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教育杂志 >> 高等教育杂志 >> 中国高等教育杂志 >> 正文

高等教育去行政化的思考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1高等教育行政化的现实表征

1.1高等学校设立等级行政化高校在中国社会的身份具有浓厚的行政色彩。一方面,建国后,高校实施集权管理,被定性为事业单位,管理上是不打折扣的行政体制;另一方面,高校的分级不是按照科研成果、学术水平和社会满意度来确定,而是从学校成立之日,就确定了其等级是部属、省属还是市属。

1.2高等学校机构设置机关化高校的机构改革已经很多年了,但实质上是换汤不换药,只有名头不断变换,仍然是政府机关的设置。且不说党办校办、组宣两部、纪委监察、保卫团委这些处级部门,就连部门里面也是五脏俱全,副处、正科、副科;教学系部里不管学生数多少,通常都是4个处级职数:书记副书记、主任副主任,下面还有分团委书记、系办主任、教学秘书岗位。整个高校内部呈现出“机关无科员,系部无导员”的头衔泛滥的局面。近十年来,高校里面又出现了机关里的新名词:助理,使得高校校级领导职数不断增加。

1.3高等学校内部运行管理科层化自上而下的机构设置,导致学校内部的运行出现严重的科层化倾向,随着高校规模的不断扩大,科层制会越来越严重,导致办学效率越来越低,办学成本越来越高,办学效果越来越差,社会影响越来越坏。高校逐渐失去本来功能,背离自身发展规律,走向高等教育的异化之路。

1.4高等学校机构设置功能对口化高校本来应该按照自身的发展规律、内涵发展、学术要求、学科建设等实际需求来设置岗位机构,并根据具体的发展情况及时调整,而今却是按照上级政府部门的对口要求设置,背离了校内的业务管理和服务,这必然造成官僚作风,服务意识低下,影响办学的效率和效果。

1.5高等学校学术管理呈现教授边缘化学术管理的行政化背离教育规律。一方面高校的学科设置、招生、课程建设、学位授予,申硕申博等,都由政府统一控制和调配;另一方面学校内部的学术决策也多由行政部门及领导决定,学术委员会和教授委员会的功能严重弱化和虚化,表现最突出的就是职称评定。教授对学术管理的边缘化,导致在晋级评职过程中,出现了学术造假,教师脱离讲台积极从政,评审的官僚主义,评审中缺乏实质监督,一朝评为教授、终身享用,缺少考评机制和办法等。

1.6高等学校学生无主体化学校的主体是学生,教学是学校永恒的核心。受教的群体在教学过程和学校的发展中有着无法替代的角色意义,而在教育行政化的环境下,学生只是受教的工具,没有自主权,没有主体意识,几乎没有任何个体的创造力。

2高等教育行政化形成的原因

高等教育行政化管理模式和计划经济的高度集权管理模式是同生相伴的,原因比较复杂,从教育法的角度来看有如下原因。

2.1高校自主办学制度不健全《高等教育法》中规定,高校的招生、专业设置、教学科研、机构设置及岗位定编都有相当的自主权,但现实看来这些权利均由行政命令、审批来主导,政府直接参与了学校的办学,在法律框架下行政审批合法化,极大地束缚了高校的自主性。

2.2高校内部行政权力大于学术权力和民主权力现行高校体制下,行政权力、学术权力和民主权力之间,行政权力占主导地位,其他权利无法与之较量。《高等教育法》明确规定了高校校长的权力涵盖了高校办学的方方面面,虽然法律也赋予了学术的自主权力和教师的民主权利,但严重缺乏这两种权力对行政管理权的制约,在现行法律制度下没有行使权力的途径与保障。

2.3高校教师民主监督权无法实现《高等教育法》和《教师法》都规定了教师通过教代会等形式行使其民主监督权和管理权,但却没有对这个权力行使的方式方法、行使范围、人员构成及这个群体与学术权力、行政管理权力之间的关系作出明确的规定,导致教师的民主监督权有名无实,被学校的行政权力牵制。

2.4学生的权益无法受法律的保护高校办学的主体是广大青年学生,青年人思想活跃,善于和乐于表达自己的意见和见解,当他们的权益受到侵害时,需要的是行使救济权利。但法律对高校学生救济机制的缺失,导致学生的合法权益得不到维护,同时也严重影响了他们法律意识的培养和主体意识的发挥。

3高等教育去行政化的误区

高等教育行政化现象已经越来影响到社会转型期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高校行政化,使高校办学无特色可言,千篇一律,在行政干预下,无自主创新;学校的教学科研没有明确的方向,完全按照行政指令办事;教师偏离教学中心,不安心于教学和科研;高校师生关系不和谐,跑项目、要课题等腐败和不健康的事情渗透到师生关系之中。因此,彻底解决高等教育行政化问题是深化高等教育改革、确保我国高等教育健康有序发展、办好人民满意教育的必由之路。但是我们也清醒地认识到,消除行政化,不是一朝一夕、一蹴而就的事情,而是在健全法律框架下的综合治理的过程,因此往往容易陷入一定的误区当中。

3.1认识上的误区学者钟秉林曾经提出:大学“去行政化”改革,不是在大学取消行政管理,而是要加强科学管理,更好地服务大学发展。“去行政化”需要政府和大学两个方面的共同努力,但要防止一种极端认识:在大学取消行政权力和行政管理。加强科学管理,是目前乃至今后相当长的时期内高等学校发展的基本趋势。高校内部诸多事宜甚至是学术事务,也要有一定的行政权力来服务与保障。

3.2表征上的误区人们目前关注和探讨较多的是取消高校行政级别问题。实质上,高校行政级别只是“行政化倾向”的一个具体表征,并不是问题的关键和本质。在某种管理体制下,高校有行政级别,未必一定“行政化”,而在另一种管理体制中,即使高校没有行政级别,也仍然会表现出“行政化”倾向。因此,关键不在于有没有行政级别,而在于体制和管理模式。

4结语

“高等教育去行政化”不可一蹴而就。高等教育“行政化”问题是我们几十年来管理体制的一块顽疾,想一下子就剔除它是不客观的。首先,我们应该正视困难,加强这方面的研究,特别是从立法的角度来研究解决对策。其次,应该统筹安排规划,协调有序地开展工作。高校体制改革必须要在国家政体改革的大背景下进行。再次,要充分论证,逐步实施。高校体制改革涉及面广,情况复杂,要做好充分的论证,注重改革实效,确保高校体制改革有条不紊地推进。最后,要依托高校,发挥主体优势,以点带面,先试点,后铺开。

作者:贾秀娟单位:吉林工程技术师范学院国际交流处

中国高等教育杂志责任编辑:田老师    阅读: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