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888-7501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教育杂志 >> 艺术教育杂志 >> 新疆艺术学院学报 >> 正文

陇剧的音乐特征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新疆艺术学院学报》2014年第二期

一、陇剧音乐的板式

我国戏曲音乐的结构体式基本上分两种,其一是板腔体,又称板式变化体;另一种为曲牌体,又称曲牌联缀体。陇剧音乐基本也是通过板式的变化来演绎故事情节,表现各种人物的性格和各种不同的情绪。因此陇剧音乐在结构体式中,属于板腔体。在陇剧音乐的板类中共有三大板类,即:弹板类,飞板类和散板类。在三大板类中又分别派生出附属板类,即陇剧艺人们常常称为的“板路”,如在弹板中有“弹板”“还阳板”“大哭板”等,在散板中有“滚板”“叫板”等,在这些附属板类中又生出许多腔类,从而形成了陇剧音乐唱腔的基本骨架。正是因为有了这些“板路”,使得陇剧音乐具有了自身的声腔基础和陇剧音乐声腔进行的载体。中国戏曲是一个集多种艺术于一身的综合性的舞台表演艺术。很多剧种中存在着一种现象,在一个剧种包含了两种音乐结构体式,即同时有板式变化体和曲牌联缀体,只不过一种结构体式在某个剧种的戏曲音乐中占有主导地位。如在京剧中,也会有曲牌联缀体这种结构体式的存在,而在川剧中也会有板式变化体结构体式的存在。陇剧音乐中除了比较完整而且比较系统的“板路”外,也有相当规模的曲牌参与其中。在陇剧的曲牌,主要有【九连环】【钉缸】【割韭菜】以及各种器乐曲牌等,它们共同的特点是多为单乐段结构,一板一眼,2/4拍,所表现的情绪多为欢快的,尤其是【钉缸】和【割韭菜】等。【九连环】在我国的流域很广,通过音乐形态能看出它来自民歌《茉莉花》。关于中国戏曲的声腔系统分类,我国著名戏曲音乐研究家何为先生将其归纳为四大声腔系统和两大声腔类型,四大声腔系统是“昆腔系统”“高腔系统”“梆子腔系统”“皮黄腔系统”,两大声腔类型为“民间歌舞类型”“民间说唱类型”。根据陇剧的表演形式和艺术形式以及唱腔,很容易把它归属为四大声腔的“梆子腔系统”之中。但根据“梆子腔系统”的特征来看,是有比较大的不同的。首先,在主奏乐器上,梆子腔系统各剧种的伴奏乐器中必有两件有代表性的乐器,一个是硬木梆子,一个是主奏乐器板胡或属板胡家族的乐器,而陇剧的乐队伴奏中很少用到硬木梆子,甚至是不用硬木梆子,而是用一种非常有特色的梆子———水梆子。水梆子又称“梆铃”,是木鱼和碰铃的合称。木鱼和碰铃是陇东道情最早的击节乐器,在早期的陇东道情里,木鱼和碰铃是分开的。陇东道情早期著名艺人解长春,为了节省人手,便将二者系在一起,使他们协调统一起来。从此这种乐器就一直沿用了下来,在陇剧音乐中起着击节定眼的作用,如同秦腔,河北梆子中的“梆子”,在主奏的领弦乐器中,梆子腔系统是以板胡或板胡家族的乐器,而在陇剧的伴奏中,则是一种更具特色的乐器———陇胡,它的形状类似二胡,却共有四根弦,因此可以奏出“双音”,它不属于板胡家族的乐器。在唱腔方面更是有“嘛簧”的应用,使得陇剧音乐与梆子腔声腔系统的特征有了很大的区别。那陇剧到底属于哪个声腔系统类别?关于这个问题,在王耀华、杜亚雄编写的《中国传统音乐概论》一书中,将其划归为四大声腔系统和两大声腔类型里的两大声腔类型中的民间说唱类型[1]。就陇剧发展的历史来看,它的基础和根本是陇东道情,而陇东道情本身就是一种民间说唱艺术形式,“‘万变不离其宗’这是中国民间音乐一个主要的创作手法”,追根溯源,它是由一种种民间说唱发展而来,又有其独特的音乐特征,因此属于民间说唱类型中的道情腔系,类似的还有,山西雁北的耍孩儿、陕北道情等。因此我们可以总结为:陇剧音乐的结构体式是板式变化体(板腔体)。陇剧音乐的唱腔属于两大声腔类型中的民间说唱类型。

二、陇剧音乐的“嘛簧”

每种艺术的存在都是以它的独特性为前提条件的。也正是因为这些独特性,使得人们能够很清楚地区分它们,而每种艺术所特有的独立性,又使其自己独立的存在于艺术之林中,这种独特性是艺术生命力的源泉。

(一)“嘛簧”考源中国戏曲的剧种种类繁多,遍布于全国,1983年版《中国大百科全书•戏曲•曲艺卷》列表统计共有剧种317个,剧团2000多个。在如此种类繁多的剧种中,陇剧不但没有被其它“大”剧种所同化(如秦腔)和消失,除了当地百姓的喜爱和支持,以及陇剧工作者孜孜不倦的努力外,还有就是陇剧音乐自身的独特性,除了以上所说的“水梆子”“陇胡”外,更为重要的一点就是陇剧音乐唱腔的“嘛簧”。“嘛簧”(‘嘛’即‘帮’,‘簧’即拖腔)即帮腔,是陇剧音乐中最富有特色的部分。属上句的名“梢簧”,属下句的名“尾簧”。这是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编写的《中国音乐词典》中对“嘛簧”的解释“‘嘛’属于甘肃陇东方言,本与‘帮’,‘放’同义;‘簧’则指拖腔,是陇东道情及其陇剧唱腔中特设在固定部位的有声无字的哼唱部分,‘嘛’与‘簧’相加,便成了‘一领众和’的‘帮唱’了,或者是‘多人接声’的‘放簧’了。”[2]可以看出,所谓的“嘛簧”在定义上就是一种帮唱的表现形式,起名于“嘛簧”是与甘肃陇东的方言有着密切的关系,而且“嘛簧”不是随意乱放于陇剧唱腔中的,而是有意的将其“特设”在唱腔中的固定部位,而且是有声无字的哼唱。

(二)曲牌中的“嘛簧”陇剧音乐的唱腔结构是以板、簧、牌三位一体的,簧就是“嘛簧”,簧的种类有很多种,但主要有【耍孩簧】【莲花落】【卖道袍】【采音子】以及“弹板、飞板类专用簧”等。【耍孩簧】的腔类有花音和伤音,结构一句多变化,花音为一板三眼,欢快风趣,套入的板式是[弹板]。伤音的为一板一眼,表现忧伤情绪,套入的板式是[飞板]。【莲花落】,它的腔类也分为花音和伤音,结构为两句且重复,花音为一板三眼,表现欢快的情绪,伤音为一板一眼,表现忧伤的情绪。【莲花落】套入[弹板]、[飞板]。“卖道袍”腔类伤音,一板三眼,套入[弹板]。【采音子】是只用叫板的簧,这些嘛簧在最主要几种陇剧音乐板式中应用。

(三)“嘛簧”在唱腔中的位置具体到唱腔里嘛簧则只有两种,一种是出现在唱腔前面,就是上句开口起唱所加的嘛簧为“梢簧”;另一种是出现在唱腔后面,就是下句落尾收声之处所加的嘛簧为“尾簧”。它们在唱腔中的位置大体如此,不论何种板式,一般都不会轻易改变。所以无论在传统的陇东道情皮影小戏,还是新生的大型舞台戏陇剧都有“一句一簧,两句一帮”之说。“嘛簧”虽然以“帮唱”这种辅助的形式夹在各种板式唱腔之中,但是如果得不到“嘛簧”的“帮助”和辅衬,其板式唱腔本身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四)“嘛簧”唱词“嘛簧”本身没有词,它是一种旋律的帮唱,所以在演唱“嘛簧”时唱词大多是以“哎”“呀”“啊”等这种语气助词,不像其它的帮唱是重复唱词。“嘛簧”的帮唱演唱人数至少3到5个人,演唱时需要和演员以及伴奏乐队配合好,使其自然流畅。演唱“嘛簧”的人员不需要出现在舞台上,一般都是在幕后进行帮唱,男女声比例也要协调。没有专门的“嘛簧”演唱队,只是在演出的过程中,由一些空闲的演职人员进行演唱。

(五)“嘛簧”的作用与意义“嘛簧”是陇剧音乐最主要的特征。“嘛簧”在它们所有的板式唱腔里,总是以其极富音乐美和最具感染力的旋律,美化、装饰着它们的唱腔音乐,并给人以沁人心脾的艺术回味,甚至可以说,倘没有以“嘛簧”旋律为其整个唱腔增姿添色,或者说,倘若陇剧唱腔音乐不以“嘛簧”旋律作为创腔和雅驯传统唱调的素材,那么,陇剧唱腔特别是陇东道情唱腔,只能停留在唐宋俗讲那种语言化极强的吟诵说唱形式上而已。这句引自《陇剧音乐研究》中的一句话就很精辟的说出了“嘛簧”在陇剧中的地位、作用和意义。可以说“嘛簧”就是陇剧音乐的特征,甚至就可以说“嘛簧”就是陇剧这种戏曲艺术的独特性,正是“嘛簧”的存在,使得陇剧具有了与其它剧种不同的特性与风格,使它有了区别,所以陇剧才会立于百戏之林。“嘛簧”的重要性,在陇剧音乐中,是毋庸质疑的,也是陇剧音乐的特征之一,而且是陇剧音乐中重要的特征,它已经不是其一种简单的帮唱,而是一种符号,一种能代表陇剧音乐的符号,这些看起来的“无词拖腔”因为没有词,故不能很客观,很直白的表达感情,但是优美的“嘛簧”旋律和动听的人声,顿时就出现了一种无“词”胜“词”的表现意境,其对剧种人物感情的表达和对感情的渲染更准确,也更深切,也更能打动人心,在演员和演奏人员与观众之间很容易产生心理共鸣。

三、陇剧音乐的唱腔

陇剧音乐的唱腔,分为花音和伤音两种声腔类型。花音曲调明快,爽朗。常用于表现欢欣喜悦,激越豪放的思想感情。而伤音曲调深沉忧伤,韵味悠久,更富有鲜明的地方色彩,常用于表现悲伤、愤怒、怀念、坚毅等思想感情。两种声腔类型都属于徴调式音乐,但各自的音级排列却截然不同,花音是以五声音阶为主,偶尔加入清角和变宫,这样就形成了一种具有清乐音阶的特征,而伤音不但加入了清角,而且闰的使用也常常出现在伤音旋律的重要部位,显然伤音的音阶具有燕乐音阶的特征。这样两种声腔一种调式,却有着不同的音阶和音级特征,使得能更好的推动剧情的发展,由于调式色彩旋律进行等方面,具有了明显的差异,引人入胜。陇剧音乐虽然优美婉转,动听平和,但是它还是带有强烈的西北音乐的本性的,即高亢,激昂,所以用D调演唱,女声比较适宜。但对男声来说较为困难,为了解决这一矛盾,陇剧声腔发展在探索的途中应用了“同腔异调”。同腔异调“是指将某种传统唱腔曲调分别用四度关系调演唱,即女声用D调,男声用G调”①,这样以来就使得男女声能够更好的演唱,发挥其各自的特长,也适当降低了演员的难度。但是这样就又遇到一个新的问题,如果是男女声的对唱或者是重唱,就必然会出现不在一个调上的问题,而且这样还带有千人一面的弱点,不利于行当和人物性格的区分。于是陇剧声腔发展在探索中又应用了“同调异腔”的唱法。同调异腔“指在同一个调上发展男女不同特点的唱腔。如果用D调设计男女唱腔时,女声可保持传统曲调的音域,而男声则在中低音区迂回,发展新腔;用G调设计唱腔时,又着力为女声在中低音区开辟唱腔途行”。②这种“同腔异调”的应用不仅为男女声的对唱和重唱铺平了道路,而且有利于区分行当和不同的人物性格,并且丰富了陇剧音乐的唱腔曲调,避免了男女唱腔相同,单调的弱点。

四、结语

陇剧,一种由陇东道情发展而来的大型舞台戏,在中国的百戏之林中算是一个比较年轻的“剧种”。陇剧音乐的结构体式是板式变化体,陇剧音乐的唱腔属于民间说唱类型。戏曲音乐分为唱腔和伴奏两部分,陇剧也不例外,故在陇剧音乐的特征上,主要是以“嘛簧”作为其标志性的特征,还有花音清乐音阶,伤音燕乐音阶,以及“同腔异调”“同调异腔”。在伴奏方面的特征,有水梆子和陇胡.

作者:赵志学单位:陇东学院音乐学院

新疆艺术学院学报责任编辑:田老师    阅读:人次
教育杂志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