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教育杂志 >> 高等教育杂志 >> 南通大学学报 >> 正文

瑶族女性的服饰特征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南通大学学报》2015年第五期

瑶族自古以来就长期生息于湖南境内,现今的瑶族主要起源于秦汉时期的“长沙蛮”、“武陵蛮”部落。之后由于战争、生活所迫,瑶族先民逐渐向西南迁移,进入湘西南、两广周边、云贵高原等地区。在湖南,主要有江华瑶族自治县和隆回虎形山花瑶聚居地,江华瑶族自治县位于湖南省永州市南部,是全国瑶族人口最多、面积最大的瑶族自治县,被誉为“神州第一瑶城”,高山瑶、顶板瑶、过山瑶、平地瑶是这里聚集的瑶族支系;花瑶位于湘中邵阳隆回县虎形山瑶族乡,地处雪峰山脉东麓,虽说是瑶族,但他们却不曾知晓瑶家鼻祖的“盘王”,也没有庆祝过“盘王节”,甚至与其他各瑶族分支没有任何相同的特点,可以说是一支被我国民族史料“遗忘”了的瑶族分支。由于其长期生活在崇山峻岭、与世隔绝的环境中,其服饰造型奇特、色彩丰富、图案精美,承袭着古老而传统的风格,特别是服饰上的挑花精美绝伦,从而被称为“花瑶”。就这样,各瑶族支系以其独特的文化和艺术形式代代相承,在潇湘热土上书写着本民族最华丽的篇章。

一、湖南各瑶族女性的服饰特征

虽起源于同一祖先,但是分布于湖南各地区的瑶族居民,特别是瑶族女性的服饰却呈现出迥然不同的风格与特征。如高山瑶女性服饰较为简洁和素雅,以披织锦、戴围帽、挂银饰为主要特色;顶板瑶女性以其头顶两尺宽、一尺高的梯形“大排架”最为特别;平地瑶女性用包头巾、青蓝衣、花围裙等传递出朴实平和的特征;花瑶女性更以其大花帽、五色丝带、挑花筒裙展示出多姿多彩的华丽风格。

(一)高山瑶女性服饰特征高山瑶青年女性平时头顶一块挑花的四方形头帕,上身穿深色或黑色大襟衣,胸前挂有一块鲜艳的长方形织锦,织锦上装饰数横排半圆形立体银球,两边吊有五种色彩的丝带,腰间系一块过膝长的花围裙,下装着深色或黑色棉裤,裤头宽大,裤管垂顺,裤脚口有挑花花边;老年女性着装较为朴素,她们头戴青绉纱,青绉纱上覆一块彩色织锦系扎于脑后,作为头帕。其服装大部分为素色,只在门襟、袖口、裤口饰有少量细窄的挑花花边。在节日盛装或出嫁时,高山瑶女性戴织锦制成的圆形围帽,帽边按距离饰有多块长方形雕刻银片,帽沿挂珠穗及彩色丝带,头发盘于脑后用银簪固定,帽顶插7朵银饰红花,如果是新娘则须插上24朵银饰红花,并在周围饰以小银链和吊珠[1](图1)。上身穿青色大襟衣,在衣衫的门襟和袖口处绣有层叠的花边纹,外罩一件深色坎肩,坎肩为对襟式,袖窿边饰红、黄、蓝、黑、白五色滚边。在胸前戴一块五色的方形挑花织锦缎,织锦上缀有几排圆形或星形银球,左右两边吊缀有五彩丝线。腰间系扎一块过的膝长围裙,围裙周边和下摆饰有多层宽度不一的挑花花边。下身同样为裤装,形式与便装无多大变化。

(二)顶板瑶女性服饰特征顶板瑶中青年女性平时上身穿蓝色大襟衣,袖口窄小,饰有花边,外套深色坎肩,颈上有时围一条长巾,腰间扎系及膝的深褐色筒裙,胸前挂彩色胸兜。下身穿深色长棉裤,裹缠绑腿,佩戴银项圈等首饰。已出嫁的服饰与未出嫁的基本相同,只是在服饰的镶边大小、宽窄、挑花的色彩和银饰的多少上有些许变化。盛装与便装的区别主要在于头饰,顶板瑶的孩童在九岁之后便开始留发,当头发长到一定长度后,用蓝绿色丝帕包缠头部。十六七岁的姑娘,则以蜂蜡涂抹头发,长期滋养,可以让发质松软如云、油光可鉴,将卷发叠髻后,就称为“椎髻”[2]。成年女性一般用黄蜡抹于头发上,将其梳成一圆髻,用大巾包缠,然后将竹篾构成两尺宽、一尺高的梯形“大排架”架于头顶,“大排架”上包裹一块有着黑、红、蓝、白等色的长方形镶边花头帕(图2)。出嫁时的顶板瑶女性头饰更繁复精致,顶板由数根竹篾构架起来,其中三根平行位于横向,两根平行位于竖向,每根竹篾竖向的一头交叉架于横向的一根竹篾上,另一头则绑住下端的一根横向竹篾上,支好架后覆裹住大花帕,然后镶嵌丝带、银珠、玛瑙、铜币等小饰品作为点缀,头帕颜色有黑色、蓝青色、砖红色与素底起花等各种色彩[3]。已婚女性则将头发向上梳理成“锥形”,然后戴上朴素的蓝青织巾,以丝带扎系。六十岁以上的老年妇女其头发不梳成髻,而变为鬏,随意的戴上青花织巾后更显简洁大方。

(三)平地瑶女性服饰特征平地瑶女子平时生活中的头饰较简单,一般用自织四方形头帕缠于头顶,头帕用蚕丝与黑蓝色纱线混织而成,多织成田字形方格。有时在头帕中心刺绣图案,然后在周围用挑针、乱针等不同针法进行刺绣和挑花装饰,装饰后的图案生动灵活、色泽艳丽、精美大气。佩戴时,将头帕前端围在额头,两角转向脑后叠成尖形、固定即可。平地瑶女性通常穿大襟上衣两件,里衣为传统蓝靛染色而成的青蓝衣,袖长而窄,以花边装饰,外衣素色,衣身宽大,衣长及臀,袖短而宽,在门襟、袖口处镶有花边(图3),下身一般穿青黑色棉裤,脚穿手工刺绣船型布鞋,胸前还扎系有一条与过膝的花色长围裙,有时还佩戴银手镯等饰品。平地瑶女子节庆和婚嫁中所戴头饰却与众不同,她们用镶有花边的织锦包缠于头上,在折叠后的两角外端插数根银柱和用五色线扎花的绒球,折叠后的头巾垂有数根银质或果壳做成的珠穗,灵动美观。最繁华的平地瑶女性服饰只能在婚礼上见到,结婚时,平地瑶新娘头饰异彩纷呈,各种织锦、花卉、珠饰镶嵌其中,新娘上身穿蓝靛染色而成的青蓝衣,衣襟处饰有精美绣花图案,腰部会系扎一匹宽大的红色缎带,下身穿过膝绣花带裙,裙子下摆有多层刺绣和挑花纹样,十分华丽。

(四)花瑶女性服饰特征花瑶女性平时头上戴直径约40-50厘米、以一两米长的红线为主调、中间间隔黄白花带编织盘旋而成的花帽。花帽前面微微翘起,周围有彩色小绒球,花帽后还有一束约30公分长的红黄白彩线,穿戴花帽走在山间田野,随风飘动,就像盛开在田野的一朵朵金色向日葵,别有风情。花瑶女性婚礼上的头饰是将一块长约330厘米的织锦花帕缠于头上,缠绕成上大下小的喇叭状圆盘帽饰,里面再用黑白相间的花帕打底,头饰的左右边将长约3厘米的五色丝绒制成的散穗垂吊下来,还点缀着各色线球、亮珠、丝彩线等,美轮美奂。花瑶女性日常穿大襟和对襟上衣,一般为湖蓝和白色两种亮色。上衣袖口绣有5厘米左右、红白相间的花纹图案,腰带约2米长、20厘米宽,用五颜六色的彩线刺绣着各种几何图形与花、鸟、虫、鱼图案;下装为挑花圆筒裙,为前后两片相同形状的青底挑花缎面棉布缝制而成,并在裙摆下沿用红色布条饰边,筒裙两端再连接宽约30厘米、高约60厘米的五彩织锦,形成长方形的围布[4]。花瑶女性的婚俗热闹欢腾,婚礼盛装也尽显多彩与繁华。新娘上身内穿白里长袖衬衣,外衣对襟无领,在衣襟、袖边、底摆处都有饰有彩色刺绣图案,有的还用花布进行镶边,十分精致。衣服上的盘扣也颇具特色,其大多以蓝青布、花色布编结制作而成,里衣和外衣上都有,且均为双数,如每边6至10个,每两个缀一边。外衣上还罩一件上紧下松宽身型双层绣花坎肩,下着青底挑花及膝筒裙,裙上挑有代表祈福、求子和吉祥寓意的凤鸟纹、鱼莲纹、双蛇纹、八宝纹等纹样。同时,她们用彩色布由脚踝至膝腕进行绑腿,身绕数十周八截以上圆筒形彩布连缀而成的花腰带,异常丰富与喜庆(图4)。

二、湖南瑶族女性服饰的文化成因

瑶族是一个山地民族,世世代代聚栖于山地,其服饰形成与山区的气候、温度、植被、物产等都有着密切的联系;传说瑶族的先祖是“盘瓠”,“盘瓠”的英勇事迹和造型、色彩都成为瑶族居民信奉和尊崇的“准则”;从小耳濡目染的瑶族女性也受到了中华民族传统观念和技艺的启发,用吉祥的动植物刺绣纹样对服饰进行美化装饰;而不同时期的社会先进文化和周边异族文明的影响,也让瑶族女性服饰在传统的基础上有了现代感。

(一)地域环境与气候湖南山区面积广大,雨水丰沛,属于亚热带季风气候,农、林、牧业等的发展在这里都有着较好的自然条件。湖南瑶族居民大部分聚居于山地,从事农业和林业耕作,这种农耕经济生活反映在瑶族服饰上就形成了诸多特点:如高山瑶和平地瑶女性的头饰、包头帕上的装饰都选自身边自然环境中的树枝、木材、山花、动物羽毛等,既享受了大自然的馈赠,又能保护头部、起到避寒保暖的作用;高山瑶、过山瑶等山区瑶民普遍有穿戴着长裤、绑腿、围裙的习俗,裤装和绑腿便于他们在山地、丛林攀缘和行走,而围裙则可以遮挡丛林中的野草荆棘,保护下体和裤装;高山瑶、平地瑶女性上衣合体,袖口短窄,能为其劳作提供便利。在服装的袖口和下摆处,会有一层细细的精致滚边,滚边是用另一块细长的布料包边缝制在衣料边缘,这样既可以让服装的边缘不脱线,增强其牢固力和耐磨性,还能以不同布料、花色的滚边来突出和强化服装的轮廓结构,让服装看上去更显精致美观。南方气候湿热,服饰的面料也多以棉、麻为主,轻薄透气。湖南山区环境对于瑶族服饰色彩的形成也有较大影响,因为当地山区土质以黑土和红土为主,在耕作过程还会产生大量灰尘,穿黑色或蓝黑色的服装就比穿其它颜色服饰更耐脏耐旧。同时由于狩猎在瑶族经济生活中仍占有一定的比例,黑色或蓝黑色的服装不易被猎物所发现,这也是瑶族服饰大多尚黑或蓝黑色的主要原因。[5]正如美国人类学家罗伯特.F.墨菲曾说过:“在无论多么可怕的各种环境中,人类尽力谋求生存的大量精巧方式,正是他们通过习得性行为去适应严酷环境,这种能力是最具说服力的证明。”[6]56环境决定生存方式,湖南瑶族女性服饰也正是在这样的地理、气候、物产等自然条件下由人类心智与大自然共同创造的集美用一体的产物。

(二)民族信仰与传统“盘瓠”是中国古代神话人物,因英勇神武,被苗、瑶、畲等族视为始祖和至高无上的尊神。传说盘瓠是只龙形犬,浑身都长着色彩斑斓的绒毛,在一次高辛帝与犬戎部落的战争中,盘瓠威猛应战,一瞬间就将犬戎将军的头颅咬了下来,立下了大功,于是按照先前高辛帝的承诺,将迎娶其公主,但事后高辛帝却因他是只龙形犬而想悔婚。这时盘瓠说道:“将我放在金钟内,七昼夜可变成人。”于是高辛帝将盘瓠放入钟内,就这样过了六天半,公主担心盘瓠不吃不喝会饿死,于是打开金钟察看,果真见他身已成人形,但由于时间不够,盘瓠的头部、腋下、小腿上的绒毛还未完全脱落,为了遮羞,就只好把有毛的头顶、小腿等部位用布匹缠裹起来[7]69。所以后来,瑶族无论男女老幼,都会在头上包缠头巾(头帕),腿上系扎绑腿,并在服装的门襟、袖口、下摆、裤脚等部位绣上龙犬图腾和吉祥纹样。在《后汉书》卷七十六中就有这样的记载:称盘瓠死后,其子女便“自相夫妻,织绩木皮,染以草实,好五色衣服,制裁皆有尾形……衣裳斑斓”[8]251。“好五色衣服”则指瑶族居民喜用青、黄、赤、白、黑五种色彩来作为服装和图案的主要用色,一是为了祭奠先祖“盘瓠”其身上的五色斑毛,二是由于青、黄、赤、白、黑五色对应着中国古代的“五行”和“五方”,为正色的代表,也是我国传统的服饰用色。瑶族居民一直遵循着这一传统,在服装主体、襟袖装饰、头饰搭配、挑花丝线上都一直沿用五色装饰。而五色染料的提取也一直保持着传统的做法,如蓝黑色是采用蓝靛、桑葚等植物制成染料后,与白棉、麻布一起加水煮开,然后进行晾晒固色而成;红蓝色的制取则是通过一种叫做红蓝草的植物汁液,将其浓缩、熬煮,再进行扎染、蜡染制成。故“织绩木皮,染以草实”,形成五色衣服。至今为止,瑶族地区的社会经济发展仍相对缓慢,人们创造的社会财富还极其有限,瑶族女性仍然自种棉麻、自纺纱线、自织土布、自裁衣料,自缝衣裳,沿袭着祖辈的传统。但服饰作为个人财富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瑶族人民的生活中是有所体现的,她们往往把制作和添置服饰视为增加物质积累、表示勤劳富有的象征,所以瑶族女子常用大量的挑花刺绣、繁复的新奇头饰、层叠的服饰套穿,精美的银饰佩戴来预示着未来能荣华富贵。

(三)吉祥寓意刺绣、挑花、扎染等是瑶族女性最擅长的手工技艺之一,瑶族女孩从小就在家族年长女辈的教导下学做女工,这些手工技巧都真实、生动的反映在她们服装的门襟、袖口、前身、腰间、下摆、裤脚等处,同时,也出现在与生活息息相关的常用物品、道具上。如在高山瑶女性服饰佩戴的织锦上,一般以青、红、黄、黑、白五色丝线织成几何形的盘缠纹、牡丹纹,并镶嵌上银珠,象征着花开富贵、吉祥如意。同时,顶板瑶庞大新奇的头饰和色彩亦有其独特的寓意,由于长期生活在山林草丛,难免遇到野兽出没,而这一头饰正是瑶族居民在长期的生活劳作中避免受到野兽侵害,制作出的保命自救和恐吓对方的有效“武器”;平地瑶女性包头巾的发式也多种多样,发式中的“椎髻”、“盘髻”、“脑后髻”、“朝天髻”、“后枕髻”、“螺旋髻”以及单双辫等,都取材于动物、植物、生产工具、日月天象、人物神态和民族历史传说的形态[9],以此来求得自然和神灵的庇护;花瑶族崇拜蛇,一直将蛇视为本民族的图腾,她们认为蛇是有灵性的动物,其夏能耐热、冬能耐寒、上能行树、下能入水,生命力顽强。所以花瑶女性盘头所用的长丝带、结婚所用的花腰带等都与蛇的形状如出一辙,而蛇在花瑶女性心中还象征着男性生殖器,其实隐含着对男根的崇拜,于是在花瑶女性挑花筒裙上,经常能见到双蛇图案(图5),此外还有日月星辰纹、鱼戏莲纹、凤穿牡丹纹、双狮抢球纹、麒麟送子纹等多种吉祥纹样都屡见不鲜。“凡图必有意,有意必吉祥”,瑶族居民希望借这些美好的图案和寓意,求得富贵荣华,家族兴旺、民族昌盛。

(四)外来与周边先进文化虽然,湖南瑶族各支系服饰至今还保留着大部分传统特征,但是由于民族的不断迁徙、分化、演变以及周边汉民和先进经济文化的影响,不少传统服饰要素也发生着变化。随着社会进步、生活水平的提高及物质的丰富,平地瑶、花瑶等居民已经开始使用毛线、腈纶、涤纶等材料取代了原有的棉质或丝质色线。于是传统的棉麻种植活动减少,纺纱、织布、染色等繁琐手工艺也逐渐消退,瑶族服饰逐渐变得更现代了。由于经济发展,购买力的增强,高山瑶、顶板瑶中老年女性的里衣也多变成了现在市面上所出售的棉质或化纤类套头衫,外衣上的挑花、刺绣等装饰更是简化或取消。特别是近数十年来,由于科学技术的发展和广泛运用,电影、电视、报纸等媒体深入到人们生活的各个层面,居住在城镇或与汉族聚居区接壤的瑶族居民更易受到汉族和现代流行文化的影响,许多瑶族传统服饰和制作工艺都变得简洁与现代。如以往高山瑶新娘结婚时候头上装饰的鲜花,现在都变成了毛线制作的绒球,少了几分原始和归真;而平地瑶女性传统头帕上的挂穗本是一种叫“梵籽果”的蓝紫色种子,将其用棉线串联起来,下接经漂染成玫红色的棉线飘穗而成。现在的“梵籽果”却多用塑料彩珠代替,而飘穗也以五彩艳丽的毛线替之[10]。许多花瑶族姑娘还摒弃了以往丝带盘头的繁杂工作,为了方便起见,她们先用竹篾织个圆环形状的篾架,留出头戴的大小,再用针线把花织带一层层地缝制在竹篾的上下两面,竹篾的最外层缝一圈花边和彩珠,后面再留出两束长长的五色珠穗,出门戴在头上,回家挂在墙上,简洁便利(图6);而之前必须由自己亲手编织花腰带,现在却能从市场上购买到相应的成品或半成品,只需回来在上面加绣上自己家族的图案或符号即可,这无不体现了民族同化和现代都市文化对她们服饰、行为与生活方式产生的影响。

三、结语

湖南瑶族女性以独特的民族审美与手工技艺创造了精美的服饰形象,这些服饰都随着其分支的不同而呈现出风格迥异的艺术特征。形成这些特征的文化成因主要由于:她们所处的地理位置和自然环境气候造就了其服饰的造型、材料、厚薄的差异;她们遵循的民族传统、信奉的图腾符号决定了其服饰的色彩、图案、风格的不同;现代社会先进文化和周边异族文明的渗透改变了其服饰的选料、制作和穿戴搭配。通过这一研究,我们能对其他少数民族的服饰特征和文化成因做出相似的推论,也能对民间民族艺术的不同形态和文化做一些归纳与总结,继而保护与传承我国优秀的民间文化艺术资源,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建设。

作者:肖宇强 肖琼琼 单位:湖南女子学院 艺术设计系

南通大学学报责任编辑:杨雪    阅读:人次
教育杂志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