这份《交心书》中,有些敏感问题连他的政治老师周沉都无法回答,如我们国家是否存在个人崇拜,反右政策是否合理等。《交心书》的递交,使金湘被学校定性为“以向党交心为由,实际是向党进攻”,再加上办墙报时金湘翻译了斯特拉文斯基的俄文资料,更成为他向同学介绍资产阶级反动没落文化的“罪证”。突如其来的“反右”运动,将金湘打入十八层地狱。他最后以“肄业”身份被“发配”新疆,开始了他人生的另一段艰苦历程。在那场政治浩劫中,虽然金湘和父亲都被打为“右派”,但历史最终证明他们“赤胆为国,无私为民”的高尚品格。金湘在他父亲影响下形成的坚韧不拔精神,不仅让他度过“被划清界限”的艰难岁月,顶住了“文革”的残酷迫害,更为他以后音乐创作的成功,奠定了坚实基础。

2.金海观对金湘音乐创作思想的影响金湘音乐创作的核心观点是:“作曲家应有强烈的历史责任感,应有为服务民众而创作的思想。”④这种音乐创作观正是其父办学理念的翻版。金海观本可以在大城市当大学教授,也可以去美国留学,但他偏偏追随陶行知去办乡村教育,没有强烈的历史责任感,没有无私为民的奉献精神,他是不会选择如此艰辛的人生之路的。金湘的这一音乐创作思想,影响了他的许多言行。1995年,在纽约的一次讨论会上,台湾一位作曲家说“:作曲就是为了个人兴趣,即所谓‘玩作曲’。其实就人类而言,少你一个不嫌少,多你一个不嫌多,何必那样认真。”对此,金湘明确表示他的不同观点,他说真正有价值的音乐应该是“表达人类的愿望,鞭挞社会的黑暗面,呼唤社会的进步。作曲家应力求自觉的具有这种使命感”,“我不能想象,如果一旦失去了这种使命感,我的艺术生命还会持久吗?”⑤金湘有一个伟大理想,推动建设中国民族乐派。或许有人认为这是“民粹主义”,是一句“假大空”口号,但金湘确实通过自己的创作和社会活动,一步一个脚印地朝着这个目标努力。说到这里,不得不提及有关“建设中华乐派”的学术争鸣。其实许多反对声音均来自对活动宗旨的不理解,金湘并非抵御或排斥西方音乐文化,只是要摆正华乐在世界多元音乐文化中的正确位置,使华乐同欧美音乐一样,构成丰富的多元音乐文化世界。

二、两位音乐前辈———马思聪与吕骥对金湘的影响

金湘是幸运的,他在音乐学习道路上能同时得到两位音乐巨人———马思聪与吕骥的指点,这为他以后成功实现音乐创作上的中西合璧,打下了坚实的技术与理论基础。

1.马思聪与吕骥对金湘学习与生活的影响金湘能与马思聪和吕骥进行深层次交往,是一种机缘巧合。1950年1月,国立音乐院幼年班更名为中央音乐学院少年班,金湘在少年班的钢琴老师刚好是马思聪(时任中央音乐学院院长)的夫人王慕理。由于经常去她家上课,所以金湘有较多机会接触马思聪。经过较长时间观察,马思聪发现金湘有较好的音乐天赋,不但愿意教金湘大提琴(当时马思聪除了教小提琴外也教大提琴),还鼓励他从事音乐创作,提醒他狠抓技术训练,尤其是钢琴。在马思聪的鼓励与指点下,金湘以更大热情与动力学习西洋音乐的多门技能。在少年班时,对金湘有重要影响的另一位音乐家是吕骥(时任中央音乐学院副院长),他强调金湘要走向民间。1952年少年班毕业后,基于对吕骥的信任,金湘放弃立即考大学的机会,选择去中央音乐学院研究部(即现在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前身)的“民间音乐研究室”(简称“民研室”),从事整理民间音乐工作。民研室的副主任关立人(吕骥夫人)是金湘的直接领导,金湘因此有更多机会与吕骥交流,使金湘对发展民族音乐的重要性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在民研室和他一起工作的还有张鲁(民研室主任)、杨荫浏、黄翔鹏、简其华、晓星等,和这些人共事,金湘受益匪浅。在民研室的两年,他下乡采风记录下几千首民歌,主要是山西河曲的山曲及晋中祁县与太谷的祁太秧歌。吕骥不但直接影响金湘去民研室工作,还间接影响金湘去新疆后的采风生活。金湘被“发配”新疆后,虽然生活在一个连生存都得不到保证的环境,但民研室培养的采风习惯,常常驱使他想尽办法收集民间音乐。或许“因祸得福”,新疆的二十年生活除磨砺意志外,新疆丰富的民族音乐也为他以后创作提供了丰富养分。⑥

2.马思聪与吕骥对金湘中西融合之音乐创作思想的影响马思聪与吕骥的亲自指点,加上金湘善于思考的性格,形成了金湘中西融合的创作思想,主要包含以下两方面内容:第一,反对“欧洲中心主义”,反对“民粹主义”。中国音乐在经过西乐东渐的四次大输入后,我们的音乐理论,特别是音乐创作理论,已形成以西方理论体系为基础的不平衡局面。在音乐专业特别是作曲专业中,崇拜西乐的现象较为普遍。哀莫大于心死,如果我们在心理上已被彻底征服,何谈中国民族音乐发展?所以金湘多次提到反对欧洲中心主义。但是,反对欧洲中心主义并不等于否定欧洲音乐优秀成果,他说:“以往将它视为‘一元’,当然不对,而全盘否定,也不对,它应该是人类文化的‘多元之一元’,也是中华文化多元结构中的一元(当然是经过了吸收和提炼),这才是正常的。”⑦他还说:“我们说‘华乐’之长,并非指‘西乐’尽短。”⑧金湘同样也是反对“民粹主义”的。第二,挖掘与发展优秀传统文化,运用于实际创作。反对欧洲中心主义,就需要发展我们自己的创作理论,用此创作一批有中国特色的优秀作品。金湘通过对传统文化的研究,在创作理论与思想上取得了骄人成绩:1993年5月,他参加波士顿“第二届国际中国音乐研讨会”,发表了题为《空、虚、散、含、离———东方美学传统在音乐创作中的体现与应用》论文,为中国美学传统在音乐创作的实际运用开辟了新天地。其次,在民族音乐创作技法方面,他提出“音色分离、线感分层的配器手法;充分发挥民族打击乐的丰富表现力;多用线性或线点结合的织体”⑨;采用“凤点头、龙摆尾、蛇脱壳、鱼咬尾”⑩(前三个名词,是金湘在古典乐曲研究基础上自创而成)等民族乐思发展手法等观点与理论。最后,在和声上,他创造了纯五度复合和声体系。这些理论与思想都与实际创作紧密相连。

三、黄翔鹏夫妇对金湘音乐人生的影响

1.金湘与黄翔鹏夫妇的交往1959年,金湘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按“辈分”他应是黄翔鹏(1951年毕业)的小师弟。其实早在1950年5月庆祝中央音乐学院成立的联欢大会上,金湘就已和黄翔鹏认识。金湘对黄翔鹏的进一步了解,是在1951年的中央音乐学院元旦团拜会,以金湘所在少年班为主体的学院管弦乐团演奏了黄翔鹏的作品———《1951年序曲》。金湘非常叹服黄翔鹏的作曲才华,以致到90年代还念念不忘找黄翔鹏要这首作品的总谱。再后来,金湘去了民间音乐研究室,黄翔鹏正好也在那里工作,也许是他们之间年龄差距较小,金湘十分喜欢与黄翔鹏交流。輯輥訛金湘上本科时,刚好他的政治老师是黄翔鹏的夫人周沉。金湘是一位“从小就很严肃的思考”輰訛輥的学生,非常喜欢周沉教的哲学课,这样,金湘与他们夫妇之间的交往更紧密了。金湘被打为“右派”后,他们之间的联系中断二十年,直到金湘平反后回北京,才恢复以前交往。在金湘平反后的事业发展期,黄翔鹏给予金湘较大帮助,并在金湘人生中留下了珍贵的两笔:一是金湘出版《作曲家的困惑》时,黄翔鹏除为之写序,提出很多中肯建议;二是1996年末,他筹办第一次个人民族交响作品音乐会时,虽然黄翔鹏的生命已快到尽头,在他连握笔都很困难的情况下,用颤抖的手为金湘写下250字贺词。輱訛輥金湘心里十分清楚这篇贺词的分量,这不是应付一般人情关系的文字,而是黄翔鹏用生命给予他的鼓励与期望。

2.黄翔鹏对金湘音乐创作、音乐理论与思想的影响黄翔鹏在金湘心中具有崇高地位。《九死不悔———怀念挚友翔鹏师兄》一文中金湘写道:“读着它(250字的贺词),我知道它的分量,这既是鼓励,也是鞭策,我只能用毕生精力去实践。”輲訛輥黄翔鹏曾说“:中国的许多音乐家,是捧着金碗要饭吃。”这句话,既是对“崇外贬内”现象的嘲讽,也反映出对现实的无奈与忧虑。金湘要做的,就是继承黄翔鹏遗志,把传统音乐这只金碗“擦光”“、擦亮”。如果说由于吕骥的影响,使金湘认识到发展民族音乐是历史使命,那黄翔鹏的影响便是使这种认识深入血液。金湘在民族音乐创作方面的成绩,除早期歌剧《原野》、民族交响组歌《诗经五首》、民族交响音画《塔克拉玛干掠影》等在国内外引起较大反响的作品外,最近二十年的优秀作品还有:歌剧《楚霸王》、《杨贵妃》、《八女投江》、《热瓦普恋歌》,交响合唱《金陵祭》,琵琶与交响乐队《琴瑟破》,弦乐与竖琴《湘湖情》,交响曲《天》、《原野组曲》以及《金湘艺术歌曲集》、《金湘合唱歌曲选集》等。这些作品在吸收欧美音乐优秀成果基础上,着重挖掘与弘扬中华音乐文化传统。金湘在音乐理论方面也成绩斐然。他对音乐创作理论及乐坛敏感问题的思考,主要收录在《困惑与求索》和《探索无垠》(即将出版)两本著作中。在这两本书中,他就传统音乐理论的研究与运用及其创作观、美学观等进行深入论述。2006年圣诞节,金湘为自己写了一首励志诗:虽已老骥,仍未伏枥;“双栖”前,壮心不已。可以看出,他希望自己成为“双栖”(作曲与音乐学)音乐家,并且还有一个更大理想:在音乐学院招作曲与音乐学“双料博士”。他在长期音乐创作实践中深刻认识到:一位作曲家,如果没有较强的理论思维,没有扎实的理论基础,很难成为杰出作曲家。

3.周沉对金湘音乐创作思想的影响金湘曾说过:“一位优秀的作曲家,必须是一位思想家。”輳輥訛而成为一位思想家的关键因素,就是拥有正确的思维方式和方法。对于金湘来说,周沉就是影响这个关键因素的“最关键人物”。金湘是音乐学院为数不多对哲学感兴趣的学生,周沉经常有意识地用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与方法论训练他思维和思考,这直接影响了金湘音乐创作思想的形成。以下有关金湘音乐创作思想与观点的例证,能清晰地看到这种影响的存在。金湘在谈及民族性与个性的关系时说:“民族性寓于个性之中,个性体现民族性。”輴訛輥这一观点是金湘在20世纪80年代针对当时作曲界的一种不理性认识———“孤立的”甚至是“对立的”来看待民族性与个性关系———的背景下提出的。他运用“对立统一”的辩证观来处理二者关系,获得许多音乐界人士的肯定。在谈及传统的继承与创新关系时,他说“:不可能有任何脱离传统的创新,同样创新与超前也只有汲取传统的精髓才有真正的价值。”并用“让观众跳一下才能摘到桃子”輵輥訛形象比喻把握继承与创新之间的“度”。在谈技法与艺术关系时,他说:“音乐中没有不好的技法,只有未能被用好的技法;音乐中没有不受制约的艺术,只有未能艺术的去制约艺术。”

在谈及理性作曲与感性作曲的关系时,他说:“不能绝对化的以为理性作曲就是代表高级而给予重视,感性作曲就是代表低级而予以轻视,其实两者都是作曲发展史上的重要一环,它们应该是互为丰富,互为补充的关系。”輷訛輥可以看出,金湘的许多音乐创作思想,都运用了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与方法论,周沉对金湘音乐创作思想的形成有着重要影响。金湘,一位冲刺在民族音乐创作战线的“急先锋”,一位在国内外享有较高声誉的作曲家,其成就虽已受到音乐界较大关注,但多着重于作品与作曲技术,对于其作品体现的创作思想与理念,却没有引起我们足够认识;至于他创作思想与创作理念的形成原因,就更少有人研究。其实此类研究是十分必要的,它对准确了解金湘的作品、创作思想,甚至对推动民族音乐发展,都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作者:温辉明单位:河南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副教授

中国音乐学杂志责任编辑:田老师    阅读:人次
教育杂志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