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教育杂志 >> 高等教育杂志 >> 焦作大学学报 >> 正文

矿山公园旅游开发价值评价探讨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焦作大学学报》2017年第3期

摘要:对矿山公园进行旅游开发是保护矿业遗迹、促进矿山经济转型的重要方式,客观、科学地对矿山公园旅游开发价值进行评价是其旅游开发的前提和基础。将层次分析与专家问卷调查法相结合,构建了矿山公园旅游开发价值评价体系,评价体系由4个层次、33个评价因子构成,其中矿山公园资源禀赋是决定矿山公园价值大小的主导因素,游憩价值和矿业遗迹是矿山公园资源禀赋的关键因素;旅游开发条件在矿山公园旅游开发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政府支持力、可进入性和客源市场条件是影响旅游开发条件中的重要因素。在此基础上,以萍乡安源国家矿山公园为例,进行了实证研究,运用专家赋分法得出的评价总分为84分;评价结果与实地调查的情况相契合,这验证了本评价体系具有较强的科学性和可操作性。

关键词:旅游开发价值;评价;层次分析法;矿山公园

0引言

矿山公园是以展示人类矿业遗迹景观为主体,体现矿业发展历史内涵,具备研究价值和教育功能,可供公众游览观赏,进行科学考察与科学知识普及的特定的空间地域[1]。建立国家矿山公园旨在保护因矿业生产而形成的矿业遗迹,并使其得到有效地开发利用。矿业遗迹是矿业开发过程中遗留下来的踪迹和与采矿活动相关的实物,它集观光、游憩、科普于一体,是一种重要的新兴旅游资源。矿业旅游也成为矿山经济转型中出现的旅游形式,活动形式也日趋多样[2]。国外矿山公园发展及建设始于20世纪70年代,现已有6处矿业遗迹作为人类文化遗产列入《世界遗产名录》[3];利用富有特色的矿业遗迹和矿业景观,将其作为二次资源综合利用,建成集观光、休闲和科普教育等多功能的特色旅游景区,已成为西方国家矿山建设的成功典范[4]。中国矿业遗迹丰富,类型众多,分布广泛。2005年国家矿山公园评审委员会评审通过了第一批28家国家矿山公园,截至2016年12月,我国已有72家国家级矿山公园和一大批省级矿山公园。在矿山公园蓬勃发展的背景下,学术界对矿山公园进行了研究,研究的主要内容集中在矿山公园的空间分布[5-6]、矿业遗迹保护[7]、矿山公园分类与评价[8-9]、旅游开发模式与对策[4,10]、规划与设计[11-12]等方面。对矿山公园进行旅游开发是保护矿业遗迹,恢复矿山环境,弘扬矿业文化,促进矿山经济转型的重要方式,也是资源枯竭型城市落实十八大“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五位一体总体布局的最佳选择之一[13]。通过对矿山公园旅游开发价值进行科学、客观地评价,有利于其衡量资源质量的优劣、吸引力和开发潜力的大小,并可确定矿山公园旅游开发的方向。

在现有研究成果中,矿业遗迹评价指标体系构建有借鉴《中国旅游资源分类、调查与与评价》的评价方法,将评价体系分为资源要素价值、资源影响力2个评价项目和8个评价因子[4];也有结合工业遗产旅游资源的价值特点,选定历史价值、社会价值、艺术价值、科技价值、区位价值、经济价值作为评价体系的一级指标[14];还有结合区域矿业遗产的特点,从旅游价值、旅游效益、开发条件3个方面建立评价体系[15]。总体来看,现有国内矿山公园旅游开发价值评价多局限于评价特定的研究区域,指标体系不具有普适性,所包含的评价因子不够全面。在评价方法上,而关于矿业遗迹和矿山公园旅游开发的评价主要以定性为主[16],少数定量评价采用的是层次分析法[15,17]。单纯的层次分析法对权重计算和因子赋值不够客观、科学[18-19],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基于此,本文将层次分析与专家问卷调查法相结合,通过构建矿山公园旅游开发价值评价体系,对旅游开发价值高低进行等级划分,从而更好地判断其作为旅游资源的特性和开发利用价值,这对国内矿山公园的旅游开发有重要的实践指导意义。

1矿山公园旅游开发价值评价体系

1.1评价指标的确立

1)旅游开发价值影响因素。在旅游开发价值评价中,资源要素价值是对资源的质量条件作出的评判,资源所在地的社会经济条件和市场条件是对外部开发条件所作出的评判[20]。矿山公园是矿业遗迹的富集区和空间载体,矿业遗迹包括矿产地质遗迹、矿业生产遗迹、矿业制品遗存、矿山社会生活遗迹和矿业开发文献史籍等5大类别[21]。就宏观方面而言,矿山公园的建设可以从以下3个方面来衡量:矿业遗迹、基础开发条件和建设规划设计。就微观方面而言,矿业遗迹可以从稀有性、典型性科学价值、历史与文化价值、系统完整程度等方面来衡量;基础开发条件可从区位与交通、生态环境质量现状、科学研究基础工作、土地使用权属、投资开发可行性、其他景观资源丰富程度及价值等方面来衡量;建设规划设计可从总体规划、景观规划、绿地规划、资源保护规划、生态环境规划等方面来衡量。为了衡量国家矿山公园的资源价值和其未来的发展前景,应建立突出其矿业主题和可持续发展的评价标准。矿山公园旅游开发价值评价指标可归结为资源要素条件、旅游开发条件。资源要素条件主要从作为矿山公园核心资源的矿业遗迹入手,评价其特征、科学价值、美学价值、游憩使用价值、历史文化价值,旅游开发条件包括知名度、可进入性、区位条件、服务设施、客源市场条件。矿山公园是个新事物,其规划与建设更多地需要政府的引导,建设矿山公园甚至已成为一些资源枯竭型城市转型的重要手段。此外,众多矿区在矿床开采活动中,因采掘井巷破坏和岩土体变形以及矿区地质、水文地质条件与自然环境发生变化,对旅游活动的开展有严重影响。因而本文将地质灾害防治、旅游用地条件、政府支持力度向纳入矿山公园旅游开发价值评价体系中,使指标体系更具有现实意义和使用价值。

2)评价体系层次结构。本文选择针对性强且切合矿业遗迹特性的指标对影响因素矿山公园旅游开发的进行梳理,结合国内外研究成果,构建了由目标层(A)、综合层(B)、要素层(C)、因子层(D)构成的矿山公园旅游开发价值评价指标体系(图1)。该评价体系由4个层次构成,目标层以矿山公园旅游开发价值为总目标;综合层包括资源禀赋条件、旅游开发条件2个子系统;资源禀赋条件包括矿业遗迹特征、公园规模、科学价值、社会经济价值、美学价值、游憩价值、历史文化价值共7个因素,旅游开发条件包括公园知名度、可进入性、区位条件、客源市场条件、服务设施、旅游用地条件、地质灾害防治、政府支持力共9个因素。矿业遗迹特征通过稀有性、典型性进行表征,矿山公园规模通过公园占地面积、开采矿坑面积、主矿井长度进行表征,科学价值通过科学考察、科普教育价值进行表征,社会经济价值通过吸引客源能力、预期经济效益进行表征,美学价值通过系统性、愉悦感、优美度进行表征,游憩价值通过适游期、趣味性、参与性进行表征,历史文化价值通过开发历史、历史遗存物进行表征;公园知名度通过公众知晓度、公众了解度进行表征,可进入性通过交通状况、当地居民友好程度进行表征,区位条件通过区域自然条件、经济发展水平进行表征,客源市场条件通过客源地距离、客源地经济水平进行表征,旅游用地条件通过可获地用地规模、土地使用权属进行表征,地质灾害防治通过地质灾害预防能力、地质灾害治理工程进行表征,政府支持力通过资金投入、政策支持力度进行表征。因此,本评价体系最终的评价因子(D层级)共有33个。

1.2指标权重计算用层次分析法构建了评价体系后,需要构建判断矩阵,对评价因子中相对于上一层次的重要性进行两两比较。设B层(B1,B2,B3,…,Bn)隶属于A层,那对于A层而言,任意2个元素Bi和Bj的重要程度可用数值表示,这些数值组合构成了判断矩阵。采用1~9或其倒数作为重要性的标度,2、4、6、8表示取中间过渡值。为使评价结果更加精确,邀请了16位专家,应用德尔菲法进行二轮征询意见,第一轮咨询内容是由专家对各层指标进行权重赋值,在汇总第一轮专家的赋值后,进行第二轮征询,以确定每位专家对指标权重的最终赋值。发放问卷给16位专家学者,其中10位是从事地质遗迹、旅游资源、遗产旅游等研究领域的学者,6位是从事矿业遗迹保护与管理的地质环境专家。对专家的判断赋值取平均值,使用7级标度法进行指标的两两比较和构造判断矩阵,得到因素层B层对总目标层A层,因子层C层对因素层B层的判断矩阵共13个。

1.3评价分值计算评价因子的赋分采取专家打分法。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发布的《旅游资源分类、调查与评价(GB/T18972-2003)》虽然评价因子存在缺陷,评价过程流于主观,但已成为旅游规划工作中普遍采用的评价方法[23]。国标对旅游资源的等级进行了划分,即依据旅游资源单体评价总分将其分为5个等级,五级得分值域为90分以上、四级得分值域为75~89分、三级得分值域为60~74分、二级得分值域为45~59分、一级得分值域为30~44分。这种按得分值进行分级的评判方法简单明了、便于操作,对旅游资源的开发具有重要的实践指导意义。将所需赋分的评价因子设计成调查表,分值的选项根据李克特量表形式设成5级,每个因子的评价有1到5级选项,为“非常好”、“比较好”、“一般好”、“不好”、“很差”五种回答,分别对应90~100分、75~89分、60~74分、45~59分、30~44分,各分数段的中间值分别为95分、82分、67分、52分、37分。当专家选取其中一个选项时,则取该选项对应分数段的中间值作为具体分数。专家人数为10~15人,按专业领域分为三类:旅游专家、矿业遗迹专家和矿山公园管理者,分值权重分别为04、035、025。每位专家根据设计好的李克特量表对评价因子赋分,将所有专家的打分取平均值并作为最终值,按照式(1)对矿山公园旅游开发价值评价总分进行计算。

2矿山公园旅游开发价值评价的实证研究

2.1萍乡安源国家矿山公园概况

1)地理概况。安源国家矿山公园位于江西省西部,萍乡市东南5km处,地理坐标为东经113°52′20″—113°57′38″,北纬27°35′11″—27°38′27″,隶属萍乡市安源区管辖,距离省会南昌286km。公园范围西起安源镇杨家冲,东至高坑镇高岗埠,南到安源镇天子山,北抵高坑镇黄泥墩,包括整个萍乡安源旅游景区、安源国家森林公园(部分)和安源、高坑采煤区范围,并在公园的四周建立景区外围保护地带,面积263km2。公园地处亚热带季风湿润气候区,年平均气温为172℃,年平均降雨量为1577mm,平均相对湿度为82%。

2)煤矿开发历史与公园建设历程。安源煤矿中国工人运动的策源地、秋收起义的主要爆发地,也是中国近代煤炭工业化程度最高的煤炭基地之一。1898年清末邮传大臣、官商盛宣怀为解决汉阳铁厂燃料之需,引进外资和西方先进采矿技术开发安源煤田,开凿总平巷,修建株萍铁路。1906年路、矿相继完工投产,成为中国最早采用机械生产、运输、洗煤、炼焦的煤矿,为当时中国十大厂矿之一[23]。1922年9月14日,安源路矿工人为要求承认俱乐部有代表工人权利和增加工资举行罢工,路矿当局勾结军阀派兵企图镇压,在共产党人刘少奇、李立三等的领导下,罢工取得了胜利,这就是著名的“安源路矿工人大罢工”。2009年12月,安源国家矿山公园通过了由江西省国土资源厅组织的专家评审,正式获得申报国家级矿山公园的资格。2010年5月,萍乡安源国家矿山公园通过国土资源部专家评审,被列入全国第二批国家矿山公园,这也是江西省第一家获得建设资格的国家矿山公园。2015年12月,专家一致认为安源国家矿山公园一期项目经过全力建设已达到国家矿山公园开园揭碑技术标准规范,同意予以评审验收通过。

3)公园主要旅游资源。安源国家矿山公园矿业遗迹景观与人文资源丰富多样,典型、珍稀,涵盖了地质学、矿床学、生物学和中国近代煤炭工业文明及红色革命历史等人文景观,遍布公园各处。

①矿业生产遗址。有煤矿矿山采场、冶炼厂、加工厂、工艺作坊和其他矿业生产构筑物,主要有唐代古采煤井卢风场井,1898年由德国人设计的主采煤矿井总平巷。

②矿业活动遗迹。公园的煤矿业生产及生活活动遗存的器械、设备、工具、用具等齐全,如1921年由萍矿制造,代表当时国内先进水平的水泵———往复式蒸汽水泵;1946年由加拿大制造,一层提升高度为450m、二层提升高度为950m的绞车———一号立井绞车;1897年由张赞哀创造的,在当时“独树一帜”的“平底炉法”炼焦炉———平底炉。

③历史建筑。安源煤矿至今保存着百余年的欧式风格的幢幢建筑,见证了中国近代工业文明的历史,在中国煤炭史上有着里程碑的意义。如始建于1898年的盛公祠,为典型德式建筑,分办公区和生活区两部分;始建于1906年,面积2000m2的二层砖木结构欧式建筑———公务总汇;1899年成立的萍乡煤矿矿务学堂,1908年移至老后街塘湾里的张公祠内;1899年开设的中国煤矿首家银行、萍乡煤矿官钱号———金库。④红色遗迹。萍乡安源是红色革命圣地,是中国早期工人阶级早期斗争的先声。1905年5月数以千计的安源路矿工人举行大罢工,1906年安源工人参加了孙中山领导的萍(乡)浏(阳)醴(陵)起义,1922年刘少奇、李立三组织和领导的安源路矿工人大罢工[24]。安源矿山公园现保存了大量的红色革命遗迹,如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旧址、安源路矿工人大罢工谈判处旧址、毛泽东1921年秋来安源住处、秋收起义部队第二团出发地旧址、安源路矿工人补习夜校、烈士陵园、秋收起义安源军事会议旧址、毛主席来安源铜像等。

2.2公园旅游开发价值综合评价

通过对已有关于安源矿山公园文献资料整理和对公园的实地考察,按照构建的评价体系对安源矿山公园进行评价。在评价因子赋值的过程中,将各评价因子汇总制作成调查表,邀请9位专家学者进行咨询打分者,其中4位是南昌大学、东华理工大学具有博士学位或副高以上职称的旅游专业教师,3是位江西省国土资源厅地质环境专家库具有地质矿产和采矿专业背景的专家,2位是当地国土资源局工作人员。根据评价各项指标权重和得分值,进行加权运算得到每位专家所赋的综合得分值。旅游专家、矿业遗迹专家和矿山公园管理者的分值权重分别为04、035、025,运用式(1)计算的安源国家矿山公园旅游开发价值最终评价值为84分。依据《旅游资源分类、调查与评价(GB/T18972-2003)》中旅游资源等级的划分依据,萍乡安源国家矿山公园为优良级旅游资源,具备较高的旅游开发价值,开发潜力很大。根据9位专家的赋分可发现,安源国家矿山公园在资源禀赋方面得分较高,特别是在“矿业遗迹特征”、“历史价值”等评价因素上,但在“美学价值”上得分较低;旅游开发条件方面得分总体不高,“知名度”、“区域经济发展水平”、“游览设施”、“土地使用权属”等评价因素的得分偏低,为旅游开发的限制性因子。在实地调查中也发现,公园周边局部地区发生地面裂陷和地面沉降,煤矿生产过程中废水、废气、废渣等“三废”,对矿山周围环境造成了较严重污染,并有生态退化现象;公园虽在2015年12月达到国家矿山公园开园揭碑技术标准规范,但目前建设处于停滞状态,很多人知晓“秋收起义”、“安源路矿工人大罢工”等历史事件,但不知道萍乡安源国家矿山公园,前去公园参观的游客非常少。在萍乡安源国家矿山公园的未来建设中,为进一步提升其旅游开发价值,可分别从资源禀赋和旅游开发条件两方面着手。在资源禀赋方面,可深度挖掘、整合矿山公园内部资源,加强自然与人文景观优化组合,将公园营造成为绿色公园,从而进一步旅游景观的优美度和愉悦感;在开发条件方面,利用互联网、电视、报纸等渠道加强对公园的宣传力度,提高公园知名度;有针对性完善基础设施和旅游服务设施建设,优化公园内部和公园与市区的交通网络,进一步提高公园的可进入性;继续争取地方政府对公园建设的力度,加强对采煤而引起的地质灾害的防治,增加对周边土地的使用的灵活度。

3结论

矿山公园是一类新型的旅游资源,它的提出符合国家“绿色矿业”的发展理念,为枯竭型矿山城市的可持续发展提出了一条有益的探索道路,西方国家矿山旅游发展的实践证明对废弃矿山进行旅游开发是切实可行的。本文将层次分析与专家问卷调查法相结合,建立矿山公园旅游开发价值评价体系,并运用该评价体系对萍乡安源国家矿山公园旅游开发价值进行了评价。评价结果与实地调查的情况相契合,验证了评价体系具有较强的科学性和可操作性,这可为国内矿山公园的旅游开发提供科学、有益的借鉴。由于矿业遗迹本身的复杂性和矿山公园类型的多样性,海需要对不同类型的矿业遗迹进行对比,并考虑区域差异性的基础上进行理论分析和实际应用的基础上对评价体系加以完善,以提高其普适性和可推广性。在实际评价中也发现,矿山公园在资源禀赋方面得分较高,特别是在“矿业遗迹特征”、“历史价值”等评价因素上,但在旅游开发条件方面得分总体不高。这说明作为旅游中的新事物,矿业遗产旅游逐开始被公众所认识,矿山公园在规划建设、对外宣传方面还存在很多不足在,矿山公园的旅游开发还在探索之中。矿山公园旅游开发是一个繁杂的系统工程,不仅需要政府、企业和社会的通力合作,还需要针对各矿山公园实际情况,采取不同的开发措施,才能使矿业遗产保护、矿业遗迹旅游开发获得共赢。

参考文献

[1]国土资源部地质环境司.中国国家矿山公园建设工作指南[M].北京:中国大地出版社,2007

[2]徐春燕,李茜.国外矿业旅游开发模式初探[J].工业技术经济,2009,28(3):6063

[3]刘凤民,刘海青,张立海,等.矿山公园建设现状与发展建议[J].中国国土资源经济,2006,19(7):1516

[4]付梅臣,吴淦国,付薇.矿山旅游资源评价与开发规划研究[J].采矿技术,2006,6(3):9396

[5]何小芊,王晓伟.中国国家矿山公园空间分布研究[J].国土资源科技管理,2014,31(5):5056

[6]李纲.中国国家矿山公园的结构特征及原因分析[J].枣庄学院学报,2012,29(6):139144

[7]倪琪,谢艳萍.矿业遗迹保护研究[J].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2006,16(2):133136

[8]梁登,李明路,夏柏如,等.矿业遗迹调查、分类与评价方法初探[J].水文地质工程地质,2014,41(3):142147

[9]杨更,曹俊.四川丹巴白云母矿山公园矿业遗迹资源特征及评价[J].四川地质学报,2006,26(1):3942

[10]李开宇,王兴中,孙鹏.矿区工业旅游开发研究:以江西德兴铜矿为例[J].人文地理,2002,17(6):2831

[11]李军,胡晶.矿业遗迹的保护与利用:以黄石国家矿山公园大冶铁矿主园区规划设计为例[J].规划师,2007,23(11):4548

[12]成亮.基于演绎性主题定位的景区总体规划研究:以甘肃金川国家矿山公园龙首矿景区为例[J].现代城市研究,2012(4):3742

[13]温冰,周建伟,王永辉.国外矿山公园建设的启示[J].矿业研究与开发,2014,34(3):8286

[14]王明友,李淼焱,王莹莹.工业遗产旅游资源价值评价体系的构建及应用:以辽宁省为例[J].经济与管理研究,2014(3):7275

[15]涂海丽,黄国华,叶周.基于AHP的江西省矿业遗产旅游资源评价[J].资源与产业,2014,16(4):9094

[16]田昌贵,李先福,吴燕玲.黄石国家矿山公园矿产地质遗迹研究与评价[J].资源环境与工程,2007(s1):141147

[17]王春艳,苏永津.新疆东天山地区矿产资源综合评价及规划建议[J].资源与产业,2016,18(2):3643

[18]赵丹丹,高世葵.基于AHP的资源型城市可持续发展水平评价研究:以山西省为例[J].资源与产业,2015,17(5):17

[19]徐飞飞,邹良超.基于Flex的矿山公园景观评价系统[J].三峡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1,33(3):5963

[20]张希月,虞虎,陈田,等.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旅游开发价值评价体系与应用:以苏州市为例[J].地理科学进展,2016,35(8):9971007

[21]郭婧,田明中,田飞,等.内蒙古额尔古纳矿山国家公园矿业遗迹类型与价值[J].中国矿业,2012,21(4):119121

[22]武强,崔芳鹏,刘建伟,等.解读国家矿山公园的评价标准与类型[J].水文地质工程地质,2007,34(4):135138

[23]黄细嘉,李雪瑞.我国旅游资源分类与评价方法对比研究[J].南昌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1,42(2):96100

[24]吕少俊,李晓勇.江西萍乡安源煤矿矿业遗迹特色与资源价值[J].科技资讯,2012(11):236238

作者:何小芊;吴发明 单位:东华理工大学

焦作大学学报责任编辑:张雨    阅读:人次
教育杂志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