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教育杂志 >> 语文教学杂志 >> 外国语文杂志 >> 正文

知觉视点移动的规律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外国语文杂志》2014年第三期

1.时间方面的移动规律

1.1从过去到现在的顺序就时间而言,知觉视点一般存在着两种移动顺序,一种是从过去到现在,即从过去的时间点出发移动到现在的时间点,先发生的事情先叙述,后发生的事情后叙述,Talmy(2001:310-44)称之为“时序原则”,表示在两事件时序关系的无标记语言表达式中,我们通常把先发生的事情视为参照点或背景,叙述在前,后发生的事件视为侧面,强调在后。例如:(1)Inthe5thcenturyADitissaidthatagreatleaderap-peared,unitedtheBritish,andwithhismagicalsword,Excalibur,drovetheSaxonsback.ThisisthestoryofKingArthur,andhasbeenembel-lishedbysingers,poets,novelistsandevenfilmmakerseversince.段落一开始时间视点“inthe5thcenturyAD”作为故事发生的背景将读者带到了公元5世纪的时间段,标志着时间视点的起点。随后在接下来的语句中,时间视点不再明确出现,而是通过知觉视点appeared→united→drove地移动顺序来体现时间的变换。知觉视点呈线性移动的顺序照映出句法成分所表达的实际状态,与历史时间发生的先后顺序一致。从认知语言学的角度来说,这种移动顺序和事实之间体现为一种象似的关系,即“语言结构内部不同成分之间的关系与人类经验结构成分之间的关系存在对应性”(Haiman,1985a:11)。接着,第二句“is”现在时态的使用标志着时空视点从过去转换到了现在,KingArthur与上文中的agreatleader相照应。“this”一词从语法上既暗示着前一个话题的结束,又很好地承接了后续话题,使时间视点从过去向现在的移动不觉得突兀,而且从故事的表达效果上它起到了推动情节发展吸引读者兴趣的目的。整段时间视点按照史实的先后顺序移动,转换自然、衔接流畅。

1.1.1从现在到过去顺序有时候为了取得某种特殊的文体效果或着达到吸引读者的目的,作者在叙述事情时并不会按照事情发生的先后顺序进行描述,而是从现在的时间点说起,然后再回忆到过去。例如:(2)Editorsofnewspapersandmagazinesoftengotoex-tremestoprovidetheirreaderswithunimportantfactsandstatis-tics.Lastyearajournalisthadbeeninstructedbyawell-knownmagazinetowriteanarticleonthepresident’spalaceinanewAfricanrepublic.Whenthearticlearrived,theeditorreaderthefirstsentenceandthenrefusedtopublishit.Thearti-clebegan:‘Hundredsofstepsleadtothehighwallwhichsur-roundsthepresident’spalace.Theeditoratoncesentthejour-nalistafaxinstructinghimtofindouttheexactnumberofstepsandtheheightofthewall.(NewConceptEnglish3:Thefacts)整段文字围绕着报刊杂志的编辑是如何因为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走向极端这一主题而展开描述。第一句话“go”一词所体现出来的一般现在时暗示着当前的视点。第二句话“lastyear”使时间视点从现在转移到了过去,开始对过去的事情展开了描述,知觉视点由此随着故事的发展而移动:ajournalistwroteanarticle(一名记者写了一篇文章)→thearticlewasrefusedbytheeditor(这篇文章遭到了杂志编辑的拒绝)→theeditorinstructedthejournalisttofindouttheexactnumberofstepsandtheheightofthewall(编辑要求这名记者确定总统府的高墙打的有多少级台阶)。不定冠词到定冠词的转换体现出视点移动的方式是以话题展开的,因为“所有的语言都为说话者提供了多种传递视点的正式方式,包括定冠词”(Epstein,1997:66)。可以看出前一句话题的终点为下一句话题的起点,语篇的信息新旧交替,层层递进。同时后文叙述的故事又与第一句主题句相照应,即后文各句的知觉视点都是在全段话题———gotoextremeswithun-importantfactsandstatistics这个支配性视点的统筹之下。视点这种有序地移动不仅建立了语篇的连贯性,而且也正好体现了语篇纵向层次的“立体”结构。从以上两个语篇的分析不难看出一个按照时间顺序为主导展开的语篇,时间视点无论是从过去移动到现在,还是从现在移动到过去,都不失为一种有序的移动,正如Brown和Yule(1983:146)指出的视点的移动必须保持前后的一致性。也就是说,视点的有序移动必须满足人类认识事物从已知到未知的认知规律。

1.2空间方面的移动规律

空间关系是两个或多个客观事物在空间所显现的关系,但空间关系并不是固定的、绝对的,而是相对而言的。视点正好反映了这种关系,即“我们自身的位置与我们所谈论的事物之间的关系”(Littlemore,2009:21)。并且这种位置关系是人赋予的,是人对客观事物在空间中的状态的认知结果。而视点指的而这种认知结果,在Langacker(1999:5-8,206-212)看来受制于人们不同的识解方式,包括详略度、背景、视角、辖域和突显等五个维度。空间视点的选择和呈现就是对这种空间关系的具体体现,它大致有以下几种移动顺序。

1.2.1从整体到部分的顺序(3)Ilookeduponthescenebeforeme—uponthemerehouse,andthesimplelandscapefeaturesofthedomain—uponthebleakwalls—uponthevacanteye—likewindows—uponafewranksedges—anduponafewwhitetrunksofdecayedtrees(EdgarAllenPoe:TheFallingoftheHouseofUsher)在这个语段,作者通过使用一连串的介词短语突出了对周边环境的感知,知觉视点随着作者视野的移动而移动:uponthescenebeforeme→uponthehouse,andthedomain→uponthewalls→uponthewindows→uponsedges→upontrees,房屋,瓦墙,窗户,杂草丛和腐朽的树木都是作者眼前这幅全景下的各个环境成分,视点从整体到部分的移动顺序呈现了一个完整的知觉感知过程。同时,由于“观察情境的视点对其参与者的相对突显关系有影响”(Evan&Green,2006:541),因此,各个环境成分之间的排列顺序则又体现了由远及近的顺序,并且这种远近顺序正是受到了人类认知识解因素突显原则(prominence/salience)的制约。突显原则认为,“人们在对事物识解的过程中,而那些体积较大,移动的事物则具有较高的凸显度。凸显度高的内容比较容易引起人们的注意力,常常被视为焦点或图形。”(Talmy,2001:76)在这个语篇中,house则相对于windows,sedges则相对较大,较突出,易于被先感知进入作者的视野,知觉视点的这种由整体到部分,由远及近,由大到小的移动顺序正是切合了人类观察事物的认知顺序,使读者在阅读时更易于对所描述事物的感知。从象似性的角度看体现了一种认知的顺序象似性,即“语法组织的方式象似于实际体验”(Evans&Green,2006:197)。不仅如此,一连串破折号的使用不仅直接指示了知觉视点移动的方向和顺序,更是暗示了知觉视点移动的节奏,作者在这里是有意放慢语速,设置悬念,刻意制造出神秘、恐怖的气氛。因此,笔者认为作者对场景描写顺序的有意安排既反映了人类识解事物的认知方式,体现了认知的顺序象似性,还最大限度地刺激读者的情感共鸣。

1.2.2从部分到整体的顺序(4)Whenyoudoenterthehouse,thereisalonglivingroomwithabigfireplace,andwindowstotheeastforthemorn-ingsun.Itisanold-fashionedroomthatwillsuitperfectlythefurniturethatGrandmotherleftme.Itmakesyouthinkoffamilygatherings.(转引自胡曙中,2005)此语段并没有给出明显地时空标记语作为引导,作者通过对物体的知觉感知透露出视点的移动顺序。很明显“livingroom”,“fireplace”,“old-fashionedroom”等都是这个房子的各个组成部分,正是这些部分的组合营造了一种“familygatherings”(家庭团聚)的整体感觉。同时知觉视点从“fireplace”→“windows”→“furniture”的移动顺序也体现了从特殊到一般的原则。

1.2.3从外到内的顺序(5)Itisavast,sombrecavernofaroom,somethirtyfeethighandsixtyfeetsquare,andsothickwiththedustofcentu-riesthatthemudbrickwallsandvaultedroofareonlydimlyvisi-ble.Inthiscavernarethreemassivestonewheels,eachwithahugepolethroughitscentreasanaxle.(TheMiddleEasternBazaar,fromAdvancedEnglish)在这个语段中,空间视点首先聚焦在房间外面,对房间的整个大体情况进行了简要的介绍,vast,sombercavern,thirtyfeethighandsixtyfeetsquare都是对这间房子整体的细节描述。同时,视点从room转移到了mudbrickwalls和vaultedroof的顺序又体现了从整体移动到局部的顺序。在对房间外面描写完之后,第二句空间视点出现了标志性的转换,介词in表示视点从房间外面转向了房间里面,thiscavern回指上句的room,对房间内的事物展开了描述。从外到内的顺序让所有事物的排列井然有序,层次分明。

1.2.4从内到外的顺序(6)Curiosityisasclearanddefiniteasanyofoururges.Wewonderwhatisinasealedtelegramorinaletterinwhichsomeoneelseisabsorbed,orwhatisbeingsaidinthetelephoneboothorinlowconversation.(JamesHarveyRobinson,“TheMindintheMaking)这段文字并没有明显地给出具体的空间视点指示词,而是采用空间隐喻的手法来指涉视点的移动顺序。“curiosi-ty”本身就属于一种内在的,无法用眼睛看到或无法用手触摸到的东西,但作者通过后文中的“oururges”,“whatissealed”和“whatisbeingsaid”这些外在可知的描述对其意义进行了揭示。这里的“外”和“内”都是被概念化了的空间。Lakoff&Johnson(1980:14)就曾指出,空间隐喻来自于直接的身体接触,因此,我们会很自然地将那些来自于我们内心的东西归为内部空间的范畴,而那些指涉内心的外在表现划分为外部空间。在这段文字中,“curiosity”到“oururges”,“whatissealed”和“whatisbeingsaid”就暗设了由“内”到“外”的顺序。

1.2.5从上到下的顺序(7)Icanseemyselfnow,memoryspanningtheyearslikeabridge,withstraight,bobbledhairandyouthful,unpowderedface,dressedinanill-fittingcoatandskitandajumperofmyowncreation,trailinginthewakeofMrs.VanHopperlikeashy,uneasycolt.(DaphneduMaurier:Rebecca.)从表面上看,这个语段中似乎没有任何语言标志来指示视点的移动顺序,但视点从hair→face→coat的转换可以从人的体验上感知视点从上至下的移动顺序。这里的coat从可以理解为对身体body的指代,因为“视点不仅是指我们一般所理解的‘观察情境的一种方式’它还专门指各种隶属于其下的二级概念,例如‘疼痛’、‘不舒服’,‘身体好’这些概念都是隶属于健康这个视点下的”(Dirven,2003:6)。在这里,coat这一概念意义则是隶属于body这个视点之下,因而整个视点由上至下移动。

1.2.6从下到上的顺序(8)CarloslookedatthescenefromthesummitoftheMt.Everest.InthedistantnorthhesawTibet.AbitcloserhesawsomeofthelowerpeaksoftheHimalayanrange.Onaledgeaboutonethousandfeetbelowhim,hesawthefiguresofsomeofthemenwhohadhelpedhimprepareforhisfinalclimbtothetop.(胡曙中,2005)整个语段虽然作者的站位视点在山顶“summit”,但“thedistantnorth”,“lowerpeaks”,“onethousandfeetbelowhim”到最后的“thetop”都无疑地表露出作者观察视点由下至上的移动顺序。同时,这种由下及上的描述中还暗含出作者由远及近的观察视角。这说明,在一个语段中,视点的移动顺序并不总是单一的,它可以有多重顺序并存的情况,并且这些顺序不影响语篇的连贯。因为一个连贯的语篇通常只表达一个主题,相应地有一个总体的语篇视点,其它各部分都是围绕着这个主题展开,各部分视点都受制于这个总体的语篇视点之下。因此,无论一个语篇存在着多少种顺序,总是只有一种顺序占主导在支配着其他顺序。

1.3逻辑方面的移动规律

逻辑关系是事物之间,及事物内部各要素之间的一种内在关系。知觉视点在逻辑方面的移动规律主要体现在“一般与特殊”,“抽象与具体”,“原因与结果”这三对关系上。

1.3.1从一般到特殊Quark等人(1985)曾在讨论语篇的关系结构时认为“一般与特殊”是语篇的基本关系结构之一。鉴于语篇的结构总是通过一定的视点支配下建立的,因此一般与特殊的语篇结构其实质上也反映了知觉视点从一般到特殊的移动顺序,即叙述从一般出发,然后再讨论特殊。这种一般和特殊的关系可以通过“上下义词”的关系来实现,Langacker(1991:61)称之为“类型层级(typehierarchies)”,Ungerer&Schmid(1996:60)称之为“类包涵(classinclusion)”。例如:(9)Theroomrangwithshoutsoflaughter.TheblueeyesoftheProfessor’sdaughterswereswimmingoverwithlaughter-tears,theirclearcheekswereflushedcrimsonwithmirth,theirfatherbrokeoutinthemostastonishingpealsofhilarity,thestudentsbowedtheirheadsontheirkneesinexcessofjoy.(Lawrence:WomeninLove)Laughter作为一个承载着知觉视点的抽象词语,表明了屋内的情况,暗示了视点移动的方向。首先,教授的女儿们笑得眼泪水都流了出来(laughter-tears),并且脸颊都笑得红扑扑的(flushedcrimsonwithmirth)。theirfather指女儿们的父亲,即回指上文中提到的教授,他的欢笑声一种惊喜的欢笑声(themostastonishingpealsofhilarity)。而每个人的笑声、神情各有特点,接下来作者对屋内每个人物欢笑时的神情展开了细节地描写,在这里,作者并没有将叙述视点转换成theprofessor自己,而是继续从女儿的视点展开描述,从语篇的衔接方式上体现了连贯视点的一致性。如果这里的视点改为theprofessor,虽然句子的语义并没有发生改变,但是却显得语段衍生出来的视点太多,给读者造成一种混乱的感觉,语篇的连贯性也会因此降低。最后,是对学生表情的描写,此时视点不能再继续沿用前文教授女儿的视点,因此视点从女儿转移到了学生们,他们笑得弯下了腰(bowbowedtheirheadsontheirkneesinexcessofjoy)。通观整个语段知觉视点的移动顺序:shoutsoflaughter→laughter-tears,andflushedcrimsonwithmirth→themostastonishingpealsofhilar-ity→inexcessofjoy,不难看出,语段视点shoutsoflaughter(欢叫声)支配着各分句视点,各分句知觉视点都是laughter的一种具体体现。

1.3.2从特殊到一般(10)Therewasafineoldrocking-chairthathisfatherusedtositin,adeskwherehewroteletters,anestofsmallta-blesandadark,imposingbookcase.Nowallhisfurniturewastobesold,andwithithisownpast.(McCarthy,1991:66)这是一个典型的通过上下义词的关系来展现视点从特殊到一般的移动顺序语段。都属于“furniture”这个范畴,是“furniture”的具体体现物。并且,作者的视点从“rocking-chair”到“desk”,“tables”,“bookcase”的移动顺序也不是任意的,它也体现了从“特殊到一般”,从“小到大”的顺序。首先,相对于“desk”,“tables”和“bookcase”这些常规家具物件来说,“rocking-chair”属于较特殊的物件,所以它最先进入作者的视野,其次,就“bookcase”而言,“desk”和“tables”则又属于相对较小的物体。当然,这种顺序并不是固定的,它取决于作者的识解方式(construal),即“说话者与其概念化的情境之间的关系”(Langacker,1987),作者通过这种关系来展现其叙事视角以取得某种情感效果或艺术表现。

1.3.3从抽象到具体抽象和具体这一对概念是人类认知事物,特别是识解事物的一种思维方式。Langacker(2009:6)曾用“详略度”来解释这一现象,他认为“详略度”是识解事物的方式之一,它反映了事物被认知的精确程度和详细程度。所以,在认知事物时,人们通常会借助具体的事物来对抽象概念进行理解,以达到对抽象的事物的本质认识和把握。语篇的布局反映着作者的认知思维,连贯的语篇则须体现人类连贯的认知方式。因此,作者在进行创作时,为了让读者对其所描述的对象有一个深入的了解,有时他们则会用具体的概念来对抽象事物进行说明。例如:(11)Nowanantistraversingthedangerousarête.Hesi-dles,slithers,andgoesfumblingdowntheWallofDeathtothewaitingchopper.Snake!Hestrugglesup,mountingthesteepbankinggrainbygrainasitshelvesbeneathhim,tillanewe-ruptionisengineeredbyhiswaitingenemy.(C.Connolly:TheAnt-Lion)这段文字描写的是一只蚂蚁横穿危险山脊的情形。“traverse”(横穿)是一个表示抽象意义的词,后面的知觉动词sidle,slither等都是整个“横穿”动作的具体表现。在前半部分traversing(横穿)→sidle(侧身)→slither(滑动)→goesfumblingdown(笨拙地向下移动)这一系列知觉动词的移动呈现了蚂蚁的慵懒与笨拙。后半部分,Snake!一个单步句(onemembersentence)的出现不仅从形式上突显引起了读者的注意,而且从结构上起到转折的作用。在这里作者笔锋一转,strugglesup(挣扎向上)→mountingthesteep(攀岩陡壁)知觉动词地转换与前面的知觉动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展现了蚂蚁顽强机灵的另一面。不仅如此,知觉视点在移动的过程中,读者对这只蚂蚁的情感感知也在随之发生变化,这一点不仅仅可以从知觉动词上得到了体现,而且也可以从标点符号上体现出来。符号本身就是一种“能对某些蕴含的东西进行推断的一种不明确的暗示”(翁贝尔托?埃科,2006:4),标点符号作为符号的一种特殊表现形式,“表明词句的性质,帮助达意的明确和表情的恰切,作用跟文字一样”(朱自清,1945:100-101),在这里,标点符号从句号(。)到感叹号(!)的迅速移动,让读者原本轻松平静的内心似乎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不得不让读者在阅读的过程中也为这只弱小的蚂蚁捏了一把冷汗。笔者认为标点符号作为一种特殊的情感认知方式,可视为一种象似符(i-con),它将非概念化的情感通过概念化的符号形式呈现出来出来,传递着意义,因为视点不仅仅是指主体对客体的观察,“它还包括观察过程中从知觉到心里表征所产生的所有意义”(Rabatel,2009:79)。因此,它的移动也属于一种特殊的知觉视点移动。从认知的角度来看,读者的这种从平静到强烈的情感变化同语符所传递的情感象似,可以将其理解成一种情感的象似性。通观整个知觉视点的有序移动不仅淋漓尽致地展现了这只蚂蚁的动态行径过程,而且也体现了读者内心情感的起伏变化。而如果将语段的前半部分和后半部分对调,或者这些知觉动词和词组调换位置,那么知觉视点的移动则会显得错乱无序,语篇也就因此失去了连贯性。

1.3.4从具体到抽象(12)Manisconceivedinsinandbornincorruptionandhepassthfromthestinkofthedietothestenchoftheshroud.Thereisalwayssomething.(Warren:AlltheKing’sMen)这段语篇描述了人从出生到死亡这一过程所经历的状态,“sin”,“corruption”,“stinkofthedie”和“stenchoftheshroud”都是“something”这一抽象概念的具体体现。同时,视点从“corruption”→“stinkofthedie”→“stenchoftheshroud”的移动过程也像似于人从出生到死亡这一自然过程,即句子结构中词汇的排列顺序像似于人类认知事实的的顺序。

1.3.5从原因到结果因果关系客观世界中事物或者现象之间的一种普遍联系方式,原因是指引起一定现象的现象,结果是指由于原因的作用而引起的作用,二者属于引起与被引起的关系。人们在叙述事情时通常会从事情的起因开始说起,然后再揭示由于这一原因而导致的结果,从而呈现一个连贯的逻辑认知顺序。例如:(13)ThousandsoffactoriespourtheirpoisonintotheMediterranean,andalmosteverycity,townandvillageonthecoastsluicesitssewage,untreated,intothesea.TheresultisthattheMediterranean,whichnaturedsomanycivilizations,isgravelyill—thefirstoftheseastofallvic-timtotheabilitiesandattitudesthatevolvedaroundit.Andthepollutiondoesnotmerelystiflethelifeofthesea—itthreatensthepeoplewhoinhabitandvisititsshores.(GeoffreyLean:BewaretheDirtySeas)这是一个典型地从原因谈到结果的语段。第一段描述了地中海海水的现状,factoriespourtheirpoison→theMedi-terranean(成千上万的工厂将排放的有毒物质倾入地中海)city,townandvillagesluicesitssewage→thesea(几乎每一个靠地中海海岸的城市、城镇和乡村也都把未经处理的污水排到海里),thesea回指前面所提到的theMediterranean。从表面上看,虽然两个小句的知觉起点各不相同,但整个知觉视点的移动顺序实质可以简化为poison,sewage→theMediterranean。第二段一开头便出现了一个表示结果的明显标志词result,知觉视点从原因转向了结果,即gravelyill(地中海被严重污染了)。因此,整个知觉视点的移动就形成了一个因果链状顺序,poison,sewage→theMediterranean→gravelyill,这样环环相扣的因果顺序体现了连贯的逻辑认知关系。同时,破折号后的内容“stiflethelifeofthesea”和“threatensthepeople”则是对“gravely”的具体说明,其移动顺序又体现了从抽象到具体的识解事物的顺序。

1.3.6从结果到原因虽然原因在前,结果在后是人类的一种普遍认知方式,但是有时语篇也会违背这种认知规律,常常常在开篇先给出事情的结果,然后再一一论说具体原因。这样的行文安排大多是为了突出造成某一结果原因的重要性或特殊性。例如:(14)Typhoid,paratyphoid,dysentery,polio,viralhepa-titisandfoodpoisoningareendemicinthearea,andthereareperiodicoutbreaksofcholera.Themournfullitanyofdiseaseiscausedbysewage.Eighty-fivepercentofthewastefromtheMediterranean’s120coast-alcitiesispushedoutintothewaterswheretheirpeopleandvis-itorsbatheandfish.Whatismore,mostcitiesjustdropitinstraightoffthebeach.(GeoffreyLean:BewaretheDirtySeas)上面这段语篇先从原因说起。第一段话的各种疾病都指称下面的“disease”,知觉视点从Typhoid(伤寒)→paraty-phoid(副伤寒)→dysentery(痢疾)→polio(小儿麻痹症)→viralhepatitis(病毒性肝炎)→foodpoisoning(事物中毒)→disease(疾病)的移动顺序体现了从特殊到一般的顺序,这些特殊的病种都是疾病的一种。第二句话,知觉视点从thedisease移动到sewage,被动语态的使用既是对前一段的接续,disease回指上文的各种疾病,因此“disease”前用定冠词“the”修饰,表示旧信息。同时被动语态还引出后续话题,使整个使句子的视点都聚焦在新信息“sewage”上,以突显新信息的重要性。因为“视点不同于科学真理,它还包括对重要信息前景化的语言处理”(Rabatel,2009:79)。这里被动语态的处理就是对sewage这一原因的强调,引出后续话题,对这一原因进行解释:thewaste→ispushedintowaters和mostcities→dropitinstraightoffthebeach。虽然从表面上看这似乎是两个分句视点的独立移动,但是这两个分句都是围绕着主题句展开,所以两个分句视点其实都隶属于整个语段视点(sewage),是对整个语段主题的说明。在语篇结构上,视点的移动体现了从总到分的顺序。

2.实验

根据以上发现的规则不难看出,视点的移动规则可大致分为有标记和无标记两种情况。“从过去到现在”、“从整体到部分”、“从外到内”、“从上到下”、“从一般到特殊”、“从抽象到具体”、“从原因到结果”都属于无标记类;而“从现在到过去”、“从部分到整体”、“从内到外”、“从下到上”、“从特殊到一般”、“从具体到抽象”、“从结果到原因”都属于有标记类。笔者从每类语篇中随机抽取30篇进行抽样调查后发现:在这四类语篇中,无标记移动顺序的语篇均多余有标记的语篇,其所占比例在叙述语篇中为60%,描述语篇中为66.7%,说明性语篇中为65.4%以及议论性语篇中为78.2%。这组数据再次说明了人类的认知基本上都遵循着从无到有,从已知到未知的规律,这恰好与知觉视点的特性相符。

3.结语

视点的有序移动反映着语篇信息的排列与组合,而语篇信息的排列组合又体现了语篇的层次结构,制约着语篇的连贯,因此本文通过对视点在不同语篇类型的移动规律进行探讨,从一个不同的角度对连贯问题进行了阐释。通过以上分析不难看出,有时在同一个语篇中,视点的移动顺序并不总是单一的,它可能同时存在两种或两种以上的移动顺序,但这并不意味着视点移动顺序的繁杂和混乱,因为一个连贯的语篇通常只表达一个主题,即语篇视点,其它各分句都是围绕着这个主题展开,各分句视点都受制于这个总语篇视点之下。因此,无论一个语篇存在着多少种顺序,总是只有一种顺序占主导在支配着其他顺序。此外,语篇视点的这些移动顺序并不是任意或偶然体现出来的,而是与人类的认知体验,尤其是象似性和识解方式有着极大的关系。认知语言学认为语言结构反映着人类对世界的体验和认知方式,语言结构象似于我们的思维。而视点作为“制约语篇深层结构的一种图式,反映着人们看待对象世界的角度和态度”(熊沐清,2001),它本身就是一个认知的概念(Keim,2002:144-145),其移动的顺序象似于人类认知事物的顺序。其次,由于个人识解能力和方式所带来的差异,人们可能会对同一个事物的描写或同一事件的阐述,采取不同的视角,选择不同的侧体和基体,进行有所侧重的详略程度描写,以达到不同程度突显的目的,体现在语言上则表现为不同的词语排列顺序和语言表达方式。本文在行文时虽然对此问题有所涉猎,但并未进行深入地探究,笔者认为,在今后的研究中可以继续就此话题找出视点移动的一般规律与象似性和识解之间的关系,探寻视点移动规律的内在动因。

作者:张俊凌熊沐清单位:重庆邮电大学移通学院外国语言文学系四川外国语大学期刊社

外国语文杂志责任编辑:田老师    阅读:人次
教育杂志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