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教育杂志 >> 教师教育杂志 >> 湖南师范大学社会科学学报 >> 正文

《文章辨体》递藏源流思考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湖南师范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16年第三期

摘要:

龚易图旧藏《文章辨体》是罕存较早的版本之一,它历经诸多名家收藏,丹铅满卷,朱印累累,辗转流传至今。根据现存诸藏家题跋、藏印及书目等,考其递藏源流大致为:蒋玢?—林佶—何应举—郑杰—李秋潭—江清芬—何则贤—龚易图—陈浴新—湖南大学图书馆—湖南师范大学图书馆。

关键词:

《文章辨体》;递藏源流;藏印;题跋;版本

一、湖南师范大学图书馆藏《文章辨体》概况

《文章辨体》,明代吴讷(1372~1457)编,是一部极富价值的古代文体论著。此书主要以(宋)真德秀《文章正宗》为蓝本,辑前代至明初诗文,分体编录,并加以序说。全书分内、外两集。内集五十卷,辑录古体诗文,分为五十大类“,始于古歌谣辞,终于祭文”;外集五卷,分为九类,录骈体、近体诗及词曲等,共计五十九类,大类下亦有小类。其文体分类虽有混杂,但与历代的文体学著作相比,其文体分类明显增多了。而且,此书保存有关古代文体及其性质、流变的资料也较多,各类之首均有辨析文体正变、高下及阐述体制、演变的文字,其“序题”“、辨体”风格对后世影响极大。因此,后世论文体者大都以吴讷所著为蓝本,如(明)徐师曾《文体明辨》、贺复征《文章辨体汇选》,皆据其增修而成。湖南师范大学图书馆藏(以下称师大馆藏)《文章辨体》,书前有天顺八年彭时序,经国家图书馆古籍鉴定专家审定,为明天顺八年刘孜等刻本。此书存内集五十卷总论一卷,缺外集五卷,共十六册,尚未影印出版,保存状况较好,有小部分书页被虫噬,但不影响阅读。该书书前有林佶、何则贤墨笔题跋各一首、《文章辨体•彭时序》三页、《文章辨体•凡例》一页、《诸儒总论作文法》七页、《文章辨体•目录》五十一页。卷端题:“文章辨体卷一海虞后学吴讷编集”,正文“始于古歌谣辞,终于祭文”,书中有林佶、何则贤朱笔批校。林佶批点重在阐释,或归纳文意主旨,或阐释名词,如卷二页六“《九歌》之云中君”篇后有林佶朱笔批点,林佶引用《汉书•郊祀志》对“云中君”即所谓的“云神”进行了阐释,并揭示此赋所要表达的意旨。卷二十八页十五“答程伯大论文朱元会”篇,在页十六天头亦有林佶朱批,补充介绍了朱元会的生平经历。何则贤批校则重在校对版本及文字,其朱批常常注以“则贤桉”。如:卷三十四页十八“桑海遗录序”天头有何则贤按语。其云:则贤桉,《吴渊颖集》“齐”字下有“子善”二字;则贤桉,《吴渊颖集》“相”字下有“宋瑞”二字。

二、师大馆藏本《文章辨体》的递藏源流

师大馆藏本《文章辨体》历经诸多名家收藏,丹铅满卷,朱印累累,辗转流传至今。根据现存诸藏家题跋、藏印及书目等,考其递藏源流大致为:蒋玢?—林佶—何应举—郑杰—李秋潭—江清芬—何则贤—龚易图—陈浴新—湖南大学图书馆—湖南师范大学图书馆。该书扉页有林佶、何则贤墨笔题跋各一首,述及此书之珍贵、难得及其递藏源流。林佶墨笔题云(见图1):康熙己巳秋八月,获此本于蒋氏。其冬,予游吴,载此以从至邱南。尧峰师见之,取读一过,甚喜称善。辛未,予过禾州,行笈中亦惟携此本□②已。今秋,吴江徐虹亭先生登予读书楼,见是册,云:“此书甚难得。向年,真定梁相公有一集少册,购之数年不获,子当谨护之。”因识其语以见是书之可贵,而予之好之为不徒也。时十月既望鹿原书。(后钤有“朴学斋印”白文印)何则贤墨笔题云(见图2):此书余于道光癸巳腊月得之亡友江守典清芬家藏者,江得诸同邑李贡士秋潭大瑛,李得诸郑昌英杰,郑得诸何述善应举,何得诸朴学斋后人,朴学,林鹿原佶斋名也,是数氏皆吾乡藏书家。鹿原为长洲汪尧峰琬弟子,《钝峰文钞》即其手写付刊;徐虹亭,吴江徐电发釚也;汪、徐皆以康熙己未鸿博入选,授官翰林者也。真定相国梁玉立清标,北方储藏之富者也。癸卯冬月蓝水何则贒道甫记。(后钤有“何则贤印”“、积贤”白文印)

1.从林佶题跋可知,林佶所藏旧本来源于蒋氏。然而,仅依靠题跋与书中藏印,我们无法确切知道蒋氏为何许人。笔者通过综合分析相关文献及资料记载,认为此书为林佶同乡蒋玢家藏的可能性最大。蒋玢(生卒年不详),字绚臣,一字用弢,号词海闲人,福建闽县(今福州市)人。崇祯间县庠生,入清,在顺治间为诸生,明末清初藏书家。闽中藏书家郭柏苍在为(元)谢宗可《咏物诗》作跋语时,称蒋氏“藏书数万卷,时多秘本。”蒋氏藏书楼名“玉笋堂”,收藏明代珍本甚富,所藏书印有“闽中蒋氏三径藏书”、“是书曾藏蒋绚臣家”、“蒋绚臣曾经秘藏”、“蒋绚臣曾经校藏”、“晋安蒋绚臣家藏书”、“晋安蒋绚臣收藏印”、“绚臣父”等。然其生平履历却鲜见记载,藏书聚散来源、去向更是无法具体考实。据现存的零散资料可知:蒋氏对其藏书是精于校刊的,其藏书有数种经林佶递藏,如《正德福州府志》四十卷③、《遗山集》四十卷《附录》一卷④、《海叟诗》三卷⑤、《庆湖遗老诗集》九卷《拾遗》一卷⑥、明天顺五年(1461)刻《揭文安公文粹》一卷、明万历四十七年(1619)刻《莲社高贤传》七卷⑦、《中原音韵》一卷《正语作词起例》一卷、《灼艾集》八卷⑧等。无独有偶,福建图书馆藏林佶朴学斋抄本《李义山樊南文集》六卷,书后附《李商隐小传》,题署“晋安蒋玢撰”,可见林佶对乡人蒋氏是有所推崇的。当然,暂无确凿的文献予以佐证师大馆藏《文章辨体》即蒋玢昔日旧藏,现只能存疑。

2.约在清康熙二十八年(1689)八月,该书从蒋氏家散出,为林佶所获。林佶(1660~1723以后),字吉人,号鹿原,又号长林,福建侯官人(今福州市)。其平生爱书成癖,至老不衰。其藏书楼“朴学斋”,以藏书宏富闻名。另有书室名“鹿眠庵”“、长林山庄”“、竹声柏影轩”、“荔水轩”“、警露轩”、“梁园”等。林佶曾大量搜求名家藏本和闽中文献,晚明福州大藏书家徐、谢肇淛的旧藏,大部分归他所有。其藏书一般钤有“鹿原林氏藏书”“、吉人藏书”“、朴学斋印”“、长林”、“佶之”、“吉人之辞”、“臣佶之印”、“林佶之印”、“鹿原学者”、“鹿原”等印。《文章辨体》多册卷首均钤有“鹿原林氏藏书”“、鹿原”、“林佶之印”、“吉人父印”等印。而且,书前有林佶题跋并钤有“朴学斋印”,可知此书确为林氏旧藏。

3.《文章辨体》从林佶家散出后,曾转手到何应举家。何应举(生卒年不详),字述善,号五梅,乾隆间闽县(今福州市)人,生前与龚景瀚、陈登龙、孟超然、朱仕琇等人友善,多歌诗往来。其藏书处苍璧轩放满了藏书,总数高达四万卷,这在其友人的诗作里得到了应证。如其友孟超然《何述善招同诸君集苍璧斋叠前韵》诗中载“:述善藏书四万卷,汉唐碑刻三百余种,余藏碑不及十分之一。”其后,陈寿祺《留香室记》亦言:“吾乡藏书之家……林鹿原中书、李鹿山巡抚、何述善上舍、郑昌英茂才,其家所储庋皆宏富。”何氏藏书多钤有“述善”“、述善珍赏”“、述善珍藏”“、应举珍赏”“、苍璧斋述”等印,其藏书散后有为郑杰、何治运所得,然而,何应举藏书具体何时散佚,现今已难以稽考。从何则贤题跋来看,《文章辨体》后又为何述善同邑郑杰所得。

4.郑杰(约1750~1800),字昌英,又字人杰,号注韩居士,福建侯官人,清乾隆年间贡生。其较为推崇明藏书名家徐“善聚善读,用心精勤”的精神,常省吃俭用、不惜重金购买图书,数十年收集文献十数万卷。其藏书按传统的经、史、子、集分类,共装满20橱,其中最有价值的为原徐藏书。徐的藏书有的已经过几位藏书家的收藏,而后才为郑杰所得,如前所述《揭文安公文粹》、《遗山文集》、《莲社高贤传》、(中原音韵)、《灼艾集》等都是经由蒋玢、林佶递藏,才为郑杰所获的。除了徐的藏书,他还广泛收集明清先辈乡贤李馥、何述善的藏书。其藏书多钤有“郑氏注韩居珍藏记”、“注韩居士”、“注韩真赏”、“昌英珍藏”、“侯官郑氏藏书”“、郑杰之印”“、人杰”“、名人杰字昌英”等印。师大馆藏本《文章辨体》多册钤有郑杰“郑氏注韩居珍藏记”“、人杰”等印。

5.《文章辨体》从郑杰家散出后,又为李大瑛所得。李大瑛(生卒年不详),本名李秋潭,讳名大玢,字绍仁,福建侯官人,清代藏书家。乾隆五十四年(1789)举人,官县令,家资颇丰,藏书甚富,累计达10万卷有奇。每日游弋于书堂中,并乐于借书于他人。凡有借阅者则纳入书堂中。中年后家境渐没落,唯有书籍不肯典卖,坐于“井上草堂”,以古籍自娱。⑨从何则贤题跋可知,《文章辨体》后又落入江清芬手。江清芬又名江守典,其生平事迹文献鲜有记载,生前与其同乡何则贤交好。道光癸巳(1833)腊月,江氏家藏《文章辨体》即为何则贤所得。

6.何则贤(1801~1852),字道甫,号三山樵叟、蓝水后人,福建闽县人,清代藏书家。道光十五年(1835)乡举,官建阳县学训导、景阳学院山长。师尊陈寿祺、陈庚焕、高澍然等,并与林则徐相知,与余潜士、梁彬等交往密切。倡导建俞大猷、戚继光祠碑,并捐款分建二祠于乌石山麓。极喜蓄书,积书至5万卷,人称其“游踪所至,见有秘籍善本,手自抄校不倦”。有书楼“静学书屋”、“蓝水书塾”,用以藏书。并开设书肆,刊印多种善本书,以供读书人借阅流传。⑩其藏书一般钤有“则贤”“、曾经何则贤丹墨”“、积贤”、“蓝水后人”、“道甫手记”、“惕园弟子”等印,师大馆藏《文章辨体》亦有诸印。

7.《文章辨体》从何氏家散出后,又为龚易图所得。龚易图(1835~1894),字少文,又字蔼人(亦作蔼仁),号含晶、乌石山房主人、东海移情客等,福建闽县人,清末福建藏书家。其藏书主要通过家传、友朋交往及坊间购求所得,曾购得海宁陈氏藏书3000余种,又得本县刘家镇藏书2万余卷。藏书楼有双骖园的乌石山房与环碧轩的大通楼,共庋藏书籍达十余万卷。两处藏书不尽相同,乌石山房所藏书籍多有“乌石山房”、“龚蔼人收藏书画印”、“易图”等印记,大通楼所藏书籍则多钤“大通楼藏书印”、“大通楼收藏金石书画”、“龚少文收藏书画印”等印记。另有“邻烟画室”“、逸芬心赏”等鉴藏印。其藏书之富之精,在当时堪称闽省第一,且其中多宋、元、明、清珍善本、名家抄校本及未刊稿本等。20世纪20年代,其藏书管理渐怠,藏书不断散失。1929年,龚家后人将其藏书计2099部,共34803册,以16800美元成交,出让给台北帝国大学(台湾大学前身)。这批藏书包括经史子集各方面书籍,内容广泛,有不少明版善本。此次龚家出售的是“乌石山房”旧藏,而“大通楼”藏书并未出售。1931年春,龚纶重新检点楼内剩余藏书,校抄了一份《大通楼藏书目录》。该目录收集了经史子集各类图书计38000余卷,10000余册。1952年,龚氏家人由龚纶代表出面将这些藏书捐献给福建省图书馆。另外,龚易图也有一部分藏书流转到日本及福建师范大学图书馆。8.龚易图还有一部分藏书散佚后被陈浴新征购,现保存在湖南师范大学图书馆,却鲜为人知,《文章辨体》仅是其中一部。輯訛輥陈浴新(1890~1974),名世梅,字积发,号志壮,别名东方望,湖南安化人。陈浴新自称戎马书生,极喜藏书,又精于版本目录之学,曾倾其家资以数千银元之巨,先后收购到福建著名藏书大家珍善本数百种。他还利用职务之便,对走私、倒卖古籍进行稽查没收,后又出重金购买,这样通过种种渠道,在福建十年中收聚古籍几达4万余册。后来陈浴新先生将所聚图籍装成四百余箱用27辆军车送回湖南,途中遭遇日本军队,毁损一半,到湖南安化老家时,存二百多箱,二万余册。1949年湖南解放后,陈先生以国家教育事业为重,将其50年积聚藏书,包括上述二万余册珍本秘籍,分装3大船,由安化运至省会长沙,全部捐赠给当时的湖南大学,所赠之书印有仿宋蓝文长方印“陈浴新的书赠与湖南大学校公阅”。1953年高等院系大调整后,原湖南大学所藏古籍线装书全部移交给湖南师范学院(今湖南师范大学)保管。輰訛輥其藏书多钤有“陈浴新印”“、安化陈浴新藏”、“陈浴新藏祕籍历劫不磨乐无极”、“邨南烟舍”、“浴新珍重”、“湖南陈氏”等印。此外,《文章辨体》书中亦有“一室之内有以自娱”輱訛輥3(朱印)、“王殸山房”(朱印)二印,目前尚不能确定曾为何人所有;亦有“汉如曾观”(朱印),暂未查到印主确切资料。这其中又有怎样的递藏关系,笔者莫敢妄猜,未知待考。

三、师大馆藏明刻本《文章辨体》的价值

1.版本校勘价值据《中国古籍善本书目•集部》可知,《文章辨体》内集五十卷外集五卷总论一卷,现存最早的版本为:吉林省图书馆藏明天顺八年(1464)刘孜等刻本、南京图书馆藏明天顺八年刘孜等刻本(清)丁丙跋。其次为:北京图书馆藏明天顺八年刘孜等刻递修本、明嘉靖三十四年(1555)徐洛刻本、明刻本。另有明钟原刻本,三十五卷外集五卷总论一卷。其中,师大馆、北京大学图书馆藏此本均列入明嘉靖三十四年(1555)年徐洛刻本。而在2008年,师大馆此书又入《第一批国家珍贵古籍名录图录》,为明天顺八年(1464)刘孜等刻本。可惜的是,龚易图《大通楼藏书目录》只记书名卷数与册数,未记版本。2014年,陈先行先生在《上海图书馆善本题跋真迹》编后记(下)里指出,师大馆藏《文章辨体》依照字体当为明代仿宋刻本,不可能刻于天顺,笔者较为倾向陈先生所说。笔者曾仔细将师大馆藏本与现存罕有的几种明天顺八年刘孜等刻本对比,发现师大馆藏本与吉林省图书馆、南京图书馆藏天顺八年刘孜等刻本行款版式、字体截然不同。师大馆藏本行款为:白口,左右双边,单上鱼尾,半页十三行,每行二十四字,小字双行同,为仿宋字体;后两馆所藏刻本行款为:黑口,四周双边,双对鱼尾,半页十三行,每行二十四字,小字双行同,为软体字。并且,师大馆藏本缺《文章辨体•总目》一页与外集五卷。另外,北京大学图书馆藏刻本亦缺外集五卷,其行款版式与师大馆藏本极为相似,字体也都为仿宋体,但两馆藏本亦有细微差别。如北京大学馆藏本有《文章辨体•总目》一页,师大馆藏本却没有;且字体的笔划、肥瘦、长短亦有细微差别,尤其个别字写法完全不同,如卷之一第一页《南风诗》中“南”字写法便完全不同,可知两馆所藏亦为不同的版本。可见,此书版本较为复杂,仍需比对其它版本深考。此外,吉林省图书馆、北京大学图书馆等藏明天顺八年本字迹各有漫漶处,师大馆藏本亦可与之相互校勘。

2.管窥藏书的流传踪迹《文章辨体》所呈现的递藏源流,可以管窥福建一部分地区私家收藏的递藏规律,尤其某些私人藏书家生平事迹不见经传、藏书聚散又无以稽考,通过揭示递藏源流,可以为考证其藏书聚散提供资料线索。同时,从侧面也可以了解当地的藏书流传踪迹。譬如,从《文章辨体》递藏源流看,大致可以推测出蒋玢、林佶、何应举的大量藏书曾为郑杰所得;而郑杰的大量藏书又为龚易图所得,这些推测可以在《注韩居藏书目总录汇抄》、《乌石山房简明目录》、《大通楼藏书目录》里找到根据。至于陈浴新先生的藏书,因为其生前身后没有编制藏书目录,关于其购书、藏书概况,《闽人藏书存湘记》、《湖南师范大学图书馆历史文献的收藏及特色》两篇论文已有提及,但对陈浴新先生藏书的版本、卷数、册数、题跋、印记没有做详细著录,藏书递藏源流仍然不够清晰。然而,通过对师大馆藏《文章辨体》递藏源流的分析,便可为陈浴新一部分藏书来源提供线索,从中也可以了解到陈浴新先生曾搜获到福建地区一部分藏书家,如林佶、何应举、郑杰、何则贤、龚易图等人的藏书。笔者多年的古籍库房工作经历,亦证实湖南师范大学图书馆的确藏有不少以上福建藏书大家的藏书。

作者:李鹏连 单位:湖南师范大学文学院

湖南师范大学社会科学学报责任编辑:杨雪    阅读:人次
教育杂志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