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888-7501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企业管理 >> 社会结构研究论文 >> 正文

社会结构“短板”问题研究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摘要:

内蒙古社会建设和结构调整方面,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战略目标相比还存在不可逾越的短板。人口老龄化与就业难、城乡与区域发展不均衡、性别失衡与空巢待养、阶层结构与利益冲突等问题是内蒙古社会结构的“短板”症结所在。解决社会结构“短板”应从确保经济稳定健康发展、破除城乡二元结构壁垒、促进人口结构优化、改善群众基本民生、保障社会和谐稳定发展五方面入手。

关键词:

内蒙古;新常态;社会结构;社会矛盾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和全面从严治党(简称“四个全面”)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进入新常态下提出的重大战略部署。在“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中,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我们的发展目标,也是经济社会发展进入新常态的根本任务。内蒙古社会建设和结构调整方面,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战略目标相比还存在不可逾越的“短板”,社会结构调整滞后于经济结构调整已成为引发社会问题与矛盾的主要原因。因此,正确认识内蒙古社会结构“短板”的新特征,找准社会结构“短板”的症结所在,采取有效的政策举措,推进经济社会协调发展,是新常态下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必然选择。

一、内蒙古社会结构“短板”的主要特征

(一)社会结构的基础性“短板”:人口老龄化与就业难问题1.内蒙古城镇人口增长明显加快,农村牧区人口增长缓慢,呈现出人口向市镇集中转移的城市型人口发展态势。2014年内蒙古城镇化率达到59.5%,比2013年提高0.8个百分点。然而,内蒙古城镇化在取得成就的同时,也带来了诸多新问题,如在基层农牧民没有具备适应城镇化环境的技能储备条件下,大量进入城镇被动从事第二和第三产业,加之“半城镇化人口”社会保障普遍缺失的情况对他们的生存和发展带来了极大的影响。2.内蒙古人口老龄化问题已从一个中长期问题演变成需要立即着手解决的新问题。2013年,内蒙古60岁以上老年人口437.3万人,占全区总人口的17.6%,高于全国平均水平3.3个百分点。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内蒙古人口老龄化的“未富先老”特征较明显,加上历史欠账太多,能够应对人口老龄化领域投入的财政支出中长期大幅度提高的难度也较大。然而,随着人口老龄化趋势的加剧,内蒙古养老和医疗保险待遇享受人数将大幅增加,从而进一步激化社会保障基金收支和养老服务供需之间的矛盾,对现行城乡养老和医疗保险,以及社会救助与福利制度造成沉重负担。3.以大学生为主的青年就业和创业问题较突出。虽然内蒙古人口年龄结构步入了老龄化行列,但其劳动年龄人口比例仍在高位增加,青年就业与创业难问题突出。据内蒙古人口普查资料,2010年,内蒙古劳动人口比重为78.37%,与2000年相比劳动人口比重上升5.11个百分点。与此同时,随着高等教育的普及与大学毕业生的逐年增多,大学生就业问题已成为扩大就业的重点人群。尽管我们的服务业快速发展,但现代服务业增加的就业岗位仍然满足不了新增大学毕业生的求职需求,解决以大学生为主的青年就业与创业问题已成为国家、社会和个人共同面临的现实问题。

(二)社会结构的生存性“短板”:收入差距过大与消费需求不足问题1.内蒙古城乡居民收入分配差距呈现扩大趋势,各群体之间收入分配的结构性问题较突出。新世纪以来,内蒙古城乡居民收入水平显著提高,人民群众拥有了更多的收入获得感。但是,从不同主体、不同群体、不同行业、不同地域来看,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中的比重下降、城乡居民收入差距拉大、行业和区域收入分配差距过大问题显著,调整收入分配格局这一社会结构“短板”已成为势在必行的重大民生问题。进一步从居民收入来源结构看,内蒙古城乡居民收入来源总体结构单一,缺乏多元化的收入增长机制,居民收入预期不稳定。城镇居民家庭总收入主要依靠工资性收入,农牧民主要依靠家庭经营性收入。从时序看,工资性收入扩大收入不平等的效应最大,经营性收入是唯一具有缩小收入不平等效应的分项收入。而转移性收入是造成城乡居民收入不平等的重要原因,财产性收入占城乡居民收入比重还很低,其对城乡居民总收入不平等的效应还比较微弱。2.内蒙古城乡居民消费率低、消费需求不足是消费结构不合理的主要表现。目前,内蒙古城乡居民消费结构从温饱型向小康型转变,以房、车、休闲、网络引领的大众消费成为百姓新的消费增长点。但是,内蒙古消费领域问题很多,总体来看最大的问题仍然是结构不协调。首先,政府、城镇居民和农村居民三大消费主体消费结构失衡,居民消费率低,尤其农村牧区居民消费率低问题明显。内蒙古最终消费支出中居民消费和政府消费、农村牧区居民消费和城镇居民消费比例均在3∶7的高位徘徊。其次,群体之间消费差距过大。2011年,内蒙古城镇居民不同收入组的收入消费数据显示,最高收入户(10%)与最低收入户(10%)的平均每人消费性支出分别为45246.13元和8118.93元,二者相差5.6倍。不同群体之间消费差距过大问题已成为穷人和富人之间引起冲突的主要因素。第三,居民消费结构的被动拉升问题。随着公共服务领域市场化改革的进程,居民消费内部分化加剧,对于普通城乡居民来说,教育、医疗、社会保险和住房成本的快速上涨一定程度上挤压了其当期消费甚至远期消费,居民消费需求难以得到均衡满足和扩散,具有被动消费和被动升级的特征。

(三)社会结构的空间性“短板”:城乡与区域发展不均衡问题1.东西区域经济发展差距不断扩大。以呼包鄂为代表的蒙西地区GDP比重始终占全区GDP总量的60%以上,蒙东和蒙西地区财政收入差距也扩大到了1∶2。区域生产总值和财政收入差距,直接影响内蒙古东、西部地区教育、就业、收入、社会保障和医疗卫生等公共服务的均等化发展。以具有底线公平属性的最低生活保障为例,2011年蒙西和蒙东地区最低生活保障待遇差距为1.28∶1,到2013年其差距变成1.29∶1,数据比较没有缩小的迹象。还有,随着职工养老保险待遇的十连上调和城乡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标准的大幅提高,城乡居民对提高社会保障待遇的预期空前高涨,给贫困地区公共财政和公共服务均等化带来了巨大负担。2.与区域经济发展不平衡相伴的是城乡发展不平衡。近年来,内蒙古农村牧区经济社会运行态势良好,尤其自治区实施“十个全覆盖”工程以来农村牧区社会建设取得了重大进展。但是,城乡差距不断扩大,尤其是广大农村牧区发展滞后的局面没有根本改变,农村牧区空心化、人口老龄化、“老年”农牧业问题日益突出。随着农牧业劳动力转移,特别是年纪较轻、受过一定教育的乡村人口向城镇的大规模迁移,可能会出现土地草场抛荒、农牧业生产率下降的现象,最终会影响到农牧业生产和乡村文化的发展与繁荣。

(四)社会结构的整合性“短板”:性别失衡与空巢待养问题1.随着人口增长速度放缓与人口流动加速,以及家庭规模小型化和家庭结构核心化,空巢老人养老问题日益突出。据内蒙古人口普查资料,在有一个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的城乡家庭中,单身老年人家庭比重由2000年的11.40%提高到2010年的18.55%,上升7.15个百分点。在有两个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的家庭中,只有一对老夫妇家庭比重由2000年的13.19%提高到2010年的21.83%,上升8.64个百分点。在人口老龄化和社会保障制度不健全的情况下,大量空巢老人家庭的出现,尤其乡村空巢老人家庭比例的快速上升,不仅严重削弱了家庭承担农牧业生产和养老责任的传统功能,也增加了未来家庭变迁的潜在风险。进一步从老年人的生活来源结构看,高达14.81%的老人依然靠自己的劳动收入来养老,11.42%的老人依靠最低生活保障金来维持生活,41.84%的老人依靠家庭其他成员来供养,0.58%的老人依靠财产性收入来养老,养老金和其他方式养老的分别为28.65%和2.69%。在老年抚养比不断提高和社会养老缺失的背景下,空巢老人养老问题将成为影响养老保障持续公平发展的主要因素。2.性别比失衡引起的“人口生态安全”问题。2000年,内蒙古人口性别比为107.10,位于性别比正常范围(103-107)的上线;2013年为107.91,偏离正常范围上线0.91个百分点。与城市相比,乡村人口性别比失衡情况更加严重。2010年,内蒙古乡村人口性别比为111.21,城市人口性别比为105.35,二者相差5.86个百分点。乡村人口性别比失衡,尤其乡村青壮年劳动人口性别比失衡带来的后果是多方面的,其中最为直接的后果是造成婚姻市场中对男性的“婚姻挤压”现象和“光棍危机”爆发。农村牧区婚姻成本和离婚率的大幅提高,与人口性别比失衡具有一定的正相关性。女性稀缺和婚姻成本提高而集中出现的“光棍”群体,其因缺失家庭支持和保护而逐渐变成具有“经济+婚姻”双重贫困特征的弱势群体。

(五)社会结构的核心“短板”:阶层结构分化下的利益冲突问题与其他主要社会结构变迁同步,内蒙古社会阶层结构也呈现出“橄榄形”现代化社会特征。但是,阶层结构演变和分化当中出现的利益冲突问题开始凸显,已成为引发社会问题和矛盾的深层原因。目前,影响增进人民群众获得感的主要阶层利益冲突有:教育、就业、医疗和社会保障领域中的市民阶层与农牧民阶层之间的利益冲突;体制内就业群体与下岗失业、征地拆迁失业、农民工和未就业大学生等为主的社会底层群体之间的利益冲突;部分利益相对被剥夺群体与既得利益集团之间的利益冲突。当前社会阶层分化加剧下,阶层冲突几乎都涉及不同的利益关系和利益诉求,而且越来越涉及深层利益。

二、解决社会结构“短板”的主要举措

(一)主动适应新常态发展要求,确保经济稳定健康发展经济发展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前提条件,然而只有经济发展,调整社会结构才能有坚实的物质基础。人口老龄化、青年群体就业难、收入分配差距拉大、居民消费率低和阶层之间的利益冲突等社会结构“短板”问题的解决归根结底都离不开经济发展。新世纪以来,内蒙古经济高速发展,综合实力明显提升,但是欠发达的基本区情还没有根本改变。发展中的问题还是要靠发展来解决。因此,要充分考虑新常态下的新特征和新要求,贯彻落实自治区“8337”发展思路,努力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确保经济稳定健康发展,减轻就业压力和人口红利下降带来的负面影响。

(二)深化农村牧区改革,破除城乡二元结构壁垒没有农村牧区社会结构的转型,就没有内蒙古社会结构的全面现代化。城乡二元结构是城乡发展不平衡的根本表现,也是造成城乡居民收入差距、公共服务差异、乡村“空心化”和“老人农牧业”问题的根本原因。因此,深化农村牧区改革,破除城乡二元结构体制障碍,通过顶层设计和基层探索,以“十个全覆盖”为抓手,全面改善农牧民生产生活条件、提升基本公共服务效能的城乡均等化,推进农村牧区社会结构向现代化转型机制,构建农牧业发展和农牧民增收“两不误”的新局面。

(三)树立科学人口发展观,促进人口结构优化人口问题是社会结构的基础,解决人口结构“短板”问题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一项紧迫任务。对此,首先要深刻领会十八届五中全会精神,积极推进全面放开二胎工作,缓解和消除人口年龄性别结构性矛盾的中长期负面影响,确保人口“生态安全”和社会“老而不衰”。其次要认真贯彻落实《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在保障流动人口原住地已有合法权益和自主定居意愿的基础上,推进就业、教育、职业培训、医疗和社保等城镇基本公共服务向常住人口全覆盖,切实解决进城农牧民“半城市化”问题。第三,促进教育公平,逐步缩小城乡教育质量差距,提升人口素质的同时,进一步完善劳动力市场,通过发展以互联网、物联网等为平台的新型灵活就业平台,解决大学生为主的青年就业与创业问题。第四,在合理引导传统家庭养老,增强家庭的养老保障和情感慰藉功能的同时,大力发展社会养老和服务,促进群众对社会养老制度的公平、可持续发展,以及未来待遇水平的合理预期。

(四)加强收入分配改革与扶贫工作,改善群众基本民生无论是改善群众基本生活条件,还是调整社会结构“短板”都离不开改革收入分配结构和扶贫社会工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调整社会结构,首先,必须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确保居民收入增长和经济发展同步、劳动报酬增长和劳动生产率提高同步,提高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实现城乡居民人均收入2020年比2010年翻一番的“增倍计划”目标;必须改善收入分配秩序,增加低收入者收入,调节过高收入,切实扭转城乡、区域和居民之间收入和消费差距拉大问题。其次,以减贫效应为导向,实施精准扶贫,找准贫困地区和群众致贫的深层原因,采取开发扶贫、生态扶贫、移民扶贫、金融扶贫、项目扶贫等不同措施,建立社会共享的财富分配平台,改善贫困地区和生活困难群众基本民生,真正建成“一个也不能少”的全面小康社会。

(五)调节社会阶层之间利益冲突,保障社会和谐稳定发展目前,内蒙古社会阶层结构呈现出“橄榄形”现代化社会特征。但是,阶层之间的冲突问题也开始凸显,而且阶层冲突几乎都涉及到不同的利益关系和利益诉求。因此,以调整阶层之间利益格局为主线,消除阶层之间垂直流动障碍,促进社会中下阶层规模的缩小,防止阶层结构分化下的利益大失衡,尤其防止社会上层利益获得以损失下层利益为代价的集团行为。另外,创新社会治理,解决因阶层之间利益矛盾而引起的社会冲突。以法治理念为引导,以改善治理结构为支撑,特别关注不同利益阶层的利益诉求,建立公平正义的利益调节机制,促进社会和谐稳定发展。

作者:双宝 单位:内蒙古社会科学院 社会学研究所

社会结构“短板”问题研究责任编辑:杨雪    阅读: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