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教育杂志 >> 艺术教育杂志 >> 甘肃广播电视大学学报 >> 正文

词典类型对中级英语学习者的影响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甘肃广播电视大学学报》2016年第5期

摘要:

研究旨在调查双语词典、双解词典、单语词典对中等水平的英语学习者有意识词汇学习的影响,通过接受性词汇和产出性词汇测试题以及问卷调查的方式考察词典类型对学生短期记忆和长期记忆的作用。研究发现词典类型的选择对于中级英语水平学习者词汇学习有显著影响,进一步对外语教学提出一些实际性的建议。

关键词:

词典;单语词典;双语词典;双解词典;词汇学习

一、引言

有关词典使用的研究是词典研究领域的一门新兴学科,也是非常有实用价值的学科,它把词典编纂的成果与词典使用者结合起来,受到了很多研究学者的重视。词典使用的研究已经证明了词典在外语学习特别是词汇学习中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词典的类型有多种区分:从载体形式上分,可分为纸质词典和电子词典;从用途来说,可分为一般用途词典和专门用途词典;从使用的语言数量来说,可以分为单语词典、双语词典,双解词典和多语词典;从涵盖的知识范围来看,可以分为百科性词典和语文类词典;从使用者角度来区分,可以分为母语使用者词典和非母语使用者词典;从编者的理念来分,可以分为规定性词典和描写性词典。研究旨在考察单语词典、双解词典和双语词典对中级英语水平学习者有意识词汇学习的影响,其目的一方面是考察哪一种类型的词典更适合中级英语水平学习者,另一方面,也可以发现学习者在使用不同类型词典时存在的问题。

二、文献综述

有关词典类型对词汇学习的影响在学术界一直有争论,焦点主要是单语词典和双语词典孰优孰劣的问题。很多研究者推荐使用单语词典,认为单语词典可以提供比双语词典更为详尽而准确的信息。Scholfield[1]认为单语词典可以让学习者养成使用英语进行思维的习惯,而双语词典的使用者则总要通过翻译才能理解意思,他们永远不可能成为有效的学习者。Kent[2]认为单语词典可以让学习者沉浸在英语的氛围里,有利于提高词汇使用准确率和增长词汇量,而且Laufer&Har-dar[3]191认为双语词典的翻译不能完全传达单词的内涵和外延。但是另外一些研究者却不同意这种看法,Piotrowski[4]认为单语词典的释义不够自然。Nation[5]认为尽管一些单语词典使用限定的词汇量来解释单词,但是学习者有时不仅是难以理解单词释义中的单词,而且也很难对付释义中的语法问题,学习者完全有可能错误地理解释义或者断章取义,而一部优秀的双语词典的解释和翻译就能很好地解决这个问题。在国内的研究中,张锦文[6]认为单语词典应当取代双语词典,而于海江[7]则认为目前尚没有证据证明单语词典优于双语词典。于海江[8]认为首先如果学习者能够有效地利用母语的话,那么母语应当起促进作用而非阻碍作用;而且单语释义未必就一定比母语对应词要好。不管理论界如何争论,在现实教学中,研究者也发现学习者大多喜欢使用双语词典而非单语词典。既然单语词典和双语词典之争难分胜负,那么有些研究者则认为最好能够同时使用两种类型的词典,于是双解词典开始受到研究者的关注。其实早在1978年,第一部双解词典即English-English-Hebrew就已经诞生了,但是近四十年过去了,仅有少量研究者考察过此类词典。Hart-mann[9]通过阅读任务、访问和直接观察的形式考察了这种类型的词典,发现双解词典更能有效地帮助学习者理解课文。Laufer&Hadar[3]189通过实证研究考察了双语词典、双解词典和单语词典在接受性测试和产出性测试中的区别,接受性测试题为单项选择题,而产出性测试题为造句,结果显示双解词典的得分要高于双语词典和单语词典。但是该研究也存在一些问题,比如,他们所使用的双语词典没有例句,而其他两种类型的词典都有;另外,所使用的词典并非来自同一版本或同一级别的出版社,这就造成了可能所选择的词典未必在同一水平上,从而影响了试验结果的可靠性;还有,实验采取的是组内的方式,虽然控制了受试者差异的因素,但是每种单词只呈现一种词典模式,而且单词的难易程度这一因素没有控制,影响了测试结果的信度。Chen[10]比较三种类型词典对英语作为外语的学习者词汇习得的影响,发现双解词典的使用效果要好于双语词典和单语词典,不过该研究主要考察的是词汇附带习得,对于词典类型对学习者有意识词汇学习方面的影响没有涉及。目前,词典类型的纷争没有最终定论,而之前的研究又存在或多或少的问题。本研究试图通过实证研究来考察词典类型对中国中级英语水平学习者有意识词汇学习的影响。

三、实验设计

本次试验共117位受试者,随机分为3组,每组39个人,每个小组会收到3份不同的学习材料,学习材料中共有27个单词,其中9个单词是单语形式,9个单词为双解形式,9个单词为双语形式。但是3个组的学习内容并不一样,譬如如果单词“fragrant”在第一组里是单语形式,那么在第二组里就是双解形式,在第三组里就是双语形式,即每个单词会表现出3种不同的词典类型的呈现方式,受试者也同样会接触到3种词典类型的单词。这样可以克服受试者内差异和单词难易程度差异的因素。整个实验过程受试者被给予50分钟的学习材料的时间,之后开始即时测试,包括一个接受性的测试,即根据单词写出中文意思,两个产出型的测试,即根据中文意思写出单词和完形填空。两个星期后,在对同类型的受试者进行延迟测试,测试内容与即时测试的内容一样,但是省略了材料学习这一环节。两次测试的目的是考察词典类型对受试者词汇学习短期记忆和长期记忆的影响。从某省属重点高校的3个非英语专业二年级随机选出180名学生受试者参加Laufer&Nation[11]所设计的2000个和3000个单词测试,如果得分是85分,那么则被认为是本次试验的准受试者。在排除的考生中,27名通过了四级考试,即被认为词汇量已超过3000个,9名学生没有通过2000个词汇量测试,12名学生通过3000个词汇量测试,15名学生在前期测试中发现认识某个被测单词,所以总共只有117名受试者。在考察单词的选择上,前期选择了54个单词,包括18个名词、18个动词和18个形容词,这些单词全部出自六级词汇,并经授课老师确认对受试者来说是陌生的单词,而且根据Kucera&Francis[12]设计的词频表,这些单词出现率比较低。测试单词所选择的词典为《朗文当代高级英语辞典(英英英汉双解)(第五版)》,因为朗文的释义单词的选择范围控制在2000个常用词以内,根据Laufer&Hadar[13]192,使用者只要达到词汇量2000个以上,在理解词典的英文释义上则不存在问题。

四、实验结果

1.即时测试由表1可以看出,除了第一题双解词典(M=5.94)好于单语(M=4.89)和双语词典(M=5.91)之外,在第二题、第三题和总成绩中,双语词典平均值(M=6.50,M=7.53,M=19.68)均超过双解词典(M=6.25,M=7.34,M=19.56)和单语词典(M=5.75,M=5.62,M=16.24)。在各类型的测试中,使用单语词典的成绩均远远低于其他两种类型的词典。不过这种差异在统计学上是否有显著意义必须通过社会统计学软件包SPSS中的ANOVA来检测。检测结果如表2。表2显示,除了第二题中双解词典和单语词典的差异不具有显著性外(p>0.05),其他测试题以及总体结果显示,双语词典和双解词典的差异不具有显著性(p>0.05),而双语词典和双解词典优于单语词典的差异具有显著性(p<0.05)。

2.延迟测试

由表3可以看出,双解词典在各项测试中均高于双语词典和单语词典:第一类测试题,双解词典M=2.21,双语词典M=2.17,单语词典M=1.49;第二类测试题,双解词典M=4.52,双语词典M=4.44,单语词典M=3.83;第三类测试题双解词典M=5.11,双语词典M=5.06,单语词典M=3.77,总分双语词典M=11.85,双语词典M=11.68,单语词典M=9.09。表4标明,除了第二类测试中三组词典没有显著性差异之外,其他测试以及最终成绩均显示虽然双语词典和双解词典的差异不具有显著性(p>0.05),但是这两类词典与单语词典的差异具有显著意义(p<0.05)。

五、讨论

在即时测试和延迟测试中,单语词典的成绩均低于其他两部词典。这一发现与Laufer&Ha-dar[3]189的发现一致。受试者已通过2000个单词水平测试,这说明受试者已通过了阅读单语词典的门槛,而且在前期测试中,对受试者容易造成理解困难的单词都已经作了改动,这说明受试者理解单语词典应该不成问题,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单语词典表现较差呢?根据随后的问卷调查以及对数据的分析判断,笔者总结出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

(1)受试者没有接受过词典使用培训,使用词典能力欠缺,对于单语词典的使用更缺乏相关经验,而且目前中级英语水平学习者使用的大多是双语或双解词典,所以当受试者丢掉汉语的拐杖独自面对英文释义时缺乏足够的驾驭能力。

(2)在使用单语词典的过程中,即使受试者能够掌握单词的意思,他们仍旧习惯将英语释义翻译为汉语释义,但是他们对其所翻译的中文释义并不自信,担心有可能会出错,因而就没有很努力地去记住这些单词。而且对释义的错误翻译也不在少数。如单词“malice”,有些同学翻译成“厌恶,讨厌”或者“残忍,凶狠”,把“rash”翻译成“快速,匆忙”,“fragrant”译为“愉快的气味”。大部分错误的翻译是由于受试者只翻译了英文释义的部分单词,而忽略了整体的意思。如“malice”英文释义为“thedesiretoharmsomeonebecauseyouhatethem”,但是一些受试者只关注或者只记住了“hate”。“rash”英文释义为“doingthingstooquickly,withoutthinkingcarefullyaboutwhethertheyaresensibleornot”,而受试者只关注了“quickly”。另外一个造成翻译错误的原因是释义单词的一词多义,受试者不知道到底应该使用哪个义项来解释单词。比如“fragrant”英文释义为“havingapleasantsmell”。一位受试者把“pleas-ant”理解为“愉快的”,因而翻译为“愉快的气味”,而实际上“pleasant”这里的意思是“使人感到舒服的”。由此可见,即使朗文双解词典把释义单词选择范围控制在2000个内,但是由于这2000个词通常为多义词,导致使用者对英文释义理解上的困惑甚至错误。

(3)单语词典的释义信息量较大,受试者在有限的时间内很难记住和掌握所学单词。比如在随后的测试中要求受试者根据单词写出意思的时候,受试者所给出的单词释义几乎和单语词典的解释一样,这说明受试者在使用词典时试图去记住准确释义,而不是去理解单词的意思。Gethin&Gunnemark[13]192曾把学习外语句子比作过河,学习者所站的河岸好比是外语句子,对岸则是这个句子的意思,而这条河就是一些不认识的单词。在河中间是一些过河的垫脚石,这些垫脚石就是词典对单词的解释。当学习者过河时,需要词典的帮助,而过完河,学习者并不需要把这些垫脚石都带在身上继续赶路,因为这些垫脚石已完成它的作用。中国的英语学习者已经习惯于死记硬背,然而强记释义中的每一个单词对于理解该单词并无太大裨益。

(4)有些受试者认为单语词典的解释比中文翻译更加冗长和复杂,即便英文释义更加准确,但是受试者仍旧选择避重就轻。这也是单语词典仅从2000个单词范围内选词释义的弊端之一。词语释义太长,学习者很难理解,只能猜测单词意思。本次测试所使用的都是具体单词,如果学习者碰巧要查抽象词或者科技词,那么理解词义就更难了。而且通常要用有限的单词去解释某些词非常困难,特别是科技词。而相对于冗长的英文解释,短小精悍的母语自然得到学习者的青睐。Krashen[14]曾经说过,当译文和自己根据英文解释做出的翻译同时出现时,学习者通常更喜欢前者,因为前者所需的努力程度要低于后者。

(5)单语词典中所给单词的例句有时候也不能帮助受试者进一步理解单词。比如在学习材料中,单词“fragrant”的例句为“Theairinthegardenwaswarmandfragrant”。根据这个例句,一位受试者就把“fragrant”理解为“清新的”,因为它受到“air”的影响,因为汉语里有“清新的空气”的搭配。另外一个问题是,单语词典虽然有释义词选择范围,但是对例句单词的选择则没有限制,因而如果受试者无法完全理解释义,想通过例句来帮助理解,而例句中恰好有不认识的单词,那么此时例句起到的作用就很有限了。

(6)与单语词典相比,双语词典和双解词典对于中级英语水平的学习者来说更方便和习惯。释义中提供的中文解释能很好地解决翻译和记忆的问题。对于冗长的英文解释,中文对应词更加简洁明了,便于记忆。此外,Potter,Sp,Eckhardt&Feldman[15]曾提出在双语学习者的头脑中有词汇和语义表征的两种模式:单词联想模式和概念联想模式。单词联想模式认为二语是通过翻译和母语直接联系;而概念联想模式认为二语不需要母语的翻译就可以直接和概念相联系。研究发现单词联想模式会随着学习者英语水平的提高逐渐朝着概念联想模式转换。本次测试的受试者目前正处于母语和概念的联系要强于二语和概念之间联系的阶段。这说明中国中级英语水平的学习者目前还没有能力从单词联想模式过渡到概念联想模式。此外,双语词典和双解词典在测试中的差异没有显著性,一种可能性是部分受试者在测试中没有学习双解词典中的英文解释部分。在即时测试后进行了一个问卷调查,虽然有79%的受试者在问卷调查中声称已经学习了英文解释部分,但仍有21%的受试者没有学习,这也有可能影响到总成绩。另外一种可能就是英文解释对于中级英语学习者来说所起到的作用并不显著。正如有些受试者在测试后的问卷调查中反映,在极短的时间内将两种语言的解释都记住确实很难,而且有时候两种语言在大脑中容易混淆,反而不利于记忆。第三种可能就是只有通过长时间使用双解词典的两种语言的解释,其优势才能日益显现出来,而本次的测试由于时间太短而未能表现出双解词典的优势。第四种可能是本次测试使用的测试工具敏感性不足以测试出双解词典的优势。有意思的是虽然双语词典和双解词典在对受试者有意识词汇学习方面没有差异,但是,即时测试除了第一类型的接受性测试结果是双解词典优于双语词典外,其他方面,双语词典都略胜一筹,而两周后的延迟测试却反映出双解词典在各个类型的测试题上的成绩均高于双语词典,虽然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义,但是一定程度上也反映出双解词典在词汇学习的长期保持上的效果更好。

六、结论

学习者查阅词典最主要的目的是理解单词的意思,因此单词的释义和例句是帮助学习者获取单词意思的最好途径。但是本次研究却发现单语词典中的英文释义让受试者感到恐慌和压力。一些受试者试图记住单词释义的每一个单词但是结果却并不理想;一些受试者只关注或者只记住了单词释义中的某个单词或某段词组,但是没有完全了解单词的意思;有些受试者试图去翻译单词的释义,但由于水平有限,常常产生错误的翻译;而又有些受试者因为担心翻译有错完全放弃英文解释,也不愿意努力去学习单词。而且,单语词典中的一些例句存在陌生单词,也不能更好地帮助受试者理解。所有这些都说明一方面中级英语水平学习者尚不能完全有效利用单语词典;另一方面,受试者在词典使用中特别是单语词典的使用中存在着误区。因此在日常的英语教学中必须重视词典使用训练,通过词典使用训练,学习者才能更有效地利用词典中的中英文释义,使得词典的使用价值最大化,正如Thompson[16]提到如果我们期望有效而迅速地使用词典,那么就必须教授词典使用技巧。此外,双语和双解词典在本次测试中的良好表现也说明了母语在外语学习中的重要作用是目标语所不能替代的。因此,在今后的英语教学中,要帮助中级英语水平学习者正确利用双语词典或双解词典中的汉语理解英语释义,逐步提高学习者的词典特别是单语词典的使用能力,从而顺利向高级英语水平学习者过渡。

参考文献:

[6]张锦文.双语词典、单语词典与外语学习[J].辞书研究,2002(1):82-89.

[7]于海江.双语词典与外语学习[J].辞书研究,1998(1):46-53.

[8]于海江.单语学习者词典批评[M].开封:河南大学出版社,2003:77.

作者:张荷 詹王镇 单位:安徽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 芜湖职业技术学院

甘肃广播电视大学学报责任编辑:冯紫嫣    阅读: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