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888-7501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教育论文 >> 音乐艺术理论论文 >> 正文

音乐艺术与山水文化的关系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一、音乐艺术:山水文化的重要载体

(一)山水清音:文人音乐中的山水之志魏晋时期,随着“越名教而任自然”、“名教即自然”等“玄学”话语成为主流哲学思考,自然山水走下了“人格化”的祭坛,走进文人“贵无任心”的话语语境,成为人们重要的审美对象和传统文化的宠儿。在“隐逸”思想的统摄下,文人们纷纷寄情于山水,拒绝任何的象征性中介,用心灵与自然直接接触,一旦二者发生共鸣,即完成了自然山水向一片心境、一中感悟的转化。在这里,山水更多的被文人们当做显示其独立、自由、超越型人格的客观存在或喻体背景,是为了展示魏晋风度中借景抒怀、超越礼教藩篱的理想风度,继而,浸润着魏晋时期的文化类项。音乐作为以景喻人、以物称我的最佳艺术形式则备受文人们推崇,形成了魏晋时期曲目繁多、乐艺精湛、蔚为壮观的文人音乐分支,在中国传统音乐中占据重要地位,晋人左思在《招隐》中的:“非必丝与竹,山水有清音”即是文人音乐中山水之志的最佳写照。以上是音乐在魏晋时期继续与山水文化互促互进的思想渊源,音乐艺术与山水文化的互动机制则是下面要讨论的内容。文人音乐是魏晋时期的主要音乐形式,具体指的是历代由具有一定文化修养的知识阶层认识创作或参与创作的传统音乐,主要包括琴乐(古琴音乐)和诗词(词调)音乐。

魏晋时期文人多博览群籍、博古通今,具有艺人所缺乏的文学素养和哲学玄思,并精通音律,将音乐作为抒情寄怀、修身养性的重要工具,将音乐艺术与文学绘画相互融通寄情于山水。古琴是文人音乐的符号标志,文人的山水之志、山水情结都浓缩于悠悠琴鸣之中,用琴乐的音声之韵表现自然山水的形象气韵,被刘勰精辟的总结为:“志在山水、琴表其情”。[4]山水是琴曲的咏唱对象,琴曲与山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如魏晋时名士嵇康所奏之绝响《广陵散》,据《琴操》记载:战国聂政的父亲,为韩王铸剑,因延误日期,而惨遭杀害,聂政立志为父亲报仇,入山学琴十年,身成绝技,名扬韩国。韩王召他进宫演奏,聂政终于实现了刺杀韩王的报仇夙愿,自己也毁容而死。此处非言音乐作品与山水之关联,然琴艺之精进却与十年大山之修炼密切相关,类同于伯牙在东海之滨学琴。音乐语言的非语意性与非描绘性须通过乐曲的特殊组合或特定的音响音色来营造一种特殊气氛或情绪,依托于山水更能激发乐器的视听效果和演奏者的操纵水平,在青山绿水中融情感于琴乐之韵,感悟老庄哲学之飘逸意境,追寻自由洒脱之心灵。明代琴曲《渔樵问答》通过临水垂钓的渔夫上山打柴的樵夫在青山绿水间的对话,表达了渔樵悠然自得的生活山水之乐。明刊本《杏庄太音续谱》(萧鸾,1560),题解云:“古今兴废有若反掌,青山绿水则固无恙。千载得失是非,尽付渔樵一话而已。”题解使我们沉醉于飘逸潇洒的旋律,感悟渔樵豁达名利权贵追求忘我空灵的精神境界,使人们的精神和心灵在山水间对琴韵的品味中得到释放和愉悦,诚如萧悫《听琴诗》所言:弦随流水急,调杂秋风清。掩抑朝飞弄,凄段夜啼声。至人齐物我,持此悦高情。

清陈世骥《琴学初津》(1902)中称此曲:曲意深长,神情洒脱,而山之巍巍,水之洋洋,斧伐之丁丁,橹声之欸乃,隐隐现于指下。迨至问答之段,令人有山林之想。”从此二人对古琴音乐的赞赏来看,弦乐与山水的结合拓宽了传统文化的范畴,徜徉与山水之间的音乐家在创作时很自然就有了山林之想。此曲意境深远,借清贫却安适无羁的渔翁樵叟在山水间的惬意生活来表达文人希望摆脱尘世烦恼、追求安适宁静的隐士生活的心情,悠闲洒脱、怡然自乐、自在逍遥的情绪就成为了这首琴曲的基本格调。全曲由以下两个基本乐句变化而成:两个乐句分别代表渔夫和樵夫,犹如二人在一问一答。上句a结束在不稳定的G商音上,像是在询问,下句b则结束较稳定的C徵音上,则是在回答,问句旋律悠长,盘旋在高音区,表疑问;答句音符律动感强,更加集中和精炼,以音阶的下行表示回答。更加活脱生趣的描绘了渔夫、樵夫在山水之间的悠然自得之乐。

至明代,山水依然在文人音乐中占重要地位,学界公认的琴曲典范《潇湘水云》即是作者郭沔对九嶷山和潇湘水的情感写意,朱权《神奇秘谱》解题中说到:每欲望九嶷,为潇湘之云所蔽,以寓惓惓之意也当时,元兵南下,郭沔南迁定居湖南南部衡山附近。山高水长、云雾奔腾的景象,唤起他对时事飘零的感慨和对祖国山河的热爱,遂应景而作了此曲。许建对此曲评价很高,在《琴史初编》里讲到:今按其曲之妙,古音委婉,宽宏茂澹,恍若烟波缥渺。其和云声二段,轻音缓度,天趣盎然,不啻云水容与。至疾音天下,指无沮滞,音无痕迹,忽作云驰水涌之势。[7]水即指湘江潇水的波光粼粼,与主体心境的悲愤感慨交织在一起,即表现了云水掩映、烟波浩渺的艺术境界,又抒发了作者的民族大爱。文人缘何如此执着于山水,明代杨表正在《修真传琴谱》里做了如下解答:琴者,禁邪归正,以和人心。是故圣人之制,将以治身,育其情性,和矣!抑乎淫荡,去乎奢侈,以抱圣人之乐。所以微妙在得夫其人,而乐其趣也。凡鼓琴,必择净室高堂,或升层楼之上,或于林石之间,或登山巅,或游水湄,或观宇中;值二气高明之时,清风明月之夜,焚香静室,坐定,心不外驰,气血和平,方与神合,灵与道合。如不遇知音,宁对清风明月、苍松怪石、巅猿老鹤而鼓耳,是为自得其乐也。

乐能禁邪归正,使身心与“神”、“道”相合,这种修为只得道与山巅之侧,水湄之泮,值此境界方能达到天人合一。在此,作为山水艺术的音乐成为人修身养性的不二法门。《红楼梦》里林黛玉教贾宝玉弹琴的话语也是此论点的旁证;若要抚琴,必择静室高斋,或在层楼的上头,在林石的里面,或是山巅上,或是水涯上。再遇着那天地清和的时候,风清月朗,焚香静坐,心不外想.若必要抚琴,先须衣冠整齐,或鹤氅,或深衣,要如古人的像表,那才能称圣人之器,然后盥了手,焚上香。”[9]以上所叙都未脱离山水二字,林下、松荫、高山、泉石,都是与自然亲切融合的环境,甚至“弦琴”“鸣弦”也都是取意与大自然的交融。因此,可以大胆的说,文人音乐就是诉诸于山水的传统乐态。

(二)实景音乐剧:现代音乐中的视觉山水音乐艺术发轫之初既于山水息息相关,在全球化迅猛发展的当下,它是如何延续在山水文化中的重要地位,可以从山水实景音乐剧寻找答案。山水实景音乐剧是科技革命的视觉盛宴,它依托山水,将舶来艺术音乐剧的舞台搬到了奇山秀水,结合地方特色音乐、戏剧等要素创作的一种舞台剧形式,一经产生便迅速传播开来受到了人们的喜爱。此处,在高新科技的主导和音乐剧创作关系的指导下,高山流水的自然美与音画琉璃的艺术美和谐统一,再现了现代音乐艺术打造自然,在山水文化追求的诗学意境。实景音乐剧与山水文化是如何共生共长呢?首先,从适用层面讲,随着现代音乐表演方式的多样化,自然山水在音乐艺术中的作用发生了变化,从传统的音乐创作对象扩大为音乐剧艺术的表演场地,使观众在欣赏自然美景的同时,领略音乐艺术与山水文化的魅力。实景音乐剧在保持音乐剧剧场艺术的特征同时,将祖国大好河山的迤逦自然风光作为音乐剧表演的舞台,使精美的舞台艺术与大自然的秀美风光融为一体。如:甲天下的桂林山水是《印象.刘三姐》的天然舞台、《印象.大红袍》在气势磅礴、烟波渺渺的武夷山拉开帷幕、歌舞几时休的瘦西湖亦成了《印象.西湖》的表演场地、《禅宗.少林》在千年古刹少林寺表演的酣畅淋漓、张家界的天门山亦因《天门狐仙》的精彩绝伦而更加蜚声中外。艺术美与自然美的完美结合使人民大众迅速的认可了山水实景音乐剧,并续写了音乐艺术与山水文化难以割裂之缘;其次,山水文化继续是实景音乐的创作源泉,从创作内容、创作手法、表演形式等方面都将山水自然这一主题发挥的淋漓尽致。实景音乐剧的创作一方面延续了西方欧洲音乐剧综合性艺术思维、舞台组合模式以及一切可用的表现手法,在创作模式上尽可能的国际化、现代化。另一方面,在现代创作模式的指导下,它采用我国极富地域特色的民族民间艺术和具有深厚山水文化底蕴的传统艺术,并对其进行时尚化改造,使民间艺术更加大众化,传统艺术转型为现代艺术,更加适应当代中国人的审美情趣,引起感情共鸣。在内容的选择上,实景音乐剧通常善于表现与风景名胜相联系的神话故事和民间传说,把当地民众口口相传的与山水相关的故事传说搬上舞台,使观赏者通过音乐剧这一具体的形式对其所游览的山川河流有了更直观的体验和了解。在表演创作上,写意性表演和写实性表演相交汇,剧场艺术的程式化表演被削弱,更贴近人民大众的生活化表演在逐渐加强,更加集中的去表现本地居民在山水之间自然、和谐的生活状态。在唱法上,以民族唱法为主,多种演唱形式并存。尤以合唱的使用频率最高,多用来烘托气势磅礴的表演和高山峻水的场景。山水实景音乐剧是当代山水文化与音乐艺术相结合的成功案例,山水既是音乐所表现的自然美,又是展示自然美现实存在的媒介;音乐无论从创作到表演都与山水直面对接,并利用现代科技把自然山水变成了艺术山水,在陶醉于自然山水中体验现代音乐所带来的视觉美。

二、山水文化研究中的音乐艺术

近年来,山水文化、山水艺术哲学的研究逐渐成为一门显学,著述颇丰。其中,徐复观《中国艺术精神》通过对儒家孔子与道家庄子各自所代表的艺术精神的分析,着重探讨庄子为艺术而艺术的“纯艺术精神”,中国艺术寄情于山水的文人情怀,从而得出有重要影响的结论:中国艺术由庄学一路开导。[11]虽然徐老先生,在文中多次提及“大音希声”、“五音令人耳盲”,肯定音乐艺术与山水文化有着不可企及的关系,但在随后的八章论证中均为论述绘画艺术,因此,音乐与山水艺术的真成了学者们“不言而喻”的重要关系,同时成了山水文化研究与音乐艺术研究的被忽略对象。学者们只关注山水诗、山水画、山水田园,甚至扩展至山水与名茶、名山与古刹.[10]却独把音乐撇在一旁,通过中国知网(CNKI)的检索,其中316篇是研究山水绘画艺术,1698篇研究山水诗歌,只有15篇是与山水有关的音乐研究,其中还有两篇是研究山水牌音响,两篇是研究城市规划的,真正的把把音乐艺术纳入山水文化范畴进行研究的只有4篇文章,分别从诗画乐的互动中探究山水文化,从音乐传播学的角度谈山水对音乐的影响。笔者很是不解,明明对山水文化进行界定时对音乐有所指,但在具体论述时却独独撇而不谈,视而不见。音乐学界亦是如此,36篇文章谈到文人音乐,道家山水哲学思想是文人音乐的形上基础,在每一篇文章里都是必不可少的论据。古琴音乐是音乐学界研究的重点课题,有150篇之多,但从山水文化层面研究古琴音乐的只有沈阳音乐学院的陈秉义老师《论中国古琴音乐的山水意境和人的精神》。山水文化、山水哲学是文人音乐和古琴音乐发展的思想基础,音乐艺术的繁衍也促使了山水文化的大繁荣,特别是在消费文化和旅游文化影响下的现代社会,山水实景音乐剧使山水文化与音乐艺术合二为一,是把双刃剑,为人们带来了一定的审美愉悦,但也暴露了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成为山水文化研究者不可绕过的重要课题。

三、结语

音乐艺术在山水文化研究中有着重要的作用是学界研究山水文化都承认的事实,但在研究中却以寥寥数语予以带过,太过简化,这样的山水文化是不完整的山水文化,同样音乐艺术的研究也存在断章取义之嫌,因此,在山水文化的研究中,音乐艺术应该得到山水画、山水诗歌一样的地位,它的作用不应该忽视,对音乐艺术的深入研究是为了拓宽山水文化的内涵,同样是出于对山水文化的尊重。

作者:宋洋慧 单位:湖南涉外经济学院音乐学院讲师

音乐艺术与山水文化的关系责任编辑:杨雪    阅读:人次