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教育杂志 >> 基础教育杂志 >> 江苏幼儿教育杂志 >> 正文

幼儿教师性教育课程领导力探究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摘要]幼儿教师性教育课程领导力是指幼儿教师在幼儿性教育课程的设计、开发、实施和评价等事务中,引领和指导的能力。幼儿教师之所以需要性教育课程领导力,是基于幼儿教师专业素养提升的时代要求和幼儿性健康发展的现实需求。幼儿教师性教育课程领导力提升路径:工作场学习、反思性实践、研修共同体互动和跨际域交流。

[关键词]幼儿教师;性教育;课程

领导力教师课程领导力研究源自于20世纪90年代欧美国家。我国自2000年以来为适应新课程改革需求,在借鉴欧美国家研究的基础上,才开始关注教师课程领导力。梳理有关教师课程领导力研究文献发现,对于教师课程领导力内涵意蕴、构成要素、结构框架等,没有统一的界定。[1-8]对于作为教师重要组成部分的幼儿教师的课程领导力,特别是幼儿教师性教育课程领导力更缺乏认知和研究。幼儿教师专业素养提升的时代要求和幼儿性健康发展的现实需求,需要幼儿教师具有性教育课程领导力。因此,拟结合成都市龙泉驿区机关幼儿园的幼儿性教育实践,对幼儿教师性教育课程领导力的内涵意蕴、现实意义和提升路径进行阐释,以期为幼儿性教育的更好开展提供一些有益思路。

一、是何:幼儿教师性教育课程领导力的内涵和结构认识和理解

幼儿教师性教育课程领导力的内涵和结构,是幼儿教师专业素养的内在基本要求,是促进幼儿身心全面健康发展,尤其是幼儿性健康成长的需要。

(一)幼儿教师性教育课程领导力的内涵

美国著名教育家约翰•杜威认为:“教师是一个社会团体的明智的领导者。”[9]224幼儿教师作为引领和指导幼儿发展的领导者,应当具有领导力,尤其是对课程的领导力。课程作为一种“课业的进程”[10]38,是一种“转变性的过程”[11]188。这个过程包括设计、开发、实施和评价等事务。因此,教师课程领导力是指教师在课程设计、开发、实施和评价等事务中的一种引领和指导能力,具体包括课程价值洞察力、课程愿景预见能力、课程资源整合力、课程实施指导力和课程评价激励力。[12]依此,幼儿教师性教育课程领导力,可以看作是幼儿教师在幼儿性教育课程的设计、开发、实施和评价等事务中,引领和指导的能力。具体包括幼儿性教育课程价值洞察力、幼儿性教育课程愿景预见能力、幼儿性教育课程资源整合力、幼儿性教育课程实施指导力和幼儿性教育课程评价激励力。这种能力是幼儿教师开展幼儿性教育课程所必需具备的一种重要能力,也是幼儿教师专业素养的重要内容。

(二)幼儿教师性教育课程领导力的结构

依据以上幼儿教师性教育课程领导力内涵,可以构建出幼儿教师性教育课程领导力的框架结构。在此结构中,幼儿性教育课程价值洞察力居于顶端,说明在各能力要素中,它是最重要的核心因素。作为幼儿教师,如果不能洞察到幼儿性教育课程在促进幼儿身心健康成长,尤其是性健康成长方面的价值和意义,那么就不能主动、积极、自觉地开展幼儿性教育活动。幼儿教师越能深刻洞察幼儿性教育课程的价值,就越能自觉、努力开展幼儿性教育课程活动。洞察到课程价值,接下来需要对于课程愿景进行准确预见,就需要幼儿性教育课程愿景预见力。这是幼儿教师在幼儿性教育课程实施前,对于课程所能达到的效果愿景,作出一种预见的能力。这种能力也是一种课程预设能力。为了达到课程理想愿景,需要幼儿教师整合幼儿性教育相关课程资源,即需要幼儿性教育课程资源整合力。这是幼儿教师整合幼儿性教育课程相关资源的能力,也是对课程资源进行有效开发的重要保障。只有有效实施性教育课程,才能真正促进幼儿性健康发展。因此需要幼儿教师具有性教育课程实施指导力。幼儿教师作为性教育课程的领导者,不只是传授幼儿性教育相关知识,更重要的是指导幼儿通过相关性教育知识,获得性健康方面的成长。在课程实施完成后,还需要进行相应的评价。在课程评价活动中,非常重要的一点是能够激励课程相关成员继续深入开展课程的积极意愿。这就是幼儿教师性教育课程评价激励力,这种激励更能让参与课程的相关人员,尤其是幼儿,更清楚、真切地享受到课程的价值。

二、为何:幼儿教师需要性教育课程领导力

目前,开展性教育课程的幼儿园并不多。为什么幼儿教师还需要具备性教育课程领导力呢?

(一)现实需求:引导幼儿身心健康成长个体

在幼儿时就具有朦胧的性意识。比如男孩抚弄阴茎,使其勃起,获得快感;女孩触摸阴阜,或是摩擦凳角感受到愉悦,等等。弗洛伊德认为,婴幼儿也是有性欲的。他将婴幼儿性欲发展分为三个阶段。从出生后到一岁左右,是第一个阶段,称为口唇期,主要体现为口部吸吮动作。从一岁左右到三四岁是第二阶段,称为肛门期,主要体现为肛门便溺时的快感。第三阶段在3-7岁,是“阳具崇拜期”。男孩为自己有阳具感到自豪和得意;女孩羡慕男孩的阳具,会因自己没有阳具而感到自卑和羞涩。在“阳具崇拜期”的孩子对男女外生殖器的差别产生意识,对成年人还有其他儿童的生殖器,也会充满好奇心理。因此会出现男孩与女孩之间做性游戏,探究性的行为。[13]美国心理学家柯尔伯格也把儿童性意识发展分为三个阶段。他认为2-3岁时为第一阶段,属于基本性别同一性时期,儿童能够清楚自己的性别。3-5岁时为第二阶段,属于性别稳定性时期,儿童知道性别是不会改变的。5-7岁时为第三阶段,属于性别坚定性时期。这个阶段的儿童,开始探究性别的根本区别,他们清楚,人的性别和人的外貌等因素不相关。还有研究发现90%的幼儿,对男生站着尿尿而女生蹲着尿尿感到好奇和疑惑。幼儿园大班里,男孩叫女孩老婆,女孩叫男孩老公的现象也不少。[14]因此,为了幼儿身心健康发展,尤其是性健康发展,开展幼儿性教育是十分重要且必要的。开展幼儿性教育能够帮助幼儿科学认识自己的身体器官,尤其是性器官及其功能;能够帮助幼儿正确认识自己的性别,从而形成正确的性别角色;还能够“帮助预防孩子今后被性侵”[15]。并且“性教育的两个最佳时期是5岁和青春前期”[16],因此必须对幼儿实施科学的性教育,这就需要幼儿教师具备性教育课程领导力。

(二)时代要求:促进幼儿教师专业能力提升

2012年2月10日,教育部颁发《幼儿园教师专业标准(试行)》(以下简称《标准》),希望通过规范的标准,来加强和提升幼儿教师的专业能力。《标准》强调,幼儿为本、师德为先、能力为重和终身学习是幼儿教师专业的基本理念,规定了幼儿教师应当了解幼儿身心发展需求,掌握幼儿身心发展特点和规律。其中就包括要了解幼儿性生理和性心理的发展阶段及其特征。对于幼儿性发育的生理和心理特点及其发展规律都应当有清楚的了解,更要掌握相应的教育教学策略和方法,以便能更好地促进幼儿性健康发展。面对新时代幼儿身心全面发展的要求,尤其是性健康发展的要求,幼儿教师必须具有更高的专业水平。幼儿教师性教育课程领导力就是其中一个重要方面。只有具备性教育课程领导力,幼儿教师才能深刻地洞察到幼儿性教育课程对于幼儿性健康的重要价值和意义,从而才能准确预见课程理想愿景,有效整合相关的课程资源,在课程实施中进行有效指导,获得理想的课程效果。

三、如何:幼儿教师性教育课程领导力提升路径

如何有效提升幼儿教师性教育课程领导力,使其在幼儿性教育课程活动开展中取得更好的效果,需要找到合适的路径。成都市龙泉驿区机关幼儿园开展的幼儿性教育课程实践开辟了以下路径。

(一)工作场学习

教师工作场学习是教师为了工作、基于工作,在工作场中的学习。教师工作的性质和特点决定了工作场学习能够理想地促进教师专业成长。工作场学习策略有自我学习、顾问指导和借调学习等。自我学习的内容包括有关课程事务的基本理论,尤其是幼儿性教育课程事务的设计、开发、实施和评价的基础知识等。顾问指导是指幼儿性教育课程专家对幼儿教师在性教育课程事务中的疑问和困惑,进行答疑解惑的一种途径。借调学习是幼儿教师通过调换到其他学校,交流学习,从而提升自我课程领导力的方式。工作场学习是提升幼儿教师性教育课程领导力的实用而有效的路径之一。如2015年4月,成都市龙泉驿区机关幼儿园与成都大学合作申请了“幼儿性认知与性健康教育园本课程开发及成效评价研究”的省级课题。为了有效开展这项课题,需要幼儿教师具有较强的性教育课程领导力。在开展课题研究过程中,教师表现出了以下困难和困惑:“教师自身关于性教育的专业水平不够,缺少相关的理论知识。因此,在性教育方面,需要对教师进行有针对性的、系统的培训。”“教师缺乏发现幼儿性意识发展方面的经验,不能及时发现幼儿性教育的恰当时机。有时发现了问题,也没有能力去解决问题。”“目前,开展幼儿性教育活动的园所很少,可供参考借鉴的资料不足,老师们觉得自己是在瞎蒙乱整,不能很好地界定自己的教育行为是否恰当。”“如何根据幼儿的年龄特点,制定合理有效的发展目标,开展相应的教育活动?”针对教师的困惑,性教育专家、成都大学胡珍教授进行了指导。她建议幼儿教师认真学习性教育课程基本理论和基础知识,学习和了解幼儿性生理、性心理发展规律等,如学习《国际性教育指导纲要》,了解性教育的基本常识和教育方法艺术等。在工作中,根据具体情况相机安排恰当的性教育时间。胡珍教授还就一些典型的问题与幼儿教师进行交流和探讨。在专家顾问指导下,成都市龙泉驿区机关幼儿园的教师结合工作实际,开展幼儿性教育课程的工作场学习,性教育课程领导力得以逐渐培养和提升。

(二)反思性实践

反思性实践指教师在实践后进行反思,通过运用经验中获得的可意会但难以言传的知识,展开对问题的反复建构和思考,以求获得问题的有效解决。反思性实践的有效策略有:与自身对话和与同伴交流等,通过这些方式能有效促进教师专业发展,提升教师课程领导力。成都市龙泉驿区机关幼儿园的教师在“幼儿性认知与性健康教育园本课程开发及成效评价研究”课题中,特别重视“反思性实践”。她们按照“实践—理论—实践—反思—再实践—成果推广”的思路开展研究。针对“反思”,她们特别强调“对课题的已有研究成果进行归纳、分析、提炼,形成一定的教案集、案例集、经验文章和研究论文等。并对现有的教育方法、教育策略进行反思,发现其中的不足,并及时加以调整、改进和提升”。这样的研究方法和实践方式,有效提升了幼儿教师的性教育课程领导力。在课题研究结束时,幼儿园教师还自行编写了一套适合该园的幼儿性教育课程,开发了《幼儿性教育家长指导手册》和《幼儿性教育教师指导手册》。

(三)研修共同体互动

研修共同体互动是指幼儿教师以不同的形式组成专业发展的共同体,通过相互交流、沟通,进行能力提升的一种形式。学校的备课组、教研组、师徒结对、班科教师会、自愿组织等都是教师研修共同体的有效形式和实用路径。成都市龙泉驿区机关幼儿园的教师在开展幼儿性教育课程事务活动中,尤其是进行“幼儿性认知与性健康教育园本课程开发及成效评价研究”课题研究活动中,成立了幼儿性教育课题领导小组和研究小组。研究小组对教师和家长开展了盲调工作。目的是了解课题研究面临的现实状况,以便更好地开展切合幼儿性教育的实际活动。教师组成的研究小组,成为幼儿教师性教育课程领导力成长的研修共同体。大家经常就幼儿提出的一些性教育问题进行探讨。如“爸爸妈妈为什么要结婚?”“为什么男孩子不把小鸡鸡露给别人看、女孩不能转裙子?”。对于幼儿经常会问到的这些性教育问题,如何解答才会有更好的效果,大家各抒己见,仁者见仁智者见智。通过充分交流,有时甚至激烈的辩论,最终形成了较为一致的“参考答案”。还形成了《幼儿性教育家长指导手册》和《幼儿性教育教师指导手册》。这样极大地提升了幼儿性教育课程的质量,同时也有效提升了幼儿教师性教育课程领导力。

(四)跨际域交流

跨际域交流指的是通过跨学科、跨学段、跨学校、跨地域(区、县、市、省、国)进行交流。通过打破固有的学科边界、学段边界、学校边界和地区边界,从而进行广泛交流,在互相交流中相互启发,共同提升教师课程领导力。跨际域交流很容易给教师带来新的冲击和思考。因为不同学科领域、不同学段特点、不同地域情况,可能千差万别,而这些区别更容易引起教师的兴趣和好奇,从而获得新的发现和提升。比如在2016年4月,“四川省第三届性教育学术研讨会”幼儿性教育分论坛在成都市龙泉驿区机关幼儿园举办。来自全省乃至全国的幼儿教师就幼儿性教育问题进行了广泛交流。同年8月,成都市龙泉驿区机关幼儿园园长在四川省青少年性教育普及基地组织下,参加了台湾高雄树德科技大学人类性学研究所主办的“第六届亚洲性教育会议”。会议有来自日本、美国、马来西亚、韩国等国家以及中国香港和澳门地区的性教育专家、教师和学生。2017年5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驻华代表处和成都大学共同举办了“2017全国学校性教育研讨会”。成都市龙泉驿区机关幼儿园的领导和教师也到会参加,并在大会上交流幼儿性教育经验。通过各种交流活动,成都市龙泉驿区机关幼儿园的领导和教师对之前的幼儿性教育的困惑和困难都不同程度地进行了反思。如:“在教育活动中,老师们对‘度’的把握不好,该怎样教,教到什么样的程度是大多数老师都存在的问题。”“哪些教育内容是适合通过集教活动来开展的?哪些是需要在生活活动中进行融入的?还有哪些是适合采用个别教育模式的?”“有的教师本身承担了幼儿园的很多任务,对执教‘性教育活动’感觉分身乏力;有的教师自身对本项活动没有持有积极的态度,而是在外力的推动下被迫参与活动。因此,参与活动的积极性不高。如何有效提升教师参与活动的积极性、主动性成为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有的幼儿园有一些成熟的经验,也有一些幼儿教师进行了有益的探索。这些都可以作为借鉴和参考,能够减少自我摸索的时间和精力,从而更快更好地提升幼儿教师的性教育课程领导力。

四、结语

虽然幼儿年龄小,但是他们的性生理和性心理都已经开始发育成长。作为幼儿教师,为了幼儿身心全面健康发展,尤其是性健康成长,应当在幼儿时期开展幼儿性教育课程。开展幼儿性教育课程,不只是向幼儿讲授基本的性知识;“对于幼儿性教育课程目标、内容和实施要求等方面也需要全面掌握”[17]。这些都需要幼儿教师具有幼儿性教育课程领导力。幼儿教师性教育课程领导力是在幼儿园开设幼儿性教育课程,促进幼儿身心全面健康发展,尤其是性健康成长的现实需求,也是新时代幼儿教师专业素养的一个重要内容。幼儿园要有效开展性教育,就需要幼儿教师具有性教育课程领导力。这是幼儿教师专业能力的时代要求,是幼儿教师开展教育工作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也将是“今后幼儿师资培养改革关注的重要内容”[18]。

参考文献:

[1]宋艳梅.西部农村地区教师课程领导力提升的困境与出路[J].河南社会科学,2010(3):143-145.

[2]孙建国.教师课程领导力的回归与提升[J].基础教育课程,2011(9):61-64.

[3]陆燕萍.基于课程文化建设,提升教师课程领导力[J].江苏教育研究,2011(12):56-58.

[4]王钦,郑友训.新课程背景下的教师课程领导力探析[J].教学与管理,2013(7):3-5.

[5]刘力.课程改革的成败在于教师的情绪实践和课程领导力[J].教学月刊小学版,2013(3):3-5.

[6]叶丽萍,朱成科.我国教师课程领导力提升的困境及其出路[J].当代教育科学,2014(8):20-22.

[7]王云生.推进课程改革需要提升教师课程意识和课程领导力[J].基础教育课程,2014(7):28-31.

[8]杨跃.教师的课程领导力:源泉、要素及其培育[J].当代教师教育,2017(1):67-72.

[9]【美】约翰•杜威.我们怎样思维•经验与教育[M].姜文闵,译.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05.

[10]靳玉乐.课程论[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12.

[11]【美】小威廉姆•E.多尔.后现代课程观[M].王红宇,译.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2000.

[12]黄云峰.专业发展视域下教师课程领导力实践路径探寻[D].重庆:西南大学,2015.

[13]刘芳.正视幼儿期性教育问题,关心幼儿的性健康发展[J].时代教育,2009(3):235.

[14]纪建荣.关于目前我国学前儿童性教育现状的调查与分析[J].教育革新,2008(3):9-11.

[15]苟萍,李红.论未成年人性侵害防范教育的责任主体缺位[J].教育与教学研究,2017(1):31-37.

[17]林剑影.学前教育专业幼儿性教育课程的目标、内容与实施要求[J].学前教育研究,2010(12):39-41.

[18]邓泽军,曾莉.幼教师资本科培养目标与模式改革探讨[J].教育与教学研究,2017(2):75-80.

作者:黄云峰 单位:成都大学师范学院

江苏幼儿教育杂志责任编辑:张雨    阅读: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