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工程杂志 >> 动力工程杂志 >> 南方能源建设杂志 >> 正文

核电厂调试人员知识储备的探讨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南方能源建设》2018年第1期

摘要:核安全不仅是国家安全的一部分,同时也是核电正常发展的必要条件。文章结合核电厂调试现场工作经验,从基层工作人员的角度出发,以某核电厂二期工程调试过程为例,说明了知识储备对于核电厂调试安全的重要性,并通过分析人员知识储备不足的若干问题,提出细化培训、改进经验反馈机制等具体改进措施,以期加强核电厂调试工作的安全性。

关键词:核电厂;调试;核安全;知识储备

1概述

2016年3月17日,国家发改委正式发布的“十三五”规划纲要[1],纲要中指出要“以沿海核电带为重点,安全建设自主核电示范工程和项目”。由此可见,在未来的核电发展方针中,核电行业的发展仍是以核安全作为第一要务。核安全不仅仅是核电能够健康、良好发展的原则,也是国家安全的有机组成部分[2]。要实现国家方针中的安全建设核电项目,就要保证核电自设计至运营中每一环节的安全。其中,核电厂调试阶段作为一台机组商运前的检验环节,前期设计、建造、安装三个环节中所存在的问题都可能在这一阶段集中爆发,所以调试过程中面临的安全风险尤为严峻,其安全建设工作也更为重要。调试阶段的核安全建设工作以调试工作流程为依据,通过培训体系、文件体系、实施过程、事故后分析等途径来实现,目前大多数机组调试过程中的安全保障均以此为蓝本。以某核电厂二期工程为例,整个调试实施过程中暴露出核安全建设工作中的若干问题,其中以调试人员知识储备不足为主要问题。本文将对核电调试人员知识储备不足的问题进行探讨,以期寻找合理化解决方法。

2调试人员知识储备若干问题

自2015年4月至2017年8月,某核电厂二期工程调试阶段共提交有效经验反馈1918条,其中属于调试自身出现偏差的占比78%(如图1),调试偏差中有97.8%为人因偏差。对该工程调试环节出现的人因偏差进行根本原因分析,可以分为人员知识储备不足、规则(信息)错误、技术错误、工作能力不具备四个方面,需要说明的是,任何人因因素并不是独立存在的,一起事件的发生可能突破了防人因、组织管理、监督等多个屏障,同时存在多个人因偏差。在调试偏差中,一起事件中存在多个人因因素的概率为37.4%(如表2)。其中含有知识储备不足这一人因因素的偏差占比68.4%。

2.1知识空白

知识空白,即完全没有相关知识或意识。如某核电厂3号机组调试期间,需要根据主控指令排放TEU005BA,排放前需要启动TEU003PO对TEU005BA内部搅混取样分析。但在启动TEU003PO后,泵的入口压力无明显变化,出口压力为0.2MPa,远小于泵的能头0.4MPa。后经原因分析,发现TEU005BA标高为5m,TEU003PO罐子出口有一段“倒U”型管道,且罐子到泵之间的管道较长。罐子进水后,在“倒U”型管道处容易集气,且不容易排放。泵启动后,泵的抽力会将部分空气抽到泵腔内,造成泵的出力不足。同时由于管道较长,泵体输水管有连续水流出来时,“倒U”型管道内的气体无法排出。这是典型的由于试验人员知识空白,相关泵体理论知识欠缺导致的调试偏差。

2.2错误知识

错误知识,有相关知识或意识,但是是错误的;或者在工作及问题处理时获取了错误的信息,选定了错误的处理方向。如某核电厂3号机组在误稀释保护功能试验中,试验人员发现按照调试规程操作,每次遇到REA517KA/KS报警时,REA517KA/KS信号在主控KIC画面上只是闪一下就消失了,试验人员以为程序出错,未触发REA517KA/KS信号。但经过重复试验及查证,REA517KA/KS为短信号,该信号触发时表现形式为闪一下即消失。该事件是由于调试试验人员获取错误知识,引起调试试验中断,出现偏差的典型事件。

2.3低估事件严重性

低估事件的严重性,也可以视为风险分析不到位。该问题的产生是工作人员具备相关知识,但将事件过分简单化,低估了现有事件严重性,而没有实施相关措施。该方面问题可能与技术错误的一部分重合,也可能引起规则错误这一人因因素。如2016年2月,3号机组同步相量测量装置(PMU)采集屏处于调试阶段,调试系统负责人对3号机组PMU采集屏上游电源进行断电处理,PMU长时间断电后,只进行了一次空开的投入操作,然后恢复上电,导致NCS后台出现GPS失步报警。实际上该PMU装置较为特殊,需要进行两次电源的空开投退操作,投退操作后保持电源投入状态才能正常工作。对该事件进行根本原因分析可知,调试人员在调试过程中对涉网设备会出现的报警不重视,低估事件严重性,未及时进行沟通反馈,从而出现该调试偏差。

2.4交叉并存现象说明

在某核电厂3号机组汽机轴封系统(CET)主/辅蒸汽切换时,根据设计要求,CET007MP和CET008MP压力应基本保持一致;CET006MP的压力值应在2~5MPa之间波动。但试验中发现,CET007MP和CET008MP压力很不稳定,实时曲线变化很大,主/辅蒸汽阀门曲线发生了发散现象;CET006MP变化值超出了规定范围,易发生汽机轴封失效汽机保不住真空造成重大后果。经过原因分析发现,试验人员未考虑到3号机组CET就地设备已换型,仍沿用2号机组主/辅蒸汽阀门参数,从而导致压力不稳定,进而引起试验结果不符合设计要求的后果。在该事件中,就出现了多个知识储备不足因素并存的现象:调试试验人员沿用经验值,低估事件严重性,同时也触发了错误知识这一因素。除此之外,还存在技术错误这一人因因素的影响。

3知识储备不足的解决途径探讨

对于核电行业来说,每一个专业人员都需要至少3-5年的培养时间[3]。调查发现,调试队伍相比运行队伍,有着更高的离职率,调试现场一线员工存在资历浅、知识储备不足的客观现象。另一方面,核电站一个工艺系统(或设备)的调试工作分为几个步骤:调试准备、文件编制、调试实施、缺陷处理、维护保养、移交运行,需要具备的知识涉及各个方面,并且专业跨度比较大。需要有一个科学高效、系统化、规范化的培训体系来满足调试工作人员的需求,以此来增加调试工作人员的知识储备。除此之外,由于现实原因,调试工期比较紧张,并且还处在“比、赶、超”的模式中,工作压力之下,调试一线员工存在核安全意识淡薄,容易发生低估事件安全性、技术错误的调试偏差。综上,核电站调试人员由于多方面的原因,才出现知识储备不足这一人因偏差,要降低该偏差的概率,就需要针对上述问题进行逐一探讨。

3.1改进人力资源管理

以入职10年的调试工作人员所储备的知识广度和深度作为参照标准,知识储备能力和入职工作年限的关系可见图3。由图可知,一个应届毕业生,倘若要具备85%左右的岗位理论知识和专业技能,需要经过5年左右,这也正是一个成熟的调试岗位工作人员的培养时间。随着核电行业的发展,工作选择空间的增加,调试队伍存在员工流失,特别是成熟技术人才流失的客观现象。调试一线现场人员结构以入职5年以下人员为主要构成,普遍存在知识储备不足的问题。因此,加强人力资源管理,尽可能避免人员离职、调岗等流动,可以有效避免调试人员知识储备不足,也可以保持调试队伍的稳定发展和提升整体素质,进而增强核电厂调试阶段的安全值。改进人力资源管理,建议从员工满意度调查着手,也应与调试队伍的制度和文化相结合,调查员工流失的深层次原因。根据卡兹的组织寿命学说,组织超过5年,组织变动老化,员工失去兴趣下降,解决的办法是通过人才的流动,或者对组织进行改组[4]。结合核电厂调试队伍现状,建议通过合理化薪酬福利,根据工作投入建立激励机制,畅通员工晋升通道,实现尊重、授权与肯定的组织承诺,帮助员工平衡工作与生活来实现。

3.2细化培训课程

个人知识储备来源于教育培训、自我学习这两个方面,除了激发调试人员学习的原始动力,要避免调试人员出现知识空白、错误知识的问题,建立系统化、规范化、科学高效的培训体系可视为有效途径之一。目前针对调试人员的培训架构较为简单,除了核电基础理论培训、三级安全教育培训成体系化,其他的各种培训课程分布较为松散。需要对目前的培训系统做出细化课程,按需开发的改进。细化培训课程可以从课程类别、目标人群来进行。根据入职年限对一线现场调试人员的知识储备进行分析,由表3可知,不同目标人群的课程需求并不相同。所以,针对不同的目标人群,根据他们的需求,确定课程、大纲、教员种类、培训目标,可以有针对性的补充调试人员知识空白,避免培训流于形式。除此之外,还可以对培训课程采取选修模式和末位淘汰制。每年年初要求调试工作人员选取自己需要学习的课程,按需培训。同时,对选修人数较少,需求不大的课程施行末位淘汰制度。通过这种方式,实现对培训科目的有效评价,实现科学高效的培训目标。

3.3多样化授课形式及考核方式

目前培训课程授课形式和考核方式较为单一,主要为“你讲我听”授课模式,考核方式大多为考察或理论考试。这种课程培训形式和考核方式,容易使培训流于表面化,工作人员可能获得错误知识而不自知,难以引发员工去主动学习。在培训中可以采取多种授课形式:如对风险分析和安全教育培训,可以采用动画输出、视频教育、模拟体验等形式加强印象;对岗位专业知识、联检注意事项等培训,可以采用假设讨论、模拟操作、实地举例讲解等方式。对于考核方式,除采用闭卷考试外,也可以采用实操考试、问题模拟解决、分级奖惩等多种方式,以达到引起调试人员学习兴趣,加强自我学习驱动力的目的。除上述方式之外,对于基础类的必要性知识,可以采用设置E-Learning学习平台的方式[5],便于员工在平台中进行自我评估、灵活掌握自我学习进程、复习知识,同时也便于培训部门从后台收集数据,掌握员工的知识储备进度。

3.4经验反馈分析及时应用核电行业的经验

反馈机制是提高核电站安全管理水平的重要管理方式之一[6]。经验反馈作为一种方法,可以减少工程建设中不必要的重复工作,提高质量和总体效益[7]。但是对某核电厂二期工程调试过程中的经验反馈分析发现,部分经验反馈属于重发,并没有达到预防事件重发的目的。究其原因,部分事件在其他电厂或一期工程调试中已经发生,并采取了相关措施,但这部分事件未能够录入经验反馈系统;或事件及处理措施已录入经验反馈系统,但现场人员并不知道该事件的经验反馈,使得事件在二期调试工作中再次发生。这也属于知识储备不足的一个典型现象。针对该现象,除了加强经验反馈学习之外,更应该提高调试工作人员的核安全意识,树立“调试事件无小事”的观念,任一事件对后续调试工作有参考意义,就要录入经验反馈系统。同时,调试工作人员也要培养自我寻找经验反馈的意识,在每一个调试任务开始前,有意识的去经验反馈系统中寻找是否存在相关事件,从而有效避免事件重发。

4结束语

本文以某核电厂二期调试经验反馈为样本,说明了知识储备对于调试阶段核安全建设的重要性,并通过对知识储备不足的原因分析,提出多样化培训形式、提升调试人员内在学习驱动力等途径,期望可以达到加快调试工作人员知识储备的速度,加深调试工作人员知识储备的深度,拓宽调试工作人员知识储备的广度这一目的。总之,核安全人人有责。调试阶段的核安全更需要每一位调试员工的参与和努力,并自觉接受公司、其他部门和同事的监督,为完善核电站调试工作,加强核安全建设而努力。

参考文献

:[1]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中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2016-2020)[R].北京:2016.

[2]刘华.核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C].中国核与辐射安全监管三十年征文集,2015.

[3]郭雪姣.H核电新生代技术员工流失原因及对策研究[D].济南:山东大学,2015.

[4]陈畅.认识员工满意度[J].中国人力资源开发,1999(10):26-28.

[5]王剑.E-Learning在核电企业基本安全授权培训中的应用[J].科技视界,2016(08):212-255.

[6]梁若愚,宋善韬.核电项目建设及运营阶段经验反馈协同体系构建初探[J].经营管理者,2015(29):318.

[7]王燕,赵红杰.核电建设经验反馈方法的应用案例及启示[J].核工业勘察设计,2014(4):52-55.

作者:张燕晓;惠爽爽 单位:中国核电工程有限公司华东分公司

南方能源建设杂志责任编辑:张雨    阅读: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