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教育杂志 >> 高等教育杂志 >> 云南大学学报 >> 正文

龙与鹰文化象征的比较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云南大学学报》2016年第三期

摘要:

中国与德国历史上都曾建立过普世意义上的帝国,并分别选择了龙与鹰作为皇权的象征。中国皇帝试图垄断龙纹,体现了中央集权的专制文化。在欧洲中世纪封建制度下,兴起了纹章文化,德意志臣民可自由采用鹰纹章作为效忠皇帝的标志,体现了德国封建的自治传统。中国成立共和国后,虽然放弃了龙纹作为国家标志,但龙仍被建构成为中华民族的象征,成为民间最重要的中国象征。而鹰纹章在帝制结束后仍成为德国的国家标志,并为民众所认同。

关键词:

龙;鹰;纹章;政治符号;文化象征

中国与德国在其历史发展进程中都曾建立过普世意义上的帝国,且分别选择了龙与鹰作为皇权乃至民族文化的象征。龙与鹰作为想象和现实中能飞的动物,一开始就与天和神建立了联系,在文化上有着内在的共通之处。18世纪时,法国汉学家杜赫德(DuHalde)将中国的龙比为罗马帝国的鹰:“龙无疑是中国人的国家象征,正如鹰之于罗马。”[1](P5)德国的鹰纹章就起源于罗马帝国的鹰标志。在历史的发展过程中,在不同的政治文化和宗教背景下,中国的龙和德国的鹰具有了不同的内涵和象征意义。

龙的早期形象模糊,很神秘,起源比较复杂。龙纹自商周时代以来是非常普遍的装饰纹。龙的形象自汉代定型后,一般认为,它是由多种动物的特征组合而成。按照东汉王符的描述:“其形有九,头似驼,角似鹿,眼似兔,耳似牛,项似蛇,腹似蜃,鳞似鲤,爪似鹰,掌似虎是也。”[2](P12)后世的龙的形象基本上符合这个特征。鹰则是自然界中的真实动物,形象较为清晰简单,后来的双头鹰虽是虚构,也只是加了个鹰头。虽然龙与鹰形象迥异,但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能翱翔于天际。因此,在早期信仰中,龙与鹰都是沟通天地的使者和神仙的坐骑,都有负载灵魂上天的作用。据《史记》记载:“黄帝采首山铜,铸鼎于荆山下。鼎既成,有龙垂胡须下迎黄帝。黄帝上骑,群臣后宫从上者七十余人,龙乃上去。余小臣不得上,乃悉持龙须,龙须拔,堕,堕黄帝之弓。百姓仰望黄帝既上天,乃抱其弓与胡须号。”[3](P1394)乘龙升天实际上就是死亡。所以,后来皇帝驾崩被称为“龙驭上宾”或“龙驭宾天”。在出土的平民古墓中,也时常有墓主人灵魂乘龙升天的画像。

在古代的叙利亚和埃及,鹰都被视为负载灵魂的使者。在古希腊神话中,鹰是宙斯的象征的使者。在罗马神话中,鹰是朱庇特的象征。在罗马皇帝葬礼上,“皇帝尸体被放在柴堆上,与一只鹰绑在一起。在点火的时候,鹰会被释放,带着皇帝的灵魂飞向天空,皇帝灵魂被天堂所接纳,享受神圣的荣耀国内外学术界对龙与鹰都分别作了较为翔实的研究,但很少将两者进行对比研究。涉及这个领域的学者卡尔?施瓦岑贝格(KarlSchwarzenberg)在《鹰与龙:世界统治思想》一书中曾指出:“帝国的标志是一些能够展现天空和太阳的神圣力量的动物。首先是代表太阳或雷神的鹰与围绕在天空的龙。两种动物都象征了……统治世界。”[5](s.268)该书重点在于阐述历史上各个帝国的帝国思想,没有对鹰和龙等象征符号进行深入研究。中国与德国分别位于亚欧大陆,两国历史与文化传统迥异,但都建立过普世意义上的帝国,并经历了民族国家时代的动荡,最终成立了共和国。本文将试图对龙与鹰在中德帝制时代、民族国家时代和共和时代的不同特征和象征涵义进行对比,从而比较中德政治文化的异同。

一、帝制时代的龙与鹰

由于龙与鹰在早期信仰中都具有沟通天地的功能,而中西帝王都试图获得沟通天地的功能,因此,龙与鹰都用于皇帝的服饰和装饰,逐步成为皇权的象征。龙与鹰因宗教获得的神圣地位更是强化了这种象征。龙与鹰在中德帝制时代的遭遇,反映了两国皇权的兴衰和政治文化的异同。德国在中世纪时实行封建制度,皇权受到诸侯很大的限制,形成了稳定的贵族阶层。同时在此社会背景下,从12世纪起形成了纹章制度。纹章是“一种按照特定规则构成的彩色标志,专属于某个个人、家族或团体的识别物”。[6](P13)纹章具有严格的规则和可继承性,只要遵守这些规则,平民也可拥有纹章。黑鹰作为皇帝纹章,在中世纪的德国是一种职务纹章。由于中国是皇权专制社会,中国人对龙一直非常尊崇。中国自秦朝废除封建,建立了大一统的中央集权体制后,没有稳定的贵族阶层,也没有产生系统的符号体系,只有龙作为皇帝标志和最高权力的象征,具有一定的纹章属性。

1.1龙纹与中国皇权

从中国第一个皇帝———秦始皇开始,皇权就开始与龙联系起来。秦始皇被称为“祖龙”。[7](P259)刘邦则捏造了一个神话,将自己的出生与龙联系在了一起。“其先刘媪尝息大泽之陂,梦与神遇。是时雷电晦暝,太公往视,则见蛟龙于其上。已而有身,遂产高祖。”[8](P341)通常认为这段话的意思是刘邦由龙与刘媪交合而生,从此,皇帝被称为真龙天子。而实际上,蛟通交,交龙指两条相交的龙,是当时较为流行的图像。这段话指的大概是刘媪遇见了神,神投胎之际,两条龙在她上方交合;刘邦即为神转世。[2](P273-275)龙纹形成于商代,在商代开始用于服饰。帝王的服饰非常复杂,大概在周朝时逐步形成了包括龙纹在内的十二章制度。十二章指:日、月、星辰、山、龙、华虫、宗彝、藻、火、粉米、黼、黻。其中日、月、星辰是帝王最重要的标志。东汉时,皇帝和九卿都可以使用龙纹,九卿以下禁止使用龙纹。可见,龙是皇帝的标志之一,且并非最重要的标志。到了唐朝龙朔二年(662年),唐高宗开始试图垄断龙纹,但未能成功。[2](P281)随着皇权的加强,宋代政和年间(1111—1118),朝廷做出规定,正从一品的高官,服饰为“青衣画降龙”。[9](P3545)升龙只能由皇帝使用。“升龙是通天的政治隐喻,为了防止臣子乘龙通天,所以只能许其用降龙。用龙而不许其用升龙,也即剥夺臣子沟通上天的象征资本。”[1](P21)元朝至元七年(1270年),刑部议定,“除随路局院系官缎疋外,街市诸色人等不得织造日月龙凤缎疋……如有违犯之人,所在官司究治施行”。[10](典章58,P1962)但这个规定没有办法完全施行,因为皇帝对龙纹的尊崇引发了民间对龙纹的仿效已经非常普遍。于是朝廷限定五爪两角龙为皇帝专用,四爪、三爪龙于是可以合法地为民间所用。明朝皇帝也试图垄断龙纹。洪武二十四年(1391年),朝廷规定:“官吏衣服、帐幔,不许用玄、黄、紫三色,并织绣龙凤文,违者罪及染造之人。”[11](P1638)但后来皇帝经常御赐朝臣蟒袍,蟒纹与龙纹高度相似,只是无角无爪。随着权势的增大,宦官也开始着蟒袍。这造成明朝中后期蟒袍较为泛滥,皇帝又开始下旨禁止蟒袍。因前后政策较为矛盾,实际上没有能够真正实施。到了清朝,皇帝强化了龙袍的象征意义,而将蟒袍划分为四个等级,皇亲国戚、文武大臣都可以使用蟒纹。皇帝为了突显权威,热衷于在宫廷建筑和御用物品上用龙作为装饰,甚至到了滥用的地步。“这种现象并不意味着这些皇帝具有龙崇拜观念,恰恰相反,他们心目中的龙只是供其驭使的工具、玩物而已……统治者的崇龙,完全是为了吓唬百姓;而他们自己却将龙当作私有奴仆,随意奴役,利用。这也就是……龙与政治的实质。民众虽然不能穿龙袍,但仍想办法规避这个禁令。1975年,山东邹县出土了一个元代平民墓,墓主穿着违反当时规定的深绛色盘龙纹样的袍服。[2](P283)生前不能穿龙袍,死后也要穿,体现了民间对龙纹的热衷。

1.2黑鹰纹章与德国皇权

德国中世纪以来的鹰纹章起源于古罗马帝国皇帝的标志。崇拜鹰在西方有着深厚的传统。鹰是朱庇特的象征。罗马皇帝将自己等同于朱庇特,鹰也成为了皇帝的标志。962年,德意志国王奥托一世加冕为罗马皇帝,标志着神圣罗马帝国的建立,德意志王国由此继承了罗马帝国的传统,也继承了帝国之鹰的象征。皇帝在举行加冕典礼时,会身着鹰袍(Adlerdalmatika),即绣有鹰纹的皇袍。鹰也广泛用于宫殿装饰,并用于钱币图案。由于鹰一直以来作为罗马皇帝的标志,纹章文化兴起后,德意志国王和皇帝很自然地选择了鹰作为纹章。除了古罗马的传统,还有一个原因在于鹰在基督教中的重要地位。鹰在基督教中是上帝、耶稣和福音书作者约翰的标志。基督教对鹰的尊崇来源于犹太人。犹太人在《旧约》中曾将鹰作为上帝的象征。如《旧约?出埃及记》19:4中,耶和华对摩西说:“我向埃及人所行的事,你们都看见了,且看见我如鹰将你们背在翅膀上,带来归我。”①耶和华在此将自己比作鹰。在欧洲进入基督教社会后,鹰成为耶稣的标志。这源于古代鹰能返老还童的传说。《旧约?诗篇》103:5中提到:“他用美物使你所愿的得以知足,以致你如鹰返老还童。”与之相对应的传说是:鹰变老后,翅膀会变得沉重,眼睛变得模糊,它会飞向太阳,烧掉旧的羽毛,甩掉眼中的浑浊物,然后再到清水中洗三次,就又年轻了。[12](s.98)因此,基督徒将鹰返老还童的过程比作“耶稣升天之路”。[4](s.29)又如《旧约?箴言》30:19中提到:“鹰在空中飞的道。”教父对此的解释是:“我们必须将此处的鹰理解为基督我们的主,在他复活之后……如鹰一样飞向父,带上他的所得,也就是他从敌人的仇恨中解救出来的人。”[4](s.21)鹰还被作为福音书作者约翰的象征。因为相比其他福音书作者侧重对耶稣生平的介绍,约翰重点在于阐述耶稣属灵的一面,而鹰由于能飞,多与灵魂、神性等因素联系在一起诸侯和臣民具有自主选择纹章的权利。12世纪时,德意志皇权还比较强大,很多诸侯采用了鹰作为纹章,表示对皇帝的效忠。如12世纪末,巴伐利亚公爵、普法尔茨伯爵、奥地利公爵采用的纹章都是鹰。但随着皇权的衰落和诸侯独立性的增强,到了13世纪中叶,诸侯大多放弃了以鹰作为纹章,而开始采用其他各自的图案。如普法尔茨伯爵大约在1229年改用金狮纹章;又如奥地利公爵大约在1230年开始使用红白红条纹纹章;巴伐利亚公爵约在1242年采用蓝白菱形纹章。诸侯对鹰的使用和舍弃,象征了德国皇权从强大转为衰弱的过程。同时,多元纹章的使用,体现了德国地方自治的联邦传统。

二、民族国家时代的龙与鹰

民族国家兴起于欧洲,是一种建立在民族认同基础上的统一的主权国家,通常都拥有独特的国家标志。15世纪以来,英国、法国分别成为最早的民族国家,并为其他国家所仿效,使得民族国家成为主流的国家形式,构成了近代国际体系的基本单位。在构建民族国家的浪潮中,中国和德国都较为落后。中国一直以天朝上国自居,视四方为夷狄,与周边国家建立了朝贡体制。德国自中世纪戴上罗马的皇冠后,皇权衰落,逐步陷入四分五裂的状态。

2.1中国:龙旗飘扬

19世纪中期,中国清王朝的闭关锁国状态被打破,不得不放弃天朝上国的普世帝国理念,成为近代国际体系中的一员,也开始了构建民族国家的历程,制定国旗等国家标志是其中的一个重要步骤。依据国际贸易的规则,商船都必须悬挂国旗。没有旗帜的商船可能被视为无国籍船只甚至海盗船。而中国在进入近代国际体系的过程中反应缓慢,因循守旧,迟迟没有制定国旗等国家标志。因此很多中国商船向外国注册,悬挂外国国旗。1856年,华人商船亚罗号涉嫌参与海盗活动被广东水师扣押。由于该船悬挂了英国国旗,英国领事借口中国侮辱英国国旗,挑起了第二次鸦片战争。[1](P161-162)可见,旗帜等国家标志在国际交往中的重要性。外国海军侵入中国内地后,与清廷水师经常发生冲突。清廷水师由于没有统一的旗帜,经常在冲突中吃亏。1862年,在恭亲王奕昕的主持下,清廷批准黄龙三角旗作为水师旗。1888年,清廷正式确立国旗为“长方式,照旧黄色,中画青色飞龙”。[13](P504)龙从皇帝的象征转变为了中国的国家标志。

2.2德国:从双头鹰到单头鹰

中世纪以来,德国皇权逐步衰落,四分五裂,无法建立起统一强大的民族国家。直到1871年,普鲁士统一了德国,建立了德意志帝国。德国在统一的过程中,排除了非德意志的民族和领土,以“小德意志方案”实现了统一,虽然建立的是帝国,但不再是具有普世意义上的传统帝国,而是一个典型的民族国家。德意志帝国采用普鲁士单头黑鹰纹章作为国徽,并放弃了象征普世帝国的双头鹰纹章。普鲁士黑鹰纹章源于皇权强盛时期普鲁士骑士团团长的纹章。普鲁士之鹰见证了德意志民族国家的建立。霍亨佐伦王室热衷于扩充军备,并将鹰纹章大量装饰到军旗、军服、军帽等上面,黑鹰纹章成为军国主义的象征。随着德意志帝国的扩张,德意志之鹰遭遇到了东方的龙。

2.3鹰与龙的冲突碰撞

1900年,八国联军侵华。德国皇帝威廉二世派出的瓦德西元帅担任了联军司令。威廉二世为远征中国的军队设计了勋章,图案是一只鹰战胜了一条龙。在德国官方发布的纪念文件中,图案是头戴王冠的普鲁士黑鹰翱翔在空中,两侧飘扬着黑鹰旗帜,地上是一条被剑刺穿的龙,龙头垂地。这都直接表现了德国鹰战胜了中国龙。很多西方人认为中国龙源于蛇,而蛇在西方是邪恶的象征。鹰与龙(蛇)的战斗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鸟与最危险的爬行动物之间的斗争,两者之间的战斗具有非凡的意义”。[1](P105)德国赋予了鹰以神圣性,而将龙贬为邪恶的象征,试图以此来美化侵略战争。

三、共和时代的龙与鹰

20世纪初,中国和德国都推翻了帝制,分别建立了中华民国和魏玛共和国,两个共和国的命运都非常曲折。中华民国内有军阀混战,外有日本侵略,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损失惨重,最终赢得了民族独立。此后中国又发生了内战,最终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魏玛共和国政局一直不稳,1933年,被纳粹夺权。1939年,纳粹德国发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二战战败后,德国被美苏英法分区占领,后来分裂为联邦德国和民主德国。1990年,两个德国再次统一。龙与鹰作为象征符号也伴随着两个共和国经历了曲折的命运。

3.1中国:中华民族的“龙图腾”

1912年,革命党人推翻了清朝,建立了中华民国,放弃了主要象征帝王的龙作为国家标志。但龙在民间逐步被构建为中华民族和中国的标志。因为建立民国后,中国并没有成为统一的民族国家,反而四分五裂,内忧外患不断,迫切需要一个全民族的象征。20世纪30年代以后,中国面临亡国危机,在西方图腾学的影响下,中国知识分子开始建构以龙作为中国和民族的图腾和象征。1942年,闻一多发表了《从人首蛇身像谈到龙与图腾》,主张:“龙便是因原始的龙(一种蛇)图腾兼并了许多旁的图腾,而形成的一种综合式的虚构的生物。这综合式的龙图腾团族所包括的单位,大概就是古代所谓‘诸夏’和至少与他们同姓的若干夷狄。”[14](P32-33)闻一多还论证了共工、祝融、黄帝、匈奴等都使用龙图腾。这与20世纪初建构的中华民族概念遥相呼应。中华民族包括中国境内的众多民族,恰好与龙由多种动物特征组成的情况非常像。闻一多的龙图腾观点影响巨大。但现代研究表明,该观点证据不足。[1](P216-219)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龙成了封建落后的象征,遭到了摒弃。1978年,台湾大学生侯德健创作了歌曲《龙的传人》。这本是在中美建交和台美断交的时代背景下,侯德健有感于近代以来列强不断干涉中国的悲愤之作。传入中国大陆后,正值大陆开始改革开放,民族精神振奋,歌曲所塑造的巨龙形象正好成为民族腾飞的象征。这首歌传唱在全世界华人社区,使得龙成为每个中国人乃至所有华人的象征和身份认同的重要依据,龙重新成为中国的象征。随着歌曲的传播,在历史远因和环境近因影响下,龙很快被建构为中华民族的“图腾”。

3.2德国:从共和之鹰到联邦之鹰

1918年,德国爆发了“十一月革命”,推翻了帝制,建立了魏玛共和国后,仍然采用黑鹰作为国徽。国徽采用了黑红金色调:金底黑鹰,嘴和爪为红色,与黑红金所象征的追求自由与统一的1848年革命精神联系在了一起,黑鹰被称为“共和之鹰”。1933年,纳粹党推翻魏玛共和国后,建立起极权暴政的统治,抛弃了共和之鹰,将“卐”符号与黑鹰纹章连接在一起,使之成为纳粹暴政的标志。1949年,联邦德国与民主德国分别成立。1950年,联邦德国决定继续采用共和之鹰作为国徽,但改称“联邦之鹰”。从共和之鹰到联邦之鹰,名称的简单改变实际上意味着联邦德国重新回到了地方自治的联邦传统。联邦之鹰也是联邦印章的图案,并被赋予了新的含义:“当国家的每个意志行为,盖上作为法律执行标志的鹰印章时,这个联邦纹章不止证明我们国家的主权,同时象征了在这个国家对人的尊严与权利的保护。”[15](s.55)联邦之鹰还被联邦总统、政府、议院、参议院、宪法法院等联邦机构广泛采用为标志。尽管黑鹰纹章曾与军国主义、纳粹暴政联系在一起,但由于历史悠久,黑鹰纹章仍成为联邦德国民众认同度最高的国家标志。1965年8月,在联邦德国的一次关于国家标志的民意调查中,45%的德国人认为是鹰,26%的人认为是黑红金三色,2%的人认为是德国国歌。[15](s.52)与联邦德国同时成立的民主德国则抛弃了黑鹰国徽,采用了镰刀铁锤图案的国徽。1990年,两个德国完成统一,联邦之鹰成为新的德国的标志。

四、中国龙与德国鹰的比较

中德皇权的象征都是虚构动物,龙来自多种动物的复杂融合,双头鹰则由鹰简单变形而成,都能翱翔在天空。在传说中,龙与鹰都具有沟通天地的能力,同时在宗教中具有一定的地位,但并不太高。这是两者的共通之处。在一神论的基督教中,鹰因象征上帝、耶稣和圣徒等而获得了神圣性,但本身不是民众直接崇拜的对象。而中国一直信仰多元,佛道教都是多神教,龙只是作为坐骑和护法的形象出现,因此,地位较低,也不是直接崇拜的对象。但在中国的民间信仰中,龙王作为主管降雨的神仙,是民众直接崇拜的对象,其影响很大。在帝制时代,中德两国都曾是普世意义上的帝国,龙与鹰都是皇权的象征,作为两国最重要的政治符号,对之后的历史都产生了深远影响。区别在于,虽然龙并不是中国皇帝的唯一标志,但皇帝尊崇龙,试图垄断龙纹的使用,反映了中央集权的体制文化。皇帝对龙纹的垄断并没有成功,反映出皇权的力所不及之处。德国的鹰纹章则可以自由使用,诸侯和臣民对鹰纹章的使用象征了对皇帝的效忠,放弃鹰纹章则象征着疏远。纹章的多元使用状况体现了德国地方的自治传统,这一传统一直延续到了现代德国。在民族国家时代,中国从天朝上国转变为近代国际体系中的一员,采用了龙作为国家象征。德国统一后的德意志帝国则以普鲁士单头黑鹰作为国徽,放弃了象征普世帝国的双头鹰标志。在共和时代,中国没有继续采用龙作为国家标志,但在构建中华民族认同感的过程中,龙之成为中国最为重要的民间标志和文化象征,则是被知识分子和流行歌曲所建构出来的。从魏玛共和国到联邦德国,鹰一直是德国的政治标志和文化象征。在联邦德国时期,鹰被赋予了新的含义,象征德国的联邦传统和对人的尊严和权利的保护,见证了德意志国家逐步走向现代民主国家的曲折过程。

参考文献:

[1]施爱东.16-20世纪的龙政治与中国形象[M].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4.

[2]刘志雄,杨静荣.龙与中国文化[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2.

[3]司马迁.封禅书[A].史记(卷28)[M].北京:中华书局,1982.

[4]JohannesEnnoKorn.AdlerundDoppeladler:einZeichenimWandelderGeschichte.DissertationvonGttingenUniversitǎt,1967.

[5]KarlSchwarzenberg.AdlerundDrache,DerWeltherrschaftsge-danke.Wien:VerlagHerold,1958.

[6]巴斯图鲁.纹章学:一种象征标志的文化[M].谢军瑞译.上海:上海书店出版社,2002.

作者:林纯洁 单位:华中科技大学

云南大学学报责任编辑:杨雪    阅读:人次
教育杂志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