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教育杂志 >> 外国教育杂志 >> 外国中小学教育杂志 >> 正文

加拿大农村学前教育的展望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外国中小学教育杂志》2014年第七期

一、加拿大发展农村学前教育机构的具体形式

20世纪70年代,加拿大部分省份就开始筹建农村幼托机构,如,1969年,在加拿大联邦政府的支持下,农业大省爱德华王子岛筹建了幼儿看护中心。但较大规模地发展农村学前教育,主要发生在上个世纪90年代以后。1997-1998年,由于儿童权益方面的原因,健康发展委员会筹款220万加元用于支持托儿中心、家庭托儿所、农村托儿所和早期儿童干预项目。1995年,政府筹资发展农村与萨斯喀彻温省北部(NorthernSaskatchewan)的早期项目。1996年,在Saskatchewan农村,一个有资质的托儿中心建立,每个家庭托儿所可以看管12个孩子。[7]由于农村家长的需要不同,现实中就存在各种各样的服务形式以满足家长的多元化需要,具体形式有:

(一)正规家庭托儿所在安大略省的农村地区,有许多正规的家庭托儿机构,有一家叫马斯科卡(Muskoka)家庭托儿所与这个地区其他大型的城市托儿机构一样提供正规的私人家庭教养服务。安大略省儿童早期服务项目中,有一个项目“Timiskaming”提供一年的家庭私人教养服务。正规的家庭托儿所在课程、师资方面与正规幼儿园一样,具有同等服务与质量。

(二)家庭小组保育服务通常在举办者家里,由两个保教人员给一组孩子提供看护服务,这一组孩子的数量比通常规定的数量要多一些。美国各州一般规定每个家庭托儿机构允许招收18个儿童。加拿大安大略省家庭小组服务有过几次尝试,1980年代中期,曾经发起过几起家庭小组保育服务,后来却停办了。近年来,由于社会需要,安大略省农村又有几家开办了类似的学前教育服务机构。

(三)临时家庭托儿服务这种服务属于临时性质,主要是家长在照看自身孩子的同时,也为其他家长提供临时的看管服务。在安大略省和魁北克省(Quebec)已经有几个类似的申请。安大略省早期设计的方案中也涉及为农场家庭提供临时的或季节性的家庭托儿服务。魁北克省也有类似的尝试,但在1986年8月就结束了。提供家庭托儿服务对家庭环境有特殊的安全性和健康要求。父母需要与服务者签订相关的协议。欧洲一些国家,由于母亲的工作不是永久性的,临时性看护服务就应运而生。

(四)有资质的儿童资源中心这种服务儿童的资源中心,能提供包括小组活动、正规的私人家庭托儿服务、玩具租借服务、流动的儿童保育项目、信息咨询与医疗诊治。在安大略省,马斯科卡(Muskoka)家族兴办了几家儿童资源中心,最近,这个家族在通过社区规划和审查后,又创办了一家为期7个月的儿童资源中心。在安大略省部分农村已经开办了多家正规的儿童资源中心。

(五)季节性的儿童保育服务主要在收割季节,为家长和儿童提供日工作时间较长的服务。[8]为了满足这些服务,名为“农村保育”项目组连续进行了三个夏季(主要在七月、八月)的小组幼托保育服务。从早上七点到晚上七点(每周五天),照看12岁以下的孩子,主要采用复合混龄的形式。每个夏季,这样的项目一般容纳20个儿童保育服务。[9]

二、加拿大发展农村学前教育的效果

(一)引起当地社区对农村学前教育的关注虽然没有特殊的测量工具来了解农村学前教育是否到当地、省或联邦的水平。但农村学前教育项目还是促进了对农村学前教育的关注。如彭蒂克顿(Penticton)农村学前项目组为整个地区提供服务,奥索尤斯的农村学前教育项目办公室为全职员工提供了宿舍,并为员工培训提供场地,并参与信息发布,广告与招募活动。这提升了举办者对托儿教育的关注,吸引举办者参与相关培训。项目办公室还为农村托儿所提供传真、电话,复印服务。如,办公室可以办理资格证、技能培训、联系教育部、儿童社区服务等。[10]

(二)推动了学前教育的普及对农村学前教育的关注,引起了社会对学前教育的整体重视,从而也间接推动了学前教育的整体发展。如,卑诗省的农村学前教育项目,带动了相关地区的学前教育整体发展。在奥索尤斯(Osoyoos)和那根(Okanagan)地区,在筹划农村学前教育项目时,奥索尤斯社区有178所有资质的托儿中心,在这个项目推广期间,到1998年9月,达到了258所,5、6月时曾经达到了273所。[11]季节性托儿服务也落到了实处。卑诗省的奥索尤斯,1996至1998年间,每年都提供20所季节性的托儿所,招收12岁以下的孩子,并为托儿所提供玩具与其他设施。

(三)刺激了当地经济发展加拿大农村学前教育教育虽然与社会福利联系很紧密,除了解决家长的后顾之忧(即帮助父母平衡工作与家庭责任,提供儿童丰富的发展环境)外,儿童看护或托儿服务对地区经济也有重要作用。在市场经济的影响下,儿童托儿服务形成产业通过多方面作用影响着当地的经济。帕克兰(Parkland)地区,每1加元的儿童看护投资,可产生1.58加元的回报。在帕克兰(Parkland),儿童看护产业在经济领域产值173万加元,对当地经济有显著影响,产生274万加元的效益。[12]在一个名为圣-皮埃尔•乔利(St-Pierre-Jolys)地方,有一个法国人的小村庄里,开办了一个托儿机构,创造年收入近50万加元的收益,全年经济活动涉及71.9万加元。[13]

三、加拿大发展农村学前教育的经验

加拿大的社会福利制度、各级政府在学前教育领域承担起应有的责任、专业团体与非政府组织的支持,加之尊重家长多元需求的传统,使加拿大发展农村学前教育有了持续和良好发展的可能,并成为可靠的经验。

(一)相对完善的社会福利制度加拿大是一个高福利的国家,有多项针对儿童的福利,这些儿童福利为儿童接受学前教育提供了一定的经济基础。虽然这些福利在不同的省份可能会在金额数量大小以及类别上有所不同,但在各省内部,城市儿童和农村儿童享受的福利是平等的,处于弱势地位的儿童甚至享受到更多的福利。以牛奶金为例,18岁以下的儿童均有机会获得,卑诗省的儿童每月可获得400加元的牛奶金,魁省则是每个孩子500加元。幼儿津贴与家庭津贴(牛奶金)同时发放。幼儿津贴是随着家庭儿童数量的不同而有所不同,第二个孩子高于第一个孩子,第三个孩子则高于第二个孩子;此外,还有婴儿出生津贴和伤残儿童津贴。政府还有专门的经费实施儿童托养费减免计划,服务于低收入家庭的儿童。这些与经费相关的儿童福利政策,可以保证农村儿童接受相关的儿童教养服务。除了对家庭实施补贴,地方政府对各学前教育机构还实行一定补贴,如卑诗省,对每个孩子每个月补贴100加元给接收孩子的相关学前机构,这个项目主要通过每年的退税申报制度实行。

(二)各级政府承担了应有的责任政府在不同层次上发挥作用。[14]加拿大没有国家统一的幼托政策或者国家保育法律,幼托服务方面的责任主要依靠省与地区。根据加拿大的宪制惯例,诸如儿童保育与幼儿园教育都是省政府与地方政府的责任。联邦政府只承担特殊人群的服务,如土著人、军队、移民(难民),以及低收入家庭子女的早期教育问题。联邦政府还是设立了通过筹资机制建立幼托机构的可行性方案。地方政府进行适当的成本分担(主要通过为低收入家庭提供补贴);通过税收减免帮助家长分担部分成本;联邦政府对接受托儿培训的培训者提供津贴。如,安大略省还提出,对去学前机构工作的学前教育专业大学生提供学费减免。与学前教育相关的业务主要由省政府来承担,如安大略省政府的责任包括以下方面:制订托儿法律、法规,资格证书颁发;制订托儿服务政策;对家长托儿费用的30%进行补贴;规定正规的非赢利性幼托儿中心与家庭托儿所的服务项目;初级、高级幼儿园,分别服务4-5岁儿童,由教育部门负责管理与培训教师。目前,加拿大各省和加拿大联邦正在探讨儿童教育的策略问题。在安大略省,儿童秘书处探讨了家庭,社区联合提供安大略儿童健康提升服务。[15]

(三)专业团体与非政府组织也发挥了较大作用在加拿大早期教育中,志愿者与非政府组织扮演着多重角色,包括启动、发展、提供早期教育服务,为政府提供政府咨询,提供多种服务与设施服务来支持早期教育。教育协会,幼儿教育团体,以及像劳动与社会公平小组一类的组织,社会政策的非政府组织,从事着相关数据的收集,研究,以及相关研究的宣传。[16]在关注农村地区学前教育的过程中,一些志愿者,特别是从事农业研究的科研者非常积极、主动,他们提供了相关的专题报告,引起了社会的关注。

(四)尊重家长的多元需求由于家庭经济、人口结构、工作性质等因素的不同,加拿大农村家庭对学前教育的需求是不同的。父母长期工作繁忙的家庭,对学前教育的需求是日托性;从事季节性工作的父母,对学前教育的需求则是长期的;有亲属(如爷爷、奶奶)的家庭更多的倾向于由亲属来带孩子;经济条件不是太好的家庭对学前教育的要求则相对较低。加拿大农村地区的学前教育提供了多元化服务,尊重了农村家长的需求。

四、加拿大农村学前教育发展过程中存在的不足

加拿大农村学前教育也并非完美无缺,收费贵、数量偏少是加拿大农村地区幼托机构面临的主要问题。部分低收入家庭并不能轻易地获得政府补贴。此外,还存在教师数量、教师素质达不到相关要求、教师工资偏低等情况。

(一)教养费用昂贵2006年,加拿大马尼托巴省的婴儿保育费,一年是7,280加元,学前保育机构由于服务对象年龄稍大就相对便宜(一年收4,888加元),学校托管每年收费标准从2,836加元到3,140加元(年龄越小,收费越高)。这笔开支对所有低收入家庭以及多数中等收入家庭来说是巨大挑战。[17]2009年以来,随着物价上涨,婴儿保育费也是逐渐上升,卑诗省某幼儿中心的收费标准(以针对4岁幼儿、每周5天为例)是925加元/每月(2013年9月涨到了每月975加元),一年下来接近1万加元,这不是每个家庭都能承受得起的一笔开支。另外,对低收入家庭的补贴也难以获取。有时,许多低收入家长没有意识到他们有资格得到政府补贴,或者发现他们没有获取补贴的资格。一个单身家长挣得的收入必须在贫困线以下才可以得到最多的补贴。即便得到了补贴,家长也必须每天为每个孩子付2.4加元的附加费。[18]

(二)幼儿教育机构整体数量偏少与师资短缺问题从整体来看,加拿大农村幼儿教育机构还是偏少。帕克兰地区362所有资质的幼托机构仅仅只能满足14%的0-12岁儿童的入园需要。要想达到50%的儿童接受全日的保育服务,帕克兰至少需要1116所幼托机构。当然,部分地方,由于主要由家庭亲属看管孩子,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了幼儿教育机构的生源。另外一个问题是幼教师师资短缺问题。在帕克兰,近一半的员工没有接受过培训,在接受过培训的教师中,42%的教师是在社区学院接受过两年的专科教育,8%的教师接受过4年大学教育。在严仲连:加拿大发展农村学前教育的经验2005-2006年间,30%的幼托机构不能满足师资的培训需求。在帕克兰,12所幼托机构中的5所只有临时资质,因为受过培训的员工或者受过培训的园长比率低、专业师资达不到要求直接影响到幼托机构的质量。

(三)教师工资相对较低聘用教师相对困难。在2005-2006年,没有受过培训的助教,其年薪19,762-27,489加元;二级资质的幼儿园教师,年薪28,636-36,260加元;三级资质30,829-44,064加元。农村教师工资更低,在这种情况下,受过专业培训的人员纷纷离开了幼儿教育领域。幼托机构只好聘用部分没有受过培训的师资,保育服务质量无疑受到影响。

作者:严仲连单位:东北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

外国中小学教育杂志责任编辑:田老师    阅读: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