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教育杂志 >> 远程教育杂志 >> 现代远程教育研究杂志 >> 正文

探求电大远程教育平台的建构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有颁发文凭的学校只要制定教学计划,只要发几本教材,就可坐享学费的大部分。而地级电大除了要上下分给两级单位学费以外,还要支出面授教师的授课费、场地使用费、网络服务费、论文指导费等,这样一来,好像留给自己的没有什么了。这就极大地影响了他们推动远程教育发展的积极性。

因此,如何实现利益分配的公平化,是有效实现远程教育的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只有基层学校有了相对的话语权,合理、公正地分配所有收入,才能使这一工作有效有序地向前推进。同时,学位发取得今仍是制约各级地方远程教育发展的一个瓶颈。上一级学校虽然通过网络学习和考试让学习者拿到了本科文凭,可是,学位取得却一直没有放开,有文凭而没学位的问题,仍是现在最为头痛的事。虽然国家反复强调可以通过考试让学习者取得学位,但愿意这样做的学校太少,学位的设置在有些省分是由教育厅直接掌控的,学校也很无奈。同时,取得学位的门槛又相对很高,一些学员只有望其兴叹。

一、县级工作站的配置情况不尽如人意

县一级没有电大的下属单位,只是职业中学、教师进修学校、教研室等单位承担着电视大学的联络工作,并是直接对应的上下级关系。从行政管辖来说,是不对口的,关系是松散的。这些单位的网络设备也都是当地政府配备的,与电大没有任何关系。所以,他们并没有承担电大所分配的任务的责任。从理论上讲,他们有义务为培养当地人才服务,有责任为当地经济人才的发展做出贡献。可是,如果没有一定的经济支持,赔本的事是没有人愿意做的。行政上不能一统到底,经济支持上又捉襟见肘,虽然在各级政府的文件上,都有支持电大工作的精神,可是,这种文件却是苍白无力的。也就是说,在没有利益的情况下,地级电大与县级教育是脱节的。

一个平台的搭建是全方位的,必然要有师资、设备、人员、实验器材等方面的建设。而基层单位,尤其是县一级的远程工作站,除了几台电脑以外,其他一切均是差强人意的。师资方面是严重不足的,因为没有从事本学科研究的高级人员,辅导基本是无法实现的。从历年的论文答辩看,仅论文的格式,基层人员都不懂得。而一些实验性很强的科目,是要通过学生的大量实验来强化并完成学习任务的。可是,这些实验器材基层根本就没有,让他们实验,只能是纸上谈兵了。虽然远程教育有其很强的直观性,一个部件的加工,一项工作的完成,都被拍成图像映现出来,可这毕竟只是示范,还须学生自己亲手实践才行。而这样的实践却是无法完成的。

二、面授严重不足的问题

远程教育虽然有它的优势,但也有其严重的不足。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韩愈的《师说》,早已把老师的作用说清楚了。虽然这些接受远程教育的人都是成人,世界观、价值观已经基本定型,但是,作为教师,其人格魄力的影响,还是十分重要的。而在这一点上,“传道”的功能基本丧失了。至于授业,因为老师的不在场,所以实践性很强的课,就显得很是空洞。随着中国制造老大地位确立,职业教育异军突起。而电大在这方面却是无力而又无奈的。网络也好,电视也罢,只能在理论上强调,却不能在实践中强化,因此,在实践性方面的短板一直没法突破。歌德说“理论是灰色的,只有生命之树常青。”如果以此来看解惑,它的缺陷也是很致命的。面授时间的不够,而且是一个老师面对一大群学生,这就使得答疑的时间相对少之又少。因为上面说“授业”的不够,就会使学生感觉许多问题难以琢磨。此时问题很多,却不知从何问起。加上有问题的学生多,而自己的问题又很多,于是有些人就干脆不问了。当然,有些问题可是在网络上直接请教,也可以学员之间相互切磋,可这比当面指导的效果要差得多。

成人接受教育,在网络上是有其灵活性和自由性,可是,因为他们是成人,因为他们平时总有这样那样的工作,所以,即使有了面授的机会,他们也可能会因为这样那样的事而无法到场。这样一来,本来就少得可怜的面授,他们也参加不了。众人皆知,当面指导是教育不可或缺的因素,离开了老师的当面指导,这样的教育恐怕是达不到预期的效果的。

三、说监管不力的问题

因为有学费的问题,地方电大以及县区负责招生的有关人员,都想让这些人能够顺利毕业并拿到文凭。所以,在考试的时候,就想尽一切办法大开方便之门,作业也就可做可不做,论文也能粗制滥造,网上下载。虽然国家明确提出了“宽进严出”的政策,可在严出这一点上,却并没有真正做到。学员就是自己的上帝,是自己的衣食父母,哪个能让他们受罪呢?每次考试,上级学校都会派人检查巡视,还有严格的网络监视手段,可是,这些政策到了下面就变软变松,起不到真正的监管作用。有些诸如外语、计算机一类的考试,替考现象相当普遍。而从上到下,大家也都心知肚明,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至于学员学习的情况,完成学时的情况,作业的情况,论文的情况,则更是稀泥抹光墙,完全不管不问不查了。

这样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大家都把远程教育当成是花钱买文凭的事,极度影响了国家教育的本来目标和初衷,更是有损于国家教育部门的形象。这种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做法,几年下来,一些人的文凭是拿到了,可他们并没有学到任何真正的学问和本领,却使国家教育的本质蒙羞。好像这一政策的实施,就是为了使那些没有读过大学的人拿到文凭,就是让他们通过考试取得国家相应的待遇。部分人的目的达到了,各级各类学校也因此赚得盆盈钵满了,而教育体制却饱受各方的质疑和诟病。基于以上认识,国家远程教育方略应该做出相应调整,应该在基层平台建设上有整体构建和全方位思考。在学制建设、利益分配、考试制度和监管体系建设方面都要出台配套政策和相应手段,这样,才能使这一教育手段实现它的真正目标。

作者:李玉芳单位:陕西广播电视大学延安分校

现代远程教育研究杂志责任编辑:田老师    阅读: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