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医学论文 >> 中药化学论文 >> 正文

中药资源种类的初步研究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摘要:目的:中医药在新西兰的应用始于上世纪70年代,经过40余年的发展已经基本上为大众所接受,但有关新西兰的中药资源系统研究尚属空白。本研究对新西兰的中药资源的品种进行了系统归纳和整理。方法:本研究通过查阅核对中国和新西兰的主要文献记载,归纳总结新西兰中药资源品种。结果:新西兰的天然中药有253种,其中植物药229种,动物药19种及矿物药5种。在植物药中,菊科、豆科和蔷薇科物种分列前3位;所有中药植物物种几乎全部为外来物种,且以草本植物为主。大部分的动物药物种与中国的种类有别。结论:本研究以为,新西兰的中药种类数量非常有限,临床上常用的种类尚显匮乏。对于新西兰产中药物种与中国产物种的对照研究尚有待开展。

关键词中药资源;品种;新西兰;文献研究

新西兰位于太平洋西南部,南邻南极洲,北望斐济和汤加。全国人口485万,其中大多数为欧裔人,毛利人为第一大少数民族。新西兰是一个完全移民国家。大约于公元十四世纪初,毛利人乘坐独木舟到岛内定居,直到十八世纪末欧洲移民到来之前一直处于原始社会时期。其医疗活动仅限于早期的尝试,以巫术、祝由、祈祷为主,辅以原始的手法整复,尚未形成任何医疗理论体系。在欧洲移民到来后,受其应用植物药医疗活动的影响,毛利人逐步开展了尝试本地植物药的活动,所使用的药用植物近230余种[1]。中医药在新西兰的应用始于上世纪70年代,经过40余年的发展基本上为大众接受。虽然新西兰天然资源丰富,如蜂蜜、鹿茸和牛乳制品等深受欢迎,但其天然药用资源的系统研究仍处于空白。本研究拟对新西兰中药资源品种开展调查,对现有的资源状况作全面的认识,为今后新西兰地区中药资源的采集、种植、开发与利用提供参考依据。

1资料与方法

本研究以《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2015年版、《中华本草》《中国中药资源志要》《中国民族药志要》《中华道地药材》及《中草药野外识别图谱》为参考,以新西兰当地居民种植和使用的药用植物、新西兰权威植物网站www.nzpcn/org.nz、《PlantHeritageNewZealand》《CommonWeedsofNewZealand》《TheCollinsFieldGuidetoNewZealandWildlife》《NewZealandSeaweeds》以及新西兰权威动物、矿物网站以及种植园官网为依据,比对检索、整理出新西兰中药物种的目录,并进行统计学分析。

2结果

2.1植物药概况

新西兰的天然中药有253种,其中植物药95科,206属,229种(见表1);动物药19种;矿物药5种[2-11]。在新西兰的所有229种中药植物中,除了裙带菜、赤芝和松叶蕨来源待考外,其余种类都是外来植物,且以草本植物为主。另外,新西兰尚有与中国中药同属异种的植物1335种[211]。

2.2动物药

新西兰的药用动物有19种,它们是牛(Boviscalculus)、水牛(Bubali)、地龙(Pheretima)、全蝎(Scorpio)、海马(Hippocampus)、海龙(Syngnathus)、蛤蚧(Gecko)、蜈蚣(Scolopendra)、蝉(Cicadaeperiostracum)、鸡(Gallusgallusdomesticus、Meleagrisgallopavo、Phasianuscolchicus)、青口(Pernaviridis)、鲍(Haliotisiris、Haliotisaustralis、Haliotisvirginea)、牡蛎(Saccostreacucullata)、龟(Geochelonecarbonaria)、驴(Haematopinusasini)、乌鸡(Gallusdomesticusbrisson)、鹿(Damadama、Cervuselaphus、Cervuscanadensis、Cervusunicolor、Cervustimorensis、Cervusnippon)、蜂(Nativebees、Leioproctusbees、Hylaeusbees、Lasioglossumbees、Honeybees)和蟾酥(Hannemaniabufonis)等。

2.3矿物药

新西兰的矿物类中药资源有5种,它们是钟乳石(Stalactitum)、硫磺(Sulfur)、雄黄(Realgar)、紫石英(Fluoritum)和赭石(Haematitum)等。

3讨论

新西兰植物分为3大类:即土生独有植物、土生共有植物(即与澳大利亚、斐济及汤加等附近国家所共有的植物)以及外来植物(主要是欧洲引进)。新西兰的植物物种有10248余种,包含191个科,1140个属。本地植物物种有440属,其中386%为特有属。藻类植物2993余种。种子植物近4143种,其中467%为特有种。(数据来源:TheAllanHerbarium(CHR),LandcareResearch,NewZealand)新西兰的中药植物物种分布于95科,206属,有229个种,约占其总植物物种科的4974%,属的1807%,种的223%[27]。可见目前总体上对于新西兰植物的药用价值所知甚少。统计分析显示,中药植物各个科中所含种的数量状况是:菊科含24种;豆科含11种;蔷薇科9种;大戟科、茄科和禾本科各含8种;唇形科和百合科各含7种;伞形科和蓼科各含6种;桑科、十字花科、锦葵科和旋花科等各含5种;罂粟科、五加科和马鞭草科等各含4种;蓼科、卫矛科、木樨科、玄参科、葫芦科和天南星科等各含3种;翅藻科、木贼科、马齿苋科、毛茛科、虎耳草科、?牛儿苗科、葡萄科、西番莲科、千屈菜科、夹竹桃科、车前科、茜草科及莎草科等13科各含2种;多孔菌科、石松科、松叶蕨科、凤尾蕨科、银杏科、杉科、柏科、三白草科、胡椒科、杨柳科、胡桃科、榆科、荨麻科、苋科、紫茉莉科、商陆科、落葵科、石竹科、木通科、小檗科、木兰科、腊梅科、樟科、景天科、酢浆草科、旱金莲科、亚麻科、蒺藜科、芸香科、苦木科、楝科、漆树科、槭树科、无患子科、凤仙花科、山茶科、藤黄科、柽柳科、秋海棠科、胡颓子科、石榴科、桃金娘科、柳叶菜科、紫金牛科、柿树科、龙胆科、萝雐科、紫草科、紫葳科、忍冬科、桔梗科、香蒲科、棕榈科、鸭跖草科、雨久花科、灯心草科、石蒜科、鸢尾科和兰科等58科各含1种。

从以上分布状况可以看出,新西兰的中药植物优势种类依次主要集中在菊科、豆科、蔷薇科、大戟科、茄科、禾本科、唇形科、百合科、桑科、十字花科、锦葵科、旋花科、罂粟科、五加科、马鞭草科、天南星科、蓼科、卫矛科、木樨科、玄参科、葫芦科和天南星科等。其中菊科、豆科和蔷薇科等分列前三位,所含种类约占总中药植物物种的1921%,为新西兰中药种类大科。新西兰中药植物物种归属于206个属,各个属所含的种的数量分布状况是:大戟属有4种,木贼属、榕属、荞麦属、蓼属、藜属、罂粟属、葛属、草木犀属、卫矛属、西番莲属、人参属、胡萝卜属、番薯属、马鞭草属、茄属、车前属、拉拉藤属、向日葵属、苦苣菜属、薏苡属和葱属等20属各有2种,其余185属均只有1个种。因此,大戟属的中药种类相对较多。由于新西兰的药用中药植物物种几乎都是外来植物,且以草本植物为主,可以推论,新西兰的中药植物资源几乎都生长在人类居住的城镇、村落、牧场和农场。《中国中药资源志要》收录了药用动物药1547种,而新西兰的动物类中药物种19个,且大部分种类与中国的种类有别,比如新西兰的鹿、海马、海龙、蛤蚧及青口等。虽然新西兰的动物药种类少,但数量大且质量优,目前绝大多数种类动物大量出口外国,仍然潜力巨大。《中国中药资源志要》收录了矿物类中药84种,而新西兰只有5种,它们是钟乳石(Stalactitum)、硫磺(Sulfur)、雄黄(Realgar)、紫石英(Fluoritum)和赭石(Haematitum)等。作为一个多地震和火山活跃的海洋岛国,或许有许多矿物药用资源有待探索。笔者以为,新西兰目前所存在的中药种类,数量非常有限,尤其是临床上常用的中药种类比较匮乏。考虑到尚有1335种与中药同属的天然植物有待深入研究,尤其是新西兰近一半生长的植物均为本地独有,加之还有大量丰富而独特的海洋藻类植物尚未研究、开发和利用,可以期待在地理环境独特的新西兰可以发现更多有应用前景的中药新资源。本文只是新西兰中药资源物种的初步文献研究。对于新西兰产中药物种与中国产同一物种的组织构成、化学成分、药物代谢、药理与毒理、临床疗效及遗传多样性的分子评价等方面的对照研究,目前几乎是空白,需要进行大量的科学研究,从而得到全面的认识。

参考文献:

[2]国家药典委员会.中国人民共和国药典[M].北京: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2015:31749.

[3]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华本草》委员会.中华本草[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99:10533.

[4]中国药材公司.中国中药资源志要[M].北京:科学出版社,1994:8206.

[5]贾敏如,李星炜.中国民族药志要[M].北京: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2005:10857.

[6]彭成.中华道地药材[M].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13:424640.

[7]陈虎彪,杨全.中草药野外识别图谱[M].福州:福建科技出版社,2013:6444.

作者:姜翼1,2;郑诗旭2;吴清华1;彭成1;裴瑾1 单位:1成都中医药大学,2新西兰中医药科学院

中药资源种类的初步研究责任编辑:张雨    阅读: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