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888-7501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企业管理 >> 盈余管理论文 >> 正文

差异化盈余管理动机分析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摘要:

本文以我国2010-2014年沪、深A股7932家上市企业为样本,对不同的盈余管理动机与研发支出资本化的关系进行了实证研究。研究表明:债务契约动机与企业的研发支出资本化之间是显著的正相关关系;扭亏为盈动机与研发支出资本化之间是显著的正相关关系;利润平滑动机与研发支出资本化之间是显著的正相关性关系;增发动机与研发支出资本化的关系,受企业盈利水平的影响,在盈利公司二者之间是显著的负相关关系;在盈利良好的企业二者之间是负相关关系。

关键词:

盈余管理;研发支出资本化;研发投入;会计政策

一、引言

经济发展新常态下,依靠资源等要素投入推动经济增长和粗放型的扩张发展方式已无以为续,实施创新驱动,让创新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新动力,需要从宏观和微观两个方面入手。企业作为创新的微观主体,其创新能力的提高以企业研发投入的增加为基础。那么,企业的研发投入也是否会带来创新能力的提高、经营绩效的优化,与研发投入的会计处理方式有密切关系。2007年1月1日在上市公司开始实施的新会计准则对研发投入的会计处理做了重大的调整,将研发投入全部费用化转变为“有条件的资本化”处理。理论上,资本化处理模式对研发投入是否能给企业带来的未来经济利益的考虑更加合理、全面,这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企业对于研发投入的顾虑,鼓励了企业进行研究投入和开发。可是在实务中,由于研发活动的复杂性及信息的不对称,研发支出资本化条件的判断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企业的主观判断,基于“理性经济人”的假设,企业经营者很可能为了自身的利益最大化进行会计政策的选择,从而使研发支出的会计处理成为企业操纵利润的手段,反而在某种程度上了企业创新能力的提高。因此,对研发支出资本化的盈余管理问题进行研究,不仅为观察我国企业的会计行为提供了经验,也为企业研发投入决策的制定提供了参考。

二、理论分析与研究假设

自从瓦茨和齐默尔曼(1986)关于三大会计政策选择的契约假说提出后,许多学者对研发支出资本化进行了研究。Sweeney(1994)研究表明债务违约企业在违约前的很多年中更多的采用了可以增加收入的会计政策。BurgstahlerandDichev(1997)研究发现,美国的上市公司为了避免亏损、保持与分析师预测一致性而进行盈余管理。SuzanneLandry(2002)研究结果表明,企业为了达到满足债务条款或者平滑利润为目的,当企业拥有资本化的选择权利时候,企业会将会计政策的选择作为盈余管理的手段。Markarian(2008)研究得出研发支出资本化和企业盈余管理动机存在显著的相关性。自2007年新会计准则实施后,国内学者对研发支出资本化的盈余管理效应和价值相关性等问题进行了研究。鞠亚辉(2009)研究表明,研究阶段和开发阶段的划分以及满足资本化条件的界定不清楚,给公司操纵盈余提供了机会。许罡和朱卫东(2010)研究表明上市公司投入的研发支出越多,选择资本化支出的趋势越明显,管理者通过资本化研发收入的目的主要是再融资和避免亏损。但这些研究并没有全面研究对于不同盈利类型企业对研发支出资本化的选择。基于亏损企业、微利企业、良好盈利企业及高利润企业盈余管理动机的差异性,本文分别研究选取债务契约动机、扭亏为盈动机、收益平滑动机以及增发新股动机与研发支出资本化的关系。债务契约是指债权人与代表企业股东的管理人签订用来证明债权人和债务人的权利和义务的法律文书。SuzanneLandry(2002)指出管理层为了不违背债务契约或者平滑利润,会通过研发支出是否资本化作为盈余管理的方式。宗文龙(2009)研究表明,债务契约是影响企业的研发支出资本化行为的主要因素。企业选择研发费用资本化可以从两个方面来减轻债务融资的限定:首先,如果债务契约是建立在企业盈利水平上,研发支出资本化则可以提高企业的盈利水平;其次,若债务契约是建立在企业的资产负债率上,研发支出也会降低该比率。所以,为了满足债务契约的条款,四种盈利水平的企业大多会利用研发支出资本化这一会计政策。基于上述分析,我们提出以下假设:

假设1:企业的债务契约的动机与研发支出资本化强度是正相关关系在我国证券市场,证监会对连续亏损的企业做出特殊处理。我国证监会对上市公司连续两年处于净利润为负值的企业,则对其发行的股票进行特别处理(ST);对连续三年亏损的企业,暂停其股票交易。国内外很多研究表明上市企业会通过会计政策选择避免亏损,以达到其保留上市资格。陆建桥(2002)研究企业在亏损年度当年或者其前后年度存在操纵利润的行为。宗文龙等(2009)研究结果表明,有的企业的确通过选择研发费用资本化来操纵盈余管理。基于上述分析,我们提出以下假设:

假设2:在亏损及微利公司中,扭亏为盈动机与研发支出资本化强度正相关不同盈利水平的企业究竟出于什么样的动机来进行盈余管理呢?管理层是否会更偏向于利润波动比较小的会计处理办法来平滑各会计分期利润,避免利润波动过大而给企业带来的负面影响呢?公司股价往往受到利润的影响,如果利润波动过大,那么投资者认为自己承担的风险过大,要求更高的回报,自然会加大管理层的压力。管理者出于安全的需要,会选择降低波峰收益,使利润波动趋于平缓。许罡(2010)研究表明研发支出资本化的会计政策选择与盈余管理动机相关。研发支出资本化的会计政策选择会增加公司无形资产和总资产,在后期可利用研发支出所形成的无形资产的摊销来再次影响利润,还能改善公司本期利润。特别是研发支出多的企业更会选择研发支出资本化来平滑利润。对于本文选择四种不同盈利水平的企业,亏损企业及微利企业出于收益平滑动机的可能性不大,而盈利良好和高盈利企业会在收益平滑动机下进行研发支出资本化处理。基于上述分析,我们提出以下假设:

假设3:在盈利良好和高盈利的企业,利润平滑动机与研发支出资本化强度正相关资本市场再融资动机是我国上市企业进行盈余管理的一个重要原因,上市企业如果要在资本市场进行再次融资:如配股,必须符合特定的要求。上市企业很可能利用会计政策选择来达到再融资的目的。Theo(1998)研究发现,在配股发行前期,一些企业会通过利用会计政策来满足配股的要求。Rabgan(1998)研究也证实了上面学者的发现。许罡和朱卫东(2010)研究表明,管理层控制了是否选择研发支出资本化的权利,这个选择权为管理层进行盈余管理提供了便利,有需要的时候可能利用研发支持资本化来达到配股融资需要。王建新(2007)研究证实了当企业有配股动机时,企业前两年的收益率之和在16%-18%之间时,企业更倾向于做长期资产减值准备。从上述研究结果可以推断出当企业近三年的盈利之和不高于增发新股条件时,企业会选择研发支出资本化。作为盈利高的公司,这些公司往往不愿意增加新的股东,更愿意以债务融资方式筹集到所需资本,因此这些企业往往不需选择会计政策而致使加大研发支出资本化。基于上述分析,我们提出以下假设:假设4:在盈余良好的企业中,增发股票动机与研发支出资本化正相关。在高盈利企业,增发股票动机与研发资本化强度是负相关的

三、研究设计

(一)样本选择与数据来源本文以2010-2014年沪深两市A股上市公司为初选样本,按以下标准进行了筛选:(1)由于ST和*ST上市公司在生产经营过程中发生的非正常干扰因素,剔除ST和*ST类上市公司;(2)鉴于金融类上市公司的特殊性,剔除金融类上市公司;(3)由于新上市公司的业绩容易受市场影响而发生非正常性波动,同时这类企业配股的可能小,因此剔除研究样本中当年和前一年新上市的公司;(4)剔除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缺失的公司;(5)剔除数据缺失和中途退市的上市公司。按照上述标准,最终获得4249个样本,其中2010年1122家;2011年1347家;2012年有1780家;2013年1788家2014年1895家。本文所用股权结构等上市公司治理数据来自CCER上市公司治理结构数据库,所用上市公司财务数据来源于色诺芬CCER一般上市公司财务数据库。为了区分不同盈利水平企业盈余管理的动机对研发支出资本化的影响情况,更加详细的验证本文的假设,本文对总样本进行分类。

(二)变量定义(1)被解释变量:研发支出资本化强度(RDCAP),即研发费用资本化金额(/所有者权益-当期研发费用资本化金额)。研究费用资本化全额为:当期企业研发费用总支出(研发支出主要有:技术服务费、技术研究费、技术开发费、科技开发试验、科研费用、研发费、研发支出、研究开发费、研发中心支出等,再加上从CCER金融数据库中获得的“开发费用”的总和就得到了该企业的历年研发投入数据),减去当期未资本化金额的研发支出。(2)解释变量:第一,资产负债率(DAR),用于表示债务契约动机。由于存在杠杆效应,企业为了改变资本结构,降低负债率,无论什么盈利水平的企业均可能进行研发支出资本化,因此,以资产负债率表示债务契约动机。第二,LOSS:扭亏为盈动机的替代变量。该变量是哑变量,企业是否扭亏,若公司资本化前净利润<0,而经过资本化后的净利润>0,取值为1,否者为0。亏损公司为了避免接连二年、或者三年亏损,微利和亏损企业为了调整盈余管理,存在扭亏为盈的动机。第三,SMOOTHZY,平滑动机的替代变量。该变量是哑变量,若企业第t年研发费用资本化前的营业利润与第t-1年的营业利润相比下降,则取值为1,否者取值为零。盈利企业为了均衡各期的收益,存在平滑收益动机。第三,SNNET:增发动机的替代变量,该变量是哑变量,企业是否有增发资格,如果前两期和当期的收益和在16%—18%之间时,则取值为1,否者为零。在盈利良好和高盈利企业存在着增发新股动机。(3)控制变量。主要包括公司规模(SIZE)、实际控制人性质(CONTROL)、研发投入强度(R&D)。被解释变量、解释变量以及控制变量的定义与说明如表2所示。

(三)模型构建基于前面的理论分析和假设提出,为了分析不同盈余管理动机对于研发支出资本化的影响,我们构建如下回归模型来进行检验:对于亏损和微利企业来说,不存在的增发新股动机,因此我们只考虑债务契约动机、利润平滑动机、扭亏为盈动机,建立模型1,预期β1为正数,β9为正数。

四、实证分析

(一)描述性统计表3为主要变量的描述性统计。从全样本来看,企业研发费用资本化(CAPRD)水平普遍不高,均值为0.0234,最小值和最大值差异较大,标准差均大于平均值,说明样本公司研发费用资本化存在较大的差异。企业的负债率(DAR)均值为0.4107,应该说样本公司平均的负债水平比较合理。企业的研发投入强度(R&D)的均值为0.0516,也可以看出样本公司的研发投入力度也较低,并且最大值和最小值也相差较大。2010-2014年度不同盈利水平的企业子样本分类描述如表4所示。通过表4可以看出研发费用资本化强度在亏损企业的均值最高,可是研发投入强度R&D的数值最低;负债水平也是亏损企业是最高;四种类型企业的规模相差不大,其标准差也相差不远。

(二)相关性分析变量之间的相关性检验结果如表5所示。研发支出资本化强度(RDCAP)与资产负债率(DAR)相关系数为0.239,且在1%的显著性水平上显著,说明企业的负债率和研发支出资本化成正相关关系,企业的债务契约动机得到了验证;在1%成显性水平的还有SMOOTHZY,相关系数为0.182及哑变量SNNET,相关系数为0.027,可以得到公司平滑动机以及配股动机得到了验证。扭亏为盈的动机LOSS的相关系数为0.229,在5%的水平下显著,也可以说明扭亏为盈的配股动机与研发支出资本化强度成正相关,之所以没有通过1%的检验,是因为扭亏为盈的样本公司占总样本公司的数据偏少,后面的子样本回归结果能得到进一步的检验。控制变量研发投入力度R&D与研发支出资本化强度相关系数为0.546且在1%的显著性水平显著,是正相关关系,也就是说企业研发投入的越多,研发支出资本化越多;SIZE与研发支出资本化不显著。

(三)回归分析总样本回归分析结果如表6所示,只有公司规模没有通过T检验,其余的影响因素全部都通了T检验。从结果可以看出,债务契约动机(DAR)、利润平滑动机(SMOOTHZY)、扭亏为盈动机(LOSS)与研发支出资本化的相关系数分别为0.0987、0.019、0.0381都是在1%的显著性水平上显著,呈现为正相关关系,和上面的相关性分析得到的结果一致。研发投入强度与研发支出资本化相关系数为1.517***,是正相关关系。增发股票动因(SNNET)与研发支出资本化也呈正相关,但是不显著性。表7为子样本回归分析结果,为了更好的检验前文所提的假设,本文将上述几种影响研发支出资本化的因素进行分类,分为亏损企业、微利企业、盈利良好企业以及高盈利企业四种子样本分别进行分析,分析每种情况下在几个动机的情况下研发支出资本化的影响程度。从表7中可以看出不管盈利多少的企业,其DAR与研发支出资本化的相关系数都是在1%的水平下成显著,是正相关的,也就是企业负债越多,在债务动机下研发支出资本化越严重,假设1得到了检验;亏损公司、微利公司的相关系数与研发支出资本化的LOSS的相关系数分别为0.017、0.024,在1%显著性水平显著,是正相关的,也就是说这两类公司在扭亏为盈的动机下,研发支出资本化现象越严重,假设2得到了检验。在盈利良好和高盈利企业我们可以看出SMOOTHZY与研发支出资本化的的相关系数分别为0.009、0027都在呈现是正相关关系,并且也在1%显著性水平下。也就是说这两类公司,利润平滑动机与研发支出资本化成正相关,假设3通过了检验;在配股动机下,盈利良好企业的SNNET与研发支出资本化在10%的水平下显著,相关系数为0.083,而高盈利企业与研发支出资本化的相关戏水为-0.021,在1%的显著性水平下负相关,假设4得到了检验。

(四)稳健性检验如表8所示,加入公司年龄控制变量后,四类盈利企业的拟合优度均有提高,说明模型的解释能力增强。加入控制人性质的变量后,四种盈利类型的企业与研发支出资本化的相关系数都是在1%的显著性水平下显著,可以看出国有企业更愿意进行研发支出资本化。在年龄变量加上后,R&D投入反而相关关系比之前均有所降低,可以看出公司的年龄越高的企业研发支出资本化越低。加入年龄变量后,可以看出回归结果并没有多大的变化,而配股的相关性反而有所提高。总之,各盈利类型企业的拟合优度均有所提高,说明模型的解释能力增强,支持了本文的假设及结论。五、结论及建议本文得到以下研究结论:第一,所有类型的企业在债务契约的动机下,为了减轻企业本身的负债率,往往会趋于选择研发支出资本化。第二,亏损和微利企业,为了保住上市资格,而选择将研发支出资本化。第三,在高盈利企业和盈利良好企业为了使每年的利润波动减少,选择研发支出资本化来平滑企业的利润。第四,盈利良好的企业为了能获取增发股份资格而进行研发支出资本化,高盈利企业的管理当局往往不愿意增发新股。为了控制企业的盈余管理空间,提出以下建议:第一,研发阶段和开发阶段应该有严格划分。第二,资本化的评议标准应该有可行的判断标准,而不是由企业自行判断。第三,加强研发信息的披露。经过这几个方面的加强,才能使企业利益相关者真正了解企业管理当局是否做出有损其利益的决策,还原企业的真正投资价值。

参考文献:

[1]财政部:《企业会计准则》,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2006年版。

[2]鞠亚辉:《对新<企业会计准则>内部研发费用资本化的探讨》,《商业经济》2009年第14期。

[3]许罡、朱卫东:《管理当局、研发支出资本化选择与盈余管理动机》,《科学学与科学技术管理》2010年第9期。

[4]许罡:《企业研发支出资本化和费用化的价值研究》,《统计与决策》2011年第12期。

[5]宗文龙、王睿、杨艳俊:《企业研发支出资本化的动因研究》,《中国会计评论》2009年第12期。

[6]陆建桥:《关于<企业会计准则———中期财务报告>的若干问题解答(上)》,《财务与会计》2002年第3期。

作者:聂建平 单位:西安外事学院

差异化盈余管理动机分析责任编辑:杨雪    阅读: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