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教育杂志 >> 体育教育杂志 >> 篮球杂志 >> 正文

篮球赛事的拟剧呈现与印象管理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篮球》2008年第9期

摘要:借助拟剧理论能有效分析篮球赛事的前台、后台、剧班、戏剧实现、后台等,提供一个拟剧理论的角度察看篮球运动的社会表演的可能;通过CBA联赛“球鞋事件”的案例分析发现:赛场表演崩溃会导致联赛声誉和合法性面临挑战;球员球场换鞋的不良互动会导致球员印象管理的危机;而印象管理的艺术认为联赛球员应遵循忠诚、纪律、谨慎等防卫性措施和接受观众等的保护性措施来实施印象管理;建议应妥善处理赛事有关各方的利益关系,互利共生,共同维护良好印象,保证群众的正常娱乐生活。

关键词:篮球;CBA;拟剧;戈夫曼;印象管理

0前言

如果从表演的视角出发会发现,从古代蹴鞠、武术到奥运会各竞赛项目,从国家队奥运选手到职业体育比赛,表演贯穿了体育存在的始终。体育竞赛表演作为体育产业分类中重要的组成部分,中超联赛的版权曾一度达到80亿。奥运会这个巨大的IP也已成为全球观众的重要观赏节目。它们都具有相对固定的表演舞台、杰出的表演人员、幕后支持者、一流的体育赛事剧本和几乎覆盖全球的观众。戈夫曼凭借深厚的戏剧学功底在《日常生活中的自我呈现》将“表演、舞台、前台剧本、剧班”等概念引入社会学,从微观视角出发,详尽地揭示了具体情境中的表演互动,为体育比赛中的运动员、联赛等的表演呈现提供了现实的理论参照,也为体育表演提供了实用的印象管理技术。借助拟剧理论旨在讨论篮球竞赛表演的拟剧分析是否可行,并结合CBA“球鞋事件”的案例分析表明在印象管理出现冲突时会面临的问题,探讨篮球运动员的印象管理艺术的应用。

1拟剧理论概述

戈夫曼认为社会是一个大的舞台,每个人都扮演着至少一个角色,通过呈现在他人面前的形象来形成一种表演,这种表演一旦被认可就会与他人形成互动的动力,并建立起一种社会关系。借用戏剧表演的原理来将表演的场所称为前台,人们互相在角色的掩盖下交往,而不管这种印象的形成是刻意为之还是自然流露。比如课堂上老师通过自身权威的确立而与学生形成有效的互动从而保证课堂教学任务的完成。当表演结束,表演者在后台卸下面具、恢复了自我,表现得较为放松,同时这个区域也是用来准备前台表演的场所。观众被禁止闯入后台或者前台,以维持特定的表演顺利进行,也用以区分观众和表演者。如果存在一个表演群体的话,那么就必然会存在一个表演者之间形成的剧班,他们有时候按照惯例行事;有时围绕剧本要求构造角色,彼此相互关照,保证表演的顺利进行;有时按照导演要求进行表演,导演有纠正表演不当的责任,使他们能够按照剧班方针协调一致,导演的主要方式有安抚和制裁。关于制裁的例子常见于体育比赛裁判的角色扮演,他们为保证比赛公正、顺利进行而进行各种判罚,比如罚篮、罚下场等。导演还有一种责任是安排重要、次要角色以及各个角色的前台。在篮球比赛中,往往有一个或几个核心人物负责组织进攻,而一般扮演这个导演的角色的是教练。

2篮球赛事的拟剧呈现

2.1篮球赛事拟剧呈现的理论准备

2.1.1前台呈现与职业操守

所谓前台即相对固定、有规律地呈现表演情境的舞台设置、“外表”和“举止”等标准性的表达性装备。通过前台呈现,观众能够预期表演者的常规行为,并与表演者形成内在认同。社会前台涉及表达性装备的场景部分———比赛呈现的场所,即主客队球场、电视、互联网等区域也涉及完成表演所需要的道具、装饰等。一旦表演的场所即在舞台设置上,出现问题,就会引起议论和怀疑。比如某球员曾经吐槽,建业主场的足球草坪破烂不堪,言下之意是社会前台的欠佳,影响了个人的水平发挥和球技表演。个人前台则是与表演者的“外表”和“举止”密切相关的,是能释放出一定的刺激导致观众与表演者认同的。“外表”指与表演者有关的社会身份以及与之对应的礼仪状态,比如一个还未在球队中确立地位的球员在一场正规的篮球比赛中,应保持其个人水平的正常乃至超常发挥,以争取自身在团队中的适当位置,否则就有可能永远是板凳球员。而“举止”则表明了观众预期表演者在未来的互动中会有的行为表现。比如观众预知库里会多投三分球且命中率较高。当行动者凭借实力奠定了一定地位或者获取一定的社会身份之后,他的“外表”和“举止”相对具有稳定的一致性,不至于太出乎人们的预料,也更能吸引观众的眼光,这种互动唤起的是观众预期的连贯性,同样肯定了行动者的表演;而行动者的行为超出特定的角色规定,不符合比赛要求,制造了一定的“事件”,这样的“举止”就会引起人们的巨大争议,除了对个人前台表示怀疑以外,还会使整个比赛的前台陷入事故。当一个行动者进入前台,他有义务和责任维持礼貌和体面。礼貌主要包括与粉丝、观众的互动等。体面涉及个人的行为表现,有道德性要求和工具性要求两个子类。道德性要求以自身为目的,这类规则包括不干涉、不妨害他人。工具性要求不以自身为目的,大致等同于职责[1]。在篮球职业联赛这个充满戏剧性表演的前台中,所有成员都因承载了一定的符号装备而社会化,代表的是正式组织的形象,有职责维护联赛形象;对于某些明星运动员来说,他们同样有需求维护自己的个人前台,有义务不妨害、干涉他人,使之与联赛共生共荣辱。

2.1.2后台自由与前后台转换

后台相对于前台更自由,是没有或者较少角色约束的一个区域,在这个区域中通常会做好前台表演的准备工作,也会稍作放松而暂时忘掉自己的角色,它还可能呈现与前台表演完全相反的印象。因此有关篮球比赛的战术安排、比赛纪律的强调或者训练等大多发生在后台。前NBA快船队老板唐纳德•斯特林种族歧视的对话音频被女友上传至网络,这引起了轩然大波,直接导致联盟做出终身禁赛和强迫出售球队的重罚。后台转换为前台,不协调的言论成为前台上演的一部分,这类“后台困境”损害了前台标准应当维护的反对种族歧视的情境定义,而被观众知晓。后台控制不好被曝光的例子还有很多:2014年CBA季前赛四川遂宁站,浙江队以104∶87大胜广东队。赛后主办方又闹出乌龙,浙江队被告知他们的更衣室已经被稍后参加比赛的四川队占用了,无奈之下,浙江队员只能在新闻发布厅换衣服[2];江西九江赛区的组织更为混乱,竞赛组竟然通知错了球队着装,导致吉林和江苏两队都穿着白色球衣抵达赛场[3]。作为职业联赛,为了能更职业,为观众呈现精彩的赛事,为球员提供更好的服务,显然各方都应通力合作,将“事件”、“闹剧”等反映的后台失控发生的概率降到最低,并做好预案。

2.1.3剧班表演与戏剧实现

剧班包括的人员相对较广,有球员、球队、联赛工作人员、赞助商以及球员的个人赞助商。他们为了一场比赛的顺利开展,而相互配合、通力合作。在一定情况下球员与观众或者球队与观众也可以形成一个剧班,用来筹划表演互动。体育比赛的职业化、商业化将职业运动员的工作进行了戏剧化的呈现,使他们的工作不至于被认为是和一般的舞台表演一样的假模假式,也区别于其他工作而对职业运动员的职业水平等表现有更高的社会期待。一个篮球裁判在比赛过程中针对违规的判罚不容许片刻的迟疑,这是为了彰显他过硬的职业素质,更是对他工作的本职要求。一个优秀的运动员往往只会在特定的情境对常规的程序呈现他们职业化的一面,而相对来说就会放弃他所表演的其他一些更大范围的常规程序,这样传递给观众和运动员的就是他职业化的角色表演,从而更能增强他们的专业能力的印象,观众也会将这种角色相对标签化。

2.2CBA“球鞋事件”案例分析

戈夫曼从社会的微观互动着手研究,提出了拟剧理论,这为认识人与人之间的互动提供了生动的诠释,借用拟剧理论为理解体育赛事、理解体育表演提供了可能,它同时也提供了一种维护赛事形象和球员个人形象的现实策略。CBA联赛2016年新赛季刚开始,就被“球鞋事件”的影响所笼罩,通过理论研究会发现,球员作为表演者,他的本职工作在于维持表演———打好球,而一旦联赛剧班提供的前台的定义情境令球员的期待改变,就可能会导致表演崩溃、后台秘密曝光,那么球员的自我陷入矛盾、形象受损,互动被迫中止,联赛的声誉和合法性也同样面临挑战。

2.2.1从表演崩溃看联赛合法性

新赛季考虑到下一赛季的招商赞助工作以及维护赞助商的合法权益,加大了对不符合规定的球鞋的处罚力度。篮协作为制裁方所采取的制裁措施包括罚款和禁赛。到目前为之,已经有人因为违反规定而被处分。这一切做法可以被认为是联赛希望维持一个特定的情境,而这个情境基本能保证联赛的形象以及维护联赛俱乐部、球员的利益。遗憾的是这一情境没有考虑到部分球员的自主权,一个合理的情境定义之所以能被认可,大抵是能造成一个令人信服的正在试图执行某些标准的印象以及由此能够获得利益,即允许提出一些试探性规则。也正是允许每个参与者制定一些试探性的正式规则,以便处理那些对自己至关重要而对别人基本没什么大的影响的事务。比如易建联一直有自己的个人签约品牌,那么他所期望呈现给其他人的情境定义就包括通过前台呈现自我所形成的某种意象,这种意象体现在他的外表、举止之上,体现在对他的长期连贯性预期而形成的角色认同上。经常会发现,表演者使用个人前台,在很大程度上并不是因为这种前台允许他以他想要的表现的那样呈现自己,而是因为他的外表和举止能够适应更为广大范围的场景[1]。这样就容易理解,易建联由于害怕受伤选择脱下李宁篮球鞋而选择耐克,因为耐克球鞋的现实作用让他没有后顾之忧,更从容地呈现自己,而同时能为耐克建立呈现品牌营销的前台印象。虽然在赛后看,篮协做出了处罚,而易建联也道歉了,集体荣誉得到维护、联赛形象得到摆正,但是毕竟这样做牺牲了球员的个人利益,没有给他们能选择自己球鞋的权利,而这一点也是CBA联赛遭受诟病的地方。在联赛开始,易建联就提出因脚伤申请不穿赞助商鞋子的合理化辩护,并且作为回报,其他剧班成员都会对自己利益关系不大的事情选择性回避以达成“临时妥协”。所以,在可以预见的情况下,最初情境所做的定义能提供一个程序表,保证联赛各方球队、球员的任务执行。但令人遗憾的是现如今CBA争议不断,事件频发,这种看似“运作一致”,并非每一位表演者的一致期望,联赛所定义的情境的表演任务的标准也会被选择性执行。表演者所必须接受的体面标准的道德性要求和工具性要求也会变得不那么重要。可以预计在球员和球队情境定义的权利难以保证的情况下,问题仍将爆发。由于一个剧班依靠联赛球员在常规程序中投射给观众的情境建立印象,所以任何维系剧班声誉的行为都与每一位球员的表演息息相关,每一次的表演就是对联赛剧班合法性的检验。

2.2.2从换鞋看易建联的印象管理

在球场换鞋事件发生之前,至少易建联维持了所在的社会群体要求的表演标准,并且遵循个人在表演时的礼貌和体面的标准,遵循了可以预见的剧本常规和大家都能预期到的情境现实。这种态度面具是作为一个公众人物的社会角色的相对稳定的一致化表达。日常生活中的合法化的表演是人们较少意识到的,不假思索地采取标准化的期待的方式:剧班整体按照剧本表演不出乱子、球员恪守标准并彰显应有的职业素养。虽然在篮球比赛过程中,比如眼神、躯体活动或动作细节不太可能预先安排,但并不意味着表演者不会运用这些手段来在剧目中按照戏剧化的方式呈现自己,新角色与演员主观期望相距甚远,他就有可能根据目前状况对此进行修补、采取挽回的行动[4]。戈夫曼讨论现实与人为的关系问题时,反对把真实表演看成是全无目的凑合起来的东西,看成是个体对他的情境事实无自我意识的产物,而把人为表演看成是煞费苦心地裱糊起来的东西,是另一套虚假项目的观点。虽然说要进行一个表演,目击者必须基本上能够相信表演者是真诚的,但表演者也许是真诚———或者也许不真诚。但真诚地相信他们自己的真诚———这种对一个人的角色的爱戴之情,并不是使人确信其表演所必需的。因为尽管人们通常是他们看上去所像的人,但这样的外表仍然是可得到控制的[5]。也就不难理解在比赛中的“换鞋事件”会引起网友和观众巨大的争议。争议声中始终有认为易建联的表现很可能是替自己的赞助商考虑。从过去比赛中提取戏剧素材,声称选错鞋子导致受伤和自己亲自表明这其中会存在商业斗争。这一切将真实的表演和虚假的表演变得愈加不容易区分。生活本身就是事件的戏剧性展示,但是世界也并非全都是一个大舞台。“球鞋事件”也表明人性化的自我与社会化的自我之间的差异是一个难以弥合的现实。人们期望某种精神的科层化,以使我们在任何给定的时机都做出完全一致的表演[1]。但特定社会情境所支持的剧班的维护始终依靠共同遵守的社会规则和行为规范,“只要这些规定的标准通过某些制裁和有制裁力的人而得以维系,那么,对表演者来说,这些标准的正当性是来源于道德根据还是工具性根据,以及是否要求他来体现这种标准,都是无关紧要的”[1]。在将联赛的问题呈现出来,并顺势营销一把之后,联赛做出禁赛罚款的处罚之后,易建联也做出道歉,并接受处罚。

3篮球赛事的印象管理

一个相互协调、运作一致的比赛需要社会、个人、联赛举办方、组织者、运营者和赞助商的通力合作,而运动员作为比赛的主要参与者所发挥的作用至关重要,而比赛也只有在运动员的参与下才能呈现给观众,因此,对运动员尤其是篮球运动员而言,印象管理的重要性不容小觑。运动员自身只有具备3种品性:忠诚、纪律和谨慎,并能识别观众的乖巧性表现与观众和局外人有效互动才能树立良好的印象。

3.1防卫性的品质和措施

3.1.1篮球表演的忠诚

联赛像是一个剧班,它所采取的方针对于维持一个剧班的整体利益具有决定作用,而每一个剧班成员在平常的一言一行事关联赛形象和整体利益。因此每一位联赛球员都有义务、有责任维持一定的情境定义,而不应将联赛的后台秘密公之于众,不管是出自个人利益或是基于某些原则,抑或是个人缺乏应有的谨慎。例如2016年CBA新赛季的球鞋赞助问题,有一部分球员在微博集体抱怨并炮轰赞助商李宁,还有一些人在联赛比赛过程中穿与联赛赞助商形成竞争的竞品,他们的行为明显违反了联赛的相关规定。仔细分析就会发现,这些违反规定的人群,为了达成目的,表演者会在后台根据自己所要的理想化的表演,设计好剧本,然后在前台利用外在的道具、特设的场景、舞台背景以及剧班人员之间的互动、交流达到预期的定义情境[6]———借助微博这种社交工具传达出一种特定的信息情境以及通过联赛剧班前台的自我表现与某些被呈现出的情境所操控的球迷等合谋形成了一个利益共同体———一个区别于联赛剧班的另一个剧班。即便联赛剧班在某种程度上可能不太具有价值理性,但是为了联赛这整个剧班的完整运行,任何背离剧班的表演者的不忠行为,都将对剧班能否顺利表演下去或者表演崩溃有重要的影响。事实也正如新闻呈现的,这一“球鞋事件”引起了众多观众的议论。那些呈现给观众的后台意象,就相当于无形中豁免了表演者的情感、道德劣势,即便这种行为也会伤害到其他表演者,尤其是那些没有个人签约商的球员。剧班的背离者形成了一个几乎完整的内群体团结,它为每一位表演者提供了一个位置和道德支持的来源,而不管他能否在观众面前成功维持他自己的前台。这样表演者就可以因符合自身利益而诋毁联赛赞助商,捧出自己的独立赞助商,避免使自己被怀疑和内疚。

3.1.2篮球表演的纪律遵守

戏剧表演纪律的人通常清楚地知道,自己不光是在认真地表演,并且能立刻从表演回到现实,应付一切可能发生的意外。一个优秀的球员应该是一个在场上能够顽强拼搏但又不会在表演时因为观众对他抱有负面情绪或者怀有敌意而信以为真、感情用事的人;他能坚持剧班的表演要求和剧班教练的战术安排,同时有良好的自控能力;他不会在篮球表演中犯无意姿态或者失礼等错误;他不会因个人问题而葬送整个剧班的表演;在裁判出现不公正的判罚时,能够据理力争,即便可能没有结果;出现了不公正的判罚时,也不会面露愠色、挥拳相向。球员行为不能完全按照本能来发展,而是受文化和社会规约的限制,所以他不得不以表演的形式来与社会其他成员进行互动[7]。2015-2016年赛季总决赛阶段,辽宁队队员和四川球迷之间的暴力冲突,是CBA联赛总赞助商为联赛制定的“放开打”这一口号十足的讽刺。戏剧表演纪律是一个联赛成员必备的素质,为了一时冲动而公然撕破脸的举动实在不够明智。

3.1.3篮球表演的谨慎

谨慎的表演常见于新选手为表现自己的实力,他的前台控制相对较为谨慎,通常只有这样,才能赢得观众的掌声和领导的夸赞。而当队员之间熟识以后,就会适当放松严格的前台控制。表演者通常会根据具体的舞台设置和剧班的要求而呈现自己,比如在友谊赛时适当保存实力,而在表演赛时不至于过分谨慎。剧班表演者的谨慎也体现在处理放松的方式上,比如在没有上场比赛时,或者距离观众很远时通常较为放松。而当队内有脾气暴躁或易于失控的球员时做好应急准备,比如一些同队的队员在场上出现打架或者其他混乱时的拉架行为就是对这种表演谨慎的预演和准备,再比如在后台,教练的战术安排会规定每一个球员的具体任务安排,而当有成员因为犯规或者受伤等,需要对原有的战术做调整,这也可以视作表演的谨慎。

3.2保护性措施———乖巧

在面对比赛现场出现突发意外时,部分观众和局外人帮助表演者,为挽救他们的表演而采取的保护性方法就是乖巧,这种乖巧可以称为圆滑,也可以是“偶像正义论”。它能保全表演的完整性,同时它也能够维护表演者的不当行为。在广东对阵深圳的比赛中,易建联换完鞋之后进场时,主场球迷竟然令人吃惊地高喊客队球员易建联的名字,不顾现场主持人的一再提醒。在大多数人看来,这些做法实在不值得尊敬。现场观众被赋予了后台身份,相对而言看到易建联“球鞋事件”的联赛办主任也同样成为表演者的共谋。他们为了使场面不至于尴尬,而做出让其穿着个人赞助商的鞋子进行比赛,不至于影响比赛的进行、球员的健康(即便有故意表演的嫌疑)、电视转播等,他们中的观众与领导者共同作为临时剧班中的一部分也成了表演者。那些观看电视比赛的突然闯入的局外人并不会因为“球鞋”事件而影响整场比赛的观看体验。在面对局外人可能闯入,并且内部的不和谐会影响常规程序顺利进行的情况下,突然之间做出的决定可能是违背表演方针的,而这个方针就是联赛新赛季禁止所有运动员穿非联赛赞助商鞋子的规定。篮球表演中,球员会经常故意制造对方犯规从而让对方受到裁判的判罚,以创造本方球队的得分机会。这时候球员就是一个表演者,而他的观众除了有真实的观众之外还包括裁判。他预期观众可能会对他的假摔或者犯规有所识别,事实上明智的观众也确实有所察觉。但是观众也并不会对他的表现说什么或有什么影响,只会乖巧地选择礼节性忽视,那么球员也就乖巧地继续演下去,直到裁判做出决断,而有时候球员的表演拙劣,容易被裁判识破,最终也无济于事。

4启示与建议

篮球赛事的职业化发展提供了展示各职业球员自我形象、实现自身价值的机会,也提供了丰富人民群众精神生活的充满戏剧性的精神产品。通过拟剧理论的应用分析,客观上使观众能更形象、更直观地看到职业球员之间的互动,球员与赞助商、与联赛、与观众的互动总是希望维持一定的印象,他们遵守一定的社会准则,重视自己角色的礼貌和体面要求,按照“一以贯之的道德模样,完成社会化角色的这种义务,以及由此而获得的利益[1]”。但是,现实社会中难以避免地会存在一些超越拟剧理论之外的“戏剧冲突”,这就需要印象管理的艺术。拟剧理论在“符号互动论”流派占据一席之地,但不可避免地存在特定的视角限制,批评者认为拟剧论提供的是一幅过于狭隘和主观的人性图景:人类充满着他们给予他人的印象[8]。由于过分强调人们之间的主观看法,而认为人与人之间关注的中心就是这种自我认识。事实上,在触及根本利益问题时,或者一些无关痛痒的小事时,人们并不在乎别人对他的看法,并且这种符号互动论的视角没有关注到人类行动的更多层面,比如,无意识、非理性、情感等。在现代市场经济条件下,商业社会礼仪与利益之间的现实捆绑将各种人际关系蒙上了一层面纱。明星球员和联赛、赞助商等特殊的商业利益格局,在难以调和的情况下,增加了现实的不确定性,影响了比赛观赏、观众的认知和品牌的推广,这说到底都是为了争夺中国篮球表演市场特有的利益。现实中的观众应该理性看待,增强娱乐精神,保持适度的期待。广大球员应恪守职业体育精神,自觉形成篮球表演的忠诚、纪律和谨慎的品格,自觉维护个人形象和联赛荣誉,在一定的规范内提出合理化的诉求。同时联赛、协会、俱乐部等应真正做到以球员利益为根本,以赛事的精彩呈现为核心要求,以观众、媒体、赞助商等的关切为现实考量,这样既能保证联赛朝着合理化方向发展,又能保证球员、球队等利益的最大化。

作者:王祖一;卫大静 单位:福建师范大学

篮球杂志责任编辑:张雨    阅读:人次
教育杂志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